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化专题>>聚焦29届世界遗产>>评说世遗

河南:“世遗”诱惑下的萌动
  2005年07月07日19:0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河南:“世遗”诱惑下的萌动
    核心提示 

    近段时间,有关河南申报世界遗产的新闻被炒得沸沸扬扬。 

    4月26日,素有“天下功夫出少林”美誉的少林功夫,在申报联合国“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时落选。 

    而就在本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派员到安阳殷墟进行考察,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我国将在第3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申报殷墟为世界文化遗产。 

    自洛阳龙门石窟2000年成功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来,河南掀起了一股申报世遗热。在申报世遗的“河南军团”中,除少林功夫、安阳殷墟外,还有新乡潞简王墓、登封少林寺塔林、登封嵩岳寺塔、登封古观星台、宝丰清凉寺汝窑遗址、禹州钧台钧窑遗址、巩义黄冶唐三彩遗址、焦作陈氏太极拳等。 

    能够荣登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面对文物大省只有一个世界遗产的现状,“河南军团”如何突破重围,实现梦想?在追求世遗光环的背后,我们的出发点应该怎样,是追求名誉,是利益驱动,还是保护历史文化艺术?申报世遗过程中,会带来什么样的机遇、风险和效益?面对河南省各地在世遗诱惑下的萌动现状,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现状:“河南军团”掀起“申遗”热 

    6月29日上午,天气晴朗,阳光下的少林寺塔林,塔影重重叠叠映在地上,分外美丽。 

    不过,看着塔林如画,游人如织,登封市文物局副局长宫嵩涛却兴奋不起来。因为就在半个月以前,少林寺塔林、观星台和嵩岳寺塔三个登封市的景点终于进入了世界文化遗产的预备清单。而他还清楚记得,这三个景点从准备申办到进入预备名录,历经3年时间的艰辛酸楚。 

    “这只是开始,申报世遗路还长着呢。”在宫调侃的话语后面,我们感觉到一种压力的存在。因为和塔林一起进入世遗预备清单的,全国共有100多个。其中,仅“河南军团”就占据了8个席位。 

    在去年6月苏州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河南省向大会提交列入世界遗产预备清单的遗产共有8处,分别是安阳殷墟、新乡潞简王墓、登封少林寺塔林、登封嵩岳寺塔、登封古观星台、宝丰清凉寺汝窑遗址、禹州钧台钧窑遗址、巩义黄冶唐三彩遗址。而少林功夫和焦作陈氏太极拳,也先后加入申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行列。 

    据了解,世界遗产是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人见的目前无法代替的财富,是全世界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通价值的文物古迹和自然遗产,包括文化、自然、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三类。另外还有一类是人类口头和非物质形态世界遗产。申报后要经过几十位委员会成员和数十位观察员国家组成的评审团严格调查和评审才能通过。而一旦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将作为全人类共同遗产加以保护。 

    我国于1986年开始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遗产项目。自1987年至今,中国先后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世界遗产已达30处,仅次于西班牙和意大利,居世界第三位。但河南直到1998年,才开始申报世界遗产的实际行动。到2000年,洛阳龙门石窟成为河南省首个世界遗产。 

    “龙门石窟申报世遗成功,就像一针兴奋剂,把各地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一位业内人士在分析“河南军团”的成因时说,作为“地下文物全国第一、地上文物全国第二”的河南省,具有代表性的文化遗产很多,不论是从保护文物、文化艺术的角度出发,还是从发展旅游、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世界遗产的确是一块诱人的金字招牌。 

    “正因为我们动手晚了,所以现在才有‘河南军团’迅速崛起的现状。”他认为。 

    尴尬:集体遭挫原因何在 

    虽然“河南军团”“来势汹汹”,但仍无法避免集体遭挫的尴尬现实。尤其是素有“天下功夫出少林”美誉的少林功夫,在申报联合国“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时败给新疆的维吾尔木卡姆而落选,更是让人扼腕叹息。 

    在我国现有的30处世界遗产中,首都北京拥有个数名列榜首。即便是与河南省相邻的河北、山东两省,也分别拥有2处世界遗产。而作为中华民族文明摇篮的河南,自2000年洛阳龙门石窟申报世遗成功后,5年却没有一个景点申报成功,原因何在? 

    据了解,与申报热潮相对应的,是如今世界遗产评定的大门越关越严。 

    于2000年生效的《凯恩斯决议》规定,一个缔约国每次只能申报一个项目,给拥有众多丰富遗产的中国的遗产申报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和风险,一旦申报不成功,该项目今后再列入世界遗产的机会微乎其微。2002年的世界遗产申报,我国首度空手而归,曾一度成为热点话题。 

    而在去年苏州举行的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修改通过的“苏州决定”规定,从2006年起,一个缔约国每年可至多申报两项世界遗产,其中至少有一项是自然遗产。不过中国的自然遗产并不太占优势,并且新决定中“全球一年只受理45项遗产提名”的规定,也无形中增加了进入大会“项目提名名单”的竞争激烈程度。可以说,名额虽有所增加,但给我国乃至我省的世遗申报带来的压力仍未减少。 

    “据粗略统计,目前中国已有百余处景观或古迹被列入申遗‘预备清单’。照这样的速度,对河南大量尚未列入‘预备清单’的申报景点来说,要想申报成功可能到下个世纪了。”省文物局文物处处长司志平说。 

    “由于国际间对遗产保护的认识深化,相关保护措施和管理越来越严谨,因而对遗产申报提出了更高要求。”省文物保护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常俭传认为。 

    作为龙门石窟申遗和安阳殷墟申遗的全程参与者,常俭传对我省申遗面临的困境深有感触。他认为,河南申遗难的主要原因在于,国际上越来越强调的是把遗产永远地保存,而不是一时的工作。但目前我省的很多景点内都有违章建筑,文物环境的自然状态被破坏的比较严重,恢复到原貌要下很大的力气,加剧了申遗的难度。 

    以洛阳龙门石窟为例。自1998年开始筹备申遗后,当地政府立刻投资1.5亿元,拆除不协调建筑18万平方米,加强了对风化、漏水、崩塌石刻的治理,新增绿化面积302亩。 

    殷墟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自2001年4月正式启动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以来,安阳市已先后投资近两亿元对殷墟进行修复,恢复宫殿区、亡灵区的原貌,对遗址周边环境进行整治。 

    此外,申报的技术操作层面也很重要。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以“拓展项目”名义申报世界遗产成为新的热点。由于拓展项目没有名额的限制,在此次会议上,沈阳故宫、盛京三陵分别作为明清皇宫、皇家陵寝的扩展项目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而我省的景点中,除潞简王墓能以明清皇家陵寝的拓展项目申报外,楚长城可作为长城、巩义石窟寺可作为龙门石窟的拓展项目申报世界遗产。 

    针对世界遗产委员会所设的限制,常俭传认为对河南来说并非全然是坏事。“一方面说,目前河南省的人才基础、经济力量和工作力量等条件,很难把那么多资源短时间内整管到位,并使之都评上世界遗产。而且即便都评上了,管理跟不上也不行。”常俭传笑着说,“再说河南的资源太丰富了,就目前这些项目,我这辈子是干不完了。关键在于,能不能把有价值的项目很快地列入世界遗产的名单里去。” 

    前景:机遇风险与效益并存 

    虽然“河南军团”暂时集体遭挫,但舆论普遍认为河南申报世遗在近年内会有所突破。 

    有报道称,2006年中国申遗文化项目初步意向定为安阳殷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将于近段时间派员赴安阳进行考察;潞简王墓以明清皇家陵寝的拓展项目申报,成功的可能性也较大。而对于此次受挫的少林功夫,舆论更是明确表态支持:“从少林功夫的影响力、号召力上来讲,获得成功其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虽然申遗之路越来越窄,但河南省各地申报世遗的热潮仍方兴未艾。 

    “申遗虽然很难,但很多地方政府仍不惜花大力气投入,主要因为申报世遗成功之后所带来的旅游商机和经济利益是相当诱人的。”河南省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张新斌认为。 

    据了解,被世界遗产委员会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地方,将成为世界级的名胜,可受到“世界遗产基金”提供的援助,还可由有关单位招徕和组织国际游客进行游览活动,提升知名度。 

    而成功进入世界遗产所带来的知名度,无疑是拉动地方经济发展的兴奋点。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地理位置偏僻的云南丽江,凭借世界文化遗产地位,成为中外旅游热点,目前财政收入的90%来自旅游业。 

    在网络搜索引擎中键入“殷墟”两字,搜索条数可达到58500项。据了解,自去年安阳殷墟进入“预备名录”之后,名气大增,直接拉动了当地旅游经济发展。仅门票上涨一项年收入就可增加300万元,年均游客量也由以前的几十万人增加到目前的上百万人,同时带动了当地第三产业的发展。 

    但,世界遗产的金字招牌也并非含金量十足。有的景点在申报成功之后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并不是很明显,且在申报过程中耗费了巨额的资金,反倒使景点本身负债累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以洛阳龙门石窟为例,由于在申报前就已经声名远播,因此申报前后门票收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对当地经济的拉动作用并不明显。但是,因为申报世界遗产,龙门石窟至今还背负着3亿元的债务。 

    张新斌指出,很多地区过于看重经济效益,为了申报而申报,把申报的成败看得过重,没有把申报保护的过程以及保护的意识和管理水平提升到重要的位置,因而出现了“重申报轻管理,重开发轻保护”的不良势头。 

    他举例说明,张家界的美丽山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之后,却因为过度开发旅游并大兴土木而受到国际组织的“警告”,几乎要被“摘牌”。而在去年的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北京明清皇宫、拉萨布达拉宫、云南三江并流等中国5处遗产,也因为保护问题差点被列入濒危世遗目录。 

    针对河南“申遗”热的现状,张新斌提出,应该将河南濒临破坏的、需要保护的景点最先纳入到申报行列中去,通过申遗这一途径,将这些景点保护起来。 

    “深刻认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条约》的精神才是最重要的。”他说,科学的开发和保护是相互促进的,不科学的过度开发无异于“杀鸡取卵”,反而是对遗产的损害和破坏。 

    一位专家曾撰文指出:保护好我们的世界遗产,既是我们对世界文明发展所承担的责任,也是对我们的民族精神的呵护;对世界遗产的态度,既是对历史和祖先负责,也是对将来和子孙负责。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为了短期目标或局部利益,牺牲文化遗产不可再生的历史价值;我们申报世界遗产,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能获得多少经济利益,而是要让它的历史艺术价值能获得更好的保护。 

    这,无疑是我们当前“申遗”中应该恪守的“金玉良言”。(记者王晓欣 ) 

来源:河南日报 (责任编辑:文松辉)
相关专题
· 聚焦29届世界遗产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