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与李世民 君子与小人之别--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

李建成与李世民 君子与小人之别

2012年03月26日15:17    来源:人民网-文化论坛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大凡是研究历史的人,都会注意到这二个人物:唐太宗李世民和唐太子李建成。他们很有代表性。一真一假,一辱一荣,一败一成,功罪两分。

  大唐太子李建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千百年来,他一直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人物。他是以一个不光彩的失败者的形象留在历史的长卷宗里。

  我们只能依据《贞观政要》、《旧唐书》、《新唐书》这类书去认识唐初的历史。可是这个所谓的“英明”君王的英明之处,不在施政的独特,而在于修改历史和整理他的语录。李世民曾经先后三次要求亲自观看高祖李渊和他本人的《实录》。.前两次,都为史官婉言拒绝。第三次,他向监修国史的宰相房玄龄表白自己的动机。房玄龄、许敬宗、李延寿、李淳风等人于是将删改成的《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各20卷呈上。经过李世民授意改定的这“两朝实录”中,李建成、李元吉的形象十分丑恶,他们在反隋战争中的功绩也被一笔抹煞了。

  从宋朝至今,有许多著名的历史学家:如:北宋吴缜的《新唐书纠缪》,清人的《十七史商榷》、《廿二史札记》、《廿二史考异》等,特别是近代世界著名的史学家陈寅恪、胡如雷、中国唐史学会秘书长胡戟等研究著作中,可以清楚看到,李世民的脸上可谓浓妆艳抹,厚厚地擦上了一层脂粉。

  但墨写的谎言依然掩盖不了事实的真相。我们翻开唐初的各种版本的《贞观政要》、《旧唐书》、《新唐书》、《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资治通鉴》等书册,从那些自相矛盾的史料中,特别是《大唐创业起居注》中,清楚地看到李建成真实的一面:

  一. 论军事才能:

  李建成率先攻入长安城,为大唐号令天下,打下有利的军事基础。

  建唐初期,晋阳起兵,定西河、下绛县、驻永丰、入长安等军事活动中,李建成冲锋陷阵,一马当先战功卓著。李建成率先攻破长安,奠定了唐都号令天下的军事基础。史学者何木风说:“作为李渊的长子,李建成在唐帝国未成时所立功勋是卓著的。可以这样讲,如果李渊没有建成,就很难成为唐高祖。.也就是说,有了李建成才有了后来的唐帝国。”

  在李世民、李元吉、李瑗、罗成镇压河北、山东刘黑闼叛军相继败退之后,李建成于危难中主动请旨,领军出征刘黑闼,恩威并进,平定山东、河北一带多年的反叛势力。充分展现了李建成的军事才能.。也印证了李建成的军功与唐初一系列的军事活动是相一致的。

  诚然,李建成的军事才干也许稍逊李世民。但做皇帝首要的乃是政治家的才能,而非军事家的本事.。更不必说李建成手下也网罗了魏征、王珪等人才,这些人后来也成了贞观年间的一代名臣。可见李建成也是擅长招贤纳俊的。他在第二次对刘黑闼作战中,采纳魏征的建议,以怀柔为主,武力为辅,迅速而彻底地平定了叛乱,更显示出他的政治和军事完美结合的才能。

  二.政治才能:

  李建成积极推行恢复生产,发展经济政策。为大唐日后的兴盛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李渊作为一代开国之君,决非平庸之辈。大唐新建,危机四伏,李建成立为太子之后,留在长安协助李渊处理内政,也一切办得中规中矩,并未发生什么大错,可见他是有很强的处理政务的能力。.在制定大唐律法,恢复经济,稳定局势,安定国内,镇守边陲,平定内乱,还要铲除高丽国、突厥等奸细的颠覆和破坏,助理朝政,文治斐然。推行有名的《武德律》、《唐律疏议》等空前完备的法典和“均田令”“租庸调制”等颁布、实施,以及发展农业,恢复生产,繁荣经济,富民强国,李建成为大唐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三.人品修养:

  李建成是一个标准的儒家文化“修身齐家平天下”培养出来的谦谦君子。

  古代史书为了粉饰李世民夺位的合理性,将李建成丑化成“喜酒色游畋”之徒。在诸史书中,倒以“资治通鉴”的记载最为平实可靠,肯定了李建成“性仁厚”。而至于说他喜欢饮酒、女色、游猎,作为封建统治者,这样的小毛病也实在不足为诟。更何况李世民又何尝没有这些毛病呢?
据史书所载,李元吉曾多次在李建成面前激情表态,愿亲刃李世民。有一次,李世民随李渊到齐王府,李元吉暗伏刺客欲于席间击杀李世民。反而是李建成心地仁厚,念及兄弟骨肉,怕因此而惊骇了李渊,及时制止了他的行动.。.在后来激烈的争权斗争中,李建成数次阻止了李元吉对李世民人身性命的攻击,这就更能反映出他性情宽厚的一面。

  在“杨文干事件”中,李建成受到李世民的诬陷时,东宫文武僚属劝他据城起兵,而他却选择了遵旨前往拜谒李渊,一方面说明了他的明智,另一方面也证实了他的确没有造反之心,所以胸怀朗朗,有信心李渊会明察是非,查出他是无辜的。果然,李渊清醒镇静下来回心一想,自然马上意识到李建成作乱之事太过于不近情理,十有八九是李世民诬陷所致。

  总而言之,李建成决非史书上所载的那种心胸狭隘、无德无才之人。若他能继位,有充分的依据和理由相信其政绩至少可以媲美于隋文帝杨坚的“开皇之治”。以李建成的仁慈贤德和对经济建设的才能,史学者何木风说:“建成太子上台的第一件事必是轻徭役……这是肯定的,是由当时的条件决定的……这些大臣们在李建成的领导下未尝不可创造出另一模样的大唐盛世,而这样的大唐盛世是真实的,因为是真正的准皇帝李建成创造的......”

  在史学家的眼里,李建成的文武双全、军功政绩和他仁慈宽厚的悲剧人生,令人痛惜而同情!
谈到李世民,只要你认真地研究史书,从那些自相矛盾欲盖弥彰的字里行间,你就会清楚地看到,被一道道“赞美”的“英雄” 的光环笼罩着李世民,被千百世人歌功颂德誉为英明神武的唐太宗,.其实是一种“虚伪”的假像:

  一.军事上屡打打败仗。推过于人,夸功于已

  史学家评李建成静若止水;李世民性烈如火。象火一样焦躁的李世民在军事上一败于薜举二败于李密三败于宋金刚四败于刘黑闼。据史书所载,第一次出战薛举时,李世民患了疟疾,卧病军营,将兵权交托于刘文静和殷开山,并嘱托他二人不可轻易出兵。.但二人不听嘱托,私自出兵,结果在浅水原被薛举偷袭而大败,士卒死亡竟高达十分之五六,许多大将被俘。李世民只得率残兵退回长安,以致“京师骚动” ……李世民在此次大败中,不管他是真病假病,骄兵致败的责任是不能推卸的。.再说,以李世民治军之严,刘文静又长期做他副手,岂有不听将令而擅自出兵之理?

  李世民大肆吹嘘的河东道打败刘武周、宋金刚,其实都是高祖李渊亲征的结果。当时李世民不但没有功绩还打了败仗,被撤去太尉之职。李世民纵兵四出抄掠血腥屠城使他名声极臭。

  在镇压河北、山东刘黑闼叛军时,差点被刘黑闼叛军活捉。最后还是在太子李建成的恩威并进,太子“悉解囚俘,放其家属,慰谕遣之,人心始定”。一举平定山东、河北一带多年的反叛势力。武德七年,高祖令李建成出秦州,李世民出并州击突厥。结果,李建成大胜,而李世民败于突厥,丢了并州,张谨战死,被高祖一顿臭骂,以李元吉取代李世民陕道行台之职权。.
 很多人不了解史实,胡乱吹捧“秦王李世民打下了大唐天下……”其实,有史料证实:大唐的半壁江山是赵郡王李孝恭打下来,李孝恭横扫江南如卷席。玄武门事变后,军事天才赵郡王李孝恭也被李世民软禁了起来。

  二.人格卑劣,品德下流.

  李世民得国不正,逼父、弑兄、屠弟、夺妻、血腥篡权。李世民自知“以臣谋君是不忠;以子逼父是不孝,血洗两宫是不仁;以弟杀兄是不义”的行为,无论从儒家道德还是从法家观念来看,都是很难自圆其说的。为了不被后人唾骂,他便责令当朝史官们编纂歪曲、掩盖历史真相的大唐史书,把自己打扮成圣明之君。为了给玄武门阴谋制造合理依据,就对父皇、兄弟和武德年间的多数功臣大泼污水,把一切功劳归于自己,把一切罪过归于别人,竭力为自己贴金。

  据史载:突厥退兵后,李渊命兄弟三人驰射角胜,李建成将一匹劣马付于李世民,结果劣马连蹶三次,李世民都适时跳离马背,免于遭殃。有史学者对此事提出四个疑点:一是李世民与李建成明争暗斗多时,如何会让李建成为其挑马,又如何会乘上此马?二是李建成如何会在父皇面前使出这等拙劣手腕?三是李世民久历沙场,骑术高超,如何不识蹶弓劣马?四是即便碍于情面骑上劣马,一蹶即当换骑,如何三蹶?

  另一桩公案是玄武门之变前两三天,据说也是决定性的事件。.史载武德九年六月,李建成、李元吉招李世民入宫宴饮,谋以鸩毒,结果李世民“心中暴痛,吐血数斗”。引用史学者的话说:此事捏造之嫌恐怕比上例犹有过之。李世民与李建成、李元吉矛盾已然激化到无可收拾,两大阵营剑拔弩张,频频发生冲突,如何又有聚宴之理?即便聚宴,李世民又如何敢饮鸿门之酒?更滑稽的是,喝了鸩酒又居然不死,难道李世民内功深厚到“吐血数升”即可的地步?又或李建成一时糊涂,从黑市上买来了伪劣产品?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便是这个“吐血数斗”的李世民,两三天后在玄武门前生龙活虎,力挽强弓,一箭穿心,射杀了长兄李建成!

  李世民设计杨文干兵变来嫁祸李建成。.李建成虽无作乱之心,但已陷于嫌疑之地。当时李世民在李渊身边,李建成自然会害怕自己孤身前往,一旦李渊听信李世民的唆摆,他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当时东宫僚属中有人提议李建成据长安起兵,但李建成若听从了这一建议,可就正中李世民下怀了。.因为这样一来,不管李建成最初是否有心作乱,他已造成了反叛的事实,李世民若领兵前往镇压,乘乱将之诛杀,那是名正言顺,不仅不存在“手刃亲兄”的诟责,反而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他就成了大义灭亲的功臣。.李建成受到李世民的诬陷时,他选择了遵旨前往拜谒李渊,一方面说明了他的明智,另一方面也证实了他的确没有造反之心,所以胸怀朗朗,他有信心李渊会明察是非,查出他是无辜的。.

  李世民中伤李建成跟父皇的妃子私通,却没有什么事实来证明。倒是李世民把弟弟李元吉的妃子占为己有,并跟那个杨氏生了个儿子李明。.以后长孙无忌怕李明抢了他外甥的班,把李明给栽赃杀了。李世民还杀了堂兄庐江王李瑗,杀夫夺妻,把堂嫂弄在自己的身边。

  最能说明李世民品德低下的,也令大唐军民伤痛的一件事:李世民平刘黑闼兵败之后,他竟丧心病狂以大水淹冲洺州城。乘敌我两军交战时,决堤放水冲淹,洺水波涛汹涌,不仅淹死双方兵将无数;还冲毁农田民房,祸及无辜百姓。李世民这种“只达目的,不计后果”的作法,与玄武门血案是一脉相承的。玄武门血案更加卑劣残忍!李建成、李元吉何罪当诛?太子府、齐王府上下三千多人何罪当诛?妇婴何罪,必欲杀之而后快?!本来是约好到老皇帝面前对质的,李世民心虚胆怯不敢对质,恰恰说明李世民作的卑鄙事情见不得天日?!

  三.治国无能,好大喜功

  后世的人们总爱吹捧李世民“贞观之治”。其实,“贞观之治”是空洞无物的虚词。史学家王仲荤一针见血地指出:“封建历史家把贞观时期当作理想的太平盛世,和实际情况是有很大距离的。‘贞观之治’是渲染得有点过分的,其户口不足隋极盛1/2,部分地区仍茫茫千里、人烟断绝。”
那些号称“正统”的史学者不断地为李世民歌功颂德,把没有事实的空洞无物的所谓“贞观之治”当金子一样装贴于李世民。殊不知,历经战乱的社会一旦稳定下来,就会有一个经济恢复时期。大凡处于社会经济恢复与发展阶段的任何一个帝王,无论是王世民、张世民、赵世民,或者是你、我、他上台执政,只要不是混蛋当皇帝,都会坐收经济复苏之盛世和“XX之治”的美誉。这是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完全不能算作是李世民的功绩。

  事实上,由于高祖李渊和太子李建成一贯实施均田制与租庸调制,关中农业大丰收。但是,在贞观初李世民上台不久,关东农业受到严重破坏,以至人相食,丰裕的关中严重饥荒,李世民不得不率百姓到洛阳就食。

  贞观政治进入中期,租庸调制实际上也废弃了。.农民劳役极其繁重,兄去弟还,道路相继,营缮不休,民安得息,虽加恩诏,使之裁损,徒有文书,曾无事实......甚而有春耕前服役至秋收仍未回家的......可他竟还提出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逼得有些农民自断手足以避重役。可李世民比隋炀帝还冷酷,竟下令凡自残者罪之,并继续服役,日益奢纵、大兴土木,徒起边衅,灭高昌,置西州、不听魏征言致使劳民伤财,以后更见骄纵。对谏言虚心接受,一犯再犯。正象魏征所说:“听言则远超于上圣,论事则未逾于中主......”

  李世民治国无能,还表现在任用奸相长孙无忌。长孙无忌一生操纵了三代太子废立,这在历史上实属罕见。又失信于薛延陀, 耀武于高丽,西部屡屡征讨,以至兵祸连结。收容野心家贺鲁并吞西突厥各部,结果却是唐军替贺鲁扩张势力,为以后贺鲁叛乱,唐与西突厥大战留下了祸患。加上大兴土木,竞为奢侈,百姓水深火热。在四川、湘鄂西为李世民入侵高丽造船州,百姓死亡十分之七,其余大量逃散。重庆、阆中几乎成了无人区,历一百多年都未恢复。隋炀帝唯一未及残破的地区被李世民残破了。李世民实在不比隋炀帝好。论功绩他还在隋炀帝之下。历代名人对李世民的评价可略见一斑:

  欧阳修:“其(唐太宗)牵于多爱,复立浮图,好大喜功,勤兵于远,此中材庸主之所常为。”
朱熹:“(唐太宗)一切假仁借意以行其私。”

  吕思勉:“唐太宗不过中材,论其恭俭之德,及忧深思远之资,实尚不如宋武帝,更无论梁武帝;其武略亦不如梁武帝,更无论宋武帝,陈武帝矣。”

  综上所述,两下对比,李建成的仁德君子与李世民的卑鄙小人,泾渭分明。可是,中国作为儒教大国,具有儒家思想和观念的人民,竟然能容忍李世民这种“以臣谋君,以子逼父、屠弟杀兄、血洗两宫”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行为,并且还无视历史的真实,不断地去美化李世民的行为!于是,就产生了奇怪的现象——本来,早就应该“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李世民,却被人们不断地罩上“英明神武”的虚伪光环!本来,早就应该从中国历史“明君”史册上抹去的千古罪人李世民,却依然被人恬不知耻地肉麻的吹捧。这是为什么?我认为有二条最主要的原因:

  一, 是强权理论。就是“成者王侯,败则寇”。 李世民不择手段推行血腥强权统治,并且三
次令史官修改历史。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就难免有歪曲、粉饰之处。往前推,司马迁拒绝修改历史,被汉武帝处以宫刑,最终汉武帝也没修改得历史。李世民首开伪史之先河,影响到后代修史的公正和真实。李世民对中华民族的文明犯有不可饶恕的大罪。

  二, 是无耻的吹捧。历代许多所谓的文史学者,无耻地为李世民歌功颂德,把没有事实的
空洞无物的所谓“贞观之治”当金子一样装贴李世民。这些无耻的吹捧者难道是想鼓励有更多的小人“祸国殃民”、“欺世盗名”吗?! 如果我们的民族一代代只顾成功不讲道德,像李世民那样毫无道德底线,阴贼良善,谋杀仁人君子,竟然还被千百代的人歌颂,那么,这个社会的奸诈小人就会越来越多,充满我们的社会,正人君子就无法生存。

  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阶段,都需要李建成这样的道德君子,不需要李世民那样的卑鄙小人。一个民族不在于他一时之强大,而在于他是否有道德有灵魂。一个没有道德底限的民族,是不耻于人类的。道德缺失,是教育的失败。如果一个民族教育出来的人,个个都是虚伪、狡诈之徒,你能说,这教育是成功的吗?你能说这民族是优秀的吗?不管多么伟大的民族,都有深刻反思的地方。《大唐太子李建成》(天津人民出版社)带给中华民族每个人的思考是非常沉重的!

  历史已经发生的,是不可能改变的。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我们应当从胜利者写的史卷的字里行间,却解读、去深思,这才是现代人成熟的表现!作为史学研究者,我认为应当改变“胜者王侯,败者寇”的直线思维。应该坚持真实的原则和正义的原则。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不能抛弃道德、正义和法制这些个大前提,而枉谈什么历史功绩。

  (龙耳东:全国知名作家、史学研究者、历史春秋网顾问。出版著作《大唐太子李建成》《战地花飞》等国内外反响强烈。特别是《大唐太子李建成》揭秘被李世民篡改的唐初历史,还原李建成真实的仁者英雄形象,颠覆一千三百多年传统观念,填补了千年文史空白,被国际文史界誉为:“以文学的形式,来表现史学家的论点,还原了李建成这个失败的仁者英雄形象,龙耳东堪称第一人”、“古今中外第一次全面、系统的揭露李世民弑兄弟、逆父意、杀士兵、改历史等罪行;还原大唐太子李建成真实的历史形象”。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和中国日报、大公报、凤凰网、台湾中央日报、日本、美国、新加坡以及北欧时报等大幅报道,引起国内、外文史界的强烈反响。网上可搜索相关资讯。)
(责任编辑:黄维,温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