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历史风云>>风云人物

破译西夏文字(三)
  2005年04月07日10:3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西夏文字的兴盛和消亡 

  西夏创制文字后,十分重视其使用。首先将西夏文“尊为国字”,这就确立了其文字的主导地位,为其使用、推行创造了前提。还规定“凡国中艺文诰牒尽易蕃书”,并设立类似中原王朝翰林院的番学院和汉学院,其中又以番学院为重。番学院掌管与藏族、回鹘等一切文字往来,并用新制的西夏文字;汉学院掌管与宋朝往来表奏,中书汉字,旁边以西夏文并列。政府设置机构并率先使用西夏文,为其实际应用奠定了基础。西夏还在建国第二年建立“蕃学”,由创制西夏文字的野利仁荣主持,教授西夏文,培养官吏。西夏创制文字后又把汉文的典籍《孝经》等译成西夏文,后又陆续翻译很多汉文著作。从元昊时起,就先后把大量的汉文佛经翻译成西夏文,使西夏文的应用更加广泛。 

  已经发观的大量西夏文文献表明,西夏文的使用曾经有过它的黄金时代。西夏文的应用范围广,仅目前已知的西夏文文献种类就非常多,其中有官署文书、法律条令、审案纪录、契约账目、文学著作、历史文献、字典辞书、碑刻、印章、符牌、钱币以及译自汉文的典籍和译自汉、藏文的佛经等。在实际应用中,西夏文涉及到这么广的范围,这在当时流行的少数民族文字中是十分突出的。当我阅读西夏文印制的一册一册的法典和审案纪录时,好像看到西夏的官员在伏案习法、当堂问案;我翻译西夏文契约时又似乎看到西夏的边远乡村先生正用熟练的西夏文草书为买卖、借贷双方书写契据。 

  西夏王朝从未间断过西夏文的使用,西夏灭亡后,西夏文仍继续在一定的范围内流行、使用。西夏的印刷事业发达,政府官署中有刻字司,专理刻印事业。这是推动西夏文广为流传的重要原因之一。 

  西夏被元朝灭亡后,党项族被称为“唐兀”人,是当时人分四等中的第二等色目人,仍有相当的地位。西夏文的使用并未立即停止。元政府曾刊印西夏文佛经,散发于西夏故地河西一带。有党项人聚居的地方仍有西夏文传习使用。 

  然而随着党项族逐步融合于其他民族之中,西夏文也逐步走上式微之路。明朝中期在保定所刻西夏文经幢,是目前所知有确切年代可考的最晚的西夏文文献,距创制西夏文的时间,已有460余年了。此后西夏文成为无人可识的死文字。西夏文字的死亡同时标志着一个曾叱咤风云的民族——党项族的消失。 

  艰难的破译“天书”之路 

  黑水城大量西夏文献的发现,使西夏若明若暗的历史文化出现了被重新认识的转机。利用这些文献的关键是解读早已无人认识的死文字西夏文。俄国的专家们近水楼台,捷足先登。他们整理、研究这些重要文献,并首先从中找到了西夏文和汉文对照的《番汉合时掌中珠》,从此加快了释读西夏文献的步伐。中国的学者通过俄国学者的介绍开始了解到这批文献中的少部分内容,并认识到这些文献的巨大科学价值。然而除了少量文献外,学术界难以见到大量文献的庐山真面目。当时的学术大师们如王国维、陈寅恪,罗振玉及罗福苌、罗福成父子,王静如等,都十分重视黑水城文献。 

  1962年,我大学毕业后考入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成为中国第一名西夏文研究生。我始学西夏文时,西夏学专家们在6000多西夏字中能知晓字义的不超过一半,西夏语语法也有很多关键问题未得解决,国内外尚无人翻译西夏人撰著的长篇作品。 

  在导师指导下,我从抄写西夏文书籍入手,学习、记忆西夏字的形、音、义。学习死文字需付出极大精力,当时我每天都用大部时间琢磨这些繁难的符号。后对西夏文字逐渐熟悉,死亡的西夏文字慢慢变得有血有肉。 

  "文革"中我被下放到河南“干校”。林彪折戟沉沙后,我料到中国一定会由乱到治,学术研究迟早会开展起来。1971年我便乘探亲之机,将过去出版的北京图书馆馆刊《西夏文专号》带到干校。西夏文专号中有西夏重要文献的介绍和研究,有西夏文献的原件和录文。1972年回京后,我立即开始西夏资料的搜集和研究。一面查找、了解苏联和日本专家出版的西夏研究著作,缩短与国外的差距;一面裁剪普通纸制成卡片,抄录资料,陆续制作了几万张资料卡片,编辑西夏文字典。 

  当时我还在中国科学院图书馆看到苏联西夏文专家们出版的《文海》。书中对每一西夏字的形、音、义都有具体解释。认识到这部书在释读西夏文方面的巨大科学价值,我便开始了艰难的翻译工作。经过几年才完成译文初稿。后来两位同事陆续参加工作。1983年《文海研究》出版,使西夏文字绝大部分得到解释,提高了西夏文的释读水平。西夏文字构造是国内外学者着力探讨的课题。在全面分析《文海》资料的基础上,我对数千西夏字进行分析和归纳,得出60多种文字构成方法,综合出西夏字构成基本为合成法,拟建出西夏文字构造体系,纠正了“偏旁说”之误。我发表了关于分析西夏文字构造的论述。目前在很多涉及西夏文的著作中,在一些重要的西夏展览中都采纳了合成法构字分析法。 

  不谙悉语法,仍难翻译西夏文文献。我发表了数篇研究西夏语语法的论文,提高了自己翻译西夏文文献的能力。由于西夏文字和西夏语法认识水平不断提高,经几年努力,1981年我发表了国内第一篇没有现成译文对照的长篇西夏文文献的论文,西夏文不再是难懂的天书。 

  1987年元月,我首次访问前苏联。在三周访问时间内,两周时间在入藏西夏文献最多的列宁格勒(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阅览西夏文献。我利用这段宝贵时间,每天从早晨上班到晚上下班,都在该所阅览室里如饥似渴地阅读。当我亲见这些古代珍贵文献时,激动的心情难以名状。访问结束后,我带着有限的满足和无限的遗憾离开了这批珍宝。 

  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使俄藏黑水城文献公诸于世,让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西夏学家、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们都能方便地阅读、使用这些文献。1991年,我受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委托,与俄国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联系双方合作出版事宜。经双方友好商谈,达成协议,共同编辑、出版俄藏全部黑水城出土西夏文、汉文和其他民族文字文献。从1993年开始,我们四次组团到圣彼得堡进行整理和拍照工作。我们翻阅着这些被西夏人反复阅读过的世俗和佛教文献,看到由于经常念诵而被手指污黑了的书页边角,想到西夏人创造的灿烂的文化,真是感慨万千。这些珍贵文献长期流失海外,也使我们备感痛心。 

  为了使这些黑水城出土的国宝魂归故土,使流失海外的珍贵典籍重见天日,我们抓紧时间编辑、付梓出版。目前已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俄藏黑水城文献》11册,为学术界提供了可资利用的资料,今后还将陆续出版十几册。 

    来源:千龙网

(责任编辑:张帆)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