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話題不斷 業內:真正杰作不怕刪減--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媒體聯播

《白鹿原》話題不斷 業內:真正杰作不怕刪減

邵嶺

2012年09月28日10:07    來源:文匯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和所有改編自文學名著的電影一樣,《白鹿原》上映以來,爭議不斷,而起因無非是影片在很大程度上偏離了原著的精神氣質。甚至,連陳忠實也在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從220分鐘到156分鐘,影片的整體氣質與風貌並沒有太大區別。

  和所有改編自文學名著的電影一樣,《白鹿原》上映以來,爭議不斷,而起因無非是影片在很大程度上偏離了原著的精神氣質。不過,比較特別的是,這些爭議並沒有止步於該片本身,而是向著影片上映的台前幕后生發:一邊是曾經擔任該片編劇的蘆葦發表“擱置說”﹔另一邊則是王全安前前后后拍攝的5個版本鬧得眾人皆知,以至於有人說對該片進行評價是件很冒風險的事,因為觀眾完全無法判斷它的本來面目到底是什麼。

  一句話:影片不盡如人意,都是版本惹的禍。但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這樣的結論,實在是版本不能承受之重。

  偏離原著 意料之中

  電影《白鹿原》對於原著的偏離,其實並不出人意料。這倒不是因為蘆葦所說的耗盡心血的7個版本被王全安用花16天寫出來的劇本取而代之,而是文學和電影本來就是兩種不同的藝術形式,雖然有交集,但無法重合,也很難相互轉換。《百年孤獨》的作者加西亞·馬爾克斯曾經試圖當導演,后來發現“導演是世界上最難的工作”。因為這個原因,但凡根據文學作品改編的電影,都會在上映之后受到原著擁躉的質疑。

  更何況,這一次面對的是號稱“最難拍”的《白鹿原》。這種難度,不僅在於原著的巨大篇幅上——將一部長達近50萬字的小說搬上銀幕的確不容易,但若就時間跨度和出場人物數量來說,電影史上也不乏成功的改編案例,比如《戰爭與和平》。“《白鹿原》最大的改編難度在於小說可以花大量篇幅來塑造人物,但電影沒有足夠的容量對此進行鋪墊和渲染。所以我們看電影《白鹿原》,會覺得幾個主要人物的展開都不充分,哪怕是濃墨重彩的田小娥,也是隻有行為而沒有動機,因為缺乏內心刻畫而導致面目模糊。”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大學影視學院教授石川這樣向記者表示。

  然而,電影《白鹿原》的某些不如人意之處,如今卻被有的影評人歸結到了“刪減”上。有網友說,“這個版那個版,我都不知道到底演的是什麼?”普通觀眾還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原來,早在電影公映之前,包括王全安在內的主創方就向媒體透露,《白鹿原》前前后后有多個版本﹔而從現有資料來看,所謂的導演剪輯版和最終的內地公映版之間最大區別在於影片的后半部分。

  真正杰作 不怕刪減

  “別拿版本說事!”對於圍繞電影《白鹿原》產生的版本之爭,中國電影資料館副研究員左衡這樣說。且不說任何影片在公映前都會有很多版本,而對於市場來說唯一有意義的就是公映版本﹔即便就電影本身來說,所謂的不完整版和完整版之間,品質上並不會有天壤之別,用《呂氏春秋》裡的話來說就是“嘗一臠肉而知一鑊之味,一鼎之調”。他以馮·斯特勞亨的作品《貪婪》為例:馮·斯特勞亨是在美國電影史上佔據重要地位的導演,1924年,他完成了作品《貪婪》——同樣是一部根據小說改編的電影。影片拍攝完成時是令人嘆為觀止的42盤膠片,總計9個多小時,但最后米高梅公司發行時隻有10盤,刪減幅度之大可想而知。盡管如此,該片仍然被視為馮·斯特勞亨最重要的作品,許多與他同時代的導演看完后都表示大開眼界,認為該片可以與19世紀杰出的寫實主義和自然主義小說媲美。1958年,來自26個國家的100多位電影歷史學家投票評選歷來12部最佳電影,被剪得隻剩五分之一的《貪婪》仍以第六名入選。如果嫌這個例子太過遙遠,還有一個眼前的:今年5月在內地上映的《賽德克·巴萊》,同樣沒有因為刪減而湮滅了光彩。之所以這樣,左衡認為其根本原因是與小說的線性呈現不同,電影是一種視覺呈現,每個鏡頭都在訴說影片的成色。“如果刪減會對影片品質產生重大影響,為什麼會有預告片存在?”

  而回到電影《白鹿原》,不少學者認為,不奢望所謂的導演剪輯版具有化腐朽為神奇的特效,因為刪減不會改變一部影片的精氣神,而該片在創作上的不足和長度無關。石川就向記者表示,相比於結構上的失衡,他認為該片更大的不足在於人物塑造:“性格發展的脈絡不清晰。而這一點,以我的觀影經驗來看,如果沒有在156分鐘裡完成,那麼220分鐘的片長同樣不可能做到。”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楊俊蕾則表示,相比於原著,電影《白鹿原》最大的“失守”在於用情欲戲遮蔽了歷史觀,這不是時長能彌補的:“陳忠實的歷史觀是很清楚的,你可以在改編時不認同、不遵照,但你不能沒有。”楊俊蕾舉了個例子:片中幾次出現秦腔、皮影戲等民俗文化段落,卻完全沒有融入到影片的整體表達中,僅僅止步於一種奇觀展示,“這就是沒有歷史觀的結果”。甚至,連陳忠實也在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從220分鐘到156分鐘,影片的整體氣質與風貌並沒有太大區別。

 

(責任編輯:實習生 吳思夢、許心怡)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