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活佛濟公3》成功秘訣:濟公快樂釋放現實正能量--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文藝縱橫>>影視動漫

評《活佛濟公3》成功秘訣:濟公快樂釋放現實正能量

2012年08月29日08:32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活佛濟公3》海報

   江蘇衛視的神話喜劇《活佛濟公3》播得很火,收視連續多日奪冠,單集收視破2,達到了2.25%。而在觀眾的熱議聲中,這部劇也以高收視被推為“暑期第一神劇”,引發了“濟公熱”。事實上,《活佛濟公3》的成功並非偶然,該劇前兩季播出時也都反響不錯,是當年的暑期收視冠軍。對季播劇而言,第一季受歡迎可能會容易,難得是季季火爆。探究《活佛濟公3》的成功秘訣,除了台詞、劇情引人眼球外,我們不難發現一條主題定律,即“樂觀向上、懲惡揚善、眾生平等”的濟公精神為我們補缺傳遞了正能量,在當下極具現實意義。

    應該說,《活佛濟公3》是《活佛濟公》前兩季高收視、線下掀起“濟公熱”的自然產物。試想一下,如果《活佛濟公》收視率低,觀眾不愛看,這部劇還能拍第二季、第三季嗎?所謂存在即合理,需求決定市場,在觀眾日益增長並且多元化的影視產品需求大背景下,《活佛濟公3》的出現無論對以往濟公版本還是對該劇前兩季,都是一次“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文化再輸出。拋去市場因素不談,我們甚至可以說是觀眾的呼聲呼出了《活佛濟公3》,但基於當下競爭幾乎白熱化的熒屏格局,我們的問題是:《活佛濟公3》為什麼還這樣紅?它僅僅是博你一笑的神話喜劇嗎?顯然不是。

    “鞋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濟公的這種苦行僧形象以及他的義行善舉在中國家喻戶曉,深入人心。和自由洒脫的孫悟空類似,特立獨行的濟癲也作為典型神話傳說人物,在中國擁有最廣泛的群眾基礎,正因這種人物親近性和廣泛觀眾群,《活佛濟公》的出現無疑滿足了集體懷舊與時代經典新演繹的雙重訴求,再次驗証了經典作品翻拍高熱度的一般規律。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活佛濟公3》的主人公濟公滿足了大眾的個性解放願望,契合了“開放、包容、多元化”的時代特征。

    換句話說,《活佛濟公3》中的濟公已從傳說中的神性仰視轉變為人性平視。這和以往高人一等的神佛有著本質區別。准確來說,《活佛濟公》雖然是神話劇,但濟公並不是純粹的神,而是閃耀神性光輝的人間活佛。千百年來,中國老百姓喜歡他,敬仰他也是因為濟公不是鮮果供奉的神像,而是活在人心的正義使者。在神性變人性上,《活佛濟公》這三季無疑都做了很多努力,比如《活佛濟公3》中的濟公也有七情六欲,和胭脂有情感糾葛﹔也非神勇無敵,跟乾坤洞主較量,屢受挫折,甚至被陷害。更重要的是他有娛樂精神,言談中說的不都是高深莫測的佛語而是淺顯易懂的人話。觀眾看后會明顯發覺,這個濟公快樂依舊,卻比以往更接地氣、更接人氣。

    毋庸置疑,濟公是個特立獨行的人。他的瘋癲外相以及“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的篤定佛性可以理解為是一種個性解放與破舊立新。而濟公式存在具體到當下,不僅激發了活力中國人的個性化共鳴,也是“以人為本”,契合了當下中國“大力推進創新型國家建設”、“奮勇邁進世界民族之林”的時代主旋律。畢竟穿破衣,搖破扇,舉止怪異的濟公只是老和尚眼裡的癲僧,卻改變不了他是世代百姓心中的活佛。倘若個性壓抑,何談開放?墨守成規何談創新?從這個角度出發,與其說《活佛濟公3》是前兩季的神話延續,不如說神話照進現實,是思想層面上,人本主義和中國創新發展的熒屏透視。

    此外,《活佛濟公3》一個重要精神內核是快樂至上。盡管濟公遭遇過冷嘲熱諷,也經歷過生死磨難,但他總是一副樂天派,付諸一笑,快活似神仙。而他這種快樂向上的樂觀精神無疑感染了很多人。平心而論,《活佛濟公3》的娛樂化台詞一方面是與時俱進,用當代語言向觀眾無障礙講述流傳千年的神話故事,另一方面也滿足了“高壓的大多數”的減壓訴求。在這個快節奏運轉的現實社會裡,人人承受著來自社會、家庭、自我的各種高壓,痛苦又無奈地背負著生活之重。人們的激情早已在流水線式,重復又重復的單調生活中消失殆盡,快樂似乎成了奢望。曾有外國人稱這是個缺乏幽默感的國家。殊不知這是“先苦后甜”的文化傳統以及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現實國情所致。而作為自然人,這種傳統和現實衍生出的心靈抑郁,也迫切渴望通過一個外在渠道徹底釋放。於是《活佛濟公3》成了當下國人忙裡偷閑,尋求精神愉悅的最佳良品。參照快樂的濟公,痛苦是一天,快樂是一天,我們為什麼不快樂度過呢?對於困苦磨難,我們為何不微笑面對呢?所以,當濟公的樂觀精神深入我們骨髓,人人開朗向上,整個社會便形成了快樂大氛圍,影響彼此。人民有了幸福感,國家就會和平穩定,和諧社會的創建才會有強勁推動力。

    除了傳遞快樂,《活佛濟公3》的現實意義還體現在“助人為樂、懲惡揚善”以及“眾生平等”的濟公精神上,劇中有這樣一個橋段:濟公受重傷躺在地上,沒有人救他,醒來時發現一圈人圍著他,濟公對眾人淒苦地冷笑:“呵呵,我像是一隻稀奇的動物嗎?有什麼好看的?”眾人:“這人怎麼這樣啊,走走走,甭理他……走了走了……”濟公笑容頓收:“真是世態炎涼啊,看到我這樣都沒有人救。”這樣的冷漠情景何曾相似, “小悅悅事件”、“老人摔倒不敢扶”的社會現象不正是如此嗎?在信仰缺失,人心浮躁的當下,《活佛濟公3》播出后,觀眾為掃盡天下不平事的濟公拍手叫好,稱其為“中國超級英雄”。而濟公“善惡有報”的理念也像一座道德燈塔,勸人向善,多做好事。即便面對雪柔這樣的妖怪惡人,濟公也是慈悲為懷,奉行眾生平等的原則,不是一棒打死而是用心感化。這無疑對當下各種偏見或歧視是個極現實的對比思考。

    縱觀全劇,《活佛濟公3》就像一面鏡子,關照當下,照出了現實萬象,也折射了人性情感和新時期國人的訴求。它用快樂做潤滑劑,用精神做催化劑,引發思考,以正能量填充著我們幾近遺忘的信仰空洞。至此《活佛濟公3》不再是神話,也不再是喜劇,正如一位觀眾所說,“當神話照進現實,濟公就成了人的佛,社會的佛。”

(責任編輯:黃維、許心怡)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