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不散愁千点 清砧怨笛送周公--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

晓风不散愁千点 清砧怨笛送周公

2012年06月01日08: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据周汝昌女儿周伦玲消息,我国著名红学家、古典文学专家、诗人、书法家周汝昌先生于昨天凌晨1点59分于家中去世,终年95岁。

  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长孙玉明也向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周老的后事院里还在商量。周伦玲说,父亲去世当晚,脑子还很清楚,仍在构思文章,他新书的提纲都已列好。她透露,按照父亲遗愿,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让他安安静静地走。

  “小友”刘心武和周汝昌先生是“忘年交”,凌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给周老家人打电话表示慰问,“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最近几年根本下不了床了,他的脑子很清楚,还在构思文章,他写的文章前几天我还在报刊上看到。”刘心武最后一次见周老,还是几年前,那时他的身体就已经很衰弱,视力仅有0.01,在几乎失明的状态下,仍然坚持著书立说。

  据刘心武介绍,近年来,周汝昌研究红楼梦的著作每年仍在以三至六本的速度出版,“他的书既有学术性,更有可读性,他对红楼普及化,起到很大的作用。说他是红学泰斗,一点都不过分。”

  在刘心武看来,周老的贡献至少有三点。一个在曹学方面成就非常大,“他能够写出完整的《曹雪芹传》,使人信服,并且文笔斐然,这本书翻译成外文,对全世界推广曹雪芹都起到很大作用。”第二,在版本学方面,也有很了不得的成绩,“他和他的哥哥周祜昌(早些年去世了),还有他的女儿周伦玲,两代三人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把现存的古本红楼梦,一句一句加以对比,推敲出曹雪芹原笔原意,然后连缀起来,构成一部浩荡的《石头记会真》十大卷,这对我的红楼梦研究,起到了启蒙作用。”现在这套书还放在刘心武的书架上。“他在1954年出版了《红楼梦新证》,震动了整个文化界,也让全球的红学研究界为之瞩目,这本书后来还成为毛泽东的枕边书,是大家都喜欢读的专著。”

  谈到和周老的交往,刘心武有些激动:“他对草根红学研究一直很宽容。”在刘心武续《红楼梦》时,周汝昌曾赠诗道“新红鲜绿倩谁栽,一望荒原事可哀。也曾一掌思遮日,无奈晴空有九重。”刘心武说,“最早20年前他就给我写信,十几年前出书他就给我写诗,2006年我去美国讲红楼梦,他又用诗给我送行。1992年,我最早发表的一些红楼梦的文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原来我们不认识,他就给我写信,支持我。因为视力不好,每个字像核桃那么大,第二个字经常覆盖第一个字,他的信我读下来,读好几天,一个字一个字认,但是我很感动。这些信之所以没整理出来,就是因为有些字很难认,今后我们一定要整理出来。”2005年,周汝昌出版了20余万言的《我与胡适先生》,书中首次详细介绍了二人围绕《红楼梦》所进行的学术探讨,评说了胡先生与红学的渊源和贡献。刘心武说,其实周汝昌先生对我的扶持就像胡适先生对周先生的扶持那样,“更让我感动得是,他获得了一些资料,自己还没有写成文章,看我研究秦可卿牵涉到康熙朝的废太子,就把资料主动提供给我,让我使用。”其实,在书信之外,两人见面并不多,“我们见面的时间非常少,我们俩性格很类似,我们最不喜欢到场面上去,出席会议,峨冠博带,迎来送往。二十几年我们真正见面无非几次而已,但是我们电话挺多的,他耳朵虽然聋了,但他女儿大声嚷嚷给他听,他有反应,然后由他女儿替我们交流。”

  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长孙玉明也高度评价了周先生的贡献,“他对曹雪芹家世生平资料的搜集,应该是集大成者,《红楼梦新证》也是红学史上里程碑般的著作。所有曹雪芹家世生平的研究都绕不开这本书。”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许心怡)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