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艺纵横>>戏剧演出

《霍元甲》:武夫的自白
  2006年02月20日09:2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动作明星有点像是演员中干体力活的,即便成为巨星,很多电影方面的荣誉依然不能享得,很少有动作明星因为演技而受人尊重。他们的最高境界就是成为一个虚拟的英雄,然后日积月累,这个虚拟的形象在人们心中成为一个实体。   

    从1979年的《少林寺》开始,26年来,李连杰已经通过对诸多民间传说中的大侠形象(少林武僧、黄飞鸿、张三丰、方世玉、陈真、霍元甲等)的演绎,逐步将自己叠加为一个"武学的代言人"。这个地位,和他在好莱坞不算成功的经历,在影迷心中有相当的落差。所以当他正式回归华语电影圈的时候,他的作品就受到格外的瞩目,更何况他声称这是自己最后的"武术电影",颇有些大彻大悟的意思。 

    李连杰依靠"少林片"(《少林寺》、《南北少林》、《少林小子》)奠定"功夫皇帝"的基础,在武术冠军的身份和功底下面,有一份亲和力,他的角色定位多少有点顽皮感、笑起来很阳光的感觉,这个形象甚至延续到他的经典作品《黄飞鸿》、《东方不败》、《方世玉》中。这和李小龙完全的尚武精神不同,也和成龙的杂耍逗趣有所区别。李连杰一直给人一种"功夫小子"的印象,当然这也是很多影迷从少年时代开始接受他时留下的感受。我记得1994年看到大陆公映他和谢苗主演的《新少林五祖》时,有一种他突然转型的感觉,他开始走"冷峻"的风格。其后的《中南海保镖》、《精武英雄》其实也一样,他开始绝少在影片中嬉笑。 

    1998年开始,他在《致命武器4》中扮演戏份不多的配角,开始去叩好莱坞的门,显然《致命罗密欧》、《龙之吻》、《救世主》、《致命摇篮》、《狼犬丹尼》几乎每年一部的"西片",都并不太成功。这里的不成功,在于功夫的神髓是崇尚科技的西方人无法感悟的,无论是人物设计、剧情设计、动作设计都限制了李连杰的优势。 

    李连杰如今已经四十出头,就一个演员来说,实际仍然正当年,好莱坞男明星基本到这个年纪才能确立自己的一线地位。这个时候李连杰推出他的最后一部"武术电影"似乎为时尚早。但是我也无意中看过许多李连杰本人的访谈,和大学生交流的现场,他总是要说"我没有上过什么学……"这个给我很深印象,一方面是他谦逊,一方面他又非常想把自己对武术和人生的理解告诉比自己学问高的人。所以我看到在电影里霍元甲说"我只是一介武夫……",就完全可以看出这个人物身上的确倾注了李连杰对人生、对武术、对恩怨的全部理解和体会。这是一个自我定位为"一介武夫"的功夫巨星的自白,我们完全可以看得出这个自白是多么生硬、多么粗浅,但是我又觉得它是多么坦诚。正因为如此我依然尊重这部《霍元甲》。我对这部影片的宣传词--"李连杰最重要的作品"--并不怀疑,因为这是一部完全由李连杰"说话"(而不是"打斗")的电影。 

    但是观众从来不需要一个"动作明星"来说话,他们要看的是李连杰如何打。就我自己来说,如果要选择李连杰的经典之作,依然选择打斗场景优美激烈、设计巧妙、动作高难的作品。我不可能以他的演技、以他的电影内涵来判断。所以《霍元甲》的为难和尴尬正在于此,李连杰想用自己的功夫吸引人们进入电影院,听他宣讲武术的真谛;而观众只要去看他怎么打(这也是公映版本的百分之七十的内容)。我也是如此:尊重的是李连杰的用心;喜爱的却依然是其中"暴力场面"。这无疑令李连杰的良苦用心从一开始就落空了。当然由袁和平设计的动作戏(甚至某些情节)多少令人想起《太极张三丰》、《精武英雄》等李连杰的颠峰作品,在他西去好莱坞之后,这部电影的武打场面让人有久违之感。《霍元甲》在武戏方面的"难度和新意"都是天然的,因为故事要求主人公对战西洋拳王、剑术冠军,袁和平和李连杰的表现让人觉得酣畅淋漓,武术中力量、速度、柔韧的美感大体上被挥发出来。但或许是每场对阵的时间缘故,总是稍觉过于"轻巧"了一些,这样一来"难度和新意"又都嫌不足(但打斗时间最长的霍元甲与秦爷的决斗又恰恰"不太好看")。 

    除了武戏之外,由于市场需要而剪去了40分钟之后,《霍元甲》的文戏就愈显简陋,就似乎只剩下"说教",很多人也是由此心生反感。这部影片故事本身非常单一,前后都是讲打擂台,从好勇斗狠讲到自强不息,从你死我活讲到以德服人。说实话,我一向对电影的剧情结构、故事趣味颇多挑剔,但对《霍元甲》的情节人物却没有太多不满意。(当然,我必须承认对《霍元甲》好感,多少来自从少年起对李连杰功夫片的偏爱。)我对它的开解主要在于,李连杰既然是要用它来讲"武术的道理",而"武术"这个东西本来就来自民间,那么这个故事具有民间故事的粗陋特点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影片的前三分之一讲一个怨怨相报的误杀血案,在观众看来当然很"幼稚",但它又是非常中国、非常传统的一个"报应故事"。实际上,李连杰以往的电影多数如此,而这次用力特甚。所以,我没有觉得《霍元甲》的遗憾在于故事如何老套(我甚至觉得老套才对),它的遗憾在于这个故事夹在大量武戏之间显得过于单薄,这似乎也是武打片一致的特征。但这也是为什么李安的《卧虎藏龙》出类拔萃的缘故,如果武戏与人物情绪、剧情转折合拍的话,李连杰的自白又将是另一番情状。 

    李连杰代表作: 

    《少林寺》(1979) 

    隋唐年间,著名武术家"神腿张"抗暴助义,遭王仁则陷杀,其子小虎幸被少林武僧昙宗救出。小虎为报父仇,拜昙宗为师,习武少林,并落发为沙弥,法号觉远。一日,李世民被王仁则兵马围困,觉远等施计解救。王诬之通敌谋反,准备灭掉少林。众僧浴血奋战,昙宗战死。李世民率兵返回,王兵哗变,王仁则被觉远手刃。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1991) 

    令狐冲在一次与师兄弟下山办事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东方不败与倭寇串通有谋反之意,便与任盈盈、向问天及蓝凤凰等计划,准备救出任我行联手除掉东方不败,夺回日月神教。但令狐冲不认识东方不败,误把东方不败当成一位美貌少女,以至于使自已的同门尽皆死于东方不败之手…… 

    《黄飞鸿》(1991) 

    清朝末年,佛山武师黄飞鸿常教人练武可自强救国,但见政府苟且,洋人横行,民众受苦,渐觉单凭武术不足以解国困,于是努力寻找其他救国出路,并不时与洋人作对。武夫严振东为了个人名利,竟受洋人收买,还把黄飞鸿倾慕的十三姨掳劫,逼黄就范。其徒梁宽不满严之所为,暗中给黄飞鸿通风报信…… 

    《方世玉》(1993) 

    年少气盛、身手不凡的方世玉听说外省恶霸雷老虎摆下擂台替女招亲,世玉遂前往挑战,却窥得头巾之女子"货不对办"于是便立即认输退阵。世玉之母苗翠花得知儿子败阵,便决定女扮男装为方家争回面子,竟被迫招为婿。世玉为救母,唯有代她入赘雷家…… 

    《精武英雄》(1994) 

    因为师父霍元甲之死,陈真回到中国,协助师父之子霍廷恩主持精武门的业务,不料却引起了他的妒忌,师兄弟之间引发权力之争。另一方面,陈真追查师父死因,盯上了日本好战军官藤田刚,双方展开了连场恶斗。而有日本第一高手之称的仓田保昭虽然明白事理,却坚持要跟陈真在武术上决一胜负……
 

来源:新民周刊 (责任编辑:文松辉)
文化看板
文化人物
...更多
文化批评
·文艺界代表委员:文化惠民要有百姓视角
·文化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濮存昕斥晚会太多太浪费 评:症结是结构性过剩
·游客在故宫文物铜缸刻“到此一游”被斥缺德(图)
·民俗专家斥民俗怪现状:商业化、教条化、概念化
·作家谈批"泰囧"三俗:我反对的只是追求利润观点
·2012年纯文学遭遇冰火两重天 或被诺奖刺激复苏
...更多
精彩推荐:
历代名家画中的牡丹
历代名家画中的牡丹
国家地理经典摄影欣赏
国家地理经典摄影欣赏
“金银岛”惊人宝藏
“金银岛”惊人宝藏
最美的十大名山
最美的十大名山

文化频道每日新闻排行榜10条 文化频道每日新闻推荐
凤凰门票微调:现在的利益冲突变得更加尖锐
《快乐大本营》停播 湖南卫视暂停娱乐节目
揭崔永元与央视纷争内幕 自曝因"实话实…
播报:南派三叔回应出轨婚变 揭宋祖英一…
扬州发现"隋炀帝陵" 墓制规格"比不上…
释小龙助理《星跳跃》溺亡 浙江卫视停播…
揭秘宋祖英坎坷成名路 自称一生就在乎一…
...更多
·访谈:王宏甲谈21世纪中国新教育
·毛泽东影响一代法国人 中国人依然崇敬他
·赵丽蓉"拒见"毛主席:去了也说不出什么来
·最新考古:"东汉铜车马"实为西晋文物
·专家:唐以前观音像以男性形象出现
·百位名人再遭开涮 章子怡化身清洁工
·首例博客告博客案:"小博客"网上致歉
·"越女"集体报名红楼选秀:我们有实力
·"薛宝钗"至今未婚 批驳传闻否认当保姆
·只等婚礼的祝福 "寿星"姚明的七年之恋
...更多

文化专题推荐
独家:连线文化精英
陈子善:一缕沉香忆爱玲
潘石屹:看不上小资文化
白先勇:民族要精英文化
于殿利:百年商务启民智
您知道春有几种雅称吗
徽杭古道游记
中国青春电影10年之佳片
世界七大谜团的前世今生
正说孝庄
回忆末代皇帝溥仪
鲁迅的N个“不”
揭开女儿国消失之谜
日本艺伎在历史上的贡献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