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伟业》词曲人被逼疯 黄建新曾想改变影片主题?--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

《建党伟业》词曲人被逼疯 黄建新曾想改变影片主题?

2011年06月27日08:17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手机看新闻

  
陈涛
马上又


  人民网北京6月27日电 (记者 李岩) 6月15日为建党90周年而拍摄的献礼片《建党伟业》正式与观众见面,据悉,此次《建党伟业》全国上映规模空前,银幕数更是突破了7000块,超过了《让子弹飞》及《唐山大地震》,票房方面势头强劲,前五天即突破1亿。除了浩大的明星阵容,抓人眼球的特效场面,音乐方面更是独具匠心,风格迥异,京华时报资深记者谢语6月21日专访了片子“御用”词曲作者陈涛与马上又,畅聊音乐创作中《建党伟业》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以下是访谈实录:

  《建党伟业》放弃好莱坞大场面 “东欧”音乐风成新宠

  记者:说起《建党伟业》一般人们会想象,音乐会做得轰轰烈烈、气势磅礴,而您的音乐恰巧有种细腻、甚至哀婉的感觉,很有“俄罗斯小调”伤感的东西,马老师,请您先说一下旋律上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马上又:主要是在电影中选择一个主题,整个电影音乐的构思也是从这儿发展起来的,写到差不多三分之二多一点时,主要是配乐,在配乐中就有一个主题,用来表现党的辉煌,当时因为做的时间特紧我们接到这个任务是在3月30日,导演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那时做了一个样片以,等于当时定了两个主题,主题有了以后,就开始进入配乐的工作了。

  这个歌是从其中一个主题演绎出来的,那个主题有点像以色列国歌《希望》的感觉,用那个主题是有原因的,背景我们也是按那个状态写了一个这样的类型,首先是俄罗斯小调,但是情绪上,我们两个人当时商量,一定不是航拍式的情绪,不是大手笔,我们两个共同坚持一点,就是突出个人情况,无论你要表现多大,都要从人开始,就是个人浪漫主义和革命主义情结要结合到一块,我也希望我们两个找到不一样的切入点,要做到不一样,要让人一听感觉就不一样。这样我们目的就达到了。

  陈涛:拿到这个电影(《建党伟业》)时,整部电影演到南湖开会就完了,实际上我们分析,中国共产党在那个时代还是一个襁褓,还处在一个婴儿状态,尽管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就是现在的精英人群,都很年轻。

  马上又:他们那时有的才26岁,26岁什么意思?就是在我们看来都是小孩,你想想,26岁可以做什么。而且这还是平均年龄,还有更小的。也就十八九岁,最大可能也就是董必武和何叔衡,其他人都特别小,也就20刚出头。

  记者:就是说整个影片音乐是根据人的情绪变化来完成的。

  陈涛:为什么当时没有选用航拍的效果,因为我认为它不是最好效果,因为那时(那个年代)还没有航拍,其实就是南湖上的一艘船,中国的共产党就在这艘船上,可以说整个中国这么大面积里,只有那艘船上有共产党,他们只把建党的任务在那里完成,到这里电影就结束了,所以还没有后面千军万马、争夺江山、决战的阶段感觉。

  记者:这个歌听完之后,感觉有点像前苏联的感觉,有点“小调”的感觉,因为前段时间有各种影视剧作品,都在尝试用这种方式,包括《前途》、《借枪》都有这种“白桦林”式的表现方式,有没有考虑到这种音乐会让这个年龄层段,或者岁数更大的人接受起来会有一种精神上的压力?

  陈涛:我觉得马上又是一个闭门造车的人,他自己在家做自己的东西,他自己工作室里没有电视,那时,只是一个人在剧场里做。

   马上又:创作完全闭门造车 我几乎不看电视。

  陈涛:通过我对他的了解,如果他的音乐有和其他音乐相似的地方,大家说他在用什么风格了,其实他本人是不知道,这点很真实。

  马上又:涛哥有一次跟我讲,有很多电影音乐用的是东欧元素,我就说是吗,他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吗?我说,我真不知道,我在2004年我自己有一个歌叫《她》,就是这样的,这可能和我平时做音乐有关,首先,中国音乐学院都是学俄罗斯体系的音乐,其次,因为我是新疆人,是回族,有一半是蒙古族血统,像伊犁这样的地方。比如我从小知道“格瓦斯”这样的东西,最后我出来以后,发现东北也有“格瓦斯”,但是我只知道它是很好的东西,不知道别的地方也有不,包括我们当地有一种像手风琴一样的乐器,原理都是一样的,像打字机。不是按钢琴12个频率排列的,但是新疆整个西部受它的影响很大,包括我小时住的房子都是俄式的建筑,都吃大列巴,做法都差不多,所以难免有这种文化渗透。我个人感觉,如果之前有很多人做俄罗斯风格,我绝对不做,我有这样的事,音乐这部电影刚开始音乐定的不是这个主题。

  为音乐 黄建新曾想改变《建党伟业》主题?

  记者:刚开始是什么主题?

  马上又:是好莱坞式,大片式的。

  陈涛:但是也很注重内心的东西。不是从一个层面开始的,而是从一个特写开始的。

  记者:音乐上的手法是大片式,效果也是这样的?

  陈涛:其中有很多航拍的东西。

  记者:陈老师您也是国内著名的词作人,也写过《暗香》这类的歌,我感觉您的词有种田园风光诗,很质朴、很轻松的感觉,如果非要用关键词来概括的话,可以说是“田园”、“炊烟”、“母亲”,尽管这些词没有出现,但是感觉出来了,您在写这个作品时,您是怎么来考虑这种创作的,最后呈现这种最简单、最人性的一面,而且有一种伦理家的感觉,您创作时怎么考虑的?

  陈涛:我觉得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他们在干这个事时,我认为他们是想到这些了。首先这些人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就是因为理想,那时整个中国比较破败,比如《二十一条》等,那个时代对中国来说是非常耻辱的时代,这些人要站起来,他不是想到自己,而是想到自己的后代,可能从南湖小船开始,或者后面的历史,其实很多人都是为自己的理想和信念而死,很多人没有看到建国就死了,他就是希望让中国回到炊烟缭绕,母亲和孩子都在自己家生活的那种状态。

  记者:就是安居乐业,人们都有尊严地活着。

  您在具体创作时,是一气呵成,还是经过比较长时间推敲?因为每个人创作都不一样,也许喝两口小酒以后,灵感忽然就来了,您当时是什么状态?

  马上又:我认为是一气呵成,因为这个戏给我的时间比较长,可能也就准备了一星期。

  陈涛:你要想好自己要做什么,因为当时特别急,但是他们又不好意思催,其实他们特别着急,甚至希望给你一个笔就在那里写出来就可以了,但是对于我这是不可能的,我要回去想想再写,但基本上还是一气呵成。

  记者:您是自己思考还是根据看什么东西,还是有没有什么个人的习惯才写出来的?

  陈涛:因为我过去对文史还是有一些研究的,这些东西你要说现看肯定来不及。

  记者:有一些人习惯在夜里创作,您呢?

  陈涛:这个歌是白天写的,如果整个歌算起来,不吃不睡都算的话,其中47.5个小时是用来思考的,真正拿起笔来写非常快,是先有的音乐,后有的歌。附歌开口时四个音很难填,我现在看了这个成品挺骄傲的,因为还不能倒字,一下高,一下低的就不好,你要把整个歌弄舒服了,虽然现在还没有人表扬我,但我也感到很骄傲。

  记者:因为一般都有两种方式,曲出来之后再去填词,您一般是先写词多,还是先出一个小样?马老师呢?是先写曲子多,还是先看词?

  马上又:一阵阵的,我前些年是先出曲子再填词,这些年是先出词,我们两个人刚合作了一个屠洪刚的歌,就是先有的词。

  记者:可能这也要根据自己的作品,词重要,可能是因为文字上要求更多。陈涛:比如这个影片需要,你不先填词也不行,因为已经有了两个主题,要么填这个,要么就填那个,如果先有的词,你先按这个词给我来一个曲,如果说这个没有用,只可以重新再来看一个,按这个词再作一个。

  
【1】 【2】 【3】 【4】 【5】 

 


  


  西湖成功“入遗” 填补“文化名湖”遗产空白

  党旗礼赞:胡锦涛总书记和一个村的巨变

  曝《建党伟业》曾被想拍成“清明上河图”

  新版<家>人艺首演 濮存昕龚丽君"最具夫妻缘儿"

  花明楼的春天 走进刘少奇成长的故乡
(责任编辑:李岩)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