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封面中国》"堂兄弟"  抄袭还是剽窃?

――《〈时代〉上的中国面孔》与《封面中国》 的比较

周立民

2008年01月03日08:13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封面中国》 李辉著
    《封面中国》连载本:从吴佩孚到宋子文 《时代》封面上的中国人物

    在上海季风书园,与《封面中国》并排而立的是一本《〈时代〉上的中国面孔》,看后不禁让人一愣,怎么《封面中国》这么快就有堂兄弟了?

    说“堂兄弟”是因为这两本题材相同的书并非出自一人之手:前者的作者是李辉,《人民日报》社的编辑,人所熟悉的传记作家和学者;后者是罗昶,“简介”中说他是“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再看看《〈时代〉上的中国面孔》的目录和作者的表述:“听别人讲一讲自己过去的故事”、“这是一个对话体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与世界彼此注视。”这个思路怎么与李辉的《封面中国》惊人的一致?李辉在《封面中国》的引言中就曾这样说过:“这是一个美国刊物与中国20世纪历史之间的故事。但在更大程度上,它也是中国历史自身的故事,一个如何被外面的世界关注和描述的故事,一个别人的描述如何补充着历史细节的故事。”李辉的《封面中国》之所以为我所熟悉,那是因为在2005―2006年两年它是以同名专栏在《收获》杂志上连载,这次是专栏结集出版。而它的这个堂兄弟是怎么回事呢?我满腹狐疑。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只有李辉可以做此项研究,别人就做不得;不仅如此,我也从不认为因为李辉名气大,介入此项研究早,著作出版在先,别人就不能碰同样的题材了。学术乃天下公器也,谁都可以来发言,至于好坏、高下那还是另外一件事情。但这个“公器”是就同一研究对象发表各自不同的看法,你不能将别人已经说过的内容拿来再说一遍,更不能偷偷摸摸的“你的便是我的”。如果是这样至少会被认为炒冷饭、鹦鹉学舌,没有什么价值;严重的还会被怀疑是剽窃、抄袭。那么这本《〈时代〉上的中国面孔》算什么呢?还没有等我仔细打量它,已经有人在“天涯论坛”的“闲闲书话”中发帖提出了质疑,这份作者署名“林中小虎”、题为“《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评罗昶〈《时代》上的中国面孔〉对李辉〈封面中国〉触目惊心的抄袭》”的文章中,作者举出具体文字,证明该书的一篇文章对李辉书的三处抄袭,作者认为:

    罗昶对李辉的抄袭首先是文字上的,但罗昶的狡猾之处在于将李辉把《时代》周刊翻译的文字从容地改头换面成自己的东西,此种抄袭充斥其书的前半部分,可问题在于一旦追究起来,罗昶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这些都是自己的翻译(应该承认,在引用《时代》周刊的报道时,罗昶在行文用字上还是和李辉有极细微的区别)。于是产生的一种可能性会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旦纠缠不清,罗昶的抄袭问题就可以浑水摸鱼,遮掩过去。

    粗略地浏览了一下《〈时代〉上的中国面孔》一书,我基本同意“林中小虎”的这个看法。不妨再举几个例子,看看罗昶是怎样对李辉文章中的一些译文“改头换面”的:


    例一:

    佛梦特人和弗吉尼亚人彼此不会友好[1]。在中国,高个子、魁梧、慢条斯理但却固执的北方人,[2]看不起矮个子、瘦小而精明[3]的南方人,反过来,南方人也看不起他们。上周,中国[4]又一场大规模内战在南北之间爆发。从1911年的革命推翻皇帝以来,类似规模的大战以不同形式一直没有停止过[5]。观察家注意到,此次大战是在南北双方四位最有名的人所领导的力量之间进行……[6] (李辉书81页,划线和数码为引者所标注,以下均同)


    同样的一段文字出现在罗书的第35页,除了划线部分外,其他的都一般无二(本文以下的例子中,情况也相同)。划线部分[1]“不会友好”,罗书中改为“总是不能友好相处”;[2]增加“总是”一词;[3]改为“瘦小、机敏而圆滑”;[4]为“在中国”;[5]改为“在进行着”;[6]改为“的”。


    例二:

    他是一位真正的“和平军阀”,这是他多年来的第一次战争,因此,上周公众的兴趣和同情,都集中在这位伟大的、长满胸毛的、操着浑厚嗓音的阎元帅身上。

    作为山西省的“模范督军”,阎实际上耸立[1]在一个独立王国之中(在中国包围之中)[2]。目前,尽管晋西南地区还存在粮食短缺,但阎为1100万人带来了繁荣,在中国他们最为富裕,因而,这使他显得出类拔萃。他[3]的嗜好不是女人、酒、鸦片,甚至也不是金钱,而是优质的道路、纺织、防御部队、维持秩序的警察,发展优良的牛、马、耕具、家禽、肥料――所有能为他的乡亲直接带来好处的事物。(李辉书88页,罗书38页)

    划线部分[1]“耸立”,罗书中改为“屹立”;[2]为“处在中国包围下的独立王国中”;[3]“他”改为“阎”。


    例三:

    中国的军队除勇敢外还有一点:忍耐[1]。当食物匮乏[2]时,他们每天哪怕只有[3]一磅大米――这一数量仅仅[4]只够维持生存――也能坚持数[5]月。整个冬天,他们一直穿着薄薄的棉军装抵御寒冷,绝大多数人没有鞋子[6],但[7]也能于[8]情况紧急时每日行军四十英里[9]。他们每个月的报酬只有六十五美分,其中几乎一半要支付出来[10]。另外,他们还得忍耐[11]失败和失望,尽管如此[12],他们从未[13]丧失过信心。(李辉书217页,罗书80―81页)

    这段文字罗书与李书的差异,怎么看怎么像罗是李的文字编辑,因为同样的文字不是句式的变化,而往往只是用一个同义词代替李的译文,这也是罗的惯用技法。如[2]“食物匮乏”改为“缺少食物”;[5]“数月”改为“好几个月”;[7]“但”改为“可”;[8]“于”改为“在”;[12]“尽管如此”改为“虽然是这样”;[13]“从未”改为“从没有”。[1]和[3]等似乎有所变化,仔细看看,不过是疏通了句意而已。


    例四:

    骑自行车是他的爱好之一。作为一个日本的傀儡,他不敢在无人警卫下走出皇宫,于是他只好在花园里转来转去,练习车技。(李辉书139页,罗书64页)

    这段文字,罗书与李书干脆完全相同。


    行了,相信有心的读者还会举出更多的例证。李书写到1946年就结束,罗书却写到2005年,看来还是大有创造的,但如果我以小人之心猜度的话,这些后面的文字不知来自何方。不论来自哪里,作者在文后不是有这样的声明吗?“本书图片资料来源繁杂,头绪众多,究竟哪些资料在使用上存在着版权问题,在客观上难以一一进行核查处理。因此特在此声明,希望资料版权的所有者给予谅解,并向他们致以衷心的感谢和歉意。凡认定自己是本书所使用的某部分资料的版权拥有者,敬请及时与上海大雅文化有限公司(021―62373108)取得联系,我们将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支付报酬。”这简直是一个强盗一样的免责声明,我不知道这样是否就可以免去法律责任,但不论怎样这种做法和这样的声明,连起码的学术道德遮羞布都懒得要了。

    善良的人一定会想,译文嘛,都是根据同一原文翻译出来的,这样的相似应当不奇怪吧?事实上,对文字翻译有所了解的人会觉得这样惊人的相似是不可思议的,因为译文在文风、用词法等方面体现出的译者的个人性远远超出了原文的同一。随便举一个例子就明白了:

    A:气派十足、体态丰满的勃克?穆利根从楼梯口出现。他手里托着一钵肥皂沫,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镜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没系腰带,淡黄色浴衣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他把那只钵高高举起,吟诵道:

    B:仪表堂堂、结实丰满的壮鹿马利根从楼梯口走了上来。他端着一碗肥皂水,碗上十字交叉,架着一面镜子和一把剃刀。他披一件黄色梳妆袍,没有系腰带,袍子被清晨的微风轻轻托起,在他身后飘着。他把碗捧得高高的,口中念念有词: 


    这是《尤利西斯》的开头部分,A是萧乾、文洁若的译文,B是金隄的,尽管是同一原文,几乎找不到一句文字相同的,但这并不奇怪,随便翻开两本不同译者所译的同一本书都会看到这种情况。那么罗博士的怎么就会与李辉的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呢?为了《封面中国》,李辉花费了六七年的心血,他的知识产权理应得到保护,如果说“抄袭”有些唐突的话,那么上述的种种情况怎么解释,罗博士和本书的出版者是否有必要对读者和李辉有个交代呢?

    同样需要做个交代的是《〈时代〉上的中国面孔》的出版者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以及“策划制作”者“上海大雅文化公司”。这本书的版权页上有总策划、项目编辑、文字编辑、执行编辑、出版人一大串名字,这些身在出版界的人难道真的就不知道2007年5月东方出版社已经出版了一本《封面中国》吗?

    李辉的《封面中国》,曾在中国著名的文学杂志《收获》上连载两年,《收获》的发行量超过12万份;在上海出版的《文汇报》、《文汇读书周报》都曾用大篇幅介绍过此书;2007年8月的上海书展上此书也是重点推荐书目;2006年度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评选中李辉因为这个专栏荣膺散文家奖……对这样一本在读书界产生广泛影响的图书,出版者如果闻所未闻,那我真是惊讶这样的失职;如果早有所闻,也恰恰如此,非要再炮制一本《〈时代〉上的中国面孔》来,那我更是震惊他们怎么会如此视法律和学术道德为儿戏,这种屡屡为人所批评的跟风、搭车出书的行为不但降低了出版社自身的品格,而且是对读者的戏弄。出版社可能以此获得短期利益,但砸了自己的招牌,那不但什么利益都没有了,还赔尽了几代人的心血,这样的账也应该算一算吧?

    现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不是出版的品种和数量太少,而是精品图书太少,滥竽充数的太多,重复题材的出版太多,这无形中也是出版资源和社会财富的浪费,如果说出版界要为建设节约性社会做出一点贡献的话,这样的图书出版就应当尽量得到控制和整治!                       

     2007年12月30日晚

   [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只代表署名作者的个人意见。]

报告文学 民间文学 散杂文 文学理论 戏剧文学 小说
小学教辅 中学教辅 成人教育 教育事业 家庭教育 幼儿教育 小学教参
少儿古典 少儿艺术 益智游戏 低幼启蒙 幼儿教师 少儿文学
管理学 企业管理 财政金融 会计 经济学
青少年心理自助 大众心理 情感
网络 硬件技术 办公软件 计算机科学 操作系统
基础医学 内科学 外科学 药学 儿科学 肿瘤学 皮肤性病
口腔学 眼科学 神经病学与精神病学    医学理论
化学 晶体学 生物 天文地理 农林 自然科学 数学
政治 历史 军事 地理 社会学 文化传播 哲学
水利工程 建筑科学 轻工业 电子电工 交通运输 机械工业
美食 体育 服饰 两性读物 生活百科 生活保健 
音乐 舞蹈 戏剧艺术 影视艺术 书法篆刻 艺术理论
德语 俄语 阿拉伯语 日语 语言学 汉语
【法律】 【马列】 【综合】
(责任编辑:文松辉)
更多关于 《时代》  抄袭  剽窃  《封面中国》 的新闻
· 复制+粘贴 论文不论“文功”论“抄功”?
· 【音视频复旦大学九师生造假抄袭 校方严查学生称快
· 女研究生2次抄袭论文被开除状告母校
· 一个学者与剽窃者的十年较量
· 《时代》发行量下降17.1%
· 中国工程院院士署名论文被认定剽窃
· 【音视频视频:乐坛抄袭风波硝烟弥漫 艾薇儿无辜受牵连
· 武大、中国民航大学两教授抄袭论文 被通报批评
· “网民”成为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
· 郭敬明小说被判剽窃 赔付21万
· 信息时报:普京博士学历遭质疑
· 网上抄袭严重 本科生毕业论文是不是鸡肋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10亿元为北京四合院增寿
国家大剧院站票也“疯狂”
嫦娥如何传回新年祝福
“不寻常华北龙”骨架展出
   精彩新闻
·[高考]招生计划 复习辅导 学习方法 历年真题及答案
·[考研]招生简章 报考指南 复习辅导 历年考题及答案
·[文化]单曲出炉 “许三多”有望唱进春晚
·[文化]"1217俱乐部":杨丽娟"追星"悲剧背后的隐秘
·[传媒] 年终策划:2007中国网络媒体走过不平凡一年
·[传媒] 新劳动法即将实施 新闻单位用工如何适应?
·[体育]国足进世界杯足协重奖800万 国奥奥运夺冠800万
·[体育]第4节崩溃遭逆转负勇士 火箭以失利告别2007
·[科技关注]张泽院士:一奖好处终生享 不动心太难
·[娱乐]今年央视春晚 赵本山宋丹丹再续"白云黑土"情
   播客·视频
天降皇位 入宫争夺名分
易中天笑称 不能见天日
   小编推荐
·[人物]文怀沙:易中天把历史通俗化 讲得蛮有趣
·[评说]2007年文娱事件盘点:被遗忘和被怀念的
·[原创]组图:国宝佛舍利五重宝塔回归祖国
·[聚焦]全国15省份启动卡拉OK版权收费
·[批评]《集结号》,国产大片的自我救赎?
     频道精选
南口抗战史料重现
“南海Ⅰ号”入驻水晶宫
·[悦读]热点电子图书免费看 

[一语惊坛]中国当前最大的难题是教育干部、教育官员
[访谈]李永森程文卫展望资本市场·张利军谈贝布托遇刺事件
[论坛]强国论坛07大盘点·一语惊坛:万千风云事,尽付一言中
[辩论]该不该接受两蒋迁葬浙江奉化· 烈士陵园被毁有黑幕?
[博客]"中国崛起"为何总是伴随着质疑?·看网民评胡温的心声
[博客]遏制"台独"沿海城市咋防空·08年世界是否会爆发战争?
   彩信·手机报
《人民日报》手机报

人民网彩信精彩大放送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