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媒體聯播

南京"可園"重現朝天宮 原主陳作霖為著名史志學家

2014年10月27日18:47    來源:現代快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南京"可園"重現朝天宮 原主陳作霖為著名史志學家

  史志館內的“可園”

  如果您是南京的文史愛好者,一定知道陳作霖的大名,《金陵通紀》《金陵通傳》《金陵瑣志五種》……這些流傳至今的南京方志都出自這位晚清著名史志學家之手。

  如果您不鐘情於歷史,穿梭於南京時,也不該忘記這位先人為我們所生活的城市所作的貢獻。因為是他在告訴我們,南京怎樣從歷史中走來,讓我們明白眼前看到的高樓大廈百年甚至千年之前是什麼。

  最近,南京可園史志館在朝天宮街道市民文體中心免費對外開放。可園,是陳作霖在南京曾經的住所,也是他的晚號。史志館的開放,讓“可園”重現朝天宮,市民們可以通過這裡走進陳作霖的世界,也可以通過這裡了解朝天宮的往事。

  陳作霖其人

  陳作霖(1837-1920),南京人,字雨生,號伯雨。生於世代書香之家,聰穎好學,13歲隨父親入斗門橋私塾讀書。15歲前幾乎讀完主要的儒家經典。肄業於鐘山、惜陰兩書院。1868年,陳作霖隨著名學者汪士鐸學習古文。其間,他參加了由汪士鐸主持的金陵官書局校勘刊刻經史書籍的工作,得以博覽群籍。1875年參加江南鄉試,中第八名舉人,中舉后,曾三次北上參加禮部會試,未被錄取,遂絕仕途之念,立志撰述,並以授讀、校書、修志、著書為業。他的著作總計近三十種、二百卷之多。其中《金陵通紀》《金陵通傳》《金陵瑣志五種》等有關南京方志文獻的著述為傳世之作。文學方面,除撰有《可園文存》《可園詩存》《可園詞存》《可園詩話》等外,他還與甘元煥、秦際唐等人,編校刊行了《金陵詩征》《國朝金陵文鈔》《國朝金陵詞鈔》,搜集、保存了南京作者的大量詩、詞和文章。其著作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和許多國家大學、研究機構圖書館都有收藏。1920年病逝於南京,葬於清涼山古林庵后,后遷葬於邁皋橋,其墓地現為“南京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懷古朝天宮

  南京版《清明上河圖》中有朝天宮兩處地名

  朝天宮街道市民文體中心,位於朝天宮街道轄區內的甘雨巷,為什麼可園史志館選址建在這裡?“陳作霖昔日的住所可園正是位於這一片區,今天的門牌號是安品街20號,和可園史志館的直線距離不過100米。”朝天宮街道市民文體中心站長翟春紅說。

  走進朝天宮街道市民文體中心,一進大門,就看到地上印著一張朝天宮地區的地圖。翟春紅介紹,這張地圖大有來頭,是根據陳作霖在《運瀆橋道小志》中所繪的地圖而繪出的。《運瀆橋道小志》是記錄朝天宮街道范圍最全的一部志書。據記載,古運瀆的起點就在秦淮區的內橋西。其兩支流經鴿子橋、笪橋、鼎新橋、道濟橋、文津橋等橋梁,都能在這張地圖中看到。

  從地圖上還可以看到,朝天宮地區街巷密集,地名繁多,打釘巷、走馬巷、糯米巷、絨庄巷……朝天宮街道工委書記張振榮告訴現代快報《發現》周刊記者,朝天宮地區的地名歷史上有400多個,今天街巷隻有96條。這一帶的繁茂從《南都繁會景物圖卷》中可見一斑。《南都繁會圖》享有“南京本土《清明上河圖》”的盛譽,圖中描繪的是明朝晚期陪都金陵商業興盛的場面,圖中在朝天宮地區標明了兩處地名,“南市樓”“北市樓”,就在評事街西側,今天“南市樓”的地名還留存了下來。為此,朝天宮街道市民文體中心特意復制放大了《南都繁會圖》,放置在一樓的櫥窗之內。

  除了這些歷史元素之外,在樓外還有一棵梧桐樹不能不提。相傳,張學良、趙四小姐曾在此漫步。據張振榮考証,民國時期,東北軍駐南京辦事處的舊址就在朝天宮地區的紅土橋,那時沿著紅土橋,張學良栽了不少梧桐。有意思的是,位於文體中心的梧桐隻有孤獨的一棵,其余的十幾棵相距大約150米,在鼎新路邊,也是當年栽種的。

  走進可園

  復制“可園”,向南京史志學家致敬

  走到二樓,開始走進陳作霖的世界。從一樓到二樓通道的牆壁上,就畫著陳作霖人生四個重要階段的彩繪——“束發游學”“而立志學”“不惑著述”“花甲傳道”,牆上還有他各種著作的影印件。

  二樓的一間屋子被命名為“可園”。這裡是陳作霖歷史資料的陳列室,也是史志館的核心所在,擺放著陳作霖所著的各種地方志書籍,而桌面上、牆壁上也貼著各種關於陳作霖的介紹。他的著作總計近三十種、二百卷之多。在他眾多著作中,《金陵通紀》《金陵通傳》兩部著作的地位尤其卓著。陳作霖以《金陵通紀》記金陵大事,以《金陵通傳》傳金陵人物,被認為是首次對南京地方歷史文化進行全景式研究。

  到陳作霖睌年,他所生活的可園已成金陵名園,因此陳作霖晚年又號“可園老人”。

  “可園很小,可園很大。”張振榮這樣形容可園,“就在可園這處彈丸之地,陳作霖為南京作出了巨大的貢獻,通過他的書,后人了解了南京的歷史變遷、人文掌故。而他的詩詞也頗有功力,他對教育的貢獻也可圈可點。另外他還是家庭和睦的典范,原配夫人去世后,陳作霖將她安葬在自己讀書處的后面,可見夫妻情深。”把市民文體中心叫做可園史志館,就是向這位偉大的南京史志學家致敬。

  可園中遇陳作霖后人

  可園史志館讓“可園”重現,那陳作霖生活的真實的可園是什麼樣呢?可園原址位於安品街20號,記者來到這裡,發現眼前的“可園”早已面目全非,沒有了昔日名園風採。不過令人驚喜的是,還有兩位陳作霖的后人居住在這裡。

  陳鳴瑾,今年60歲,她是陳作霖的重孫女。“我的父親陳祖耄是陳作霖的孫子,他已經去世了。他出生那年,陳作霖八十歲,所以我父親名字叫祖耄,取耄耋的意思。”陳鳴瑾的母親陳似倬今年已經94歲高齡,她也是現在陳作霖家族裡最年長的人。

  據陳鳴瑾介紹,過去可園是一個好幾進的大宅子,有花廳,有廂房,后面還有一個花園,裡面種著很多果樹,附近的小孩都到可園裡面來玩。陳作霖的兒子陳詒紱曾在《金陵園墅志》描摹過可園的樣子,建筑及景點有二十多處,如養和軒、望蔣墩、延清亭、蔬香圃、棠芬書屋、瑞華館、凝暉室等。隨著歲月流逝,這些繁華早已無蹤。

  后人講述

  八十高齡出任江蘇省通志館總纂

  南京五中實驗初中的歷史老師陳頡,也是陳作霖的后人,他和大哥陳頤都是陳作霖的玄孫(第五代)。

  兄弟兩人稱陳作霖為高祖,是陳作霖的長房子孫。關於高祖的事情,他們都是過去聽自己的父親陳鳴鐘說起的。陳作霖生於書香世家,他的祖父、叔祖為同榜進士,父親是舉人。陳作霖聰明穎悟,深得父輩喜愛。13歲時他隨父親入私塾讀書,在此期間,他常常游覽南京風景名勝,每到一處,都詳細記下其自然風貌、人文掌故,對家鄉的山川勝跡,有著濃厚的興趣。“后來因為太平天國戰亂,安品街的老宅被毀,高祖舉家避居江淮之間,太平天國失敗后,他們又重新回到南京,重修了在安品街的宅子,就是后來的可園。”陳頡說。

  在1875年陳作霖江南鄉試中舉之后,他蟄居不出,潛心地方史志著述。《金陵通傳》作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金陵地方人物傳記,在可園前后歷時近30年完成。全書共45卷,補遺4卷,共50萬字,共記春秋以來2000年間的3000人,受到廣泛好評,並在1910年傳入歐洲。

  1918年,陳作霖還以81歲高齡,應馮煦之聘,出任江蘇省通志館總纂,直至1920年去世,為南京留下了一筆寶貴的歷史財富。

  后世子孫不少人從事文史研究

  作為陳作霖的后世子孫,陳頤和陳頡對高祖為南京所作的貢獻深感自豪。而治學的家風也沿襲下來,子孫后代中不少人從事歷史研究。比如陳作霖的孫子陳祖同是江蘇省志的編纂者之一,記錄陳作霖口述,整理、出版《可園備忘錄》,而陳作霖的重孫陳鳴鐘也是史學家,曾任第二歷史檔案館研究館員。(記者 王凡/文 趙杰/攝)

(責編:王鶴瑾、許心怡)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