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谈文革等话题: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是“看客”

2009年11月23日13:21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是一个看客。”莫言谈到旧作《檀香刑》时说,自己看起来写历史,实际是写当代。他很坦诚地回忆了自己在文革时的种种真实的想法,特别是对自己年少时用石块砸老师的行为后悔不已。莫言说,我们真的不能忘记我们的历史,而且我们写历史小说的时候一定要有现代的观点,不能把历史写成一个真的旧的东西,所有的历史题材都是重大的,所有的历史题材的作品都应该让人们联想到现实。如果一部作品写的是历史题材,但是可以让人联想到现实,这部作品就具有现代性。
    莫言谈到自己已经发表在《收获》上的最新长篇小说《蛙》时说,这本新书是讲中国的计划生育问题,这也是中外关注中国最大的问题之一了,这个问题关系到千家万户,甚至关系到许许多多人的命运。他说:“我们也经常地听到一些西方的媒体或者西方的批评家,对中国当代的作家进行批评,说我们敢正面社会的复杂问题,我们老是走中间道路,写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我不同意,我这几十年的写作,从来没有回避社会上尖锐复杂的问题。
    即将出版新小说《蛙》的作家莫言,昨天在北大举行了一场名为"历史与语言:我的文学经验"的演讲,此次演讲是由北京大学中文系组织的系列活动之一。莫言的多数小说都在探索和反思我们这个民族或灾难或荒诞的历史,在莫言眼中,"小说家最好的素材就是失败者的历史",但他强调一定有现代的观点;对于语言,民间没有经过加工的语言是文学应该重视的,就像他在小说中实践的那样。

    谈历史:写小说恰好要写失败者的历史

    莫言认为,作家有理由站得比某一个阶级要高,作家应该站在一个超阶级的,相对的,起码是相对超阶级的立场上来处理他的人物,处理他的题材。他说:“在小说里面,我觉得可以用不同的语言,因为这不符合现实,既然我们要做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家,写真实的作家,我们就必须客观的来考察我们的历史作品,尤其要考察在历史过程当中人物之间的关系,事实就是说在民间的历史上,个人情感的历史上,阶级的观念一直是比较模糊的,我们的历史教材可以从经济的角度来出发,可以把阶级作为我们主要的方法,但是在文学作品里面,如果我们仅仅从经济的角度,从阶级的角度来表现这么一个复杂的历史过程的话,我觉得他不可能成为一个文学作品,起码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文学作品。”

    他表示,作为小说家笔下的历史,首先是一部感情的历史。“所以我想我写这些历史小说的时候,还是从民间的视角来出发,从情感方面来出发,然后由情感带出政治和经济,由民间什么观点来填补我们的官方的历史的。”由此,莫言谈到关于国共两党的历史,他认为国民党的失败是有许多复杂的因素在里面,并不在于这个队伍里面所有的人都是坏的,是他们的路线错了,他们的路线,对老百姓的要求,他们没有代表人民群众最根本的利益,所以他们失败了,但并不能说所有失败了的政党,所有失败了的政党军队,都是坏的人,社会渣子的人。“写历史可以写社会的历史,写小说恰好要写失败者的历史,小说家最好的素材就是失败者的历史,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人的内心深处才会变得更加的复杂,更加的丰富,作家才有可能探索到更多人灵魂的奥秘。很多政治上的东西他的变化非常之快,而只有小说描写了人,描写了人性,描写了人的情感,写了人的灵魂,才有可能更丰富。”

    谈文革: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是“看客”

    “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是一个看客。”莫言谈到旧作《檀香刑》时说,自己看起来写历史,实际是写当代。他很坦诚地回忆了自己在文革时的种种真实的想法,特别是对自己年少时用石块砸老师的行为后悔不已。“在我这个年龄在文革期间游街示众我们也看得津津有味,处理人犯的时候,我们尽管心里面怀着恐惧,但还是要拼命地往前挤,希望能够立得最近,看到这个人是什么样的,所以上个月我在德国访问的时候,我就说对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应该进行一种非常具体的分析,我们不要把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跟德国纳粹时期的对犹太人的迫害划等号,因为这两件事情有很大的差别,而且我也紧接着说了一句,我说即便是在文化大革命那样的环境之下,我作为一个农村少年,毅然体会到了很多的欢乐,这句话可能被一些人抓住,攻击我,反正批评我,批得很厉害。我觉得这是我真是的感受,文革这样的一些,文革这么一段社会生活,这么一段残酷的生活,残酷的记忆很多,作为一个孩子,看到一些人头上戴着高帽子,后面是锣鼓喧天,在街上游行的时候,组织者有的愁眉苦脸,有的面带微笑的时候,我们确实感觉到像嘉年华一样,让我们很高兴。我也说实话,听说要结束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心里感觉到很失落,这么一个好看的东西没有了,这是我的真实感受,而且当时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莫言因此联系自己的写作说:“我们真的不能忘记我们的历史,而且我们写历史小说的时候一定要有现代的观点,现代的视点在里面,不能把历史写成一个真的旧的东西,所有的历史题材都是重大的,所有的历史题材的作品都应该让人们联想到现实。如果一部作品写的是历史题材,但是可以让人联想到现实,这部作品就具有现代性,就有当代性,就是一部新的作品,就不是一部旧的作品,如果仅仅是旧的作品,写的是旧事,人们也不可能跟现实产生联想,这样的作品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这就是我写这部小说最原始的一些出发点。”


    谈语言:没有经过加工的语言更珍贵

    莫言首先分析了语言与社会变革的关系,他说:“一个作家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写作,应该说是在他没有成为作家之前就已经确定了,他之所以用这样的语言来写作,他的语言之所以是这样的风格,跟他过去的生活全部都有关系。我的小说语言之所以是这样的,那肯定是跟我过去在写作之前的几十年的生活有密切的关系。”他认为语言和社会变革有很密切的关系,变革社会和变革语言或者语言的革命有直接的关系,谁在先谁在后很难说,没准都是同时的,他甚至倾向于他们先发明革命的语言然后领导革命行动来。另外,语言最大的目标就是能够一个理想的社会环境里面,人们在家里讲的话和外面讲的话是一样的,这个社会肯定达到了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在这个社会当中所生活的人,也就应该获得了非常大的自由。

    “某个作家如果要想自己的语言获得生命力,活力的话,还是要向广泛的民间语言来学习。”他说自己的小说的语言,最大的得益还是得益于在民间的这一部分。“我小学五年级辍学回乡,当时非常痛苦不堪,后来我变成写小说的人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也是一个幸运,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在很小的时候,就跟村里的人们混在一起,无意当中了解到了民间语言的丰富,也跟身边的这种叔叔大爷乡亲们学到了很多民间的语言来表现自己的思想,描述事物的能力。现在时间又过去了几十年,现在我不像当年那么熟悉了,所以也出现了一个新的课题,作为作家,如果要想自己的创作保持一种生命力的话,要在语言方面尽量少的重复自己,并且使语言继续出现新的创造气象的话,确实还是应该有意识的多跟下面的农民群众接触,当然也可以跟知识分子接触,知识分子的语言毕竟都是从书面语言过来的,民间的没有经过加工的语言,我想才是文学更应该重视的。”

    谈新作:计划生育涉及灵魂深处最痛的地方

    莫言谈到自己已经发表在《收获》上的最新长篇小说《蛙》时,表示:“我们也经常地听到一些西方的媒体或者西方的批评家,对中国当代的作家进行批评,说我们敢正面社会的复杂问题,我们老是走中间道路,写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我不同意,我这几十年的写作,从来没有回避社会上尖锐复杂的问题。我想我在写的时候还是想了一些办法来尽量的使它变成一个艺术作品,这就是牢牢要记住,我是写文,不是写事件,事件只是创作灵感的源头,事件激活的是我对人和物的记忆,然后我用非常尖锐的社会问题来实现对人物的刻画。”

    他说,这本新书是讲中国的计划生育问题,这也是中外关注中国最大的问题之一了,这个问题关系到千家万户,甚至关系到许许多多人的命运。计划生育这个覆盖面非常广,也受到了西方的很多的批评、指责,这个问题既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也是一个国家的基本国情,而且这个问题也涉及到灵魂深处最痛处的地方,也涉及到中国文化传统里面最古老最保守的这一块。“如果我们仅仅把它当做一个热点问题来写,我仅仅是想揭示在60年的道路上一个奇人怪事,这个就背离了我的初衷,我主要还是想把这个作为一个环境,在激烈冲突的,有矛盾的地方,最能考验人性的地方,写人,表现人,所以这部小说写完了以后,我还比较满意的就是说我写出来的这个姑姑的形象,乡村妇科医生的形象,首先是我过去小说里面没有出现过的,然后也是,我想了一下,也是在最近的30年里面这些作品里面,就我的阅读范围之内,我也是没有读到过的,所以这部作品可以获得一个出生证,可以让他问世。”

    关于小说的结构,莫言说自己也想了一些办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篇小说的结构就是政治,结构就是内容,结构甚至就是变成了小说家艺术表现的一个,表现艺术才华的一个地方,一块领域。这部小说我想应该尽量的使这部作品回到朴素的叙述,所以最终采用书信体的结构,但是在最后末尾还是用了话剧的形式,把朴素的叙述让它插上两个翅膀。”(网易读书供稿  文/kiki)

(责任编辑:文松辉)
更多关于 莫言 的新闻
· 莫言语出惊人:作家抄袭自己比抄袭别人更可耻
· 莫言:作家抄袭自己比抄袭别人更可耻 
· 张福海:莫言的高压锅和黑锅理论在德国影响广泛
· 作家旧居何时成了“聚宝盆”?
· 莫言:中国“乱”里边有一种内在秩序
· 莫言:期待国外读者学会欣赏中国小说
· 空中网启动手机新文学原创大赛 莫言等任评委
· 最大图书盛会负责人称莫言有望获诺贝尔奖
· 法兰克福书展总裁:莫言有希望获诺贝尔奖
· 法兰克福书展总裁:莫言有希望获诺贝尔奖
我要发表留言  (现有留言:0条)
用户名:        密码:          到强国社区注册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高三生自杀遗书揭学校不正之风高三生自杀遗书揭学校不正之风
12岁体校男生训练时猝死12岁体校男生训练时猝死
狮子座流星雨狮子座流星雨
小鳄鱼误闯河马群被撕咬小鳄鱼误闯河马群被撕咬
   精彩新闻
焦晃经典重温“假钦差”
焦晃经典重温“假钦差”
美国艺术家七人展举行
美国艺术家七人展举行
·81岁朱镕基甘当京剧“吹鼓手”
·台湾3部戏首次参演中国戏剧节
·《秋喜》,不落俗套的谍战片
·《蜗居》编剧:姐写的是诱惑
·央视改版名牌栏目身价上涨
·揭秘“手机色情”的利益链
·世界首艘“关公号”游船启航
·国际艺术节璀璨上海滩
·姚晨版杜拉拉狂玩幽默
·崔健北展摇滚新歌老歌各半
·广电总局关闭111家无证网站
   播客·视频
《红楼梦》林妹妹还是旧的好?《红楼梦》林妹妹还是旧的好?
北大低调应对首位推荐生北大低调应对首位推荐生
   小编推荐
·[文化]中央财政三十多亿今年投入文化工程
·[关注]屡禁不止?揭秘“手机色情”背后的利益链
·[动态]姚晨将个人幸福观融入话剧 杜拉拉为爱辞职
·[读书]向毛主席学习如何读书 读书是一种"别无选择"
·[读书]自传《咏远有李》出版 李咏放言要超"白"赶"崔"
     频道精选
谁来与达利对话?谁来与达利对话?
应萼定:探寻舞蹈的本质应萼定:探寻舞蹈的本质
[一语惊坛]能考上北大还推荐,与培训"富二代"何异?
[论坛]骇人听闻!犯人做小姐可减刑·文强腐败乐坏旅游局
[访谈]叶文成谈安徽文化改革发展·"大检察官访谈"征集提问
[辩论]居民月基本用电限87度如何·武大解聘重病教授你咋看
[博客]李源潮咋崇毛泽东用人观 张召忠:揭秘中国4代战机
[博客]胡锦涛讲世所罕见开啥良言? 农民工性出轨耻感胜贪官
   无线·手机媒体
“奥巴马Twitter”实为他人代管“奥巴马Twitter”实为他人代管
什么是微博?什么是微博?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