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厄特對話王安憶:女作家特質合乎文學性質--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滾動新聞推薦(時效性強新聞)

拜厄特對話王安憶:女作家特質合乎文學性質

2012年09月07日16:20    來源:新民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女作家特質合乎文學性質

  ——拜厄特對話王安憶談當代女性寫作

  享譽英美文壇的當代文學大師、布克獎得主、小說家、詩人和文學批評家A.S。拜厄特昨天來到上海,晚間與中國作家王安憶對談中國與英國的當代女性寫作。

  女作家先得是好作家

  話題從女性寫作開始。拜厄特提到英國一個專為女性作家設置的獎項“橘子獎”,但她似乎並不領情:“這個獎項其實是違法的,因為在英國不可以設立帶有性別歧視的獎項。”她的觀點是,如果你要做一個好的女作家,你首先要是一個好的作家,而不是僅僅和女作家在一起,大家隻討論女性的事情。“在法國和美國出現女權主義之前,在大學研究她們的作品之前,其實好的女作家比男作家要多,包括男讀者和女讀者也會有很多的評論。出現了這樣的學術研究之后,他們認為女性寫作應該隻寫女性,這樣女作家受到的關注少了,所以我希望我的小說是好的小說,不僅僅是女性小說。”

  而王安憶則認為,女作家對於男作家來說有不可替代的部分。“女作家是一個感情充沛的存在,我覺得要比男性作家的感情充沛很多,也更關注細節,女作家的特質非常合乎文學的性質。我自己覺得很幸運,我是一個女作家。”

  不過王安憶提到,文學本來是一個很安靜的工作,可是因為現在媒體的覆蓋性,變成一個公共的工作了。在某些空間裡面,似乎女作家受到的威脅更大一點。比如說一些出版社會夸大女性的性別特征,希望她們有非常美麗的照片,甚至希望她們有一些緋聞,女性作家在今天的時代中受到了更多的干擾。

  寫作要突破自我經驗

  有讀者提問兩人的“寫作心路歷程”。王安憶提到了自己的一個轉折點,就是如何從一個寫作的愛好者轉變成一個職業作家。“最初寫作的時候都是因為心裡面有很多很多的感情需要抒發,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要說,而且都是跟自己的經歷有關系的。但是當你要成為一個職業作家的時候,顯然是不夠的,這個時候你的重點會從一開始的宣泄、表達,變成了想要創造一個故事,而不僅僅是寫自己的經歷。”王安憶說,這樣的轉折一開始還是比較困難的,但這對於一個作家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關卡,“如果闖過去了你就是一個職業作家,如果闖不過去,那麼你就是一個隻寫過一兩個故事的人,非常幸運我闖過去了”。

  拜厄特則把她的代表作《佔有》稱作一個轉折點,“在這本書裡面我嘗試了一些我原來以為不能做的事情,比如說寫詩。”她說那個時候自己不願意寫現實主義的小說,而是要寫一些故事,這對於她來說是很大的一種釋放。“因為在英國,我們一直被告知作家一定要批判這個社會,當我決定不想再這樣做的時候,我覺得非常的放鬆。”有趣的是,她還提到了自己的作品《傳記作家的故事》,“我認為我創造了一種新的文學方式,但沒人注意到”。

  閱讀並享受寫作樂趣

  對於年輕作家的指點,兩位成功的女作家各有見解。拜厄特的建議比較實際,“首先你要不斷地盡可能多地去閱讀。第二,我個人的情況,我覺得把自己所思所想用筆記的形式記下來是非常有用的。”拜厄特有一個很大的筆記本,她想到什麼都會寫下來。“有的時候我會想不起來上個星期想的是什麼,我可以翻閱這本筆記,這對於我的寫作非常有用。我年輕的時候可能寫20稿或者30稿,但是我現在會事先寫滿一個筆記本,然后寫一稿就可以了。”

  王安憶的表述則比較感性,“我母親也是一個作家,她不希望我成為一個作家,她覺得做作家這個職業非常地辛苦。但我后來還是做了作家,因為我個人在寫作裡面得到了很大的樂趣,所以我現在想告訴這些年輕人,假如你不能在文學裡面得到樂趣,你就不要寫,因為除了得到樂趣得不到別的回報。” 記者 夏琦

(來源:新民晚報)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