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化专题>>华美乐章:法国文化年在中国>>媒体聚焦

专访嘉德·威尔:一分钟的感动就是我的毒品
人民网记者  张帆
  2005年09月09日11:1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专访嘉德·威尔:一分钟的感动就是我的毒品
  【编者按】9月17日18日两天,中法文化年的闭幕活动之一——“从香榭丽舍大街到万里长城”将在北京八达岭长城举行。近日,人民网记者专访了这次活动的策划人、法国的Gad Weil先生。以下内容根据访谈录音整理,未经Gad Weil先生审阅。其中,代表记者,代表Gad Weil先生。
谈长城:我对八达岭的每一寸城砖都熟悉

  :这次活动为何选择了长城?
  :两年前,中方在法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举行了巡游活动。因此,法方对应的在中国也要做类似的一个活动。首先就要找到能和香榭丽舍大道媲美的地方。我们看了很多地方,觉得长城可以。所以这次活动的名称就叫“从香榭丽舍大街到万里长城”,从一个传奇到另一个传奇。

  “从香榭丽舍大街到万里长城”活动的设想和意图是怎样的?
  举办这次活动的目的是想让中国人了解法国文化。我们准备用五种感觉来表现法国文化:视觉(图片)、嗅觉(香水和嘎纳蓝色海岸的鲜花)、味觉(红酒和奶酪)、触觉(面对面的现场交流),还有听觉(乐队的演奏)。
  到时候,长城2.5米宽的地面上会铺一层薄薄的地毯,既为了防滑,也是为了保护长城。薄毯上面是特殊布料制作的画。在比较陡或者有台阶的地方不能铺地毯和画,我们会放一些展板,展板上会插有旗子。展板和脚下的图画主要有几种颜色:红白蓝,是法国国旗的颜色;红黄,是中国国旗的颜色。有时会加一点绿色,来表现景物。不仅这些画和展板,活动过程中所有的装饰,包括人们穿的T恤都是这几种颜色。图画的内容,是法国著名的文化遗产,比如卢浮宫、凯旋门、嘎纳电影宫,还有奥尔良大教堂等等。

  工作当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是观念的不同。法方主张参与这项活动的人越多越好,而中方正好相反,来的人越少越好,至少不要无限制的多。因此,由中方提出、双方协商,把这次活动的日子定在了中秋节,希望那天更多的人呆在家里和家人团聚,通过电视来观看这次活动。这样不至于现场人太多。

  你是怎么和这个活动发生关联的?
  是法国政府找到我的。他们知道我曾经在2000年举办过一个大型的野餐会,建议我到中国也举办一个那样的活动,作为中国文化年闭幕的活动的一部分。
  一年之前,我第一次到长城考察,那时连一个翻译也没有。我在长城上看到一些年轻人拿着长城的地图,于是和他们聊天。说是聊天,其实我们语言不通,只能通过肢体语言,或者简单的单词交流,实在不行就在纸上画图画。开始只是三五个人在听我说,后来人越聚越多,最后有几十个人在我周围。虽然听不懂他们说话,但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一定在想:是不是外国人都这么奇怪?
  为了这个活动,从一年前开始,我和同事一共去过七次八达岭。测量具体的数据,设想展板如何摆放等等。我们对八达岭的每一寸都很熟悉,长城烽火台的长宽高能脱口而出,甚至长城脚下卖水的人都认识我了,我一去他们就说:看,那个老头又来了。
  其实,文化的交流在活动策划阶段就已经开始了。有一次和中方人员在一起聚餐,我们带了法国的红酒,他们拿了中国的啤酒、白酒,高兴的到处干杯。中间,一个法国的架子鼓手敲起了桌上的盘子,中方也有一个人弹起了吉他。气氛一下子就起来了,感染了所有人。到聚餐结束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在拍桌子。虽然大家不讲一种语言,但我们可以用音乐交流。这也是我们这个活动的目的,就是增进不同文化的交流。
  中国人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巡游,让很多法国人不理解。因为今天的中国逐渐强大,让世界感到害怕,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在中国生产,因此法国人也会有恐惧感。中国对法国也一样,很生疏,是完全陌生的一个民族。我的工作是告诉人们不要害怕,通过倾听法国的音乐,品尝法国的食品,体验法国的文化,了解到法国的文化同样非常美好,不需要害怕。
谈工作:用自己的方式传递情感

  这次在长城举办野餐会的创意是从你以前的一个活动发展过来的,那次是个什么样的活动?
  2000年法国国庆日的时候我策划了一个野餐会。我们准备了600公里长的法国传统的红白格子桌布,从北海一直的法国和西班牙的边界一路铺下去。每两百米会有一块桌布,贯穿法国的城市,有的时候在船上,有的时候在大街上,有的时候在乡村,桌布穿过了机场的停机坪,走过了巴黎所有重大的街道和博物馆。有200万人参与了那个活动。

  你策划的人数最多的一个活动是哪一次?
  2003年6月一个火车的展览。我们在香榭丽舍大道上铺上铁轨,让火车在大道上走。那次来了三十多辆火车,是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火车。差不多600万人参加,活动持续了一个月。人数太多了,甚至军队也加入进来维持秩序。有一些从外省来的火车头,通常在夜里进城,进城之前都把火车头的重量精确的测量好,以免把街道轧坏。

  最困难的活动是哪一次?
  29岁的时候,我把整个田地搬到巴黎去了,那次比较难。冬天的时候我们在农村把庄稼种好,等着春天庄稼长好了,切成一米见方的田块,用了五十几辆大卡车运到巴黎。在香榭丽舍街上先铺一块布,然后放上土和泥的田块。我们把大型的收割机也弄了上去,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收割。那次事先没有通知任何媒体,是一夜之间布置好的。等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人们都疯了。

  有没有遇到特别难的阻碍?
  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的时候有一个纪念活动,准备在自由女神像附近搞活动。“让自由女神对全世界的人讲话”,计划在2002年5月实施,几百万的资金也找到了,也获得的各方面的许可,但由于发生了911,最后活动取消了。那属于没法预料的事情。现在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实施那个计划。

  你为什么喜欢做这种大型的活动?意义何在?
  从高中毕业我就在做这样大型的活动了。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希望让公众喜欢、高兴。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样,生活总是很艰难,让大家分享热情和快乐是很好的。我的工作和电影导演、音乐家一样,都是为了传递一种情感,只不过我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

  你认为想到一个创意更难一点,还是实施一个创意更难一点?
  拿着计划,去找总统或者说服别人同意我们做这些事情,更难一些。内容没有什么问题,但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市长、警察局长,都会加入进来,说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如果这些解决了,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些技术问题,相对简单一些。

  你的工作除了让生活变得更有乐趣,还有什么东西要表达?
  既然我画画不好,唱歌也不好,写作也不好,这是我唯一的表达方式。我不在乎别人是不是叫他艺术家。有人叫我导演,也有人叫我节日策划人。这些都无所谓。
  我觉得任何地方的人总是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接受常规的展览,还有一种没有这样的意识,按自己的想法来。我的这些作品,除了展示,还有教育的意义在里边。它是一种传播的方式,要传播给尽可能多的大众。即使你没有进过学校、没有接受过教育,仅仅是个普通人,你也能接受、欣赏他的作品。那次火车展的时候,有许多铁道工人激动的泪流满面。

  举办活动的时候下雨了怎么办?
  每次活动我们都要冒很大的风险,不像电影导演还可以有后期的剪辑,一次拍不好还可以再排练很多次,我只能是一次做好。尽可能做好。如果下雨怎么办?来的人可能会少,但活动还要照常进行。二十年来每次都会有记者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只能说:如果要下雨,那就下吧。我是属老鼠的,是属相里的第一个,希望老天爷会听我的,别下雨。

  二十年来,你有没有遇到和你一样疯狂的人?
  有。我策划每一个活动的时候都会遇到,有时候我都会觉得他们的想法有点过了。今天世界上和我做同样事情人人不过二三十位。其他的那些更个人,更私人,有点像装置艺术。我的作品一定要公众很积极地参与进来。

  公众如何参与?
  比如这次在长城的活动,会有一个四米的气球,表面是镜子,人们通过镜子互相观看。人走在长城的地毯上,全家人在一起照一张相片,也是参与的方式。那边的观众和这边的观众遇到了,互相交流观感,介绍两边的展览内容,也是一种参与。
谈自己:一分钟的感动就是我的毒品

  你从小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吗?
  是这样的。小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对我说:去,你到楼道里站着去!因为我经常扰乱课堂的秩序。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反叛,要故意的反对一些什么东西,只是心里有一些想法要尽快去做,我不想按照正常轨道一步一步来。我没有像兄弟姐妹一样上大学,什么学位都没有。但是现在全家人都为他感到骄傲。

  你会有退休的哪一天吗?
  不会有退休的那一天,直到我死为止。

  支撑你做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Gad Weil:我做的每一个活动,都能让我感受到一种恩惠,所有的公众在一起感受到一种热情,一种集体的热情,哪怕这种感受只有一分钟,也足以告慰我所作的工作。我不抽烟、不吸毒,也不怎么喝酒,但是这一分钟的感动就是我的毒品。
相关链接:Gad Weil和他的WM公司

  Gad Weil(嘉德·威尔),WM Evénements机构艺术经理、机构负责人。WM机构主要负责超大型公关活动专职策划及组织安排,策划的活动主要有:

  一、公共及公众活动策划:

   ●2004年元月中法文化年,庆祝中国春节,巴黎埃菲尔铁塔披上红装,香榭丽舍大街大型中国彩装队列表演

  二、历史类事件策划:

  ●1994年8月26日,法国戴高乐学院,纪念法国解放大型庆祝活动“解放,纪念你的名字”(Libération, j'écris ton nom)
  ●法国戴高乐学院,“戴高乐将军逝世二十五周年纪念”
  ●“历史之港”(Le Port de l'Histoire),摩纳哥王子Héréditaire Albert之摩纳哥Grimaldi王朝七百周年祭典庆会
  ●1997年4月27日,“蒙特卡罗网球公开赛开赛百周年纪念庆典”(Centenaire de l'Open de Tennis de Monte-Carlo)
  ●2001年,法国巴黎,“1901年法令纪念”(Célébration de la Loi 1901)

  三、文化类活动策划:

  ●1989年,法国斯特拉司堡市“别处,他人的目光”(Autres lieux, autres regards)
  ●1991-1992,为法国国防安置公众机构分别策划组织“风庆”(Festival du Vent)、“日出至日落”(Du Lever au Coucher du soleil)、“黑色歌谣”(Black Ballad)
  ●2000,“和平祈祷墙”(Le Mur pour La Paix),与艺术家Clara Halter合作,巴黎战神广场(在和平祈祷墙上以世界各国的文字符号书写“和平”一词,为Clara Halter的作品,由WM Evénements实施并以互联网形式向世界公布)(本次采访感谢何茜和杨洋帮助联络和翻译,特此感谢)

工作图(摄影  张帆)
工作图(摄影  张帆)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张帆)
相关专题
· 华美乐章:法国文化年在中国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