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本山零片酬封山謝幕 坦言:讓我高雅真的很費勁--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媒體聯播

趙本山零片酬封山謝幕 坦言:讓我高雅真的很費勁

趙本山在江蘇衛視《郭的秀》上宣布不會再出演任何春晚小品,一時間“本山封山”讓人唏噓不已。在江蘇衛視春晚的封山之作《有錢了》中,趙本山也同樣竭盡全力提攜徒弟,把好多包袱交給了宋小寶。
2013年02月07日08:13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趙本山:我就是個俗人不裝假 讓我高雅真的費勁

  趙本山

  趙本山在江蘇衛視《郭的秀》上宣布不會再出演任何春晚小品,一時間“本山封山”讓人唏噓不已。此番在江蘇春晚送上小品《有錢了》,是本山大叔小品生涯的謝幕之作,所以他選擇了特殊的“告別”方式:零片酬加盟,隻為回饋觀眾。電影《一代宗師》裡,趙本山飾演的丁連山跟葉問對話時則說:“人活一世,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裡子。”現實裡趙本山到了給自己小品生涯蓋棺定論的時候,他說“我就是個俗人,我這麼多年還是覺得東北大醬最香,都習慣了,讓我高雅真的很費勁,我不是干這個的。”

  零片酬封山謝幕

  趙本山對於自己今年春晚的封山之作是如何對待的呢?記者近日從江蘇衛視得到消息,此次加盟江蘇衛視春晚,本山大叔選擇是零片酬出演。

  對此,記者採訪了江蘇衛視春晚總導演黃斌,他表示:“三個月前,節目組就開始和趙老師溝通春晚小品事宜,並提及小品的演出酬勞問題,不過本山老師說江蘇衛視把一整個月的熒屏都留給自己,春晚小品他個人要零酬勞演出,而其他小沈陽夫婦、宋小寶、程野(微博)等徒弟他不太好替大家做主,不過最后都給了友情價格。”雖然是零片酬,可本山大叔打磨作品可是兢兢業業、勤勤懇懇。黃導透露:“本山老師特別賣力,導演幾次跑到沈陽去和趙老師聊劇本,提出了很多不同的劇本和方向來跟趙老師討論,在身體欠佳和事務繁忙的情況下,他抽出時間和我們前后開了8次會,他說這個本子他很喜歡,不演出來挺可惜的。”

  關於本山大叔零片酬加盟江蘇衛視春晚一事,記者也從本山傳媒處得到了証實。本山傳媒方面表示:“這次江蘇衛視推出本山月是趙本山前所未有密集地亮相一個平台。所以,本山老師決定友情出演,也算是他在小品收山之際帶給全國觀眾的新年禮物,也讓這個封山之作特別有意義。另外,最近全國流行節儉風,這麼做也算是趙本山對熒屏節儉的支持。”

  小品是從泥巴裡拽出來的

  趙本山在一代宗師裡有這樣一句台詞:“一門裡,有人當面子,就得有人當裡子。面子不能沾一點灰塵。流了血,裡子得收著。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長期以來有觀眾覺得趙本山的小品太過膚淺,但是趙本山自己的作品強調的不是面子,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裡子”裡切切實實的有趣,能讓觀眾開心起來是他藝術創作的初衷和歸宿。

  趙本山在江蘇衛視春晚上演的小品叫《有錢了》,對於這個小品,趙本山說:“當時這個本子送來,我看著本子樂得夠嗆,后把這個本子給了江蘇衛視。”因為江蘇衛視春晚在正月初一播出,這也成為本山小品的“封山之作”。

  在趙本山看來,小品藝術是比較原生態的,創作不能離開鄉土的根。“我就是要把它從泥裡拽出來,洗巴洗巴送上舞台。”本山老師對自己小品的概括就是俗,但是他不認為俗不好:“我就是個俗人,我這麼多年還是覺得東北大醬最香,都習慣了,讓我高雅真的很費勁,我不是干這個的,讓我雅起來就等於假起來。”

  從普通的二人轉演員,到春晚小品王、屢屢創業成功的企業家,趙本山對“面子”有自己的看法:“人在光環下生存,都渴望走紅,從窮到富折射出一些不成熟是很正常的。有人說為人要低調,我覺得低調后面其實是驕傲,這應該是低頭的年代,我們要趴下腰,把自己交給觀眾。”

  封山之作很賣力

  《一代宗師》趙本山飾演的丁連山還有一句經典台詞:“人吶,此一時彼一時,過什麼河,脫什麼鞋,有多大屁股就穿多大褲衩。要學會溫良恭儉讓,特別這個讓字。”這個“讓”字在本山大叔的字典裡就是提攜后輩,而他一向是出了名的疼愛徒弟。在江蘇衛視春晚的錄制現場,記者觀察到了種種細節,都能體現這一點。他是團隊的老板、師父、主角,但是卻親自監督各種細節。在現場親自督導小品彩排,對道具提出各種細節的意見:“櫃子塞滿”、“海燕的新衣服在哪裡”、“白大褂補上”、“手機弄個破一點的”,跟道具師傅指示“要啥整啥,別忽悠!”他的徒弟們都成了名人,但是在現場趙本山卻都是嚴格要求。例如對宋小寶,趙本山要求他每一個動作都要求到位,還在台詞上跟宋小寶一字一句地對詞,不斷修改琢磨雕琢。趙本山不僅僅是為了彩排一遍過,更是把小品當作藝術品來對待。

  在江蘇衛視春晚的封山之作《有錢了》中,趙本山也同樣竭盡全力提攜徒弟,把好多包袱交給了宋小寶。雖然彼此是師徒,但是上了舞台,趙本山就當徒弟是平等的搭檔,努力地制造出最好的效果。或許是因為要退出小品舞台,這次趙本山的演出極其賣力,現場展示了很多體力活,還賣力地一咕嚕鑽在桌子底下,把小品主人公對盜匪的恐懼演繹得淋漓盡致,更是絲毫不講究“輩分”,為了演出效果,跪在徒弟宋小寶面前。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