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本網原創
人民網>>文化>>正文

  

文創產品不等於“杯子+圖案” 必須分析市場需要什麼

本報記者  鄭海鷗

2016年04月28日08: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文創產品≠“杯子+圖案”

  徐源與父親徐承貴商討從水城農民畫中設計開發出更多特色元素。
  本報記者 鄭海鷗攝

  在文化產業的發展過程中,民族文化資源的開發是個老話題,然而,不少所謂文化創意產品、旅游特色產品卻依舊走在“同質化”“低端化”的老路上,與市場需求不相適應,對自我發展也無裨益可言。作為國家級非遺保護名錄大方彝族漆器髹飾技藝的貴州省省級代表性傳承人,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的高光友對此感觸頗深。

  “產品開發前,必須分析市場需要什麼,現代審美究竟是怎樣的。”於是,高光友在堅守傳統手藝的前提下,設計出多款功能性更強的盤、盒、碗等產品,並在圖案花紋上開發更“時尚”的符號。

  然而,與諸多民間手藝人一樣,他對市場的認識出了岔子。“您漆器上的圖案,很難找出幾個具有彝族特色的紋飾,花花草草固然迎合了某些大眾的審美,但民族和傳統的特色哪裡去了?跟其它漆器放在一起,辨識度在哪裡?”一位外地客商一針見血地說,大方彝族漆器的魂就在彝族特色上,“我們期待看到更多實用性、時尚化的文創產品,但一定得有文化的骨血,否則肯定被市場淘汰”。

  眼前來講,更讓高光友始料未及的是,市場上逐漸充斥了各種假大方漆器,嚴重破壞了市場秩序。“這根源於我們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沒有及時跟上,缺乏權威商標。”高光友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下決心今年一定要把注冊商標拿下來。

  其實,在文化資源開發時,缺乏對民族、傳統、地域特色的珍視,缺乏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和開發,缺乏高水平的創造、創新和創意,是我國相當多地區的軟肋。那麼,問題如何解決?貴州省六盤水市的一位“80后”大學生提供了一些啟示。

  20世紀80年代,六盤水市水城縣將當地少數民族特有的挑花、刺繡、蠟染等民間藝術形式有機結合在一起,挖掘出了一種具有水城特色的現代民間繪畫——“水城農民畫”。隨著時間的推移,水城少數民族風情農民畫已經蜚聲省內外。

  徐承貴是水城農民畫第一屆培訓班的學員,到如今,他已經畫畫、賣畫30多年,頗有些名氣。“之前這手藝不怎麼掙錢,許多人都堅持不下去。如今認可咱畫的人多了起來,但要創新性、產業化發展,全靠我們這些‘土畫師’,眼界和能力十分有限。”徐承貴將希望寄托於兒子徐源身上。1989年出生的徐源,初中就開始參加貴州省旅游商品繪畫設計比賽,作品多次獲獎,后來進入貴州師范大學美術系,大二就開始了立足於水城農民畫的創業。

  “之前,水城農民畫火是火起來了,但衍生產品卻很粗糙、低端,進入市場潛力不大。所以必須在研發和設計上下足功夫,從‘制作’轉變到‘創造’。”徐源介紹,他組建起了一支大學生的開發、設計、制作、營銷團隊,注冊了“夜郎風”商標,“目前,團隊從畫中的彝族、苗族、布依族的服飾上開發了96個特色符號,並申請了外觀設計專利。我們再把這些符號用於文化創意產品的開發和符號租賃,進行產業化發展。”

  如今,徐源團隊設計研發的“黔紋”品牌已經有23種產品,“特色胸針、錢包、首飾、茶杯等連續兩年在深圳文博會上受到熱捧,從來不愁銷路”。徐源說,大家為什麼要花更多的錢買你的產品?這是因為我們把寶貴的民族文化資源蘊含於其中,“如何把特色文化加工提煉、做成品牌,這是文化創意產品開發的一個難題,也是其潛力和魅力所在。”

  徐源最后談道,文化創意產品的開發絕不僅僅是“一個杯子加一個符號”那麼簡單,在符號開發、產品形制等許多方面需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下一步,我們准備建立一個創客空間,將水城的畫師、設計師、中小學美術老師等人才都納入進來,交流梳理好點子、好創意。大家以知識產權入股,實現長遠、持續的發展。”

  針對文化企業、個體工商戶等在發展中長期存在的“摸著石頭過河”“不斷試錯”等問題,貴州省文化廳相關負責人表示,在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發展過程中,已經編制出《全國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總體規劃之畢節市專項規劃》等文件,將引導扶持一批“專、精、特、新”中小微型文化企業,“這也是從供給側發力,為文化消費提供更多高質量的文化產品、文化精品。”


  《 人民日報 》( 2016年04月28日 19 版)

(責編:王鶴瑾、陳苑)

相關專題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