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

担忧与祝福——关于先锋戏剧的几点想法
申慧辉
  2003年08月12日09:3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去年春天,美国剧作家约翰·赛蒙在接受《巴黎评论》的专访时,被问及是否关注外—外—外百老汇剧院的演出,他对此回答说,我从不因为人们说这是一出新人写的先锋剧目就去观看并写书评,倒是宁可看了第二部剧作再说。赛蒙认为,一出剧目的好坏不能因其是否先锋来评价,道理很简单,剧只有好坏之分。

  也许因为约翰·赛蒙在美国剧评界资深且影响较大,所以他才敢不理睬美国时下“政治正确”与多元文化主义的风潮,不肯去为先锋实验类新剧目盲目叫好。但是,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先锋戏剧的观念及手法都早已不是新事物了,因此还会有多少资深剧评家肯专注于先锋剧目的评介呢?

  说实在的,先锋戏剧自上个世纪末(编者注:19世纪末)出现至今,已有百余年的历史了,再说它新还适当吗?还有,想想先锋戏剧当初为了打破传统制剧手法而使用的种种新形式,如今早已被广泛地用于情节剧、音乐剧、电视喜剧系列片以及好莱坞电影的大批量产品当中,它的“新”还称得上新吗?再有,当初的先锋戏剧为了否定资产阶级的传统欣赏兴趣,故意在剧中使用一些从不登大雅之堂的言词,有意冒犯那些喜欢维持体面的资产阶级观众,例如那个以“他妈的!”作为开场第一句话的先锋戏剧鼻祖《乌布王》,在当时引起的骚动与震惊令人至今想一想都还觉得痛快。可在眼下的世界上,还有谁会为舞台上的一句脏话而感到不安呢?由此说来,无论是就戏剧观念还是戏剧手法而言,先锋戏剧都已基本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再把它奉为“先锋”恐怕难避“怀旧”甚至“落伍”之嫌。

  然而,先锋戏剧以其百余岁的高龄至今仍生生不息,原因何在?答案似乎也很简单:先锋戏剧已成为一种生存的参照系,得宠于叛逆情绪较强的文化青年以及思想较激进的浪漫型、力量型知识分子当中,为他们提供情感宣泄的机会、思想交流的场所;当然,更重要的是,先锋戏剧为正在成长的戏剧新人们不断地提供着磨砺思想与技巧的武器,激发着新人们的创作激情和想象力,促使他们去打破已有的戏剧程式,去开拓更新、更好、更激动人心、更迸发思想火花的表演天地。

  这么看来。先锋戏剧的生命力现在已不是存在于它早期的戏剧革命当中,而是存在于它那永远充满生气的创新精神里。那是一种不安于现状的创作冲动,一种渴望冲破束缚而有所作为的艺术理想,而这正是艺术得以发展和变化的原动力。我经常叹服纽约先锋艺术家的活力。他们面对美国百老汇戏剧的强大商业化势力,能够冲出一条路来,从50年代至今,发展出外百老汇、外—外百老汇乃至外—外—外百老汇戏剧来。外百老汇被商业化了,有外—外百老汇来顶替,外—外百老汇又被商业化了,还有外—外—外百老汇发展出来。而在这种于商业化戏剧顽强抗衡的竞争中,我们看到的世非商业化的、非官方的、非主流的艺术的顽强生命力。而在它的商业化、也就是主流化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商业世界的力量,也看到了非主流的先锋艺术的创新能力是如何影响主流艺术、并被主流艺术所吸收的过程。先锋戏剧的存在就这样被合理化了,它的意义就这样由一方小小的舞台波及扩大到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

  当然,先锋戏剧的存在意义远不止于它的艺术创新,许许多多新的社会潮流、思想观念,尤其是那些不被官方所认同的思想,几乎都在先锋戏剧的舞台上亮过相,并从此为广大知识分子和青年人群所接受并广为传播。例如反种族歧视、反战,例如女权运动、同性恋权益,再如环保、多元文化,凡是思想文化、社会生活中的重大事件,无一不与先锋戏剧密切相关。从这个意义上讲,先锋戏剧远不止世艺术观念上的“先锋”,它还永远代表着激进的思想,永远反映那些因不满足现实而期望更美好的社会的理想。

  如果把话题扯回到我国先锋戏剧的现状来,不免会遗憾地感到我国话剧体制的不完善、大剧场的困境(无演出季、无保留剧目,以及北京几大剧团眼下均无可供演出的大剧场)和小剧场的不成熟。戏剧界认识常常画地为牢,不肯向思想界文化界学习新思想,不肯想国外同行学习接受美学、观众心理学、传媒学等新观念,使我国的先锋戏剧割断了思想营养和艺术营养,故而有人担心先锋戏剧在我国会成为“观赏剧”。若如此,先锋戏剧则将不再是“先锋戏剧”。因为它所以以“先锋”为名,就是它表现的是先锋的思想、先锋的艺术,无此“先锋”的存在,还能再称之为先锋戏剧吗?

  当然,我国的先锋戏剧步入困境,不能完全归咎于戏剧界本身。思想界的萧条、人文思想的沉寂、民众关心焦点的转移、社会生活商品化的倾向,凡此种种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先锋戏剧的生存环境。只可惜我国戏剧界那些执著于先锋戏剧的人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所面临的严峻现实:一没有现成经验,二没有完备的机制(例如美国那个“外—外—外”什么的),三没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和物质支持。在全世界的人几乎都紧盯着经济市场的今天,先锋戏剧在中国如何存身?作为一个戏剧爱好者,我为先锋戏剧担忧,更愿祝福它能够永远存在下去!因为,说到底,一个国家的先锋戏剧是否存在、是否繁荣,标志着国家民众的素质的高低和文化丰富的程度。

  戏剧在线

(责任编辑:张爱敬)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