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侵权名家山水画 期待成为文化界佳话--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

“舌尖”侵权名家山水画 期待成为文化界佳话

许石林

2012年06月11日11:26    来源:深圳商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深圳商报 王建明/图



  ◎许石林

  张发财是个极其聪明机灵的人,不仅平面设计做得好,读书也多,读的还多是古书,反应又快,他的口才和文字都将东北人的语言天赋风格发挥得极好。就是这个人,经常在微博上发言,调侃历史,讥刺古人,狂傲不羁。常言说:人狂没好事儿,狗狂挨砖头。张发财恃才傲物,微博上很多人都预感:这家伙眼看要出事儿。可能是被大家咒得吧?他果真就出了事儿——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他做的海报设计,好死不死,选谁的画不好,他偏偏在网上百度一下,就百度出了某画家的一幅山水画。这幅山水画在高傲的张发财看来,不是一幅山水画,而是一块起了盐花的腊肉。他给这快像极了腊肉的山水画,加了双筷子,这个创意其实我至今都没留意,但是觉得这个主意的确不错。张发财果然是个鬼才。

  《舌尖上的中国》热播,我都追着看完了,正在品味中,就看到张发财涉嫌侵权使用那幅像腊肉的山水画,被人追究,狂傲的张发财给人郑重道歉的消息。而且,张发财随后就在微博上消失了,据说是闭门思过去了——张发财如此乖巧地告别微博,实在应该算是一个网络事件。具体内情咱不知,估计他不仅给自己惹了麻烦,也给纪录片的制作和播出方都惹了麻烦。否则,以张发财的作派,不会乖得像个受了瘪的古代二奶似的,躲在房间里向隅而泣。他会不会想不开啊?

  其实张发财选那幅画儿,并非因为那幅画儿有多好吧?再好,说到天上去,也比不了刚刚拍出的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吧?可是,张发财要是选用《万山红遍》,瘦肉就太多了,很可能被人怀疑是给瘦肉精做广告,所以他选了一块肥瘦相宜的肉(画儿)。

  调侃归调侃,我觉得问题至今没有结果,张发财至今生死不明,不上微博得瑟,这不是个好玩儿的事儿。

  现在人动不动就讲自己的权益什么的,权益还弱不禁风似的很容易受伤害。前些日子,陕西李新功同学的照片被数百家媒体网站误作河南同名强奸犯李新功的照片广泛使用,陕西李新功是我的亲同学,他电话问我怎么处理,我给出的建议是:你让自己所在单位给各媒体发一个信函,告知他们弄错了即可,不要在信中说什么自己被伤害咧、被严重伤害咧、精神受损失咧、名誉受损害咧,咱是要脸爱体面的人,受了伤害也得说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就跟小时候跟人打架一样,被打疼也说没有挨打。什么是体面?咱陕西人说“撑体面”,体面就是撑出来的嘛。不像现在的有些人,被打一下推一下,就躺在地上装受伤等警察。那种不要脸的事儿咱不干。也别在信尾说什么让人家道歉、保留追究法律责任、赔偿什么的。话说得那么狠干嘛呢?不就是一个网站的小编辑跟张发财一样,在网上百度一下,把同名同姓的你百度出来当成强奸犯的照片了嘛,人家跟你没冤没仇的,绝不是专门陷害你,咱可不能把别人的疏忽失误当成恶意构陷,咱不丢那个人。至于道歉,是一个正常人和正常机构都会表达的,你不用申请和强调,你一申请和强调,就跟给人家要似的,同样丢人。还有追究法律责任什么的,咱还是“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比动不动嚷嚷追究法律责任高明。建设和谐社会,咱不给国家添麻烦。我觉得我给陕西李新功同学出的主意很好,他基本上按照我说的做了。

  尽管如此,我不看好张发财这次惹的事儿。我当然希望他能和画家将这件事儿处理得好玩儿一点。其实,张发财这回惹的事儿是个佳话胚子,就是说,双方将这事儿处理好了,就能成为当今文化界一个小小的佳话。但是,您知道,现在不是个产生佳话的时代,人的心被利欲熏得就跟腊肉一样,没有一点活血,个个都跟鹌鹑一样好斗喜掐。深层原因是,咱们今天所奉行的文化是一种转基因文化,不靠谱了,不靠那个好玩儿的旧文化的谱儿了。

  您看前些日子冰心的孙子出他爷爷奶奶的丑,咱扯远一点说,汉景帝时,某地发生儿子杀死继母惨案,原因是继母先杀死了那孩子的父亲。有司不知如何判,呈报景帝,景帝问12岁的儿子刘彻(即后来的汉武帝)怎么看。刘彻说:继母如母,奉继母如奉生母,杀继母如杀生母。然继母杀父,则母义已绝,此人杀的不是继母,是报仇,尽管防卫过当。直到明朝,都用这个先例处理同类案件。而今天,冰心的孙子跟他的父亲是否情义已绝,没人去考虑,只是简单地、狠厉地批评这个孙子,没把问题弄得丰满鲜活一些来考虑。其实,冰心的孙子不仅出了吴家的丑,更出了整个中国人的丑。为什么?您想:即便如吴文藻冰心这样的诗礼之家、书香门第,文雅的丧失也是疏忽而逝的——老话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这才到哪儿啊?百年来,文化被转基因,很多东西失去了,别以为跟你我没关系——您会发现,我们遇到许多困扰,需要文化给我们提供好玩的解决方案、需要一把钥匙的时候,回首一抓,一把鸡毛。

  在这样的转基因文化中,好利斗狠是主流,弃玉帛而操干戈是多数。小小的纷争,会酿成胶固的诉讼,对簿公堂,最终结果多是息讼而不平怨。至于一笑泯恩仇,连做梦都梦不到了,我们跟好玩儿的事儿绝缘了。
 

(责任编辑:温璐、许心怡)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