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怒批综艺节目动辄飙泪 与好友赵本山常小酌--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

朱军怒批综艺节目动辄飙泪 与好友赵本山常小酌

2012年06月08日11: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昨日,央视主持人朱军携新作《我的零点时刻》现身上海书城签售。接受记者专访的朱军对工作和生活知无不言。主持了16年春晚的他感慨万千,人们终有一天要习惯大年初一零点时没有朱军倒计时的春晚。面对被质疑在《艺术人生》中太过煽情,朱军愤怒抨击现在综艺节目“假煽情”,“找对象的哭,谈恋爱的哭,选秀的也哭……与他们相比,老艺术家们的眼泪才是真情流露”。

  希望人们把儿子当普通人 

  记者:前段时间网友曝光了你的儿子朱思潭的舞台表演照,很多网友赞你儿子很帅气,反不反对别人公开儿子的照片?

  朱军:我的确希望儿子有自己的生活,不想让他过度曝光,但作为父亲,我首先尊重孩子的选择,孩子有自己的生活,用正常的心态对待儿子。作为一个名人,我只是觉得应该让孩子成长在正常的环境中,不想让他头顶光环,造成太多的压力,有光环就有压力,虽然年龄小暂时还未感受到这种压力。所以在选择学校的过程中,我没有选择名气的学校,正常的学校。虽然我这样还是没有躲过去(媒体的曝光),但感谢媒体的关心,我希望大家用正常的心态对待我儿子。

  记者:在家里陪儿子看什么节目?

  朱军:其实他很少看动画片,以前我会陪他看《天线宝宝》和《灰太狼》。他喜欢看《探索与发现》、《走进科学》这些科教节目,央视七套养鸡养鱼的节目他都看得津津有味。

  有好本子就和赵本山合作 

  记者:你在书里提到了和赵本山的渊源,两人是不打不相识,现在和赵本山的关系如何?

  朱军:其实好朋友到了一定程度,那一定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平时和赵本山凑一起的时间很少,偶尔碰面也是为了工作,有事的时候会互相打电话关心。比如说本山身体不好的时候,我必定会电话问候。现在更多是谦谦君子之间的心灵默契,相互之间的祝福和关照。我们还会偶尔凑一起吃饭,酒过三巡后兴起,也会拎起笔来胡抡,我画幅小画,他给题个字。

  记者:明年如果赵本山上春晚,你们会合作吗?

  朱军:我非常愿意,我觉得和他合作应该会挺好玩的,他是一个在舞台上很放松,能够即兴表演发挥的人,这恰巧和主持人在舞台上的状态很相近,和他合作会很好玩。但我和冯巩在《笑谈人生》后就没有合作,因为我们已经没办法超越了。春晚的很多小品都是和栏目组结合的,比如赵本山和崔永元合作,是因为《小崔说事》,他和毕福剑合作,是因为《星光大道》,我的《艺术人生》和冯巩合作过了,如果和赵老师合作,用什么形式,关键得是要一个好的本子。

  记者:你主持春晚已经16个年头,每年都不回家,孩子会有什么怨言吗?

  朱军:他没有概念,因为从没有陪他过年,在他的印象中春晚就是这么过的,估计如果有天我回去陪他过年,他会觉得很奇怪。

  记者:那会在家陪孩子过年吗?

  朱军:这个事挺纠结的,毕竟花无百日红,其实我已经创造了春晚主持人的纪录——春晚30年,我干了16届。我曾半开玩笑说,如果算股份,春晚主持人的股份我占了51%。但我不可能永远站在这个舞台上,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存在一个选择。坦率的说,确实有比较知心的朋友都建议我现在就离开,因为你自己走,总比领导让你撤下来好听一些,但对于从小在部队里长大的我来说,这个问题很纠结。坦率地讲,其实我现在也没想好怎么处理。

  其实是我的创意走太快

  记者:央视现在推出很多新的节目,比如一套推出了崔永元的《谢天谢地你来了》,口碑不错,作为央视的综艺节目主持人一哥,自己会不会感受到来自崔永元的压力?

  朱军:压力肯定有,《艺术人生》已经12年了,处于平稳的状态,虽然12年里也不断地在调整和改变,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一定会遇到审美疲劳。但船大调头难,想改很难,因为牵扯了太多东西。对于新节目,5前我就悄悄录过一档全新的节目《异军突起》,但当时不大成功,可能是跑得太快了。现在回头看看,当时用的创意,现在都被别人在用。我自己也希望在合适的时候有合适的机会,能够呈现一档新的栏目。对于我而言,形式上可以尽情去娱乐,但内容上必须有价值判断和底线的坚守,在这个前提下,我会争取再给自己改改版。

  记者:现在主持界有很多人都会从事书画买卖,比如倪萍的书画拍到100多万,你也是范增的关门弟子,了解过自己的画现在什么价位吗?

  朱军:我认为这个价位不代表任何东西,第一不代表它的艺术水平,第二不代表这个画真的值那么多钱。因为这些书画在特殊场合慈善义拍时拍出去的。我们应该更多关注和感谢的是买画人所献出的爱心,没有这张画他也会捐那么多钱,恰巧有了这张画,他把画拿回去做个纪念,捐出去一笔善款。我的画也曾在上海红十字筹过款,价钱也不错,卖了60万,但这真的不代表什么,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是这些慈善人。

  真人秀的眼泪太不值钱

  记者:现在《艺术人生》一次录几期?

  朱军:不确定,节目受制因素很多,我曾经3天时间录了8期节目,也有试过1天录7期。

  记者:现在的节目还煽情吗?

  朱军:那倒没有,现在回过头看,我可以自豪地说:说我煽情是在表扬我。如果说朱军在《艺术人生》里流泪是煽情的的话,再看看现在的节目里的眼泪那是什么?我们是真心流露。但我感觉现在的节目都在哭,找对象的在哭,谈恋爱的在哭,选秀的也在哭,有时候看了半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哭。比起这些眼泪,至少我觉得老艺术家的眼泪真的是令人感动的。我曾经问过一个做真人秀的朋友,你做的节目敢给你的孩子看吗?他说不敢。我很愤怒,你说我们的制片人做的节目不敢给自己的孩子们看,那你凭什么给别人看?

 

(责任编辑:温璐、许心怡)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