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電總局設立劇本獎破解原創荒 獎金高達1000萬--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媒體聯播

廣電總局設立劇本獎破解原創荒 獎金高達1000萬

韓亞棟

2012年09月03日08:20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近年來熒屏上最主要的電視劇類型,如宮斗、諜戰、家庭倫理、抗戰題材,正好是跟風與同質化的重災區。”  除了編劇們心系原創的積極心態,中國電視劇優秀原創年度劇本大獎的設立,也將有助於改善原創不足的現狀。

  聊起目前的電視劇行業,作為其生產鏈條第一環的“操刀手”,電視劇編劇們的最大困惑是什麼?

  “當下電視劇創作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同質化現象比較嚴重。我請教了很多一線編劇,說起目前最大的行業難題,他們不約而同地指向了創新難。”這兩天,中國電視劇首屆電視劇編劇講壇在南京舉行,著名編劇、電視劇編劇委員會常務副會長劉和平在發言中透露,國家廣電總局已批准設立中國電視劇優秀原創年度劇本大獎,以抑制跟風、鼓勵原創。

  有些劇本不看就知道怎麼演

  光看劇名,就能瞧出很多電視劇作品的跟風痕跡。編劇王麗萍前年曾以一部《媳婦的美好時代》引爆熒屏,令她哭笑不得的是,該劇的成功竟引來一連串的“某某時代”,如《裸婚時代》、《小夫妻時代》、《妯娌的三國時代》、《新女婿時代》等。去年的一部《婆婆來了》,同樣招來《前妻來了》、《丈母娘來了》、《繼父來了》等“來了系列”。

  “近年來熒屏上最主要的電視劇類型,如宮斗、諜戰、家庭倫理、抗戰題材,正好是跟風與同質化的重災區。”劉和平認為,類型化是大眾文化的基本特征,但類型化並不等於同質化:即便相同的題材,也能找到不同角度﹔即便同一角度的故事,也能找到不同的敘事風格和氣質。令他揪心的是,很多同類題材電視劇,不僅角度相同,甚至連戲劇內核,也都毫無差別,“拿出遙控器,一換頻道,全是諜戰戲,細看其戲核,基本都是情報、暗殺、抓捕與反抓捕,大致離不開這三大元素。”

  劇本的高度雷同,甚至讓演員們也無所適從。劉和平透露,一個演員就曾向他明言:“今年,一模一樣的人物關系和同樣劇情的戲,我拍了三個了。接到第二個本子時,我基本上不看就知道怎麼演,沒想到第二個拍完了第三部還是這樣!”演員唐國強也表示,我們的電視劇劇本雖然涉獵多,但卻涉獵淺,很多內容都重復,流於表面,這反倒把不錯的題材糟蹋了。

  “委托定制”限制編劇搞原創

  電視劇劇本創作緣何遭遇同質化難題?“最直接的原因是,我們對電視劇的市場需求量大,但原創的從業隊伍還沒有跟上。”劉和平指出,我國目前上星頻道和地面頻道加起來,至少是幾千家,每年通過批准播出的電視劇達500部之多。而國內有原創能力的職業編劇,卻不及其一半數目,一部好的原創劇本,又總得積累好幾年。“這樣一來,不具備原創能力的人,也就隻好模仿、抄襲。”劉和平說。

  目前,十之八九的編劇創作劇本,都是在制片方的委托定制下完成的。由於高素質的制片人隊伍仍然缺乏,在劇情設置上模仿熱播劇、在橋段設計上不吝洒狗血,常成為很多編劇在片方要求下的無奈之舉。曾創作情景喜劇《家有兒女》的編劇楊金鳳透露,她在寫一部名為《同父異母》的家庭劇時,本想借助悲劇故事傾注人文關懷,片方卻要求將本子改成喜劇,中途還硬要加上爭家產、三角戀等橋段,活生生將一個溫情故事扭曲成一場鬧劇。

  “委托定制雖有助於保証劇本投入拍攝,但往往會迫使編劇涉足自己未必擅長、沒感覺或不想寫的故事和情節,而且,制片方出於資金考慮總是力求保險,對創新缺乏動力,這種模式對原創劇本並不利。”編劇崔波說。劉和平認為,目前的制作環境,仍然是下游決定上游、商業制約創作,“制作方的要求都是一樣的,那就是能不能盡快回籠資金,怎麼把一般的事情做到‘極致’,例如家庭矛盾、愛人死人都得很‘極致’,這些要求提出來之后,編劇就有些抓瞎了。”

  劇本獎年度獎金高達1000萬元

  談及如何避免同質化、堅持原創這一問題,王麗萍向編劇們建議,碰上特自信的劇本,先不要急於與投資方簽約,“一旦簽約,就肯定會有干擾。”她透露說,《媳婦的美好時代》一劇,她就是快到寫完時才與投資方接洽。編劇張慧敏對此很是認同,“走自己熟悉的風格、寫個人喜歡的題材,堅守住那塊風水寶地,不因他人的生拉硬拽而迷失,我們或許能夠寫出更多令人耳目一新的人物和故事。”

  除了編劇們心系原創的積極心態,中國電視劇優秀原創年度劇本大獎的設立,也將有助於改善原創不足的現狀。據電視劇編劇委員會常務副會長周振天透露,國家廣電總局已正式批准這一“國家級文學大獎”,“作為中國電視劇的第一個文學大獎,電視劇優秀原創年度劇本大獎的年度獎金總額高達1000萬元,我們每年都會評出十大優秀劇本、二十個入圍劇本,每個劇本都有豐厚獎金,並委托出版社結集出叢書,邀請制片方投資拍攝。”

  由於這一獎項評價的對象是電視劇劇本,而非最終的電視劇,與會編劇們大多認為,它將有助於把他們從以往的各種制約因素中解放出來,更為踏實地打磨原創劇本。“我們編劇協會此前做過調查,委托定制的模式對編劇們的束縛太大了,他們都希望自己在創作時能夠過濾掉一些來自於電視劇產業鏈下游的投資方和電視台的不當干涉。”劉和平說。這位以創作《雍正王朝》、《大明王朝》等優秀電視劇而知名的協會負責人透露,評選年度電視劇劇本時,他們的第一原則,就是看它有無自己的立意和創意,“立意是遠處的一盞燈,它能照亮你自己,也能照亮觀眾!”  記者 韓亞棟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