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

《錢鍾書選唐詩》:這本“唐詩”不一樣

2020年11月25日08:02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小字號

  2020年11月21日是錢鍾書先生誕辰110周年紀念日,在這一天,一部由錢鍾書先生選定、楊絳先生抄錄的唐詩手稿,經過人民文學出版社整理排印成書,並正式發布。新書出版的消息,引發了社會各界廣泛關注,人民文學出版社副總編輯周絢隆與古典部編輯胡文駿兩位編輯接受記者的採訪,介紹了該書出版的幕后故事。

  該書定名為《錢鍾書選唐詩》,是近40年來從未對外公布的重要文獻,也是一部可供大眾品讀唐詩的獨特選本。通過該書,讀者不僅可以欣賞到唐詩的多樣全貌,也可以了解錢、楊兩位學人雋永美好的詩書生活。此書目前已在一條上先期預售,12月初將全面上市。

  《錢鍾書選唐詩》是一部錢鍾書先生在五萬多首唐詩中無拘無束地取舍后得出的具有獨特視角的選本﹔是一部超過《唐詩三百首》六倍規模、可以看見唐詩全貌的當代大型選本﹔是一部由楊絳先生認真日課抄錄,並且偶爾將他們夫婦日常學術互動留在紙面的唐詩選本。

  在出版者看來,《錢鍾書選唐詩》雖然是錢、楊夫婦自己選、自己讀,是未經仔細打磨的唐詩選本初稿,但它充分體現了錢先生選唐詩的主觀立場和獨特視角,是相關領域研究的重要文獻。同時,近2000首作品的體量,比較全面地呈現了唐代詩歌的藝術特征和風格狀貌,也為大眾讀者研讀欣賞唐詩這座中國文學史上的高峰,提供了更完備的選本。

  緣起

       楊絳提議選一本給她看的唐詩

  被譽為“文化昆侖”的錢鍾書先生,在中國古典文學研究方面著述豐贍,其中《宋詩選注》一書出版發行六十余年,是受到學術界贊譽和大眾讀者好評的經典選本。其實錢鍾書先生對於唐詩同樣有著濃厚興趣和精深研究,雖然他生前並未出版唐詩的選本,但曾參與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選注《唐詩選》的工作。因為一些原因,在這部《唐詩選》的編撰過程中,錢先生起初隻扮演了個“配角”,而到成書時,他更被擯為跑龍套的角色。

  對於錢先生在《唐詩選》工作中遭遇的不快(有志難伸),與他相守相伴的楊絳先生非常理解。為了幫他排解郁悶,楊絳鼓勵錢先生獨立選一部唐詩,選給她看。錢先生接受了楊先生的提議,就以《全唐詩》為底本,每天選幾首,楊先生也每天抄一點,作為品讀唐詩和書法習字的“日課”。錢、楊伉儷的這次唐詩選錄,最終形成了九冊手稿,楊先生在首冊封面上題名“《全唐詩》錄,楊絳日課”,錢先生又補題了“父選母抄,圓圓留念”八個字。這也成為《錢鍾書選唐詩》最本初的原因。

  楊絳先生在《記錢鍾書與〈圍城〉·錢鍾書寫〈圍城〉》中說:“鍾書選注宋詩,我曾自告奮勇,願充白居易的‘老嫗’——也就是最低標准﹔如果我讀不懂,他得補充注釋。“這透露了她在學術上對錢先生有多方面的支持。”周絢隆向北青報記者介紹。這段“唐詩日課”,據楊絳先生說是“一九八五年一月一日起,一九九一年六月十九日止”,實際在第一冊孟浩然《晚泊潯陽望廬山》詩旁,有她的一條批注說:“1983年11月中旬書。”說明這項工作可能在1983年就開始了,到1991年,持續了七年多時間。“這部‘錢選楊抄’的‘全唐詩錄’手稿,最初是打算給他們的女兒留念,后來錢瑗教授不幸早逝,楊絳先生就把這部由她親筆抄錄的稿子贈給了吳學昭老師。吳老師在征得楊先生同意后,抱著學術為公的態度,決定將其公開出版。”胡文駿說,人民文學出版社很榮幸地得到了出版該書的機會,並受吳學昭老師委托,對書稿做了必要的整理。在錢鍾書先生誕辰110周年之際,這部塵封數十年的唐詩選手稿,正式出版。

  選詩

       近2000首詩歌入圍,錢鍾書更愛白居易

  “由於不抱商業目的(不是出版社的約稿,沒有字數、體例上的限制),也不受組織干預(非單位委托的任務,選什麼不選什麼可以自己決定),所以這是一部非常‘隨性’的選本。”周絢隆說。

  而這份“隨性”中,實則透露著編選者的性格。“《錢鍾書選唐詩》共選錄308位詩人(無名氏計為1位)1997首(句)作品,單從體量上就可以看出,它的覆蓋面是很大的。”周絢隆表示,這種大覆蓋面的選擇多少可以彌補錢先生在《宋詩選注》的序言裡所感嘆的那種遺憾:“我們在選擇的過程裡……尤其對於大作家,我們准有不夠公道的地方。在一切詩選裡,老是小家佔便宜,那些總共不過保存了幾首的小家更佔盡了便宜。”

  周絢隆介紹說,以唐代的大詩人為例,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選注《唐詩選》裡杜甫選了71首,白居易選了30首,《錢鍾書選唐詩》中杜甫卻選了174首,白居易選了184首。相反,李白在《唐詩選》選了64首,本書卻隻選了23首。“很顯然,錢先生完全沒有顧及李白在唐代詩壇的所謂地位和影響力,他關注的只是作品本身。”

  《錢鍾書選唐詩》中,白居易以184首作品超過被譽為古代詩歌“集大成”者的杜甫(選錄174首),位列第一﹔但考慮到《全唐詩》收白居易詩作2600多首,收杜甫作品1100多首,從相對比例來看,仍是杜甫詩作入選的比重高。將這些數據對照錢先生對白居易的評論來看,其用意十分微妙。

  出版

       在詩歌白文選錄基礎上,增加作者小傳和正文注釋

  拿到這份珍貴且格外有水准的選本,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編輯們也做了許多工作。“本書原來只是一個詩歌白文的選錄(就連許多詩序楊先生也沒有抄),錢先生既沒有為它撰寫前言,也沒有擬作者小傳和正文注釋。我們的整理工作主要分兩個方面:一是用中華書局的標點本《全唐詩》對校了楊先生的抄錄稿,糾正了一些原稿的筆誤,並給全書加了標點。楊絳先生在抄錄詩稿的過程中,有些隨意的記錄性文字,則照原來的順序和位置,用專色隨文排列,以盡量保存它的原貌。二是組織力量給每位入選的作者撰寫了小傳,並對所有作品做了簡單的注釋。”周絢隆說。

  和新書同時與讀者見面的,還有人文社文創部推出的《唐詩日課》筆記本。《唐詩日課》筆記本採用了日式方開本,布面精裝,並且配備了精裝書的絲帶書簽,也是為了能讓讀者“學而時習之”。筆記本採用道林書紙內文,適用多種筆墨,用毛筆寫也沒有問題,讀者也可以試著臨摹楊絳先生的手稿,在抄錄唐詩中尋找方寸寧靜。“楊絳先生的‘唐詩日課’抄錄了上千頁詩文,是她在當時的每日功課。我們將此作為衍生筆記本的元素,希望做一本給讀者的‘日課本’。讓讀者在閱讀和欣賞楊絳先生抄錄的唐詩時,也能為自己的學習積累素材和筆記。”人文社文創部負責人鄺芮介紹說。

  編輯說

  這更是兩位先生生活的縮影

  《錢鍾書選唐詩》的原始手稿由楊絳先生題名為“《全唐詩》錄,楊絳日課”,似乎可以看見,對於楊絳先生而言,這次唐詩選錄也是她和錢先生詩書生活的一個縮影。在七年多的時光中,除了近兩千首唐詩,楊先生在這部手稿上還留下了抄錄時間、隨想感悟、重要行程等點滴記錄。

  楊先生致力於外國文學的翻譯和研究,在抄錄唐詩時,也會從自己的學術興趣出發品評詩人詩作,如抄錄沈亞之《宿白馬津寄寇立》一詩時,她寫道:“沈亞之,小說家也。著有《尋夢記》(夢為秦弄玉婿)及《湘中怨》,皆有詩記其事。季識。”抄錄薛能《褒城驛有故元相公舊題詩因仰嘆而作》一詩時,她特意在“前過應無繼此詩”一句的“前”字旁標記:“future之意。”

  在一共九冊的手稿中,前四冊隻有零星標記抄錄詩作的日期﹔第五冊白居易的《長恨歌》中有一處標記:“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開新筆。”從這一天開始,楊先生將每首詩作抄錄的日期一一標記下來,直到最末一冊。伴隨這些日期,有時會看見她特別注明的“除夕”“元旦”“立春”“清明”“重陽”“冬至”等重要節日節氣,仿佛四季悄悄在毛邊紙上流轉。在第八冊杜荀鶴名下《贈廬岳隱者》一詩旁,楊先生寫道:“十九日,圓圓生日也。”愛女之情流諸筆端,而此日為1990年5月19日。

  “在這部私人珍藏的唐詩手稿上,楊先生留下習字‘功課’的點滴感受,我們能看見那份用心與堅持。” 人民文學出版社古典部編輯胡文駿說。(張知依)

(責編:郭冠華、劉穎穎)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推薦視頻
  • 雲游大家故居:李白故居
  • 《燕雲台》主演談如何解鎖歷史人物
  • 王千源:別丟掉,對表演的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