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头村音乐会 白洋淀里聆听天籁

顾  婧

2007年11月20日07:3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会长陈小花
  “文场”以笙、管为主
  长发飘飘的Paschal Yao Younge
  2007年11月9日,对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城东南的圈头村村民来说是个好日子,在这个白洋淀深处的小村子里,人们祖祖辈辈保存下来的古乐在这一天得到认可,并走向世界。有两个挂牌仪式这天在村上举行,意味着圈头村音乐会成了河北省正式认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圈头村则成了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的采风基地。同一天里,村上还迎来了远道而来的国际友人,静谧的小村庄,要围绕着音乐来一场“高手”间的对话。

  现场 一场古今中外的音乐对话

  乐声肃穆而庄重、沉稳而舒缓,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仿佛将我们带回到几个世纪前,眼前似乎展现出先辈们朴素而自足的生活场景。

  

  圈头村由五个小岛组成,位于白洋淀的中心地带,四面环水,放眼望去,成片的芦苇密密麻麻地向上生长着。几年前,县里将淀泊里的土堆连接起来,修成一条坑洼不平的土路,这便是圈头村对外仅有的公路,而此前,船只是村民们进出的唯一交通工具。

  音乐会位于东街村的一间院落,院子不大,深处立着一座刚修缮好的庙宇。顺着院子,左右各摆放着两个长条桌,位于庙宇左边的桌子被称为“文场”,音乐会中这里将上演笙管乐,乐器有笙、管、笛等,而右边的则被称为“武场”,上演打击乐,乐器包括云锣、鼓、镲、钣、铛子等。

  文、武两场时而独自演奏,时而配合演出,交替有序。这支由二十多人组成的乐队一共演奏了包括《五圣佛》、《乐道歌》、《小烈马》、《坐禅谭》在内的十多支曲子,持续半个多小时。乐声肃穆而庄重、沉稳而舒缓,不紧不慢、不急不躁,极富古雅、圣洁之气。古乐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听众们频频点头、若有所思,音乐仿佛将我们带回到几个世纪前,眼前似乎展现出先辈们朴素而自足的生活场景。来自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的罗娜·C·扬-若艾特博士(PhD Lorna C. Young-Wright)赞叹:“这音乐美极了!”她说,“音乐是相通的,我完全能够理解它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古乐演奏结束后,外国朋友饶有兴致地把玩起中国的传统乐器来,他们比对云锣的音色、研究笙的构造。长发飘飘的世界打击乐委员会主席帕斯克·姚-杨格(Paschal Yao Younge)甚至手持鼓槌,用中国的传统大鼓击打出具有现代感的节奏,而一旁的圈头村乐师们也不甘示弱,和着杨格的拍子用镲、钣等为他伴奏。这一传统古乐与现代音乐、中国音乐与非洲音乐的完美结合博得了满堂喝彩。

  溯源 百年祭祀药王的神圣音乐

  圈头村音乐会是与民间信仰牢牢结合在一起的,他们用音乐来祭祀祖先和神灵,也用音乐来为自己故去的亲人超度。

  

  关于圈头村音乐会的书面记载,可上溯至清代乾隆年间。据安新县志:乾隆十三年(1748年),乾隆陪皇太后前往曲阜祭孔,途经赵北口住一日,乾隆首次在白洋淀行水围,建圈头行宫。越五年,乾隆去易县西陵扫墓之后,再次陪同皇太后来白洋淀阅视水围,先后在郭里口、端村、赵北口、圈头四处驻跸,聆听了圈头音乐会演奏的乐曲,并表示赞赏,御赐飞龙旗、飞虎旗各一面和雕龙红蜡,现仍保存飞虎旗一面和雕龙红蜡4支。

  圈头原属任丘,这里是古代名医扁鹊的故乡,而音乐会信奉的先人正是药王“扁鹊”及中国历代名医:如华佗、孙思邈等,每年农历四月十九至二十一日庙会是祭奠药王的日子。几百年来,祭祀药王的传统在这里从未间断,圈头音乐会奏乐也得以留存完好。

  音乐会至今保存着古老的乐谱――工尺谱,在所有55首曲目中,音乐会今天还能完整演奏其中40首和一首名为《坐禅谭》的打击乐。这些曲子按照音调高低、篇幅长短可划分为:小塌曲、小尖曲、小大曲和大曲;按照内容和用途可划分为:宫廷音乐、历史故事音乐和祭祀音乐等。曲调的完整性、功能的健全性使得圈头村音乐会成为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活标本。

  圈头音乐会属于冀中笙管乐南北乐会中的北乐会。南乐会以唢呐为主,常用于婚礼等场合,而北乐会以笙管为主,主要在祭祀和葬礼上演奏。因此,对当地人来说,圈头村音乐会是与民间信仰牢牢结合在一起的,他们用音乐来祭祀祖先和神灵,也用音乐来为自己故去的亲人超度。因此,音乐会也被称为“圣会”。

  曾经有学者采访会中德高望重的陈小花师傅,问他乐曲在传承中是否有所变化?陈师傅讲:“没有变化,完全一个样,一个字(音符)也不会错。因为这是给神听的。给神演奏的乐曲不能随意乱动。”正是这种“为神奏乐”的理念使得乐曲得以以最传统方式传承下去。

  传承 数位英姿勃勃的巾帼乐手

  中国古乐的工尺谱用汉字记写,与西洋乐谱不同,工尺谱只有音调高低,没有强弱变化、感情基调等提示,因此学习这种乐谱主要依靠老师口传心授,学生念唱记诵。

  

  现任圈头村音乐会会长的陈小花已逾古稀之年,这个瘦小硬朗的老人能单独念唱和单独演奏音乐会的全套曲目。在能够说清的历史上,陈小花是音乐会的第三代传人。他16岁开始学习古乐,这一学就成了毕生的事业。他说:“当时我师傅说:‘要是我不教,我死了,这种音乐就没人会了。’我想这么好的音乐怎么能不演呢?所以,我师傅是下了大决心的,我也是下了大决心的。”

  中国古乐的工尺谱用汉字记写,与西洋乐谱不同,工尺谱只有音调高低,没有强弱变化、感情基调等提示,因此学习这种乐谱主要依靠老师口传心授,学生念唱记诵。不少中国传统音乐单看乐谱都十分相象,而各地区之所以能够形成不同的音乐风格正是在于那些不记入乐谱的,依靠师傅口传心授、学生念唱记诵的“阿口音”。这些独特的“阿口音”加入了各地方言,也加入了乐师自己对音乐的理解。

  每年冬天农闲时,音乐会都会招收新学员,最大的五六十岁,而最小的只有七八岁。同一批的学员称为一科,最多时一科有20多人,但坚持学下去的却寥寥无几。每天晚上7时到9时,学员们聚集到会所或是陈小花家中学习音乐。从念唱开始,花两年左右将谱子背会、能熟练运用“阿口音”之后,才能开始学习乐器演奏。

  与其它传统音乐会不同,圈头音乐会的年轻女乐师占据很大比例。当邻村音乐会还固守着“传男不传女”的思想,愁找不到接班人时,陈小花率先打破了这一陈规。他说:“改革开放,我的思想也跟着开放了。”他的举动有效地加快了新老交替的进程,使圈头音乐会后继有人。

  19岁的陈晨是陈小花的孙女,也是圈头村的第一批女学员,她7岁开始学习古乐,已会用笙演奏30多首曲目。这个甜美可爱的女孩在村上的鞋厂上班,工作时常常会哼唱古乐,她最爱唱的是小尖曲《王大娘放驴》,应我们的要求,她当场就念唱起来:“上昂工尺嗡尺,工尺上工尺……”歌声古朴而悠扬,令人陶醉。

  保护 无数不计回报的热心百姓

  为了保存文本和影像资料,退休职工张师傅自己花钱购买了先进的数码设备,此次挂牌活动,他更是出资1.8万元,而他身上的蓝布军装却仍是十几年前的旧衣服。

  

  音乐会实行会员制,全村800户居民几乎都是会员。对村民们来说,成为音乐会的会员似乎是天生的,他们一生都伴随着古乐,这是他们血脉里的一部分。会员每年需缴纳20元会费,但是,收缴的会费却并不是给乐师们的报酬,积攒起来的会费全部用于添置新乐器。如今的会所是几年前用会费买下的一所废弃小学。

  不仅如此,会员们还常常拿出自己的钱财来补贴音乐会。会长陈小花从未收过一分钱学费,相反还将在外演出、讲课的所得悉数交给会里;在北京做水产生意的笛子手夏满军不但自己租车接送来自外地的记者,还从腰包中掏出2000元来补贴此次挂牌活动。当然,其中最热心的还要数张国振。

  张国振几年前退休后,便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保护和宣传圈头音乐会中。趁着几位老乐师还在,张国振赶忙出资并组织用磁带录制下40多首古乐,历时半年。前年,他又将这些磁带配上视频制作成光盘。此外,他还将55首乐谱全部录入电脑,所有关于圈头村音乐会的新闻和报道都被他认真地归档。为了保存文本和影像资料,他自己花钱购买了先进的数码设备,此次挂牌活动,他更是出资1.8万元,而他身上的蓝布军装却仍是十几年前的旧衣服。他说:“我从小在音乐会长大,平时生活很简单,没什么开销和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这种传统音乐,也说不出为什么。退休后终于能为它做点事了。”

  “圈头村音乐会之所以能这么好地留存和宣传,正是因为有像张国振这样的一批热心人在为它奔波、忙碌。”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杜云生说,“非遗的保护需要政府的引导和扶持,更需要来自民间的力量。”

报告文学 民间文学 散杂文 文学理论 戏剧文学 小说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成人教育 教育事业 家庭教育 幼儿教育 小学教参
少儿古典 少儿艺术 益智游戏 低幼启蒙 幼儿教师 少儿文学
管理学 企业管理 财政金融 会计 经济学
青少年心理自助 大众心理 情感
网络 硬件技术 办公软件 计算机科学 操作系统
基础医学 内科学 外科学 药学 儿科学 肿瘤学 皮肤性病
口腔学 眼科学 神经病学与精神病学    医学理论
化学 晶体学 生物 天文地理 农林 自然科学 数学
政治 历史 军事 地理 社会学 文化传播 哲学
水利工程 建筑科学 轻工业 电子电工 交通运输 机械工业
美食 体育 服饰 两性读物 生活百科 生活保健 
音乐 舞蹈 戏剧艺术 影视艺术 书法篆刻 艺术理论
德语 俄语 阿拉伯语 日语 语言学 汉语
【法律】 【马列】 【综合】
(责任编辑:雷志龙)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老师用紫外线灯惩罚幼儿
幼儿园孩子街上顶寒风上课
日本“月亮女神”拍地球
老鼠不再怕猫?
中世纪欧洲"厕所政治"趣闻
“西湖申遗”排定时间表
   精彩新闻
·[文化]人民论坛:梁衡:毛泽东拒授大元帅的启示
·[文化]“南海Ⅰ号”打捞进入起吊前“三步曲”
·[公务员考试]北京公考在线报名 公告 在线课堂
·[公务员考试] 名师访谈 必考题 模拟题 命题趋势
·[传媒] 西方媒体轮番给北京奥运造谣 这就是新闻自由?
·[传媒] 朱军,你应歇歇了 春晚主持人能否换新?
·[体育]大师杯费德勒轻松捧杯 超越前辈仅一步之遥
·[体育]姚明专访:职业压力年年俱增 火箭最缺乏稳定性
·[娱乐]葛优首度回应:豪宅是按揭的游艇"就一小破船"
·[娱乐]港媒爆刘德华2亿身价加盟东亚 与黎明争一哥
   播客·视频
孔子:四十不惑的真正境界
司马迁打抱不平为李广申冤
   小编推荐
·[原创]纪念路遥,是为了继续前行
·[原创]“1217俱乐部”话题:作协扩招
·[评说]28年了,《庐山恋2》还能拍出什么?
·[聚焦]网友热议:“胡编乱造”的电视剧招人烦
·[人物]易中天:“我和于丹犯了游荡罪”
     频道精选
东艺昨晚开始“下雪了”
演员在北京老舍茶馆表演
·[悦读]热点电子图书免费看 

[一语惊坛]大学高收费强奸了父母的善良!
[访谈]厉以宁称中国股市非熊市·纪宝成蔡继明谈法定节假日
[论坛]如果周正龙被逼死了,你后悔吗?·红颜祸水果然厉害!
[辩论]有钱人娶个儿媳花一千万·电影中"激情床戏"该删剪吗
[博客]发改委炮轰国企,好!·多尔衮与皇太后的关系之谜
[博客]余秋雨: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女人最容易外遇的一年
   彩信·手机报
《人民日报》手机报

人民网彩信精彩大放送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