著名導演謝晉“謝幕” 36部影片永恆人間--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人物)

著名導演謝晉“謝幕” 36部影片永恆人間

  

記者 曹玲娟

2008年10月20日08:0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謝晉(1923—2008),浙江上虞人,1941年入江安國立戲劇專科學校學習。1948年畢業於南京國立戲劇專科學校導演系。新中國成立后,歷任上海電影制片廠導演,中國影協第四屆理事、第五屆主席團委員,中國文聯第五屆、第六屆執行副主席。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八屆、九屆全國政協常委。

  謝晉在新中國成立后執導了36部影片,為中國留下了無數個鮮活的、代表民族精神的銀幕形象。他拍攝的《女籃五號》、《紅色娘子軍》、《天雲山傳奇》、《牧馬人》、《高山下的花環》、《芙蓉鎮》、《鴉片戰爭》等影片,感動了無數觀眾。

  

  評價

  謝晉拍的每一部電影幾乎都是標志性的,如今已成為中國電影經典。他的電影是如此真誠,所以讓觀眾感動,並產生道德力量。他在創作中對人情、人性的始終堅持,值得每一個文藝家學習。

  ——作家張賢亮

  作為他的學生,我認為,謝晉老師最突出、最鮮明的特點,就是把電影看作是民族魂。他特別關注民族的命運,他的電影充滿著責任感,有很強的思想性和愛國情懷,在我們的心目中,他就是一杆旗!我相信,他會永永遠遠活在許多人心裡。

  ——電影導演黃蜀芹

  《天雲山傳奇》拍完快30年了,我一直牢記著謝晉導演當時說的每一句話,他說“做一個大演員,不能疏忽任何一個鏡頭”﹔“拍每一場戲都像是端著一碗水,都得小心翼翼,如果這裡洒一點,那裡洒一點,戲拍完了就沒什麼東西了”﹔“演員要給角色加分而不是減分……”其實,這也是他對待藝術的態度。他之所以成為大導演,在於他作品的深厚和他博大的胸懷,在於他無時無刻不對藝術傾注無限熱情。

  ——電影演員王馥荔

  作為新中國電影發展史上的領軍人物,謝晉最難能可貴的是一直保持創作的激情。無論是“文革”前還是新時期,謝晉在各個時期都留下了經典作品,並成為獲得大眾評選的百花獎最多的電影導演。他是一座橋梁,連接了電影和觀眾,連接了過去、現在和未來。

  ——文藝評論家李准

  

  這位拍了一輩子電影的老人,走了。

  18日凌晨,著名導演謝晉在浙江上虞老家參加母校百年校慶時突然去世,享年85歲。

  謝晉最后一次執起導筒,是在今年四川地震后,受邀拍攝公益短片《中國站立成樹》。在這部遺作中,謝晉嘗試了動畫等今天早已普及的特技效果,他高興地跟記者說,這滿足了自己長久以來想在影片中使用特技的願望。

  作為在中國電影最深入人心的年代裡最為成功的導演,謝晉的影片中的確沒有特技,卻閃耀著真實豐滿的人性光芒。他的一生拍了36部電影,無論是代表其藝術最高成就的《芙蓉鎮》,還是他的成名之作《女籃五號》﹔無論是舉國轟動的《紅色娘子軍》,還是“文革”后的《天雲山傳奇》、《牧馬人》﹔無論是《高山下的花環》,還是鴻篇巨制《鴉片戰爭》等,無不反映著時代的變遷,刻畫著中國人的精神世界。

  “謝晉是一個藝術家,也是一個時代的斗士。” 上海知名文藝評論家毛時安說,“謝晉留下的巨大空白,任何人無法彌補。他和那個時代休戚相關的血肉聯系,其他任何導演都無法替代。”

  現實主義電影的一面旗幟

  謝晉結結實實擁有長達半個世紀的輝煌。

  人們愛用這樣一段話來介紹謝晉:要舉出20世紀后半個50年中影響最大的一些中國文化人,那麼,即使把名單縮小到最低限度,也一定少不了謝晉。

  新中國的泰斗級電影導演、迄今中國獲獎最多的電影導演、曾經每部電影上映都成為全民投入的文化節日……當謝晉去世的消息傳開,一位影迷甚至這樣哀悼,“感覺那個有良知的扎扎實實的文藝電影時代過去了。”

  那是一個電影奏響文化強音的時代,就是在那個最好的時代,謝晉用他執導的36部電影,記錄著中國社會的每一個變遷起落。“他的藝術高潮是與改革開放同步的,他用藝術探索呼應思想解放運動,用藝術理念關注著國家和人的命運。”上影集團總裁任仲倫說,“謝導,是中國現實主義電影的一面大旗!”

  謝晉的電影,洗滌了整整幾代人的心靈。

  多少經典的塑造,導致謝晉的電影一度成為橫亙在新一代導演面前的山峰。他最擅長把人物命運同社會環境結合起來,注重人物感情的抒寫和人物性格的刻畫。影迷們說,“謝晉電影最令人尊敬的地方就是關注人物的心靈和命運。”“也許技巧和台詞是會過時的,但影片真摯的情感卻永遠不會過時。”

  “這是一個認認真真為中國觀眾拍電影的電影藝術家,也是在電影中間非常關注政治、關注現實生活的藝術家。”毛時安評論, “無論是《天雲山傳奇》、《牧馬人》,還是《芙蓉鎮》,都在反映著真實、表達內心最真實的感情、鼓勵人們追求真理。這就是謝晉具有戰斗性的現實主義精神。”

  謝晉另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經他親手發掘的演員,同樣佔據新中國電影史上的輝煌一頁。“謝晉對中國電影的貢獻,不僅是作品,更貢獻了幾代優秀的電影演員。”任仲倫說。在發現人才上,謝晉有著非常准確和敏銳的眼光。祝希娟、陳沖、劉曉慶、叢珊、蓋克、姜文、張瑜、潘虹、斯琴高娃、濮存昕等人的演藝事業,都與謝晉的慧眼識珠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系,經他手培養成長起來的藝術家,車載斗量。

  多拍能留下來的電影

  謝晉嗜酒,性格也像烈酒。據說,他的突然離世也多少與酒有關。

  豪放人生、鐵骨錚錚、敢愛敢恨、耿直坦率……熟悉謝晉的人,常用這樣的形容詞來描述這位老人。謝晉永遠是大著嗓門、直話直說,三言兩語間,不管說的是什麼話題,最后都能給扯回到電影這個主題。

  老人一輩子,最愛的還是電影。他絕不服老,跟記者說起劇本來,津津樂道,隨手就能從案頭抽出一兩個計劃著要拍攝的劇本來舉例。“我大概還可以活三四年,還能再拍幾部好的電影。”不過,這幾年的謝晉,又有些老頑童的勁頭,說起自己最寄予厚望的好劇本,又說要保密,不能向記者透露。

  老人曾多次公開表示,希望生命結束在攝影機旁。

  謝晉的一生,在事業上總能化風雨為彩虹。可對自己的家庭,卻總有遺憾。謝晉有三子一女,兩個小兒子天生智障。因常年生病,二兒子38歲時過世了。小兒子生活難以自理,謝晉常哄著兒子洗臉、刮胡子,“滿臉胡子,多丟面子啊。” 小兒子曾走失過,急壞了的謝晉想了個“絕招”,在兒子身上留紙條,上寫“我是謝晉的兒子,家住××,電話××”。

  謝晉最放心的是自己的長子、曾執導過《女兒紅》等片的謝衍導演,也常向他囑咐,“無論如何,以后你都不能拋下苦命的弟弟啊。”可就在今年8月,59歲的謝衍因病去世,白發人送黑發人,精神矍鑠的謝晉,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電影是謝晉導演的心頭肉,老人根本不允許對電影藝術的任何玷污。

  “進入上世紀80年代后期,謝晉的主要貢獻在於他對我國文化建設的大聲疾呼。在很多場合,謝晉都直言不諱地講文化問題,憂心忡忡要求對文化環境進行改革調整。”毛時安說,謝晉為人正直,也因為謝晉的聲望地位,他的這些發言,的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謝晉說過: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經歷了那麼多風雨后,我不在乎獲獎。我在乎片子是否能留存下去。因為,最后的審片者是歷史、時間、人民。”“很多人問我要拍什麼樣的電影,我說多拍能留下來的電影。什麼叫能留下來的電影?就是已經看了很長時間還是可以放,放了幾十年了仍然在放的電影。” 

  謝晉常批評的,始終還是電影藝術這個主題。“現在中國沒什麼好電影,為什麼好的片子出不來?文化,講來講去還是文化,中國電影需要講文化。”“現在一些電影導演,這也講,那也講,就是不講社會責任感,幾個臭錢就能把獨立人格給賣了。既然是這樣,你還能拍什麼電影?”

  在謝晉眼中,電影充滿著強烈的知識分子式的社會責任和歷史感。“任何國家、任何時代,都要為自己的民族塑造形象。如果20世紀中國電影還沒有美好的形象留下來,並且被全世界都能接受的話,那我們這一代電影人就沒有盡到責任。”謝晉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他還說,“我拍電影成功的訣竅沒有什麼,只是把人放在了第一位。”

  “我深信一部影片必然傾注導演最大的激情,是藝術家人品、修養的結晶,也是一次生命的燃燒。”謝晉燃燒的生命雖然停止了燃燒,但它將照亮中國電影的未來。

(責任編輯:黃維)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