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魯迅剪報”說起 剪剪貼貼思泉涌--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本網原創

讀書管見

從“魯迅剪報”說起 剪剪貼貼思泉涌

趙  暢

2012年10月04日09:4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在一般人的印象裡,作為一代文豪的魯迅先生,該是滿腹經綸、左右逢源的。最近讀到高信先生的《魯迅的剪報》一文,才知魯迅先生做學問、寫文章還做過剪報。許廣平說過:魯迅“在寫作中大量運用報上的材料。他也做剪報工作。上海的魯迅博物館裡,保存著一本剪報集,剪貼得很整齊,每頁上還有他親筆所寫報紙名稱和日期,這些資料是他從1928年至1933年期間上海出版的《電報》、《新聞報》、《時事新報》及《大晚報》等文藝副刊上剪下來的。 

  盡管魯迅先生的剪報大都是重要的社會事件的報道、社會各方面對這些事件的反應,還有文壇信息以及敵友對他的作品的評論甚至攻擊,再就是一些光怪陸離的市井新聞等,但剪報的目的十分明了,那便是為寫作雜文之用。事實上,亦正因為魯迅雜文“所涉事實,剪報為証,宗宗件件,有案可稽”,故“文章所論,則有的放矢,彈無虛發。嬉笑怒罵,風水生起,搖曳多姿中,顯現嫻熟的斗爭藝術和強大的戰斗威力”(引自《魯迅的剪報》)。 

  我雖遠不能與魯迅先生相提並論,但作為魯迅的同鄉人,在剪報上卻有著屬於自己的一份勤奮、一種毅力。我固然知曉知識的積累需要大量的閱讀,但鑒於人的記憶的有限性,有時也需要通過做閱讀卡片和剪報,尤其對喜愛寫作的人而言,做剪報似乎更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近幾年來,我先后做了1000多萬字的剪報,可以這樣說,凡是能夠為自己撰寫隨筆、雜文、時評之用的,則能剪則剪,一剪必貼。 

  或許有人會說,如今早已進入互聯網時代了,要素材,依靠搜索引擎就能獲致,還做什麼剪報,真是老土死了。然而,此言可謂差矣!殊不知,許多感悟和思想總是在讀報讀到某篇文章時油然而生的,並非是“主題先行”的,這自是為互聯網搜索引擎功能所不能替代的。況且,靠先定題目再上網找料的做法,完全改變了原來獲得知識的模式,難免有“淺閱讀”之嫌,這樣讀書抑或寫作,人的思維必變得不願意思考更多復雜的問題,而不願意作深刻的思考,這般讀書、寫作豈不是扼殺自我的創造力、作踐自我嗎? 

  自然,要讓剪報真正發揮作用,並因此而培養自己的創造力,則必須在勤剪、廣剪的基礎上,努力做到遍讀、深讀、聯讀,並即讀即寫。所謂遍讀,就是對所有已剪入貼的文章,都要光顧,做到一視同仁,以便喚起自我回憶,以便寫作時信手拈來﹔所謂深讀,就是對有些文章要讀懂,並要從某個角度讀出感悟,讀出滋味,讀出能讓自己寫作的題目﹔所謂聯讀,就是要由此及彼,由點及面,由表及裡,由淺入深,從這篇文章聯想到另一篇文章,從這個觀點想及另一個觀點,通過不斷的遷移、綜合、提煉、升華,令自己在閱讀時即能形成腹稿,並一寫而就。 

  或許是因為一時疏忽,或許是因為沒有經驗,或許更多的是因為懶惰,所以凡是能剪入貼的文章,大凡沒有秩序可言,更無規律可循。有時,為了找一個曾記得的材料,不得不翻箱倒櫃重新翻閱一遍。倒也好,漸漸的,似平添了一番反彈琵琶效應。可不?經常翻閱,便是經常的印記,以后真要找某篇文章,稍作回憶,便能找一個十不離九,且因為不斷查閱,每每都能讓自己捕捉到新的靈感,於是隨著一個個題目的涌現,一篇篇角度新穎、例証充實、闡釋透徹的隨筆、雜文、時評便誕生了。近幾年來,我每年的寫作量都在100篇以上,論其功,剪報位當其首。 

  每當我看到魯迅當年的剪報實物和讀《魯迅全集》時,仿佛看到魯迅先生戴起眼鏡,手持剪刀,在案頭,在燈下,邊讀邊剪邊寫下剪報出處以備來日使用的情景。我一直為之感動,也始終相信“剪剪貼貼思泉涌,文章百篇胸次中”。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