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化新知>>作家系列

【文化人物】刘庆邦:“独头掘进”写矿工
文化频道策划编辑
  2006年03月24日18:0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作家刘庆邦,1951年12月生于河南沈丘农村,是个地道的“农民”。在矿区带了9年,是个沾满媒黑的“矿工”,做过记者,笔耕不辍地关注着矿区。现为刘庆邦为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地位变了,职位变了,不变的是刘庆邦对底层“小人物”的关注,经过一二十年的酝酿和积累,刘庆邦于近日推出了第六部长篇新作《红煤》。仍旧是以矿区为背景,叙述了一个农民出身的煤矿临时工如何不择手段向上爬的故事,着重揭示了在这一过程中发生的人性的变异和灵魂的扭曲。

    农村的年轻人渴望有新的生活,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可望有属于自己财富和地位,他们怀揣着一个淘金梦,大批涌入城市,不知道前方是康庄大道还是地狱深渊,该如何坚守内心的世界?

    3月24日刘庆邦做客人民网文化论坛就《红煤》的创作以及身为作家应当担负怎样的社会责任等问题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

我用掘巷道的办法,在向人情、人性和人的心灵深处掘进。
——《红煤》后记 刘庆邦



幸福在路上 刘庆邦老师,请问《红煤》中写到的事和人是您生活中所见所闻吗,文学创作如何把作家的主观想法和现实统一?

刘庆邦】首先我要强调一点,小说是虚构的艺术,是在没有故事的地方写故事,是在故事的尽头写故事,写的是小说意义上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必须以自己的生活经验为依据来进行虚构。所以《红煤》的写作也是在一种回忆的状态下来完成的,是以我在煤矿的生活状态为基础,进行虚构的。这些虚构可以比现实生活更真实,我们的虚构是为了让我们的主观和现实更好的统一起来,更好的反映现实,更好表达我们的主观愿望。 

庐山:刘老师,以前看过根据您的小说改编的电影《盲井》,很不错,向你致敬!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您会一直关注煤矿? 

刘庆邦】《盲井》是根据我们的中篇小说《神木》而改编的。《神木》发在2000年《十月杂志》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都转载了这篇小说,在读者中产生了比较强烈的反响,有的打工者还给《中华文学选刊》寄来信,用红布写成条幅,上面写着“感谢刘庆邦关注底层的打工者”,要求选刊选择这篇小说。之后由导演李扬改编成电影,这部电影获得第53届柏林电影艺术节“最佳艺术贡献银熊”奖,最后又在美国、法国、荷兰、香港、台湾得了一系列的奖项,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影响。可以说,中国矿工的形象已走到国际上去了。 
如果问我为什么一直在写煤矿的生活,因为我曾在煤矿生活过9年,有了比较丰富的煤矿生活的积累和感情方面的积累,现在还一直和煤矿保持着比较紧密的联系。所以,在选材时很自然选择了煤矿题材来进行创作。同时我认为,煤矿也是文学的“富矿”。煤矿生活和文学有着比较紧密的联系,可以供我们作者来挖掘、来抒写,我们挖得越深,就可以挖出更优质的“煤炭”,也可以写出更多煤矿题材小说。 


【幸福在路上】采访矿工、写矿工,您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刘庆邦首先矿工是一种特殊的生态群体。说他“特殊”,首先是他在底下进行劳作,一般的人是在地面进行工作,可以得到一些自然的风雨、阳光等。矿工在地底下劳作,甚至一点新鲜空气都得不到,自然界东西都享受不到。我说他特殊不仅仅是指地底下的原因。还因为这个行业是一个比较危险的行业,他要和大自然进行顽强的抗争,每天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他要穿越很厚的地层,要穿越黑暗,甚至要穿越死亡才能采到煤。可以说煤是我们整个国民经济的血液,矿工就是为我们国民经济提供血液的人。 

文学创作者不能推卸社会责任 甚至应该有一些批判的态度


【主持人】现在文坛浮躁之风盛行,几个人三五天就能攒出一本书来,而且很多都是肤浅的消遣调侃作品,甚至提出“娱乐至死”,能够沉下心来搞创作的作家不多,能够贴近老百姓,让老百姓感动的作品不多,您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刘庆邦】的确存在这个问题。现在好多娱乐形式不再承担什么,但是的确有一些小说家还在承担着社会责任,还跟现实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文学还是分几个层面的:例如,纯文学、严肃文学、通俗文学,还有娱乐文学等等。我自己的创作我认为一直还是比较严肃的。也可以说,用一种比较严肃的态度来对待创作,坚持文学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坚持对文学价值尺度的一些看法和实践。所谓严肃文学就是他要对表达现实的一些看法,他甚至对现实是不认同的,和现实的关系有时是紧张的、对现实有一些批判地态度。我认为这样的小说是“严肃的文学”。 

我们的文学的确应该有一些作家坚持严肃的文学创作,我自己还是追求纯文学的写作,所谓纯文学的写作是诗意化的写作,这种写作主要是由一些唯美主义的倾向,用审美的眼光来看待生活。诗人读到小说时,可以得到审美的享受,能得到心灵的慰藉。有一些好的小说,比如沈从文的《边城》和契科夫的《草原》,这样的小说是诗意的小说,这样的小说它不是抓人的,是放人的。看了能让人走神儿,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受到情感的感染,这样的好小说,舍不得一下子读完,要放在床头一天读一点,慢慢的来享受。我觉得这是小说写作的最高境界,我在追求这种写作境界。

【庐山】刘老师,现在的文坛,“大师”、“作家”帽子漫天飞,因此有的人说“谁说我是‘作家’我跟谁急?”那你如何看待作家这个头衔?那你认为一个真正的作家应该具备的要素有哪些,比如说责任心? 

【刘庆邦】“满天飞”的确不好。一个作家最基本的要素还不是责任心,最基本的要素应该是善良。这个“善良”是成为一个作家最基本的素质,只有这位作家善良,他才能够敏感。才容易发现善的和恶的东西。我认为作品的本质是劝善的,所以作家首先要做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恶人永远成不了作家,当然一个作家的责任心也是一个作家很重要的素质。 
对“作家”这个头衔,我们还应该看到他的尊严。作家被称为“民族的良心”所以说,每个作家还应该为这个民族真正的负起责任,应该不愧为“良心”的称号。我现在是专业作家,也就是职业作家,作为一个职业作家,要有一种职业精神,这种职业精神就像一些体育运动员、乒乓球运动员、篮球运动员等等这些人。首先我应该从写作上不断拿出作品来,为我们的文学做出我们的贡献。另外作为一个职业作家,要按职业作家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和同是职业作家的一些朋友进行同场竞技,不断拿出好作品。 

【也想上太空】您的作品写的是90年代的矿工,对现在的年轻人您如何看待? 能介绍一下您的家人吗?有孩子吗?您如何教育他们? 

【刘庆邦】我在矿上就结婚了,我在前面说到谈恋爱的事情,后来女朋友就成为了我的妻子,我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们都很好,因为我从煤矿里走出来了,他们不再是矿工,在北京别的地方工作。我生活得很平静。每天的主要的事情是写作。我以劳动的观点和学习的观点对待写作,主张持续写作、主张细水长流。 

去年,在“北京文艺论坛”我做了一个发言,所谈的题目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持续写作”。 

我的煤矿生活写作也像一种“独头掘进”


【主持人】在《红煤》的书评中有这样一句话,“他那一支笔一直是伸在矿井里的,甚至象矿工手里的煤钻是扎在煤层深处的”,您觉得这个评价正确吗?另一方面,是否也说明您的创作领域是有局限的? 

【刘庆邦】首先我认为这个评价是非常好,我认为这也是对我写煤矿矿工生活的肯定,也是一种鼓励,我以后还会写煤矿的创作。但是说到“局限”,我认为它不会构成一种“局限”,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熟悉的题材领域。我比较熟悉两个题材领域:一个是农村的题材;再有一个是矿工生活的题材。我写这两方面的题材要多一些,现在写的作品总的数量大约有500万字的样子。农村题材有200多万,煤矿题材也有200多万。不要担心老写一种题材会造成重复,重复是不会的,这跟打煤井一样,要在一个地方打,打得越深才可以打出煤来,东打一个地方,西打一个地方,那是勘探,那不是采煤。采煤是选准一个地方一直的打,这样才能容易打出好的煤来,产量也会高。 
矿上有一个术语叫“独头掘进”,我的煤矿生活写作也像一种“独头掘进”,而不是“多头掘进”,我会这样一直的“掘”下去。 

【幸福在路上】听您说过,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像您,能谈谈您的经历以及对您创作的影响?

【刘庆邦】宋长玉这个人物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他身上体现着千百万进城打工的人的命运。但是,每一个好的小说,都不可避免的会折射出作家心灵的影子,我也不例外。我在《红煤》后记里写过,我们写小说必须贴近人物,必须进入人物的内部,来推动小说的人物。所谓进入人物内部,就是进入我们作家自己的内部,也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解剖自己”,我和宋长玉的确有着一些相同的经历。我也是一个农民的子弟,被招工到了矿山,从一个农村户口青年变成城市户口,并在城市娶妻生子,变成了城里人。我所说的,自己所受的一些波折,指自己谈恋爱时给我的女朋友写过一些求爱信,后来这些信被支部书记收走了,支部书记认为我的信充满小资产阶级情调,说我掉进资产阶级泥坑里去了,组织工人批判我,说要拉我一把,甚至说要开除我,当时把我搞得很紧张。这些经历,对我理解宋长玉有着一些感情上的相通之处,所以我说,我比较可以用理解的态度来写进城打工的农民工,能设身处地替他们着想,能把他们写的贴心贴肺,写到他们的心里去。 

【文学大王】 看《平凡的世界》与《红煤》主题的比较,在作家眼里,是不是主题决定主人公的命运? 
《平凡的世界》是赞扬“积极的生活,劳动的美,心灵的美”,所以路遥写高干子女田晓霞爱死家里是穷光蛋的孙少平;你的书是写“社会的丑陋面、人心的丑陋、生活的阴暗面”,所以安排唐丽华拒绝宋长玉,唐洪涛把宋长玉赶出煤矿?在作家眼里,是不是主题决定主人公的命运? 

【刘庆邦】有人把我的小说和《红与黑》相比,说是中国的当代的《红与黑》也有人把我的小说和路遥的《人生》和《平原上的歌谣》相比,说我《红煤》里的人物中宋长玉是《人生》中高加林和《平凡的世界》中的人物孙少平的延续,我更同意后面这种比较。因为,我和路遥关注的人物的确有一些相通的地方,这与我和路遥都是农家子弟,后来进入城市生活的这种经历有关,但是我不同意把《红煤》说成是写阴暗面或者是丑恶的东西。我自己觉得我对宋长玉这个人物,还是以理解和悲悯的态度来塑造他。他追求矿长的女儿,这种行为是可以理解的。矿长的女儿难道就不能追求吗?我对他遭受的挫折深表同情。我对他的个人奋斗,表示我的敬意,对他最后的悲剧,也很同情。宋长玉虽然是一个悲剧人物,但他的人生态度是积极的。对社会也有他的贡献,有他积极的一面。当然后来他有一些堕落的行为,我也愿意从人性的层面上来看待,这有着明显的时代特征。也就是说是环境造成了他这种堕落的行为;是客观的情况使他走到了这一步。 

【文学大王】刘老师,您的小说,好象可以概括为两条主线:“1、宋长玉与两个女人的感情纠葛;2、唐洪涛与宋长玉之间的斗争。”为何要这样安排?难道就是为了阐述:“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获得世界。”,人们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所以发生人性的变质,所以有基层群体性的腐败病态? 

【刘庆邦】这是一种理解。我在写时,并没有考虑两条线。而是一条线,这条线是宋长玉与这个人物这条线来贯穿始终。由宋长玉这个人物生发了和唐洪涛的冲突,和唐丽华的冲突,为了避免给人一种行业感,我很少写煤矿井下的场景,也尽量不写一些术语,而是紧紧贴着人物来写。有一些人物是有原形的,不知道读者注意到没有,和宋长玉住同宿舍有一个人叫孔令安,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因为他没当上团委书记就造成了精神分裂,这个人物和宋长玉来对比,就增加宋长玉这个人物的厚度,这个人物是我所熟悉的一个人物。我觉得这个人物很值得关注,虽然在他身上着墨并不多,但是他的悲剧却发人深省,如果宋长玉意志力不坚强,就很有可能会走孔令安的老路,成为一个精神上的失败者。 
和宋长玉同宿舍还有一个人物叫杨新声,这个人物也贯穿始终。这是一个比较理想化的人物,他代表着我的一种审美理想。杨师傅是善的化身,也是美的化身。他一直对宋长玉很关心,直到最后小煤窑透水之前,杨师傅还在提醒宋长玉,因为宋长玉没有很好的对待杨师傅的提醒,才酿成透水的事故。致使宋长玉不得不逃走,酿成了悲剧。 


【主持人】宋长玉在人生追求中人性的变质,并不是说他真的有多坏,其实任何人成为社会人后都会面临一种变质,只不过有的人变的彻底点,有的人变的不那么彻底,你如何看待人生的这种变质?从矿工到作家你认为自己变了吗? 

【刘庆邦】变质这种说法,显得严重了一些。好多变化,还说不到变质上。一个人的“质”应该是由多种因素来构成的。随着人阅历增加、人会受到一些挫折或者是人生会有得意之时都会有一些变化。这些变化,都不一定是“质”的变化。例如我自己,我觉得没有很多的变化。 

首先我在情感上没很大的变化。我和矿工有着比较深的感情。一直到现在,我和矿工还是仍然有着比较深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我到了北京成了作家,我就觉得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觉得自己比矿工高,我有时还觉得自己有了矿工那样的情感。 
在写作时,我愿意把自己放得低一点。低到在地面以下,甚至低到在矿井底下,这样我写作时,就没有太大的压力,因为我把自己放得低,那么我的写作就是在向高处走。

【俺是传媒人】现在农民工进城是个大潮,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刘庆邦】我这个长篇主要是反映农民工在进城的路上个人奋斗的事情,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国家是城乡二元对立的结构,城市是壁垒森严,以前不许农民进城,进入新时期以来,城市壁垒被打破,农民工进城的能量被空前释放出来,不用号召、不用动员、不用搞什么运动,农民自觉的投身到滚滚的进城潮流中,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这种突破对我国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深远意义。 

这一个农民工进城打工这种现象,还要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因为西欧的城市化进程用了400年,美国的城市化进程用了200年,日本的城市化进程最快也用了100年,而我国的城市化进程才刚刚起步,还是一个非常漫长,甚至是痛苦的过程。在今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会有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在城乡之间流动,或者在城市里漂泊,这是一种非常值得关注的潮流和现象,在这种现象面前,我们作家应该有所作为,应该来反映农民工的生存状态,反映这种社会进程,包括现在中央新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也值得我们作家很好的关注。 


【刘庆邦简介】
刘庆邦,1951年12月生于河南沈丘农村。当过农民、矿工和记者。现为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著有长篇小说《断层》《远方诗意》《平原上的歌谣》等五部,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走窑汉》《梅妞放羊》《遍地白花》《响器》等二十余种。
短篇小说《鞋》获1997至2000年度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神木》获第二届老舍文学奖。根据其小说《神木》改编的电影《盲井》获第53届柏林电影艺术节银熊奖。曾获北京市首届德艺双馨奖。
多篇作品被译成英、法、日、俄、德、意大利等外国文字。

【红煤内容提要】

本书是著名作家刘庆邦最新创作的长篇力作。
小说叙述了一个农民出身的煤矿临时工如何不择手段向上爬的故事,着重揭示了在这一过程中发生的人性的变异和灵魂的扭曲。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家国有煤矿的农民轮换工宋长玉,为了能够转成正式工,处心积虑地追求矿长的女儿,矿长借故将他开除了,他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后来,他将红煤厂村支书的女儿追到手,成为村办煤矿的矿长。随着金钱滚滚而来,他的各种欲望急剧膨胀,原先的自卑化作了恶意的报复,将人性的恶充分释放了出来。
小说以精微细腻的描绘见长,详尽地展示了主人公宋长玉攀附、奋斗、复仇、堕落的过程。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何晶茹)
相关专题
· 一周文化人物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