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先锋网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
Untitled Document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离开我们一周年了!12月25日下午2时,中国曲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副主席姜昆做客人民网文化频道,与网友共话“缅怀马季,把脉相声的现状与未来”。

  姜昆,中国著名的相声表演艺术家。1985年,当选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同年,担任中国广播说唱团团长职务,并当选中华青年联合会常委。1995年,辞去中国广播说唱团团长职务,担任了由他在1990年创立的中华曲艺学会会长。1998年出版自传体《笑面人生》,并于当年创办中国相声网,把世界的笑引向了中国,把中国的笑洒向了全世界。2004年担任中国文联曲艺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更多]

>>>视频回放  >>>专题:缅怀马季

 
 新人新作汇演:相声后继有人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他就是我们的老朋友姜昆老师。姜老师您好,欢迎您做客人民网文化频道。今天是圣诞节,首先祝您节日快乐。 我从小听您的相声长大,当时觉得如果能和姜老师聊天的话,是非常好的一件事。虽然这个圣诞节,不是我们自己的节日,不过也算是一个好事,但是前一段时间,有一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节日,就是2007年曲艺新人新作的汇报展演。

  [姜昆]:今年应该是一个“小丰收”年。就是我们在相声的新人新作方面,给大家展现一下。毕竟相声一代一代的传承,靠的就是新人不断地出现,靠的是精品的出现。现在大家动不动就说,相声完了,觉得现在我们的相声落入低谷,属于黄鼠狼下耗子——一年不如一年,看到青年人上不来,其实我们也挺着急的。我们说《如此照相》的时候是28岁,现在像28岁的年轻人,能够在舞台上,像我们当初那样,能够顶起一部分责任来,现在可能确实大家感觉到不满足。所以大家都挺着急的。

  [主持人]:观众也特别着急。

  [姜昆]:有了新人新作的出现,我觉得最起码看我们的时候,觉得还有人说相声,还有年轻人出来,就缓一口气。

  [主持人]:有哪些亮点?

  [姜昆]:第一,我们的展演分不同的层次,老的明星,像冯巩,甭管他长得多么年轻,上面说多少可乐的事,毕竟他已经进入了中年,像我们这一代的人,都是老的明星。在新作方面,他有好的东西,我们一定要展现一下。第二,像真正已经成长起来的,也是通过相声大赛,比如说像大兵,大兵和赵卫国演的节目,说大兵怎么很成熟了,我说对啊,在十年以前,进行相声大赛的时候,他是一个未见经传的,活跃在湖南的一些茶社,在一些咖啡厅里演出,但是他有特点,一开始也不被接受,他普通话还说不准,说什么相声?但是逐渐觉得他已经成熟了,已经成为台柱子了。当然也有正在起来的,也被人们熟悉的,像李伟建和武宾,他们在春节晚会上的《咨询热线》,也应该说是脍炙人口了,他们说的《彩铃声声》,春节晚会的时候,差一步之遥就上去了。你也知道,春节晚会各种因素都挺多的。

  再有一个,像逗乐逗笑组合,二十多岁,他们应该担当起来重任。现在我看,这个年龄的人也出现了,他们精神面貌很好,遗憾的是他们的技巧不算太足。两个业余的,一个叫应宁,一个叫做王月,这是在小剧场久经摔打出来的,也是沙场上的小老将,他们演的传统段子《八大吉祥》,把底下笑得乐不可支,他们说这个传统相声怎么这么逗啊?但是你不要忘了,他们在剧场演了上百场,那也是磨炼出来的。不同层次的新人,不同渠道成长起来的演员,我觉得至少是象征着我们相声后继有人。

  [主持人]:刚才您介绍了这么多,我们可以感觉到这场汇演非常丰富,非常精彩,这一场汇演对于曲艺界或者相声界来说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姜昆]:这是展演的方式,我们通过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活动,展现出来的我们认为比较不错的,给大家看。在它后面,说实在的,可以说蕴含着多少次的活动,多少次的磨炼,或者还有很多阶梯不同的人才在那里等待着。有人说,你们的影响多大?我们都没看新人新作演出,你们搞这个有什么用呢?我跟他们讲,在50年代的时候,职工汇演也影响不大,但是走出了马季。在60年代初期的时候,全国的工人群英会演出,影响也不大,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走出了李文华老师这样的演员。全国曲艺表演,“文革”期间,那时“四人帮”还在,我和师胜杰在北京演出,走出了北京。那时候的奇志和大兵在石家庄的相声大赛,谁知道呢?我们把他们选成一等奖,也是走出来了。就是说在不断的活动当中,推出了新人,这是被历史证明,在我们曲艺界,在我们相声界,能够被证明它是一条推新人的路子。所以我们搞各种各样的活动,也有人说影响不大,没有春节晚会影响大,但是别忘了,我们许许多多的新人,就是通过基层的,最底层的,这样比较专业性的演出推出来的。

  [主持人]:很多风华盖世的名角,当初都是在非常小的场面,很小的茶馆里演出,隐藏在民间的。

  [姜昆]:像我们过去说的话,“火车不是吹的,罗锅不是揻的,泰山不是堆的”,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而来的。

 

 把脉现状:老人知着急 新人知努力

 

  [主持人]:作为一个普通的听众,很多热爱相声的老听众,还是会抱怨,现在好相声越来越少了。

  [姜昆]:人们的要求越来越高。比如,大家老是说,你们现在的长跑的、短跑的,中国的田径老上不去,你们怎么不努把力?过去世界冠军跑十秒,现在跑九秒七都不行,比你快的还有好几个呢,现在人们的要求高了。而且过去我说段相声,第二天,恨不得在大街上都认识了,现在你一演相声,这三五十个频道,怎么那么可能就播到你了?

  所以现在的春节晚会,它的影响还是那么大,就是因为大家集中的来看一个频道,其余的频道也不跟它去竞争了,因为它竞争力太强了,就转播它了。在这种情况下,真正有一篇好作品,有一篇非常出类拔萃的,能够脍炙人口的,也是在十几分钟,大江南北数十亿的人都知道的,这确实很难。难的是现在我们的广播途径,我们的标杆更高了。我们敬爱的运动员朱建华再没有跳过自己的那个高度,我想大概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象征。

  [主持人]:观众的期待高了,现在娱乐方式也多了。

  [姜昆]:我觉得现在有一点好的,我也想通过网上和广大网友说,现在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老人知着急,新人知努力。我们当老人的着急不着急?着急。一晃儿,我就快60了,马季老师带我的时候,才40多岁。李文华老师谢绝舞台的时候,也就是我这个岁数。所以,现在想起来,我身上责任重大,回头一看,舞台上没有年轻人展现,也着急,跟大家一样着急,但是着急是着急,要靠新人努力。

  姜昆你努力不努力?我跟大家讲,我也努力。我也是和李宁似的,最后上不去,该往下掉也是往下掉。我也在为明年奥运会准备段子,我每次出去慰问演出,也有新段子出现。

  [主持人]:姜老师不止在文艺创作上很努力,您一直带着曲艺家协会做了许多努力,我们反复谈到新人,培养新人,曲艺家协会也一直致力于做此项工作,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曲艺家协会为此做了哪些方面的工作?

  [姜昆]:我到中国曲艺家协会工作以后,凭着明星的一点光环,还知道有曲艺家协会。曲艺家协会主要是给曲艺家搭起政府、党和人民之间的桥梁。我们就是为曲艺家服务,为曲艺家制造各种展现自己的平台。所以我们的任务中心就是联络、协调、服务。最近,在文代会上,总书记还把我们的任务加了一个要维权,要维护我们曲艺家的一些合法权益,在这些方面,它往行业协会的方向发展。我们曲艺家协会干什么?每天就是演出,我们又不是演出团体,但是演出是我们很好为曲艺家服务的途径。

  为什么?现在有很多地方,我们的很多曲艺团体被关掉了,很多曲艺家生存状态存在问题,什么生存状态?不是吃不上,喝不上,是没有地方演出,没有场地演出,没有艺术生存的境地。这是一个现实。来了一个小伙子,来了一个小姑娘,他们一唱歌,非常热闹,票卖得很多,老艺术家一说相声,没人看了。这种市场规律,这种情况下怎么办?曲艺是不是真的没有人听了?曲艺是不是真的没有人看了?所以我们讲,要把曲艺家的定位找好,在哪些地方应该有你,哪些地方你不要有这个奢望。所以我们要为曲艺家搭建平台,为大家服务。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曲艺是哪来的?老百姓那儿来的。你不是宫廷艺术。你要回到老百姓跟前去。老百姓永远支持你。昨天我们是在顺德演出,上面写着我们去慰问108岁的老大妈,现在网上就有一个评价,第一个评价就是“作秀作秀”,第二个评价叫“完了完了”,像姜昆这么干的话,曲艺也完了,相声也完了。第三个评论说,什么作秀,你们作一个秀我看看,真正坚持到老百姓那义务演出,你们谁干?第四条评论说,刚才的两个评价,你们肯定不是农村的,你们是城里的,在农村,大家都喜欢曲艺,在你们城里,估计曲艺相声完了,就因为你们这样的人多了。

  我看了以后,我就在想,实际上说实在的,曲艺艺术的发展,一定要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对文化的需求。我曾经讲过这样一句话,每当我心里委屈,有什么事的时候,走到舞台上,大家抱以热烈掌声,我心里什么委屈都没有了,什么埋怨都没有了,我就在那高高兴兴给大家说相声,因为那是最基层。因为老百姓需要这个东西,你不能不考虑他们,不能考虑这几个所谓的“曲艺虫子”的需要,我们必须以最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作为我们的最高标准。

  我们到福建宁化演出,我说我们就是15个人的小演出,我们就到这儿来义务演出,结果小板凳一摆摆了1.5万人,那些身上带着各种各样奖章、绶带的老人讲,别说你们是北京来的演员,我们省的演员都没有来过。宁化是什么地方?那是红军的起源地,毛主席曾经写过“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毛主席专门说过宁化这个地方。我们这些老区的人民,你让他们花钱去看,或者你让他们在偏远的山区里非得架起彩色电视去看演出,他没有那个条件。现在有这个机会,能做一点是一点,能为他们服务一点就服务一点。你说作秀,我就作秀了,最起码我做个样子,大家跟着去干,这不挺好吗?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曲艺家协会要搭建这种平台,让曲艺家们走到老百姓中间去,走到第一线去,走到老百姓的面前,给他们送去欢笑。别管你是真心的,还是组织上要求的,也别管你在这里面究竟起多大的作用,只要你这么做了,我就表扬,至少老百姓得到了欢乐。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所以我们一坚持就是三年,而且基本上我感觉到还是获得了当地的好评。

  [主持人]:刚才您说的有两个矛盾,第一,比如地方的曲艺协会、曲艺院团没有演出的机会,其实我也知道很多老的曲艺家,他的工资、待遇其实是很微薄的。第二就是广大农村人享受不到演出,经常看不到演出。一边是有人没地方演,一边是需要演出,但是没有人去演,造成这种矛盾的关键是什么?

  [姜昆]:这是产业和事业之间的矛盾。产业的发展需要资本市场的介入,没有资本市场的介入,要想把一个事业形成产业是不容易的。这就是说,用商业市场的运作方法去赢得市场,这是要产业化的。另一方面就是要事业,在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我们现在构建和谐文化,构建和谐社会的时候,需要政府去埋单,支持一些带有公益性质的,为老百姓服务的。所以事业和产业不能搅在一起,如果搅在一起,很多事情搞不清楚,你用市场化的角度来看公益事业,我觉得公益事业长毛了,不纯了。如果把公益事业看成产业的东西,那么公益的东西就不存在了。什么东西都去跟人家讲价钱,那还叫什么公益呢?

  所以,产业和事业一定要分开,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们搞我们自己曲艺团的建设,曲艺团的生存,要想尽一般办法适合市场的需求。

  再有我们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过去,我跟女子十二乐坊演出了多少次,她们在后面演出了多少次,无声无息,当日本的大财团看到她们的演出,马上注资,演一场都是十几万,几十万块钱,不仅在日本火,在美国也火,现在所有的干这个行业的都恨不得模仿她们。

  我们残联的“千手观音”,也是演了多少年了,很不错的节目,经过电视台的包装,就在晚会上前面不断地宣传,后面不断地采访,中间不断地告诉我们“千手观音”是怎么回事,她们的价格也起来了,那也是一种资本的投入。你想想,一个人要在一个电视台宣传一个节目,这得花多少钱,如果是我们自己的话,得花多少钱才能完成这个?但是党和政府给了这么一个机会,让这样的节目在我们这样一个公众平台上反复的进行宣传,他们是不用花钱的,老百姓受益了,然而他自己本身的产业价值也起来了,所以我觉得事业和产业一定要截然分开。公共事业永远是以广大的最基层的观众的公益性质是站在第一位的,产业的问题一定按照市场经济去做。

  [主持人]:现在曲艺发展的未来走向,究竟是需要产业和事业兼并吗?

  [姜昆]:只是不要混在一起。产业的也要搞,事业的也要搞。我们有一个济南的曲艺团,他们自己搞了一个情景喜剧,我一看和话剧一样。就是加了一些相声的包袱,其中用的演员全部都是曲艺演员,说山东快书的,演小品的,唱河南坠子的,唱山东琴书的,说相声的,都是这些人。他们演的戏一票难求,场场爆满,多次获得荣誉,使这个曲艺团发展的很快。团长也高兴,老百姓也高兴。然而他们在城市里演的时候,演的小品,没有人看了,怎么办?不能坐那等死,两条腿走路嘛,为了生存,我说你们可以演,绝对不可以阻拦你,你不能说为了保持曲艺的纯洁性,你就不能演。我说如果不能演的话,那么歌剧算剧还是算歌呢,能分那么清楚吗?芭蕾舞和杂技算舞蹈还是算杂技呢?音乐剧《猫》还有《西贡小姐》还有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是归音协管,是归剧协管呢?是不是在这个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生存,适合市场需要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就要和真正的带有一定公益性的纯艺术的东西截然的分开,绝对不能为了所谓的纯洁影响自己的生存。

  一个人连活都活不下去了,还追求什么高尚?艺术还有吗?首先第一一定要保证生存,一定要展现自己的平台,然后不断的追求艺术上的高峰。这是很基本的前提和道理。所以我支持他们,绝不能一味的纯,一味的正,而去抹杀生存的权利。

  [主持人]:先把路走稳了,我们才可以飞起来,说起市场化操作,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就是郭德纲,郭德纲十年前也是一个草根的相声演员,说了十多年的相声,现在很红了。他现在开始说“天价相声”,这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商业化炒作手法,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姜昆]:如果市场认可的话,它就有存在的价值。他说一场卖988元一张票,但是有人买,我觉得它可以存在。如果没有人买,光是炒作的话,就要考虑考虑他的动机和效果的一致性。因为我不太清楚这个情况,究竟卖票卖的怎么样。有人说卖票卖1280还是1980元,我不知道,我觉得有人买,我就为他高兴,2980元,我更高兴。   

 

 缅怀马季 学习恩师贴近百姓贴近生活

 

  [主持人]:前几天是马季老师去世一周年纪念日,他走的时候,当时有很多媒体报道这个事情,不约而同用了一个标题,就是说“一个相声时代的终结”,咱们的话题回到相声来了,你说咱们的相声时代是不是终结了?

  [姜昆]:我们媒体宣传,只要一个人开头了,大家都跟着去效仿,梁左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相声怎么了”,现在所有的文章都说这个怎么了,那个怎么了,全用“怎么了”。我曾经被好几个记者问我“姜昆的烦恼”,他为什么写这个题目呢?因为曾经发表过文章叫“达式常的烦恼”,20多年前,达式常经常到公园里被人认出来,弄得简直没有自己生活的个人空间了,他很烦,就写了一个“达式常的烦恼”,被记者报出来了,所以记者都写相关的烦恼,我就问他,你是不是想写一个“姜昆的烦恼”?写完了以后,姜昆走到哪都被人出来,公园里不能去,饭馆里不能吃饭,喝着汤还得给人家签字。我说你们要写的话就这么写,“姜昆的烦恼就是走到哪没人认识”,他说,你一个名人,走到哪都不认识你,这算什么名人?当然我也开玩笑这么说。就是说咱们有这种上行下效。后来我一看,也不对啊,侯耀文说马季不是名人。人家侯耀文也没有说。我到了《南方周末》,我问他,他说很客观的事情,那时候我还打电话问怎么回事,侯耀文也很无奈,我怎么能说马季不是大师呢?你想想我能这么说吗?媒体说一个相声时代的终结,你说随着马季老师去了,一个相声时代结束了,并不是那个时代结束了,新的就没有了?不能说,1999年过去了以后,2000年没来。

  [主持人]:这更多的体现了媒体的忧患意识。

  [姜昆]:2000年还得来,不可能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永远不会再来了,或者来得慢,一点都不会慢,一天都不会少,一分钟都不会少,该来还来。

  [主持人]:我之所以这样说媒体这样说,更多的是体现忧患意识。因为,在我们记忆中像马季老师、侯耀文老师,不光是他们的艺术造诣,更在于他们做人的德艺双馨。到现在我们看到很多青年人,看到很多青年的从业人员,普遍有一种很焦躁、很浮躁的心理。可以这样“理解相声时代的终结”,是一个德艺双馨、一个非常纯朴的相声时代离我们的视线已经越来越远了?

  [姜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是一个德艺双馨的更好的时代开始了。因为一些年轻人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他们想做得比前辈更好一点。我觉得可能是一个一个新的时代要开始了。

  [主持人]:我们如何学习前辈给我们留下来的精神财富?

  [姜昆]:我觉得这是大家经常说的话题,尤其是马季去世一周年的时候,这个话题格外显得更加沉重。我们专门为这个事情开了一个座谈会,我想不仅仅座谈会谈了这些,通过纪念马季老师一周年活动的展演,再加上新人新作的展演和少儿曲艺的展演,都说明我们有这个想法,不管是嘴上说或者认识到这个重要性,实际上我们是做了很多的。

  [主持人]:马季老师生前经常深入民间,采集生活创作剧本。包括您也是一样,经常深入民间,写一些生活的段子。感觉现在的青年人没有这个意识,或者说吃不了这个苦。

  [姜昆]:也不是吃不了这个苦,这个时代确实是变了。过去我们的作家在底下一待待一年,我们在底下一生活就生活两个月,现在不可能,你说我在一个地方待两个月的时间绝对不可能了。为什么不可能?首先,已经没有人让你在那待两个月了,待几天,人家也烦了。动不动你又去招人。再说,哪接待你啊?过去政府还有这笔开支,到招待所去住,或者说团里还有这个钱。现在团里也没有这个钱了,政府也没有这个开支了,政府拿也拿不起,住房子那么贵。过去招待所一天有10块、8块就够了,现在去住招待所,住十天,一月工资就没了。

  现在条件不允许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网上的这种间接的生活一点 也不如我们当时的那种生活更直接、来得快,现在有些年轻人,还没有走入社会呢,突然写的小说非常好,影响也很大,好象经历了社会的多少次变革一样,他哪来的?他是有一种间接的生活方式,这就是这个时代和这个时候现代的资讯所给他的一些经验产生的。如果这时候你非得要求,你才14岁,你必须得跑到哪去怎么怎么样,没有一年两年的摸爬滚打不行。他饭还吃不上,你还让他摸爬滚打?过两天后,你一看,人都不在了,找不着了,给饿死了。所以我觉得有的东西还是现实一点,不要照葫芦画瓢,我觉得应该学更实质的东西,我还是学习马季老师的话,我觉得他对生活的贴近,对老百姓的贴近,包括侯宝林老师,都具备这样的精神,就是他见大不小,见小不大,见大人物的时候绝对不萎缩,见小人物的时候,绝不是以名演员自居,他和工人,和传达室的老大爷都能结成朋友,而且能结成很好的朋友。在这一点上,确实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

  [主持人]:我们如何学习前辈给我们留下来的精神财富?

  [姜昆]:我觉得这是大家经常说的话题,尤其是马季去世一周年的时候,这个话题格外显得更加沉重。我们专门为这个事情开了一个座谈会,我想不仅仅座谈会谈了这些,通过纪念马季老师一周年活动的展演,再加上新人新作的展演和少儿曲艺的展演,都说明我们有这个想法,不管是嘴上说或者认识到这个重要性,实际上我们是做了很多的。

 

 
 “乐在网中”与互联网已不可分割

 

  [主持人]:刚才您也说到很多新的方式,比如通过网络间接了解生活,我们也知道您自己也办了一个相声网站。

  [姜昆]:大家都知道我的昆朋网。2004年我自从到曲协以后,也没有去办它了。后来有一个半官方的网站叫中国曲艺网,目前也非常活跃,基本上围绕着很多曲艺爱好者,集中报道一些曲艺状况,而且在网上搞一些教学,培养一些相声、快板、评书、古曲,我觉得它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也希望它能够在音、像、文字各个方面成为一个库区,大家可以去搜集资料,搞一些检索的东西。

  [主持人]:您办网站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新鲜的感受?

  [姜昆]:我想互联网已经成为大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今天上午,也是东方卫视的过来采访我,要谈谈李谷一老师,我跟李谷一老师非常熟,但让我一下子说出她唱的那些歌,我也说不清楚,这时候马上上GOOGLE、百度上打一个“李谷一”,唱的什么歌也知道了、生平简历也知道了,信手拈来,你说互联网离得开吗?离不开。查一个字,查一句话,那天人家给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把我说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把“徒”给我写成图画的“图”,是我写错了吗?我赶紧查一查,是怎么回事。互联网太方便了。所以它已经成为一种工具,就像我们现在离不开手机一样,有人把手机丢了以后,就好象找不着家了,跟谁也联系不上了,好象损失了信息比损失了什么都重要。 

  [主持人]:比如QQ、MSN也是。

  [姜昆]:现在写信确实很少了。大家通过短信互动,谁还用笔写信呢?我也不知道现在邮局过去送信的人现在大概都是送一些公文和杂志了。这都是在逐渐发展过程中,我想会对传统的生活和生产方式都会有一种变革或者一种淘汰,这时候你要努力去适应。就像有人问我,姜昆,你们之所以写不出新相声来了,是因为你们都开汽车了?我说你们家有没有汽车?他说,我家有。凭什么允许你有,不允许我有,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

  [主持人]:网络对您有这么大的影响,有没有想以网络为题材写一些段子?

  [姜昆]: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早就写了,写了很多,春节晚会上的网络相声就是我写的,叫“乐在网中”,基本上都是从网络上提取的素材。

  [主持人]:最近您比较重要的新闻,就是您获得2007年公众形象调查的第一名,把周杰伦都甩在后面了,您对这个评选怎么看?

  [姜昆]:一开始我觉得挺奇怪的,我觉得这种调查怎么回事,把我弄出去了,应该选周杰伦挺合适的。后来我发现,它是一个非常科学的调查机构,和我们比较大的这些媒体,比如新浪、《天下英才》、《南方周末》,还有《北京晚报》,他们几家媒体联合在一起,做了若干方面的调查,它有一个综合指数,所以后来我感觉到比较信服了,有很多人说这不是官方的东西,别把它看得太重了。

  后来,那天像濮存昕、王刚、宋春丽,还有一些老艺术家去了以后,大家都共同讲了一句话,“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当时我听了这句话,觉得很贴心,感觉到一种安慰。我说确实这是老百姓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给的这么一个评价。说实在的,我不管出于什么因素,我都没想到这个荣誉掉在我的脑袋上,为什么把我选上了,我认为不太可能,但是我通过它的调查情况一看,本人各方面还是做了一点事情,综合指数比起来以后,可能也确实是这样的,我觉得还是我自己也特别高兴,我也特别感谢广大群众对我这些年来工作的认可,当然这件事,我自己不愿意过多去想,很多媒体都找我,怎么宣传和怎么说,我认为还是低调一些好,我想还是继续做事吧。既然大家对我过去做的那么多事,很认可,我继续按照大家认可的方式去做下去。

  [主持人]:虽然现在每年都会生产出很多很多明星,有很多很多人一夜走红,但其实真正老百姓想看的人并不多。比如说您,每年老百姓都想在春节联欢晚会上看到您,听到您的相声。今年春节晚会,您会上吗?

  [姜昆]:不会。第一,我觉得准备的东西不太适合,另一方面,确实不能像过去那样,能拿出时间去围绕一个题材去创作了,我毕竟还在主持工作,一天到晚的会议在开,越开,肚子越大,因为没有坐过这么长的时间。有些工作,因为在这个职位上,就一定要踏踏实实地做。所以已经不允许我去再做这些事情,但是我很惦念,我也希望我能有一些好相声在春节晚会上演出。

  [主持人]:什么时候能够听到您的相声?

  [姜昆]:别着急,还是有几个好的相声。

  [主持人]:今天日子也比较好,年末了。马上就2008年了,对于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您对中国的相声和曲艺界有什么样的期望?

  [姜昆]:最近经常面对我们电视机的镜头向不同的单位、不同的地区讲的共同的话,就是祝大家新春快乐、新年快乐、五福临门这样的话,每一年到来的时候,大家除了欢乐以外,还有一种对自己过去清醒的认识,我认为我们曲艺去年也挺活跃的,我们的舞台搭建起来了,我们的队伍壮大了,活动一天比一天搞得多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有点忧患意识,我们给他们提供一些出类拔萃的作品,或者是能够挑起大梁的曲艺新人。我觉得还是和老百姓距离差的很远,在这方面,我也挺着急的,我也特别希望我们所有的观众朋友们,在新的一年当中,把眼光多集中在我们曲艺的身上,一方面我们可以给您送去欢乐,另外一方面您目光的集中是对我们的一种鞭策和鼓励,让我们把曲艺工作做得好上加上好,在新的一年给您一个新的乐吧。

  [主持人]: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姜老师做客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我们有这么一场轻松而愉快的聊天,也希望在新的一年里,你工作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姜昆]:谢谢。

 
 

查看更多访谈>>>

编辑:黄维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责任编辑:黄维)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