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福》导演任鸣、主演冯远征:戏剧人生
主持人:黄维    策划/整理:黄维、王茜
  2007年04月19日20:0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冯远征、任鸣做客现场
冯远征、任鸣做客现场
   人民网北京4月19日讯 今天上午10:00,北京人艺副院长、著名导演 任鸣、演员 冯远征 做客“文化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点击=〉进入话剧百年专题

  ·任鸣:曹禺先生对我的影响是一生的

  ·任鸣:我对戏剧的未来不担心

  ·任鸣:李肇星连着看了两遍《全家福》

  ·冯远征:舞台是一块“圣地”每一次演戏都像“朝圣”

  ·冯远征谈梁丹妮:话剧知音成人生伴侣
  

  以下为《全家福》导演任鸣、演员冯远征做客人民网文字实录

  任鸣、冯远征谈《全家福》

  
主持人:今天的访谈马上开始。先请两位老师跟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

  任鸣:大家好,我是任鸣。 

  冯远征:大家好,我是冯远征。

  网友小城故事:请问任导,您认为人艺的风格是什么?需要怎样继承和发扬?也有创新的问题吗?

  任鸣:我认为北京人艺是一个有自己独特艺术风格的剧院,而且北京人艺的风格是由几代人一块形成的。它最显著的第一个特点,我认为是讲话剧的民族化问题。北京人艺是一个有着中国民族气质的剧院,而且在演戏当中特别追求民族化的剧院。第二点,北京人艺是一个以现实主义为主的剧院。它演出的主要作品,比如《茶馆》《雷雨》《天下第一楼》等等一系列都是以现实主义的内容和表现手法为主的,所以它是走现实主义道路最成功的一个剧院。第三点,北京人艺是一个人民的剧院。它的人民性。它反映的无论是作品的内容,还是它的观赏,它里面都是小人物,比如《茶馆》里面的王立发、《狗爷》剧中的狗爷等等,都不是达官贵人,都是小人物。但是这些小人物在表达出来的时候,他具有很强的大众性。

  再有北京人艺的艺术创作风格特别讲究人物的语言、人物性格的塑造,就是以塑造人物性格为主,以精彩的对白为主的剧院。

  所以,我想,作为我们这一代的导演,我们应该非常好地继承今天人艺传统的优秀东西,同时我们不是保守的继承, 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去发展。在发展当中去继承。这样使北京人艺的艺术风格一直能够发扬光大。如果说谈到创新的问题,我觉得第一,是继承,第二是发展,第三是创新。北京人艺不能丢掉自己的风格。但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就需要把传统的优秀的文化和充满现代精神的开放的精神、创新精神结合起来。所以我们现在一直在走的是一种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道路。

  网友我没有方向:任导:全剧总长2小时40分钟,如何把近50年的历程浓缩在其中又不失历史的原貌?

  任鸣:50年的历程在2小时40分钟内完成是不是太短了,我是这么想的,我力图展现这么多的时间跨度,两个小时40分钟当然是短,我也想能够更长,可能能有更多的发挥,但是剧场艺术,是受时间限制的。一般,现在一个大剧场的话剧,控制在2小时20分钟左右。但是,《全家福》这个戏由于跨了6个历史时期,所以说,它留给每一段的时间相对是有限的,这个戏我们又加了20分钟,以表达时间的跨度。

  我过去也拍过一些戏,比如《北京大爷》,剧中是写几天时间,但是只表示一个历史时期,这样确实是很充分,《北京南院》,我拍得时候也是那样,就那么几天,在非典时期。但是它很有意思,没有这种长的历史跨度,有时候在这种大的历史跨度当中,是有力量的。

  比如《茶馆》是讲了三个时期,所以它非常的有力量,非常的典型。《全家福》等于比《茶馆》还多三个时期,它确实留给每个时期的时间不多,但是我们尽力浓缩在每一个时期表现大的跨度。这个本身时间跨度,确实对我是极大的挑战,我过去没有拍过这么多历史时期的,我过去拍的都是一个时期或者两个时期,所以,这也是对我导演、对演员表演非常大的挑战。

  演员要演6个时期的人物,衣服就得换六套,而且他要从20岁一直演到80岁,他要经历人生每一个时期,当然演员自己说,演得很过瘾,他说我可以在一晚上,用两个多小时,就能走完这一生。但是我们这也是一种艺术上的尝试,也希望观众看的时候能够在短短的一个晚上,通过这2小时40分钟就回顾我们国家大的历史时期的那种变化。这也是一种尝试。

  网友我说行就行:请问任鸣导演,当初是怎么想到清冯远征出演这部戏的?

  任鸣:首先,我和远征有很长时间的合作,加起来我估计有7、8部戏。跟他合作的过程当中,有他演年轻时候的戏,也有他演年老时候的戏,演老头的戏也有。我认为远征是一个演技派的演员,所以,我觉得王满堂非常需要表演的功力,因为他要演六个时期,要从很年轻的时候演到他的老年,没有一个能够把握时间的50年跨度的演员是很难担当的。

  其次,远征的演技我是非常相信的。而且,他是一个非常体验内心人物精神世界的一个演员。所以当时我就想,他演这个角色肯定能够演得非常好。而且我觉得最后的结果也确实是这样。为什么?就因为冯远征凭借王满堂这个角色获得我们话剧最高奖——梅花奖,也可以说,他得到了专家、广大观众的认可。

  《全家福》这个戏目前已经演了83场了,我觉得他越演越好,因为他每一次创作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深刻的体验。因为每次合作,我都觉得比他最开始演这个戏的把握更加成熟,老道,准确。所以这就是我选他演这部戏的原因。

  网友天啊撒旦在哪:请问嘉宾,演出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片断?

  任鸣:这里面有几个片断是我特别难忘的。第一个难忘是在第一幕的时候,王满堂由于历史的原因,造成两个媳妇面对他,最后他的原配说了,说我回去是跟王满堂离婚的,当时这个片断当中,我在排的时候也特别感动。我觉得体现了中国妇女的美德。

  因为当时矛盾尖锐的已经不可能一个人有两个爱人,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造成了,双方都是非常无辜的,这时候他原来的爱人能够自己让了,当然后来到这个戏结尾的时候,这个女的以后再也没有嫁,她晚年80岁的时候,重新回到了王满堂的身边,排这个的时候让我特别的感动。所以每回在剧场演的时候,这个地方也有人在落泪。

  还有一个片断,我觉得让我特别难忘在哪儿?就是王满堂到了晚年最后的时候,他这片儿要拆迁了,他的家门口有一个影壁,这个影壁是多少代保留下来的,是他的命根子,而且在各个历史时期,这个影壁都保护的很好,都没有被毁掉。

  但这个时候,因为要拆迁,这个影壁要拆了,王满堂本人在这个影壁面前有一段自语自话的对影壁的倾诉,他就讲怎么舍不得,怎么对不起他的师傅,怎么对不起他的妻子,怎么对不起他死去的徒弟,以及他的那种内心独白。这是一段全剧当中最长的大段独白。

  但是,他就说,为了北京我能够理解。这个时候可以说是他一生当中,内心最矛盾,也是最悲伤的时候,但是他能够讲出这些话来。因为王满堂是一个硬汉,每次到这的时候,底下都有掌声。远征在把握这段的时候,回顾一个人的一生,通过一个影壁折射出他这一生的时候,排的时候也是很有感觉的。

  网友无聊的电视剧:请问嘉宾,话剧中有过去耳熟能详的歌曲大串联,当初怎么想到用这些歌的?

  任鸣:确实《全家福》里用了很多歌曲,每一个时期的典型的歌曲。其实当时我们用这些东西,主要考虑就是介绍、表现、渲染那个时代的气氛。因为我觉得没有比歌曲更直接的能够马上向观众来介绍这个时代的。

  这里面所有的歌,我们统计了一下,将近一个时期用了三四首歌,加起来好象用了20多首歌。这些歌我都会唱,而且也都是非常熟悉的。但这些歌曲是从上百首歌曲里面选出来的,最表现那个时代的精神。我觉得,每一个时代只要你听当时那个时代的歌,就能够表现出那个时代当时人的那种社会环境,人们生存的状态,以及人们心理的变化。

  所以,最开始只是从介绍时代、介绍时间、介绍大环境的背景这一点考虑的,但是在排的过程当中发现,很多东西能够和人物的情感、能够和人物的思想、能够和人物的内心世界非常好的联系起来,而且能够非常好的去抒发。

  很多观众看完了以后说,这里面的歌基本上我都会唱,我记得外长李肇星连着看了两遍,他跟我说:“任鸣,你这里面的这些歌我都会唱。”很多观众看完了以后,说我听着这个歌就很亲切。包括“文革”那场戏,我记得我用了五首歌曲。比如现在很多都听不到的歌。它对烘托那个时代的气氛,确实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我觉得作为导演手法来说,我很愿意用音乐表达那个时代的人的一种方法。还有一点,我有的话剧用很多,比如《足球俱乐部》就是不但连歌都没有,连音响都没有。所以,这个可能还是跟每部洗的内容需要结合起来。

  网友我说行就行:嘉宾们,话剧对你们的生活和生命意味着什么?这如果是一份工作的话,不赚钱,也是小众的,是什么吸引你们从事话剧呢?

  冯远征: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现在有的时候静下心来想,如果我不干这个,我可以干什么。我真的想了一圈,我什么都干不了,因为我经商没有商业头脑,我估计上赔得一塌糊涂。如果你让我去坐在电脑前,我一般上网超不过两个小时就会下来,但是只有一个,当我在揣摩人物时,读剧本时我可以静下来坐一天,都不会觉得烦和累,而且演绎每一个人物时,都在体验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所以从出道演戏,为什么还这么强烈吸引我,因为我每一次接到新的剧本我都在重新体会一个人的人生,所以我觉得,话剧对我意味着非常重要,我不能说比我生命还重要,但是真的非常重要。

  实际上我们在做都不赚钱,话剧都是小众,但是它一定是小众的,因为再大的剧场,比如说人艺,每天晚上只可以有一千人,你想演十场才十万人,可是电视剧一个晚上可能有上亿人在看,这就是它没有办法的地方。

  话剧观众一定是能够欣赏话剧才来看话剧,由于它的局限性才是一个小众,因为电视是一个传播很大的媒介,可以走进千家万户,以前我也经历过这种苦,在没有钱时也做过话剧,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影视,其他途径挣到一些钱,实际上我也要每年回到剧院演话剧,这也是不挣钱,可能两三个月,甚至半年我都不出去,可能都不挣钱。

  但是反过来说,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我非常愉快,我能够提高自己,我能够修炼自己的表演技能,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跟任鸣说,等老的以后,我们真干不动时,我们还是要做话剧,我们两个经常会讨论这个问题。

【1】 【2】 【3】 【4】 

 
 

北京人艺副院长、著名导演任鸣做客文化论坛
北京人艺副院长、著名导演任鸣做客文化论坛
演员冯远征做客文化论坛
演员冯远征做客文化论坛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责任编辑:王茜(实习))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