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

太原鑼鼓進行搶救性拍攝 500余名鑼鼓人參與

2014年06月05日15:48    來源:山西晚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太原鑼鼓進行搶救性拍攝 500余名鑼鼓人參與

  7套代表性曲牌,詮釋太原新老鑼鼓人鼓聲不停、鼓點不歇的情懷

  5月27日,“太原鑼鼓”影視資料攝制進入后期編輯階段。

  這不是一場普通的鑼鼓演出攝制,而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太原鑼鼓搶救性影視資料錄制一部分,由文化部和太原市財政出資,太原市500余名新老鑼鼓人參與,3架機位,15名攝影人員,詳盡拍攝紀錄從古代社家鼓到傳承創新的《龍城鼓韻》等7套代表性曲牌。

  記者跟蹤了現場錄制全過程,感受到太原新老鑼鼓人鼓槌在手裡、在心頭的信念,鼓聲不停、鼓點不歇的情懷。

  A大小家什對抗《社家鼓》亮相

  攝制第一天,5月21日,太原永祚寺雙塔腳下。

  天藍得像洗出來的,白頭巾、對襟褂、敞口鞋,紅鼓、金鈸,太原鑼鼓樂鼓王級大佬悉數到齊,一個個名頭響當當,王寶燦、康寶堂、李建偉、高春明,鼓王們或蹲或坐,神情嚴肅,為歷史和未來把關。

  首拍曲牌《社家鼓》歷史最為久遠,曾失傳三四十年,“大小家什對抗”是它的特色。開拍前,鼓王們大會小會研討,藝術家康寶堂半個月時間,手把手教會了年輕人,既要打准鼓點節拍,更要演繹原汁原味的神和韻。

  槌聲起,?音亮,徐緩時小橋流水,急驟如大浪奔騰。

  這樣的鼓點、陣容似曾相識,太原市鼓樂協會副主席王福生背轉過身,抬手抹了把眼睛。是他牽頭把一位位老藝人、老家什從太原城的旮旯裡翻出來,老藝人境況不算好,零敲碎打掙頓飯錢,當大家湊一起“叉處叉處叉處處”開敲的時候,昏花的眼裡含著淚花,那是2006年,月季花開的時候。

  當年6月,非物質文化遺產日上,年過花甲的老鼓手們揮槌如雨,打飛了灰和土,打跑了白發和皺紋,打直了佝僂的腰身,打醒久旱的春雷,打得昨日重現,打得淚花四濺。

  鼓王出山,誰與爭鋒。

  2007年,太原鑼鼓申報國家級非遺。王福生自掏腰包,和鑼鼓老藝術家們一道准備申報所需要的材料、影像,老藝人們小心翼翼地提出,一輩子敲鑼打鼓原來是有價值的,能不能給自己個說道。時任太原市民間藝術家協會常務副秘書長王福生全程策劃組織,在太原市相關部門支持下,成立了太原市鑼鼓老藝人藝術團。當年,評選出23位鑼鼓藝術家,在龍潭公園授牌頒証。七八十歲的老漢,敲敲打打像個孩子,有人說要把牌子挂在家裡最明顯的地方,“讓兒孫都知道我是個藝術家!”

  2008年,太原鑼鼓進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當年,太原市鑼鼓藝術協會成立,歸太原市文聯領導。全國各省會城市文聯下協會均為11個,獨太原12個,多出的這個就是鑼鼓協會,王福生任常務副主席。此時,太原市有兩三萬新老鑼鼓人,大小隊伍上百支。

  老藝術家們寶刀不老,往來於各場演出或培訓,時不時聚起來,進小飯店裡喝口酒,AA制,每個人掏二三十塊錢。王福生說到這兒,停了下來,再開口,哽咽了。

  鐘情太原鑼鼓的人們腳步越來越快,一支支隊伍在國家級舞台上揮槌奪金,步子越邁越遠,北京、上海、台灣、美國、加拿大……

  B三大流派指揮輪番上各自顯風流

  攝制第二天,太原晉祠。

  58面大鼓,142面鐃和鈸,200位太原鑼鼓界頂尖高手。晉祠大廟門前,合打雙一二五、農村一二五、狗相咬、慢流水等傳統曲牌。

  人多,打好不容易,打得漂亮聽得齊刷,指揮是關鍵。太原三大流派指揮大家輪番上庄,62歲馮連寶剛勁穩健,80歲王治太幽默詼諧,新一代44歲的年輕女將張愛仙英武洒脫、舒展大氣。

  鼓陣排開,令旗揮舞,鼓鐃齊鳴,氣勢恢宏,似山河咆哮,如萬馬飛奔。

  艷陽當空,排練錄制一遍又一遍,張愛仙時不時招呼身邊的“媒婆”——王治太,老漢兒翠綠綢褂滾紅邊,簇新,戴著假發套,胸墊得高高的,揮起小絲帕一搖一擺,做著調皮的怪相,沒人會想到他年已八旬,老漢兒一再說“高興,我不累,不熱”,大紅流蘇耳墜晃花人眼。

  現場負責人、太重鼓樂團團長李乃忠把手機掏出來又放回去,他一直猶豫要不要給王平華打電話,讓他聽聽現場的鼓點。王平華,太原鑼鼓的一杆旗。他是太原鑼鼓的省級傳承人。“太原鑼鼓”得名於他,1978年,王平華四處奔走,苦心專研,將主要流行的7套曲譜整理收編成集,印發油印冊,有了史上第一本《太原鑼鼓》。現場錄制的曲牌,幾乎都有王平華創編的心血。聽說錄制搶救性影像資料時,他連說:“好,好,大好的事情!”可是,老人腦梗、心梗,家門都出不了,更到不了現場。

  李乃忠一行人之前到家裡看望,征求老鼓王的意見,病中的王平華老人顫巍巍地掏出一摞子太原鑼鼓的原始資料,有的手寫,有的油印,紙質泛黃,還有六七十年代的錄相帶、磁帶,老人畢生心血全部贈送,李乃忠雙手捧了過來。

  這通電話還是沒有撥出去,老人的心思,李乃忠懂得。

  C千古絕響《急流水》槌如密雨聲

  攝制第三天,長風商務區。

  這一天,5月23日,是太重鼓樂藝術團團員孫健、郭盼大喜的日子,此刻,兩人都站在隊伍裡,等待攝制最后兩個曲牌《龍城鼓韻》《急流水》。后排鼓手新娘子郭盼抬眼就能看見孫健健壯敏捷的身影。

  “絳州鼓,威風鑼,太原鑼鼓耍大?”之譽,?是鐃鈸的俗稱。孫健是鐃鈸手主力,時而騰跳,時而空翻,手中金鐃上下旋飛、錚錚有音,隨著鼓點忘情吶喊,8分鐘下來,極耗體力。一曲完成,郭盼快步拿了瓶礦泉水,遞給孫健。

  5月23日的婚禮是今年春節前定下的,雙方父母籌備得妥妥當當,改期還得賠酒店違約金。接到錄制任務,小兩口心硬得像石頭一樣,和父母“商量”婚禮延期。郭盼會說話:“這是我們的事業,是全民族的事業。”問新娘子難過麼,郭盼挽起孫健的胳膊,笑得甜蜜,仰著臉,不讓記者看到眼裡的淚水。

  片場有一位走來走去的“蒙面人”李永勤,打扮成這樣是因為紫外線過敏,連著在太陽底下暴晒,一臉紅疹子,全身碰哪兒哪兒疼,“老傳統在我們手裡拿起來,再傳給后代,艱巨也光榮。想一想,精神就有了。”

  鼓槌箭在弦上,記者打開手機,點下錄像鍵。《急流水》每分鐘打擊260下,頻率之高,創造了全國鑼鼓打擊奇跡,是太原鑼鼓奪金的殺手?,更是太原鑼鼓成就的千古絕響,目前太原有四五十人能打下來了。“停,先停下來。”遠遠一輛巡查車開來,兩位胸卡顯示商務區管委會工作人員,態度客氣又堅決。原來是場地手續提前沒有辦理好。鼓手們很意外,原地不動,保持“開戰”前的姿態。幾通電話往來,誤會消除,錄制順利進行。

  一槌下去,如一陣急雨轟天而降,槌如密雨,聲震天地。久旱驚雷,瞬間潤透大地,不過兩分鐘,酣暢淋漓,意猶未盡。看呆了觀眾,看停了時間。錄制完成,全場沸騰,隊員們臉上全是水,有汗,還有淚。

  D非遺搶救傾力傾心都隻為傳承

  5月26日下午,太原市文廣新局、太原鑼鼓協會召開總結表彰會,為參與錄制的太原重機鼓樂藝術團、太鋼鑼鼓藝術團、天音鼓樂藝術團頒獎,授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太原鑼鼓搶救性影視資料拍攝特別貢獻獎”。

  會上,74歲的山西鼓王王寶燦說,太原以至山西鑼鼓界新老鑼鼓人空前團結,隊員們辛苦認真,專家學者把關嚴格,這不僅僅是一份實錄,更是對各曲牌的一次規范。

  大家說昨天已經過去了,下一步怎麼辦?大家說太原鑼鼓華彩綻放,山西鑼鼓怎麼走?

  總結表彰會開成了創作研討會,會上王福生嗓門不小:“成立創作基金,我個人出3000塊錢。”眾人一愣,跟著鼓掌。

  這是一次搶救性錄制,是一場繼往開來的錄制。非遺搶救,傾力必活,非遺傳承,傾心必成。華夏鑼鼓聲聲不息:倉、倉、叉處、處處、叉處、處處……

  ○鏈接

  太原鑼鼓屬村社“社火”的社鼓類。目前,最早的鑼鼓曲牌“社家鼓”資料源於太原市南郊范家堡、古寨村、武家庄的民間社火鑼鼓。現存較有名的套曲有7套。

  太原鑼鼓於2008年被正式列入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名錄。成為太原人乃至山西人可喜可賀的一件大幸事。目前,太原鑼鼓有國家、省級傳承人3人,保護單位確定為 “太原市群眾藝術館”,太原鑼鼓這門古老而優秀的民間傳統音樂藝術,從此受到了國家相關法律的保護,從而徹底消除了太原民眾擔心其失傳的多年憂慮。

  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搶救工程的一部分,2013年,《太原鑼鼓》一書正式出版﹔2014年,搶救性影像資料錄制,被納入太原市文化局2014年度重點工作之一。

  太原鑼鼓的最大特色,在於兩隊擺開陣勢,互相對抗。這種對抗的出現,常見於喜慶之日,兩隊互見於街頭。每逢這種情況,雙方互不相讓,各顯身手,一曲接一曲,一陣連一陣。這種對抗和較量,成為太原鑼鼓的一個傳統習俗,恰似兩軍對壘,勢必決一勝負。

  所謂 “大小家什對打”,是指鑼鼓隊中所用樂器分大小兩組,大家什為大鼓、大鐃、大鈸,大鼓為領奏,小家什為戰鼓、馬鑼、二鈸、鉸子、手鑼。

(責編:陳少娜(實習生)、許心怡)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