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艺纵横>>戏剧演出

对于各种评价一概不听
刀郎称不需要自我批评
  2005年01月24日08:2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刀郎的新专辑《喀什噶尔胡杨》在去年年底悄然上市,刀郎本人也一如既往地保持低调的个性。本月21日,刀郎从新疆赶到北京参加一台由公安部举行的晚会。在演出结束后的采访中,刀郎称因为怕自己迷失,所以对各种各样的评价从来都不听。而对于自己的音乐,他认为没有什么应该做自我批评的地方。

  对新专辑销量信心十足
  去年年底推出的《喀什噶尔胡杨》被传保底销量就高达520万。刀郎表示520万这个数字刚出来时,自己也不清楚。“我是在外地看报纸时知道的。我觉得如果这次防盗版的力度够的话,达到这个数字应该不是很难。”谈起新专辑近乎天文数字的销量,刀郎的语气显得非常镇定。“专辑上市第一天,就达到了50万张的销量,而且我们没有作任何宣传。”
  刀郎指出新专辑不会像第一张那样很容易被歌迷接受。“这张专辑中大部分是我创作的歌曲,其实都是从前一张专辑里拿出来的。当年制作的专辑《2002年的第一场雪》只是针对新疆发行,所以很多歌曲都没有舍得用,比如《守候在凌晨2:00的伤心Showbar》和《喀什噶尔的胡杨》。因此,我想新专辑也许更能体现我在音乐创作方面的理念。”
  很多民歌写得都很直白
  新专辑《喀什噶尔胡杨》上市以来,外界对专辑中的歌曲众说纷纭。其中,《喀什噶尔胡杨》《关于二道桥》和《守候在凌晨2:00的伤心Showbar》等歌曲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而《大眼睛》则遭到了不少歌迷的非议,更有评价指出这首歌“歌词太过直白、露骨”。对于歌曲太低俗的评价,刀郎本人并不认同。“这是我采风时创作的歌曲。其实好多民歌写得都很直白。我想应该把民歌拿回到我们的身边来。”刀郎觉得对歌曲的评价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听众的心态往哪个方向去听,歌曲就是什么样的作品。“以前有一些民歌在感情表达上也都是很直接的。”
  与李宗盛合作学到很多
  谈起新专辑的制作过程,刀郎最大的感触就是从李宗盛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这一次宗盛大哥的编曲,让我的音乐更加细腻,能够把内心里面比较柔软、充满柔情的东西体现得更深一些。我和宗盛大哥合作,主要想看看我和他的音乐理念是不是可以擦出不一样的火花。事实证明,在制作专辑的过程中,我学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我把学到的东西拿过来制作民族音乐,也就是用精良的技术装备自己。”至于李宗盛认为自己第一张专辑比较粗糙的评价,刀郎承认有些东西可能比较粗糙,但是一种刻意的粗糙。“这里面有一个粗糙和精良的说法,也是相对而言。如果粗糙是针对我们的设备和器材来说,肯定是粗糙一点,第一张录制成本包括制作成本都很低。这两点肯定是有区别,这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听音乐就是为了娱乐
  对刀郎的音乐是“菜市场里的音乐”的说法,刀郎表示音乐本来就不应该让别人听着太累。“听音乐是为了娱乐。通过音乐我和歌迷之间可以进行交流。这一次和宗盛大哥合作,我感觉到他们更注重这一点,让你在交流上更容易。我觉得通过音乐可以让人净化,使灵魂升华就可以了。要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不应该有明显的痕迹。我的音乐理念就是我的情绪和对生活的感悟,不是通过我的说教,或摆出一种姿态,或用硬性的、填鸭式的方式告诉你,而应在不知不觉中进行。”
  民乐帮我解决温饱问题
  作词、作曲都属于自学成材的刀郎,坦言以前没有想过自己要去做民乐,更不要提有什么振兴民族音乐的使命感了。“我现在能够拿音乐解决温饱、挣钱,本身这就是民族音乐赋予我的东西。不是说专门有一种音乐可以挣钱就去做。每个人都这样,永远无法预测明天会是什么样子。你现在定下一个目标,但计划没有变化快。当有人给我身上背负了什么,我自己会把它卸掉。”
  对于下一张专辑,刀郎说没有具体的想法,他只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这张新专辑编曲中加入很多新因素,都无法改变音乐本身的东西。音乐一旦定了性之后,你给它穿什么样的衣服,就要看它配不配了。如果有一天我们能把民族音乐做得很西化、很电子时,大家还能接受它,那么这种风格未尝不可。如果有一天我喜欢摇滚乐,我会去做摇滚乐;如果有一天我喜欢古典音乐,我可能就去做古典音乐。”
  认为没有自我批评的地方
  走红后的刀郎听到的批评声多过表扬声。他一直认为在音乐上,没有应该自我批评的地方。“评价不论好坏我都不听。因为无论什么样的评价都容易让我迷失自己。人家提出意见,我肯定想去改正它。改正过程中很可能会让我把一些好的东西改没了,而坏的东西更突出了。好的评价也会让你迷失,让自己看不清是什么状态。基本上我不回避评价,我尽量提醒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态,要不然会影响以后的路。不能说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我希望始终保持在一个状态里,去展示我自己和我的音乐。”
  不需要向谭咏麟私下解释
  近日,刀郎为谭咏麟创作的新歌《披着羊皮的狼》因涉嫌抄袭,被西安作词家何太极告上法庭。何太极表示不排除追加演唱者谭咏麟以及环球唱片为第二被告的可能。“我想谭咏麟应该很清楚对方的目的,所以我没必要私下单独为了这件事去找他解释。”刀郎说谭咏麟到新疆时,他曾主动提出给他做司机,拉着谭校长喝酒。“我作为他的歌迷能给他开车,这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没想到校长很在乎这个,我去香港时,他也为我开车。”
  创作出新歌先给妻子听
  刀郎说自己和妻子之间是那种幸福到没有什么故事的爱情。“其实幸福的爱情都一样。我和她见面之后就顺其自然走到了一块。她对我很支持,每次看到报纸上有不好的报道,都会很支持我。”提到自己的妻子,刀郎突然变得像一个大男孩,“我写歌会先给她听,她是我的第一个听众。因为朋友听了会不好意思指出我哪里做得不好,但是她听完之后有不喜欢的地方就会说出来。其实写歌的时候,我的灵感来源于身边的朋友,以及听说过的事情。只是在创作的时候,觉得把这些素材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会比较饱满一些,那首《情人》应该说也算是为我妻子写的吧。”

  拍合影都怕出绯闻(采访手记)
  一直想做一篇刀郎的专访,但每次给他的经纪人打电话,都被拒绝了。这次刀郎到北京表演,商量半天只有10分钟的专访时间。出乎意料的是,刀郎本人特别能侃,而且是有问必答,最后变成了40分钟。
  刀郎是很细心的人,当他听到记者抱怨经纪人不够热情时,在采访结束时特意解释因为自己的创作情绪很容易受外界影响,所以不管大事小事都压在经纪人身上,希望记者能体谅他保护自己的心情,“他的手机一开机,一天要接到上百个电话”。
  刀郎挺幽默,当记者提起去年他在上海某颁奖典礼上出现摔倒的一幕,他开玩笑说或许以前他总是不接受媒体采访,所以老天爷特意安排他摔上一跤,让躺倒在地的他能回报给媒体一些新闻素材。刀郎怕老婆,合影时记者笑称没准和他拍照片会惹出绯闻,刀郎马上跳开问了一句“不会吧”。刀郎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因为关于刀郎的新闻总是和作品有关,而与绯闻绝缘。本报记者  朱雅清

    《京华时报》(2005年1月24日第A23版)

(责任编辑:张帆)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