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滾動新聞推薦

童書市場為何如此“洋氣”

2015年02月18日10:30    來源:中國文化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童書市場為何如此“洋氣”

  原標題:童書市場為何如此“洋氣”

  在長達一個月的寒假生活中,課外閱讀是很多學校和家長給孩子們開出的一門必修課,所以每年的寒假都是各大書店的童書銷售旺季。不過,記者近日走訪了北京的幾家大型書店卻發現,不管是家長還是小讀者似乎更傾心於帶有“國外暢銷書”標志的作品,很多暢銷書榜單也以國外童書居多,而國內原創童書數量較少。比如,從北京圖書大廈近期的銷售數據來看,最受歡迎的童書套裝是《小公主蘇菲亞夢想與成長故事系列》、《小馬寶莉教你做最受歡迎的女孩》系列、《冰雪奇緣》系列等,均為國外引進版權童書。國內童書市場為何如此“洋氣”?

  國內童書數量多質量卻一般般

  近幾年,國內童書出版的絕對數量不算少,但從質量方面來看,“優秀”的並不多。不少童書單憑裝幀印刷的精美來吸引孩子,至於內容則乏善可陳。有業內人士認為,國內童書質量不高是童書作家總量稀缺、創作隊伍萎縮造成的。但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僅在作協注冊的專業童書作家就有幾千人,相對於其他類型作家,這是一個數量龐大的群體,而且,除了專業作家以外,很多非專業作者如一些家長和教師也在進行童書創作。

  新閱讀研究所研究員李一慢對記者表示:“最近一些嚴肅文學作家也開始涉及童書寫作,像畢飛宇、蘇童等人去年都推出了自己的兒童文學作品﹔另外,童書創作的工作室化也比較多,有時候一本童書是工作室整個團隊共同完成的。因此,從創作人數上看,童書作者並不少。”

  然而,龐大的童書創作隊伍並沒有帶來與之成正比的精品童書。相反,隨著童書市場的逐漸升溫,跟風寫作和跟風出版的情況卻日益嚴重,同一題材的故事會出現各個出版社出版的不同版本,除了封面略有差異,書裡內容基本大同小異。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把當下國內童書市場的這種現狀概括為“三多一少”——出版社多、作家多、作品多,精品少。

  對此,童書作家楊紅櫻向記者坦言,自己創作《淘氣包馬小跳》那年,國內正興起向國外學習幻想作品的熱潮,大家都一窩蜂地寫大幻想,各家出版社也都忙著出幻想作品,但后來《淘氣包馬小跳》火了以后,原本寫童話的、寫幻想的作家又都去寫校園故事,后來她創作《笑貓日記》時也是如此。

  除了跟風寫作以外,原創童書缺乏童趣、故事淺薄、粗制濫造,以及經常出現常識性錯誤等問題也是被很多讀者詬病的硬傷。“童書創作看起來門檻低,但寫好一本童書需要花費的精力以及對作者素養的要求一點都不少於成人作品,而且,寫童書還要了解兒童心理,要把大人晦澀的文字轉化為兒童能聽得懂的語言。很多童書寫的或者說教意味太重,或者離現實生活太遠,孩子們不喜歡看。”楊紅櫻說。

  國外版權童書“性價比高”?

  有數據顯示,2014年,當當網的童書銷售量為1.1億冊,銷售碼洋23.2億元,包括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接力出版社、海豚傳媒等在內的5家出版社率先進入“當當童書億元俱樂部”。令人不解的是,在國內原創童書難見暢銷作品的情況下,幾十億元碼洋的童書市場是靠誰來支撐的?

  從記者調查來看,是國外引進版權童書“瓜分”了國內童書市場的蛋糕。隨著童書市場不斷升溫,國內原創童書雖然也有所增長,但明顯不如國外引進的版權童書有競爭力。在剛剛過去的2014中國上海國際童書展上,接力出版社、蒲公英童書館、蒲蒲蘭繪本館等童書出版機構的展位中,引進版權的繪本佔據80%以上。

  接力出版社發行部總經理張玉芹向記者透露,其實,國內原創童書與國外引進版權童書在費用方面相差並不大,一般版稅都在8%左右,如果說有區別的話,可能隻相差部分翻譯費用。但為何出版社如此偏愛國外引進版權童書?

  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社長李學謙表示,國外版權童書運作相對簡單一些,比如在國內發現一個選題后,要等一個作家的稿子有時候需要很長時間,期間還可能有與作者的各種磋商和修改事宜,但看中國外同類選題的童書可以根據既定流程直接購買成品。

  有業內人士表示,國內出版社偏愛引進版權圖書與投入產出相關,由於不知名作家的作品運作起來很難,投入太大,時間周期也很長,短期內可能看不到效益,出版社都不願意做,但版權引進則要簡單得多,一般風險不大,出版社也不用花太大財力和精力,而且原版童書從國外直接進口,書的形式大都新穎,打破圖文的局限,比較能吸引兒童與家長的眼球。

  傳統文化有待深挖

  在一個內容為王的時代,國外版權童書能得到出版社以及國內小讀者的青睞並不止於“操作簡單、性價比高”的層面。當當網副總裁、童書頻道主編王悅曾對媒體表示,一些國外專業出版機構制作的童書的確比國內工作室制作的書籍質量高得多。

  其實,海外原創童書很多都已成為國際市場上“長銷不衰”的經典。比如,美國的《神奇的校車》已經暢銷20年,而著名的西方漫畫系列《托馬斯小火車》到明年也即將迎來70歲生日,甚至還有《格林童話》等暢銷了兩百多年的童書。仔細分析不難發現,這些“長銷不衰”童書大多是深入挖掘西方傳統文化和價值觀的典型,冒險、英雄主義、自由、個人權利等都能在童書中找到影子。而這也讓國內童書創作者反思,本土原創童書應該如何深入挖掘傳統文化?

  兒童文學作家殷健靈表示,單就兒童文學領域來看,童書創作的眼光不僅要包括地域上的多民族的廣度,還應該包括歷史的深度。在我國的兒童文學中比較少見有關傳統文化回溯的歷史題材,很多人認為這應該是社科讀物的責任,但放眼世界,很多兒童文學作家的作品都涉及這一領域,而國內現在幾乎看不到一本兒童文學寫到抗戰以前的時期。

  “一些外國經典童書給了我一個強烈的印象:它們是多麼不一樣,又是多麼豐富和獨特。哪怕是相似的題材,依然有各自的視角和全然不同的呈現方式。不是說原創作品不好,但我們選擇的題材、表述的方式和視角是不是應該再多樣一些?對國內兒童文學來說,實在是有太多的東西可以寫,可以挖掘,題材是取之不盡的,我們有那麼深厚的、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這應該是一座富礦。作為創作者,我們需要更多的積累,需要更多的修煉,自然科學的、藝術的、歷史的、哲學的、音樂的,努力讓自己厚實一些,視野更寬廣一些,挖掘得更深一些才可能寫出好作品。”殷健靈說。

(來源:中國文化報)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