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化专题>>悼启功先生: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缅怀纪念

怀念启功:世界上最好玩的那个人去了
  2005年07月01日14:0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本报讯“启功先生去了。”《启功口述历史》责编侯刚说,启功老师是他见过最乐观、最豁达的人。“以前很多次老师都挺过来了,很遗憾,这一次却没有挺过来。”启功的弟子赵仁珪也这样说。

  昨日凌晨2点25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国学家、书法家、文物鉴定专家启功因全身衰竭在北大医院去世,享年93岁。从今日开始到7月7日,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演讲厅将设立灵堂供人吊唁,同时北师大透露,启功的遗体告别仪式暂定在7月7日上午10点在八宝山举行。

  据赵仁珪介绍,启功在春节之前,因为长期不能进食,导致身体不适而住进了北大医院。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之后,在春节前两三天时,他要求出院回家过年。在大年初一下午6点,启功因昏迷再次被送进了北大医院抢救。

  这一次入院,启功就再也没有回到他位于北师大红六楼的家里,在经过多次病情反复之后,启功于昨日凌晨2点25分去世。

  据启功的内侄媳妇介绍,启功去世原因是全身衰竭,而赵仁珪也表示启功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出现了心衰竭、肺部感染以及肾衰竭。

  “住院半年来,他还是受了很多苦的,但是他的生命力却相当顽强。”赵仁珪说。

  在启功去世之后,北师大立即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并于昨日下午在北师大科技楼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介绍了相关的情况。

  另据启功生前好友、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编辑侯刚介绍,一本全面介绍启功书法作品的《坚净居丛帖》丛书将会抓紧整理出版。

  悼念现场■

  北师大:灵堂正式对外开放

  昨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在北师大主楼,一张A4纸打印的讣告贴在了主楼的门口过道。来来往往的学生从这里经过,却只有较少的一部分才会停留下来仔细看这  张不起眼的讣告。几位北师大书法系的学生告诉记者,他们也是昨天早上刚刚知道启功去世的消息,别的情况并不了解。

  在那张讣告上写着:从6月30日起,至7月7日,北师大英东学术会堂将设灵堂供校内外人士吊唁启功。但记者随机采访了好几位学生,他们都并不知道启功已经去世。早上10点的英东学术会堂也还很冷清,门口的几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要参加吊唁必须等到下午,因为灵堂还在布置当中。中午12点左右,许多媒体陆续赶到了英东会堂,但却都没有能进入灵堂。

  各个单位送来的花篮陆续地送到了英东会堂,而那里的人也越聚越多。

  下午1点半左右,教育部部长周济来到了英东会堂吊唁启功,此时,灵堂正式对外开放。走入灵堂,便能看见一张启功的照片,照片上的启功笑容满面。在照片的旁边是启功的弟子赵仁珪拟写的挽联:“评书书论诗文一代宗师承于古创于今永垂鸿业标青史,从辅仁到师大两朝元老学为师行为范不息青衿仰令仪”。在灵堂的大厅内,两排花圈依次地摆放着:一边是北师大、教育部等单位敬献的,而另一边则是启功亲朋的敬献。

  陪伴启功度过晚年生活的章景怀,是启功的内侄。在启功妻子去世后的三十年间,启功一直和他一起生活。

  章景怀穿梭在灵堂与旁边的休息间中,忙碌地布置着灵堂。而赵仁珪则将自己写给老师的挽联挂在了灵堂后方的墙上,挽联上写着“恩师元白先生千古:天丧斯文长已矣,我失其怙且偷生”。

  一位75岁的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不禁失声哭泣。他说在1956年,他第一次走进了启功的课堂,成为了启功的学生。他不愿意告诉记者名字,他说他只是一个曾经听过老师讲课,后又有幸和老师同校任职的人。他说:“老师教导我们总是潜移默化地,他以自己的人品,自己做人的方式教育着我们。”他还记得一个月以前,自己最后一次去医院探望老师,那个时候老师已经没有什么意识,但是当人们在旁边讲话的时候,老师明显是高兴的,因为那时老师的心率跳动明显加快。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一次见面却是自己和老师的最后一次见面。

  北大医院:抢救的忙碌已经过去

  昨天中午,北大医院住院部干部ICU(监护室)门前很安静,凌晨时抢救的忙碌已经过去,护士正在打扫启功先生躺过的病床。

  “(启功)老人几个月来进监护室抢救很多次了,这次抢救了整整两天。”医护人员回忆,自今年春节后至昨天,启功先生曾经数次被送进监护室抢救,前面的数次老人都挺过来了,而昨天凌晨2点多,老人在经历了整整两天的抢救后,终因多脏器衰竭去世。对于启功临终前的状态,很多医护人员回忆起来仍然是一片模糊:“老人的病情一直很重,几个月了。”一位护士说。

  昨天上午,启功先生的遗体已经从住院部转到太平间,昨天白天没有在医院举办任何仪式。

  ■深情怀念

  陆昕(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传统文化教研室主任)

  他有很强的平民意识

  我的祖父陆宗达(训诂学家,“章(太炎)、黄(侃)学派”的主要继承人和发展者)上世纪30年代就与启老认识了,当时,他们在辅仁大学是同事也是朋友。他们常常一起喝酒、吃饭,看展览,启老还教过我姑姑练字。有时中午聚餐,启老或其他人会让我祖父讲一个字,比如“鱼”字的来历和写法变化等等。我是1953年出生的,与他交往因为家庭缘故而顺理成章。

  我原来住在琉璃厂,1983年搬到北师大,与他隔着一条马路。这时,祖父与他走动就更容易了。祖父去世后,我去他那儿较多。我写了一本书《笔走龙蛇笑古今———启功印象》,1995年由学苑出版社出版(后来又增加了很多启功照片与资料,改名为《静谧的河流———启功》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这是第一本经他签字认可、写他的书,其中有一些资料性的东西。他反对别人为他写传,也不提供资料。所以,他能签字认可,也非常难得。

  启老生活很节俭,一碗面条、几根黄瓜再拌点炸酱就行。他原来爱喝啤酒,但后来也不太能喝了。有一天我在他家聊天,他给我拿了橘子吃,他的吃到一半,有一个级别很高的人敲门,还带了很多随从。他就把没吃完的橘子放在一边,招呼那些人去了。我见房里有些乱,就收拾了一下,把他的半边橘子一起扔了。他进来后就到处找,我就说被我扔了。他到厨房没找到,又到客厅找出来,对我说,拿水冲冲还能吃。我说这是我扔的,我来吃。他不同意,用水冲了以后就给吃了。

  我春节看他的时候,他老在睡觉,但我去的时候他醒着。他还记得我祖父和妹妹,但精神不太好,记得吃药。我在他那儿受到的最大启发是,大家都是平民,不要把自己看高了。大家都比地高,比天矮。

  侯刚(《启功口述历史》责任编辑、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他出自传是看到有人乱写

  我过去一直在校办工作,与启先生前后交往有三十年。上世纪80年代初,学校看到一些老教授很忙,就给每人配了一个助手。但启先生不同意,认为这耽误了年轻人的前途。但  他兼职很多,一些行政工作和事务,比如记者采访等事情必须有人帮他处理,这件事情一直是我在做。后来我离开校办后,这些事还是在接着做。

  以前有很多人想给启先生写传记,但他一直不同意。

  他同意做《启功口述历史》有一个小插曲。2002年,湖北《知音》杂志的一个记者要采访他,我因为要开会,就找了一些资料给他,这位记者就写了一篇文章,里面写到他与夫人怎么恋爱,有很多是凭空想像的,说是我讲的。学校就给《知音》发函,指出文章有问题,后来,《知音》道了歉。经过这件事以后,他就同意口述,由他的学生赵仁珪教授做整理了。

  每次他都是对着录音机讲,赵仁珪还在旁边做笔记。

  有一次,他给我们讲了自己名字的来历,为什么叫启功。他一直不同意别人叫他爱新觉罗·启功。爱新觉罗意译过来是金,但他从来没用过“金”做姓。原来,袁世凯曾经下令,所有爱新觉罗家族的人都必须改姓金。而他爷爷恨透了这个窃国大盗,在去世之前曾对他说,“你如果改姓金,就不是我的孙子。”所以,他一直叫启功。

  上世纪80年代初,很多人找他写字。一个校长对他说,学校有些孩子家里很穷,你写这些字能不能收点钱帮助他们。他答应了,写了100幅字,画了10张画拿到香港义卖后,以他老师陈垣书房“励耘”的名字设立了奖学金。其中,一部分用来奖励青年教师和学生,一部分给了贫困同学。2002年,我帮他领了一个书法奖,他让我把8万元奖金全捐给了励耘班,2003年,我又帮他领了一个书法奖,他又让我把3万元奖金全捐给了励耘班。

  罗哲文(著名古建筑专家、中国文物学会会长、长城学会副会长)

  启先生非常谦虚

  我和启功先生接触很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当时启先生已经是很有名的书画家了,但是他非常谦虚,也很有学问。过去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他是我的前辈,也是很好的朋友。

  在书画方面,我在他的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包括我的孩子,也曾经跟启先生学习过。

  在文物鉴赏方面,启先生是高手、大行家,但是他很认真,一般不随便说话,不过他说话之后,人们都会认可,基本上就是定论了。我非常尊重启先生,他走了,我感到很难过。

  章景怀(启功先生内侄)

  有人“骗”他字画也无所谓

  章景怀与启功先生一起生活了近30年。1975年他姑姑因肝病去世,因为启功先生与他姑姑膝下无子女,临终前,姑姑曾担心谁来照顾启功先生,“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呀?”

  启功的弟子赵仁珪说,当时他们夫妻俩一致看中章景怀。启功先生不请保姆,赵仁珪说,启功先生之所以能够这么长寿,与章景怀夫妻的精心照顾是分不开的,“章景怀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启功先生曾向他说过非常感谢章景怀夫妇,为了照顾好启功先生,章景怀提前从工作岗位上退休。

  章景怀说,1975年,姑姑去世后,就剩下启先生一个人了,当时虽然身体也不是太好,但仍能一个人自理。1979年自己结婚后,就与启功先生搬到一起住,照顾他的起居等日常生活,直到他去世。

  章景怀说,启功先生从不去讲钱。但非常非常爱才,只要学生说买书,买资料,他都慷慨资助。赵仁珪也说,他到日本、到台湾为学生购买图书资料。“只要他觉得你有培养前途,也就不在意钱,而且也从未讲过图报”。

  启功先生非常淡泊名利,有人前来求字,他也不管身份高低就会写。尤其是那些为他服务过的人,包括服务员、护士他都为他们写过。

  章景怀记得有一次有一位心术不正的人前来向启功先生求字,说是自己的爷爷病了,他希望能得到启功先生的墨宝,启功先生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在得到启功先生写的字以后,一下楼这个人就非常得意,说自己得到了启功先生的真迹,这被有些老先生发现了,告诉启功先生说,他被人骗了,但启功先生却一笑了之。

  章景怀还说,启功先生对他的仿制品都无所谓,也不讲究什么知识产权了,就有圈内的人士说启功先生,“这个老头不捣乱”。章景怀说,启功先生曾向他表示,自己没有精力去打这些官司。

  专题采写:本报记者/佟佳熹  郭少峰  甘丹  术术  张弘  陈远  刘晋锋 实习生/展明辉  丁立华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丹)
相关专题
· 悼启功先生: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