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编剧石康:圈内绝大部分编剧是笨蛋

2007年12月27日08:38  来源:东方早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奋斗》编剧石康:圈内绝大部分编剧是笨蛋
  电视剧《奋斗》的高收视率令作家石康挤入了国内最优秀编剧的行列,但这位编剧界的“既得利益者”在美国编剧罢工发生后,也是最早、最热心为编剧生存呼吁的名编,石康说,这不是发牢骚,主要是因为自己的付出和回报不合理,也是为电视剧这个行业长远着想,“一部上亿人看过的电视剧,编剧的报酬只有税后80万元,太可笑了!”
    
  10多年前的校园小说《晃晃悠悠》,让石康这个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成功闯入了写作界,石康说这些年来一直有一个文学梦:写一本全世界都爱看的书,但“知难而退”的石康这些年来主要将精力放在了剧本写作上,虽然对文学依然心有不甘。
    
  日前,石康接受早报独家专访,就小说和编剧发表了尖锐的意见。早报:感觉上,无论编剧还是写小说,你都非常重视写作技巧,你的技巧是什么?
    
  石康:所有作者本质上都是一个心理大师,就是控制大众从对书和电视剧完全不感兴趣,到感兴趣,然后着迷,最后获得愉悦,这需要非常高技巧。那些成功的叫大师,不成功的连自己都控制不了。如何控制大众,如何为大众提供娱乐,而且要比别人提供的质量更好,这是我的目标。
    
  技巧都不是天生的,都是后天学习训练的,看别人的东西,然后不停练习。后来我慢慢明白,本质上所有的故事都是一样的,比如冯小刚的《集结号》的战争和一对夫妻在家里吵架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对于作者,就是怎么把这个冲突写得更生动、典型、更吸引人。而且必须提供新鲜感,否则他们觉得看过了就会没意思。这需要大量阅读和反复地写,你见过吵架,但没有见过这么吵架的,这就是作者的功夫。
    
  早报:这就像《蓝莓之夜》里,你见过接吻,但没见过这么接吻的。
    
  石康:是的,但作为一个戏,你不能只有一场好看,要场场好看,这对作者要求非常高。

  早报:电视剧《奋斗》你有没有参与整个拍摄过程?
    
  石康:我参与了《奋斗》的整个制作过程,不过他们也没有发给我额外工资。编剧应该全程参与到制作过程中,剧本的创意被通过后,那下一步就是让这个剧本在拍摄过程中加分,所以编剧要监督整个拍摄过程。
    
  早报:目前国内取得比较大成功的编剧大部分是作家出身,比如你和海岩等,学院派怎么了?
    
  石康:编剧是个创意人群,既然是创意人群,那他们一定不是教育培养出来的,他们是自由竞争冒出来的。所有作家之所以能成为成功编剧,这是因为他们在成为编剧前经过了图书市场的竞争。学院派编剧他们通过了考试的竞争,但在走出学院之前还没有经历过市场的竞争,他们出来当然没有办法和作家比。

  写作和编剧
    
  早报:你的成名作是10多年前的小说《晃晃悠悠》,但这几年你的主要工作是写剧本,小说和剧本,你更偏爱哪一个?
    
  石康:我现在的主业是电视剧,但在写剧本《奋斗》的同时,同名小说也在进行。
    
  我从10多年前刚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就是有目的地写作的。当时写《晃晃悠悠》其实是有目的针对市场的,希望它能卖得好一点。后来梦想从事崇高的文学,但搞文学的本质是没有销量的,要很寂寞,写文学作品,本质上是大众不感兴趣的事。
    
  早报:你的梦想实现了吗?毕竟这10多年你出版了好几部小说。
    
  石康:《晃晃悠悠》、《奋斗》等当然不属于文学作品,余华的《活着》也不是。当代能称得上文学作品的小说几乎没有。我认为,称得上文学作品的小说必须对人的精神有新发现,能为人类的精神增添新内容,或者语言、文体比较独特。文学作品总是少数的。去看那些文学名著,他们在书店的销量永远都是比较小的。优秀的文学作品永远只有少数读者能理解,这和其他优秀的智力产品类似,比如相对论永远只有少数人能看懂。我认为,知识只是属于少数人的,大众并不具备相应的素质接受那些优秀的知识。
    
  早报:那你对自己的文学梦感到悲观吗?
    
  石康:我对自己不悲观。做什么事情都一步步来,不能“啪”一上来就是一本文学作品,除了少数天才,对我们这些正常人来说,创作文学作品是非常困难的。我不是天才,即使在《奋斗》非常成功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想法,因为我的目标比较高,我的最高目标是写一本全世界都爱看的书。我觉着这是中国作家必备的雄心,要是连这点雄心都没有,就瞎写呗。
    
  我现在只是个大众读物、大众娱乐产品提供者。许多作家自以为自己创作的是文学作品,其实只是向大众提供娱乐。而且大部分人手艺不精,最后大众不喜欢。所以我头脑很清醒。
    
  早报:你后来改行主要从事编剧是为了多赚钱吗?
    
  石康:影视剧是目前大众最能接受的娱乐方式,,电视台70%~80%的利润来自电视剧。而我在1993、1994年就知道,将来做电视剧可能会赚钱,但那时候,我的兴趣不在那里,我想搞文学,但文学越搞越困难,自己明白成功的几率非常小。

  我的目标:写一本全世界都爱看的书

  技巧:“就是要控制大众”
    
    
  早报:《奋斗》的小说和剧本是同时进行的,这样一种创作你是如何控制的?
    
  石康:我觉得写剧本和小说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当我把电视剧写好之后,我的小说也一定能红,他们是有连带的。
    
  影视剧及其小说同时生产并没有问题,别人质疑能否做好,只能说明他们没有能力这么做,因为做这个事情非常难。那些低能者,他们能力太低了,看不到剧本和小说两者之间的内在联系,这个联系就是把人物和故事塑造好。无论书还是剧本,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塑造典型的让读者和观众感觉新的人物形象和故事,其他都是技巧。所以剧本和小说没有太大区别,我的《奋斗》就是个典型,电视剧红了,你看小说卖得好不好?
    
  早报:但《奋斗》比较讨巧,里面讲述的人物主要是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出生的年轻人,他们渐渐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
      
  石康:电视剧《奋斗》和小说确实比较讨巧,它的收看和阅读年龄从20多岁一直到35岁,这是个非常大的群体,电视剧和小说中的人物就是他们,而我觉得我们没有为这些人提供真正的娱乐产品。中国每年生产1万本小说,其中三分之一写的都是这个群体人的生活,但它们绝大部分不成功,因为作者没有掌握一定的技巧,他们都写的是某一个人的真实,但时代背景没有铺开,故事也太本地化、太过于典型性,这样就不吸引他们。
    
  早报:那你有许多这个年龄层次的朋友?
    
  石康:我当然有许多70后80初的朋友,我方方面面的朋友非常多的,从穷人到富人,他们会跟我讲他们的故事。其他的作家认识的人太少,只好去想象。他认识一个成都房地产商,就开始想象整个中国的房地产商都是这样子,他不会想到成都的房地产商算什么啊,那写出来的东西会好吗?

  编剧:“圈内绝大部分是笨蛋”
    
  早报:在美国编剧罢工发生后,你在博客做了许多细致的分析、回应和呼吁,你对编剧问题的思考似乎很早就开始了。
    
  石康:我有一个朋友在美国从事编剧行当,他偶尔写成功了一个剧本,就买了一套豪宅,下辈子也不用操心了。我有些朋友赚了十几年的钱投入到电视剧行当,非常努力地做这个事情,但不到一两年都全部亏空了。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但我要找一个适当的方式发表出来,这次美国编剧罢工正好是个契机,大家都开始关心国内编剧生存问题。
    
  对好编剧来说,市场对整个电视剧制作的估值偏低,每一集的价值都低。我算过,《奋斗》这个有上亿人看过的电视剧,它的制作费只有1500万元,相当于北京三环以内的一栋房子,但你能买一栋让一亿人来参观的房子吗,还要让他们待上24小时?一个1500万元的戏能让上亿人痴迷24小时,这是一个奇迹。所以,这个戏在市场上定价偏低,而且就算有1.5亿人来看这个戏,这个戏的价格也不会合理。《奋斗》其实产生了巨大的利润,但是没有直接分配到我们这些创意人才这里,比如编剧、导演、演员等,绝大部分利润被电视台瓜分,他们以最小的代价获得了暴利。
    
  早报:为什么这样?
    
  石康:主要是电视剧播放没有市场竞争,电视剧市场被电视台垄断,没有一个竞价机制,这样没有办法提高优秀电视剧的价格,我们这些创意人群也没有办法真正劳有所得。事实上,这压制了这个产业发展,对于创意人才来说,他何必用几年生命时间来做一个没有相应回报的产业?最后,留在编剧圈的,大部分是笨蛋。他们干别的都干不成,只好在这个圈子里混。只有少数我们几个不是笨蛋留下来,所以成功了。我相信许多稍微聪明点的人,写剧本都会比我们写得好。但是回报太低了,聪明人不干这个事情。所以不提高电视剧的价格,不提高制作者的待遇,这个行业是没有希望的。
    
  早报:但这几年创下高收视率的电视剧不少。
    
  石康:我对日韩市场做过调查,他们只对向大陆输出电视剧感兴趣,对中国的产品没有兴趣,所以,我们要在文化上做到出口,是非常非常难的,他们不爱看我们的东西,无论我们拍什么都不爱看,太农业、太本地化、太土。
    
  美剧中一个主角一集中所获得的收益,比我们(《奋斗》)32集中所有工作人员的收益还要高,简直笑话,而人家还罢工。到这个时候,我们的制度还不觉醒,年轻观众几乎完全流失了,他们还不改变这个制度,我觉得非常可笑。我之前呼吁提高编剧待遇,事实上是为这个行业着想,但别人却在指责我,“你已经赚得够多了,你还哭穷!你太贪婪了!”

  罢工:“他们都保持沉默”
    
  早报:那你是为这个行业代言、为其他小编剧代言?
    
  石康:我不为别人代言,我只为自己,我能为投资方写个能让上亿人看的戏来,我的价值肯定不是这80万元(《奋斗》剧本的稿酬)。我算过,上亿观众中,只有8万人花了10元看了我的电视剧,其他人就都当免费。那么多观众,平均每个人给了我几分钱看我的戏,连个要饭的都不如,要饭的几分钱还不要呢!
   
  早报:但你的电视剧促进了小说的热卖阿?
    
  石康:我算过,我的小说上下两册每套我能赚五六块钱,就算卖100万套也只有500万元,还是低的。中国的问题是,我们对智力创意人才的待遇整体偏低,作家和编剧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电视剧价格太低,书定价太低。
    
  早报:但是目前这个行业情况没有任何变化,整个行业对你和美剧罢工保持沉默。
    
  石康:他们都保持沉默。观众不感兴趣,这是因为我们的观众对娱乐需要的要求非常低;制片人、导演和名演员不感兴趣,因为他们认为目前的市场就这么大,编剧拿得多了,他们就拿得少了;电视台作为既得利益者更不可能关心,否则就意味着他们提高收购价格,减少他们的利益。事实上,没有人用整体性的眼光长远看这个行业,所以这行业越做越烂。最后,就算有美国编剧罢工的榜样,我们这边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很多人仅仅以为是编剧们发发牢骚而已。事实上,我为编剧抱不平,是尽职地为这个行业着想。
    
  现在我明白,光说是没有用的,还得脚踏实地、默默地干。所以,我最佩服的就是海岩,他埋头苦干最后可以得到那么多。所以我的口号是,向海岩学习,我也要拿提成,但我会公布我的收入。这样的榜样对一些天才编剧的刺激是非常大的,“石康那么烂能做到,我肯定比他写得好!”这样能鼓励天才入行。
    
  国内最惨的编剧,就是那些抢手,要是他们知道最好的编剧用几年时间写的这样一个剧本只能赚80万元,他们还有希望吗?要是1000万元,对他们来说进入这个行业是有希望的,他们用三年时间做这个事情是值得的。
    
  早报:有人说,你呼吁提高编剧地位,那石康为什么不罢工?
    
  石康:编剧罢工在美国可以促进整个制度的改进,在我们这里是找死、消极抵抗、坐以待毙。我是个积极的人,努力工作,提高剧本质量,赚得更多,争取拿提成。(记者 石剑峰)

(责编:雷志龙)
更多关于 石康  《奋斗》 的新闻
· 石康“老友”揭秘《奋斗》幕后
· 走近新锐作家石康:隐私小说不属于我
· 不用替身坚持自己演 《奋斗》主角文章摔伤
· 赵宝刚见好不收 《奋斗》要拍到100集
· 赵宝刚《奋斗》杀青 不仅拍给“80后”看
· 作家石康的一个下午
· 小说《奋斗》完整版出版
· 《晃晃悠悠》被改编成话剧 石康否认向导演授权
· 观《奋斗》:80后“奋斗”了吗?
· 石康:我只写我了解的真实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孩子这样才是健康的长高孩子这样才是健康的长高
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吗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吗
最可能消灭的癌最可能消灭的癌
健康热点健康热点
   精彩新闻
·争议优酷“泡沫”:亏损公司为何给出60倍市盈率
·在美被控虚假陈述 “网购第一股”麦考林股价腰斩
·供货商收到厂家非正式通知 iPhone4或面临暂时停供
·重庆移动原总经理沈长富或因张春江案被带走调查
·李克强:建立基本药物制度 加快公立医院改革试点
·疾病周刊:儿童白血病不要急于治疗 详细检查很重要
·每日“食事”聚焦:曝部分超市食品卖不出去换包装
·冷霜难降疯苹果 收购价和零售价不断创新高
·开开关关更省电?空调冬季使用四误区
·不合格小家电公布 新飞电热水壶上榜
·北京肿瘤医院回应“医生收回扣”事件
·南京现血荒10个月所有血型都缺 致手术无法进行
   博客精选
·公众人物拿什么为自己正名护航 中国人为何不自信
·培养孩子从画画开始 中国人为什么对"启蒙"没兴趣
·毛主席下决心定都北京的高参 冯玉祥爱搞"恶作剧"
·毛泽东林彪都曾重上井冈山 热血谱写的革命就义诗
·史上出现过多少位太上皇 古代最荒唐一次强奸事件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
·[文化]质疑声中签约50亿 “夜郎”能否助新晃脱贫
·[关注]拿暴力和黄色当笑料:低俗文艺,观念有误
·[批评]诺奖是面镜子 照出中国作家的“小”
·[读书]《温文尔雅》:温家宝引用诗文赏析
·[读书连载]朱镕基答记者问 毛泽东最后岁月
     频道精选
<阿凡达>内地票房2.6亿<阿凡达>内地票房2.6亿
马祖尔再度回归大剧院马祖尔再度回归大剧院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