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考古发现

独行或遐想的秘密通道
林 文 钦
  2005年12月05日13:0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峡谷中,鹰是我的引领者”。想起博尔赫斯的这行诗时,我正在闽东的峡谷中行走,我似乎变小了,变成了一只不起眼的甲壳虫,缓缓地蠕动着。此时的我其实并不比小虫高尚,或更有思想。四周的陡壁令我无限自卑,身处其中,世界都小了,像个封闭的铁盒子,用何种工具才能撬开它?
  有些山是由石头堆砌起来的,有些山本身就是一块巨石。而我,仿若卡夫卡笔下的变形虫,成了误闯进石头城堡的不速之客,觉得些许的唐突。这是世界的地质构造,你想,有什么会比石头更接近永恒?我的身体,如羽毛一般轻软,是那么不堪一击。我的生命及思想,仅是一片微不足道的纸张而已。可有何办法?置身群山之间,我是个行动的矮子。是相对于石头的异类。 
  是峡谷大方地接纳了我,放松了我的情绪。我喜欢峡谷,并体会到一种礼节:群山分明是在侧身为我让道。顺着峡谷往上走,自己在群山的关照下逐步长高,我喜欢这种逆流而上的感觉,毕竟越往上,越接近天空。而溪流呢,细细地往下流淌着,它显然采取了与我相反的方向。它为什么总挣扎跌撞着离开这里?而我恰恰是从它憧憬的平地来的。难道生活永在别处?或许对于一切的事物都是如此吧。像树木,它天生不会移动,却也托风儿带走种籽、落叶,传播到远方。因而当你不经意间邂逅一棵会开花的树时,你应该相信:它也是有自己的梦想的,尽管为了实现须付出十倍的努力。
  若没有我的到来,峡谷内没有多大声响。我不怕迷路,因为要通达高处的风景,只能往这条路走。或进入或退出,只有一种选择。我的心情此时变得越清澈,目光有些恍惚已分辨不清哪里是真实的峭壁,哪里是缺乏光照而投射的阴影?我更似在阴影的缝隙间穿行。我自己呢,也成了影子,一个孤独的影子在寂寂中移动。
  细想,难道自己的肉身并未离开平地,在群山之间穿行的只是我的灵魂?我不禁停下脚步,梦想着远方的事情,而后在纸张上记录下切身的感觉。或者,我只是在努力地想象,置身于群山之间,用倾斜的肩膀,挤开时空的阴影,挤开虚拟的峭壁?这两种假设均有可能。事实上,我与一棵会开花的树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我虽不会像树一样的开花,但我与凡人一样会做梦。
  只能说,我的意识中,有一片群山的存在???它偶尔会神秘地潜入我的梦境。而且其中有一条幽深得望不到底的峡谷。那是我现在与过去保持联系的秘密通道。
  在峡谷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偶尔踩落松动的石块,发出持续的回声。所以我喜欢在听觉灵敏的峡谷里大声喊叫,喊活着的亲人的名字,喊想念的人的乳名,也喊憋在心中多年的愿望。“唉???嗨”,群山会替我将喊声传递下去,一遍遍的,似乎比我还着急。这使我相信它是懂感情的。当我喊到自己的名字时,吓了自己一跳。我想我终于听到了群山沙哑的嗓音,有些遥远和陌生。此时我觉得是群山在召唤我。我瞬间找到受人关注的满足感,重新意识到自身的存在。我既是发言者,又是听众。
  峡谷中还有比寂静更珍贵的东西。譬如无数生灵的舞蹈。蝶儿的纷飞,蜜蜂的侦察,蜻蜓的起降……这些自然界的主人。你瞧那黑斑蝶,多像个优雅的绅士呀。在窄窄的空中投射的光柱中,连尘埃也在欢乐地漂浮着,它们仿佛被放大了许多倍。难道尘埃也有生命么,抑或只是我的幻觉?凡是美丽的事物都是一种幻觉。可为何偏偏让我给碰上了,而且过目不忘,而许多人却视若无睹。看来,我只能说,自己对大自然的每个细节都充满了兴趣。
  而到了夜里,这一切都会不约而同地消失殆尽。我的视力开始模糊,自己沉陷在比峡谷还要封闭的黑暗中,只好抬头仰望顶上星空,星空残缺得剩下一小条???属于我的这部分着实有限。
  而能拥有为数不多的这几粒星子已经足够了。再多的话,自己也数不清,那又有何用呢?被几粒星子所关照,证明自己还未被世界所抛弃,想起来让人欣慰。
  是谁在耳边说:峡谷中,有着不可言说的秘密?蓦然间,我想到了死亡。死亡与黑暗相类似,在心中我祈祷死神不要把棺盖关得太紧,能留下一丁点的缝隙,能透露几颗星子,意味着自己并未与星空中断联系。相反,它暗示我应加倍珍惜。一个人从来就不能完整地拥有整个世界,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去。难得的是在自己受局限的空间里,不变成井底之蛙,仍能看到世界的无限和美的无极。看来,人是应该对细节充满了兴趣,以及对未来的想象力。
  在峡谷中行走的过程,就是拖延自己想象的过程。我更像个灵魂的独行者。我喜欢峡谷,希望得到它的庇护,而又不断推迟醒来的时刻。峡谷使我变得敏感,虽然我无法改变冷酷的峭壁,但我在以个性化的方式感化它,让它进入我的字里行间。诗人说:山那边仍是山。这没有什么不好,我并未感到厌倦,相对平地而言,我更倾向峡谷中的独处,与各类昆虫相处,与年长的和年轻的植物相处,与沉默的石头相处。你想,当我在某个拐角处,突地遇上一棵结满果子的野桑树,会多么的激动与惊喜呀。我简直不能相信:它会是谁栽种的,那只有属于一双灵巧的手。谁把它栽种那里,就是为了迎接我这个客人的到来。 
  “峡谷中,鹰是我的引领者”。耳边又掠过博翁的这句诗。看来从峡谷中穿过的人,还不止我一人。博尔赫斯突入冥界,是受但丁的引导,而又是谁在默默地牵引着我?在群山之间,我经常会发现类似的奇迹但又充满了万物的普遍性。而我,一个平地来的造访者,仿若是为了证明这一切才出现的。显然,我怎么能轻易结束这样的旅程呢?谁又替我将峡谷之行继续下去?
当你有幸来到峡谷中,发现路边有一束野花,请不要随意采摘,因为你先于它消失。而当你不慎在青苔上滑倒了,也请不要高声喧哗,最好默默地爬起来,揉揉摔痛的膝盖,并仔细回想一下,过去是否干了不太合乎情理的事。假如你提前醒来,发觉峡谷并不存在,那么请紧闭嘴唇,保守这个秘密,千万别跟人说,你曾在梦境中迷失……毕竟,你还像常人一般地生活着,仿佛一阵风吹过,一切都没有发生。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丹)
相关专题
· 网友原创
文化看板
文化人物
...更多
文化批评
·文艺界代表委员:文化惠民要有百姓视角
·文化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濮存昕斥晚会太多太浪费 评:症结是结构性过剩
·游客在故宫文物铜缸刻“到此一游”被斥缺德(图)
·民俗专家斥民俗怪现状:商业化、教条化、概念化
·作家谈批"泰囧"三俗:我反对的只是追求利润观点
·2012年纯文学遭遇冰火两重天 或被诺奖刺激复苏
...更多
精彩推荐:
历代名家画中的牡丹
历代名家画中的牡丹
国家地理经典摄影欣赏
国家地理经典摄影欣赏
“金银岛”惊人宝藏
“金银岛”惊人宝藏
最美的十大名山
最美的十大名山

文化频道每日新闻排行榜10条 文化频道每日新闻推荐
凤凰门票微调:现在的利益冲突变得更加尖锐
《快乐大本营》停播 湖南卫视暂停娱乐节目
揭崔永元与央视纷争内幕 自曝因"实话实…
播报:南派三叔回应出轨婚变 揭宋祖英一…
扬州发现"隋炀帝陵" 墓制规格"比不上…
揭秘宋祖英坎坷成名路 自称一生就在乎一…
南大“旗袍女神”走红 365天都玩穿越…
...更多
·访谈:王宏甲谈21世纪中国新教育
·毛泽东影响一代法国人 中国人依然崇敬他
·赵丽蓉"拒见"毛主席:去了也说不出什么来
·最新考古:"东汉铜车马"实为西晋文物
·专家:唐以前观音像以男性形象出现
·百位名人再遭开涮 章子怡化身清洁工
·首例博客告博客案:"小博客"网上致歉
·"越女"集体报名红楼选秀:我们有实力
·"薛宝钗"至今未婚 批驳传闻否认当保姆
·只等婚礼的祝福 "寿星"姚明的七年之恋
...更多

文化专题推荐
独家:连线文化精英
陈子善:一缕沉香忆爱玲
潘石屹:看不上小资文化
白先勇:民族要精英文化
于殿利:百年商务启民智
您知道春有几种雅称吗
徽杭古道游记
中国青春电影10年之佳片
世界七大谜团的前世今生
正说孝庄
回忆末代皇帝溥仪
鲁迅的N个“不”
揭开女儿国消失之谜
日本艺伎在历史上的贡献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