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召喚對英雄的深度書寫

2019年10月23日08:2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時代召喚對英雄的深度書寫

【新時代·新創作·新文論】

9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上發表重要講話時指出,崇尚英雄才會產生英雄,爭做英雄才能英雄輩出。英雄模范們用行動再次証明,偉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偉大。隻要有堅定的理想信念、不懈的奮斗精神,腳踏實地把每件平凡的事做好,一切平凡的人都可以獲得不平凡的人生,一切平凡的工作都可以創造不平凡的成就。他指出,以最高規格褒獎英雄模范,就是要弘揚他們身上展現的忠誠、執著、朴實的鮮明品格。

2016年11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祖國是人民最堅實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閃亮的坐標。歌唱祖國、禮贊英雄從來都是文藝創作的永恆主題,也是最動人的篇章。對中華民族的英雄,要心懷崇敬,濃墨重彩記錄英雄、塑造英雄,讓英雄在文藝作品中得到傳揚,引導人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絕不做褻瀆祖先、褻瀆經典、褻瀆英雄的事情。

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當下文藝作品的英雄書寫奠定了堅實基礎、指明了努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廣大作家藝術家應該堅定文化自信,強化使命意識,拓寬創作思路,沉入民族歷史,深入火熱生活,以高遠的立意、真摯的情感、飽滿的熱情和深切的筆觸,塑造出時代化、生活化、藝術化、立體化的英雄形象,以精彩故事將他們身上具有的忠誠、執著、朴實的鮮明品格講述好傳播好,賡續民族精神血脈中亙古不變的英雄情結。

以英雄敘事佔領精神高地

每個時代都需要英雄榜樣的精神力量。文學作品對當代英雄的書寫,彰顯出文學對理想人性的不懈追求。今日之中國讓我們躊躇滿志,偉大的時代需要英雄的書寫,更需要塑造符合時代特征和歷史潮流的英雄人物。20世紀90年代以來,雖然有不少主旋律題材作品試圖延續英雄敘事,但英雄敘事失語的情況時有發生。人們期待著新時代英雄的出現,不斷重新解讀新英雄主義的時代內涵。

塑造英雄形象、弘揚英雄精神,才能喚醒民眾更為廣泛的集體記憶、催生出更為博大的正能量。塑造符合時代精神的英雄人物,賦予其全新的文化自信和文化價值,實現英雄在當代的“喚起”和“鼓舞”功能,不但意義重大,而且是時代的需要。

英雄是一個民族的精神圖騰,是一個國家內生力量的精神內核。一部英雄史就是一個民族的奮斗史、創業史和心靈史。黑格爾稱英雄是“民族精神標本的博物館”。不同歷史時期的英雄群像,既呼應著時代的召喚,又彰顯著民眾的精神訴求。任何時代,都要以英雄敘事來佔領思想高地和精神高地。所以說,對英雄敘事的堅守和賡續,才是我們銘記歷史、致敬英雄的精神向度。

英雄書寫具有豐厚的文學傳統和歷史經驗

要想厘清英雄書寫的時代意義,有必要梳理20世紀以來英雄書寫所提供的文學傳統與歷史經驗。對於英雄主義的闡釋和書寫,幾乎貫穿於20世紀不同歷史時期的文本創作。近代中國內外交困、內憂外患,各種矛盾激化,災難頻繁。一批有識之士憂心忡忡,發出了悲憤憂慮的哀嘆,流露出對國家、社會、時代、人生的憂慮。“五四”時期的先賢們,敏銳地意識到隻有在文化的現代性和人的現代性上進行改造,才能實現社會改造的根本目的,於是發出“德先生”和“賽先生”的呼喚,“吶喊”出反對封建禮教、提倡人性解放的時代最強音,涌現出一種文化啟蒙的英雄主義,倡導人人覺醒,為國家獨立和民族解放而英勇奮戰的英雄主義精神。延安文學時期,涌現出大量的“勞動英雄”贊歌,他們是群眾中的模范代表,是真正的時代英雄。此時的英雄書寫順應了時代要求,也解決了前期抗戰文藝中存在的“英雄”的“個人主義”傾向問題。戰爭資源與英雄的結合,使得作品創作的國家主體與英雄個人呈現完美結合,涌現出的大批作品,把個人置於革命歷史的宏大背景,凸現了英雄主義的時代精神。

英雄書寫在新中國成立之后達到一次高潮。新中國的成立,使中國人真正站起來,樹立起強烈的民族自尊心,但新中國初期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任務繁重,需要在全社會張揚起信念堅定、大公無私、勇於奉獻的精神境界,實現精神的激勵和思想的動員。作為人民一分子的作家,准確捕捉到了民眾心理和時代氣息,不遺余力地將自己強烈的感情傾注於筆下的英雄人物身上,塑造了一批擁有個人奮斗精神的“新人”形象。《創業史》中帶領貧苦人民奔向共同富裕的梁生寶、《紅旗譜》中堅貞不屈的朱老忠等,體現著英雄主義的崇高美感和革命理想主義的色彩。新時期以來,在改革大潮和時代主題的引領下,一批新英雄形象紛至沓來,例如《喬廠長上任記》中的改革英雄喬光朴、《新星》中的改革先鋒李向南等。這些英雄形象契合了時代要求,同時對“三突出”原則主導下創作出來的概念化英雄人物形象進行反思,“英雄是人”和“人的英雄”的敘述維度初見端倪。

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文學創作開始呈現出彰顯個體化的傾向,瑣碎、平庸的煩惱人生成為作家關注的焦點,沉迷在光怪陸離的個人“碎片化”記憶中不能自拔,英雄敘事隨之日漸式微。英雄書寫的漸行漸遠,讓文學的地位和價值遭受質疑。重新激活沉澱在中華民族精神譜系中崇尚英雄的文化基因,重新定義時代英雄的新品格、新風范就顯得尤為重要。

從歷史經驗來看,崇尚英雄作為“社會集體無意識”,是民族精神建構的一部分。中華民族有著英雄書寫的悠久歷史。從遠古時期開始,“鯀禹治水”“精衛填海”“夸父逐日”“愚公移山”“后羿射日”等故事,一直廣泛流傳。這些神話人物身上堅忍不拔的氣概、頑強不屈的品格和一心為民的情懷,寄托著先民對英雄的美好想象。在戰爭年代,英雄主義的書寫被賦予極強的“喚起”功能。新時期的作家把關注的目光投射到英雄人物的另一面,實現藝術化和生活化的突圍,試圖塑造“英雄是人”和“人的英雄”等全新的英雄主義形象,而英雄主義本身諸如對黨忠誠、熱愛祖國、樂於奉獻、品德高貴等精神內核並沒有發生改變。這樣的一種創作思路調整和具體嘗試,結果是涌現出一批張揚英雄主義的代表性作品,諸如徐貴祥的《歷史的天空》、柳建偉的《突出重圍》、石鐘山的《激情燃燒的歲月》、都梁的《亮劍》、蘭曉龍的《士兵突擊》、麥家的《風聲》等。這些作品廣受讀者的歡迎,特別是一些被改編成影視作品,可謂是家喻戶曉。這體現著英雄主義自身美學品格的強大感召,也表明國人對真正的英雄書寫抱持著飽滿的熱情。

新時代的英雄書寫基調既昂揚又審美

重新梳理當下英雄書寫的意義、資源和必要性,重構國人精神圖騰的英雄形象,既是這個偉大時代的召喚,也是從文藝角度重構精神指引、充實國人的精神世界、確立“紅色經典”的重要途徑。大量軍旅題材影視劇的熱播和英雄敘事小說的創作,是對英雄主義價值體系的重建,以期達成與民族精神和時代發展的契合。關鍵問題是,作家如何在新時代准確樹立起代表“民族脊梁”的新英雄的新形象?這就要求作家不但要具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雄心壯志,更要具有一種理想主義和英雄氣概的熔鑄。

英雄主義精神承載著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歷史記憶,承載著革命文化的精神內涵,承載著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內在需求。新時代的英雄書寫,基調應該是昂揚的、向上的,也應該是深沉的、審美的。文學作品中的英雄形象,理當有現實生活的根基,從人民群眾中間走來,同時在做人做事上又給讀者以心靈的震撼和精神的指引,彰顯出靈魂的高貴和精神的力量。

英雄之所以是英雄,是因為他們身上具有鋼鐵般的意志、絕不退縮的勇氣、積極樂觀的勁頭。他們毅然決然地選擇了付出和堅守,具備了“引導、帶領、模范”的精神意義。從這個角度上說,生活中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英雄。不論是保家衛國的戰士們、手術台上救死扶傷的醫生,還是潛心教書育人的老師、勤於鑽研的科學家、默默清掃街道的清潔工……他們都在為社會的繁榮與和諧付出自己的心血,都在朝著偉大夢想努力奔跑,是時代的追夢人。

時代召喚對英雄的深度書寫,這就要求作家自身要具備英雄主義情結,走近英雄,尊重英雄,熱愛英雄,崇尚英雄,理解英雄,著力涵養自己的英雄氣概。作家心中的英雄氣象飽滿幾分,他筆下的英雄形象才有幾分飽滿。作家自身有了厚重的英雄主義情結,筆下的英雄才有了底氣和尊嚴。在這個基礎上,作家再以恢宏廣博的氣度、高尚的家國情懷、精妙的藝術手法,重構“紅色經典”的宏大敘事,重塑大眾心目中的英雄圖譜,讓英雄的形象變得更加飽滿、更加親近、更加有力,在紙上立起來,在讀者的心目中立起來,在文學藝術的人物長廊上立起來。

(作者:李軍輝,系信陽師范學院歷史文化學院副教授)

(責編:蔣波、丁濤)

推薦閱讀

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

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