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歌剧院《劫夫作品音乐会》有感:人民的知音--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文化>>本网原创

  

中央歌剧院《劫夫作品音乐会》有感:人民的知音

傅庚辰

2012年06月19日07: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前段时间听了中央歌剧院的《劫夫作品音乐会》,深有感触。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这是党的根本的工作路线。在音乐界,劫夫是践行这条路线的模范,他的作风、他的作为、他的创作道路与人民群众有着血肉联系,他的身上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与人民群众不可分割的特性,对时代需要的敏感性,对生活需要的敏感性,他把一个革命音乐家的思想情怀和现实斗争生活、时代精神和人民的命运高度统一,把民族民间音乐和革命精神高度统一,把深刻的革命思想和群众易于接受的艺术形式高度统一,这是难能可贵的,这是他留给我们的宝贵经验。

  1943年日本侵略军在晋察冀边区实行“三光政策”大扫荡,在完县野场村制造了“野场惨案”,118个老乡为了保守八路军的军事秘密全部壮烈牺牲。劫夫闻讯赶到惨案现场,面对如山的尸骨,如河的鲜血,重伤的孩子在呼唤亲娘,在死去的母亲怀中吃奶的婴儿,劫夫痛哭失声,悲愤万分,当场写下了《忘不了》这首歌,词曲几乎同时涌出。此歌形象之逼真,情感之浓烈,曲调之动人,字字血、声声泪,是对日寇暴行的血泪控诉,歌者、听者无不为之动容,获得了强烈的效果,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成为叙事歌曲的典范。1963年,我们的国家在前进的道路上面对许多困难,面对国外敌对势力的刁难,有些人怀疑“中国的社会主义能不能走下去”的时候,劫夫以其坚定的理想信念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时代的重大主题,高唱出“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共产党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这首由他自己作词的歌曲《我们走在大路上》很快传遍全国,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奋勇前进。1966年河北邢台发生了大地震,劫夫迅速赶往地震灾区,创作出反映灾区人民心声的歌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创作速度之快,选取切入点之准,产生效果之大都是惊人的。歌曲作为灾区人民的誓言,作为党和人民血肉相连的赞歌,产生了巨大影响,受到同一时期到达灾区的周恩来总理的称赞。

  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莫过于著名音乐家、前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工作部部长、中国音乐学院首任院长、秧歌剧《兄妹开荒》的曲作者安波的一段回忆。那是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时期,安波采访的一位村干部讲起他的对敌斗争经历:他被捕了,敌人给他坐过三次“老虎凳”,灌了六次“辣椒水”,他几次“死去活来”,但他始终没有吐出一字秘密。安波在感动之余问这位村干部是什么力量在支持他?哪知道他不慌不忙地回答说:“是两首歌子。”安波问:“那是什么歌子呢?”村干部答:“歌子没什么稀奇的,我们这里谁都会唱,一首是《歌唱二小放牛郎》,还有……”这时屋中“松明子”亮了起来,照在一张张年老和年轻的脸上,他们个个是严肃和深沉的目光,完全陷入了对敌斗争的回忆中,村干部喊了声“一、二!”歌声立刻划破深山长夜的寂静“你要我唱一支歌,我唱个民族英雄王禾……”当唱到“敌人用开水浇他,割去他的耳朵……他不言不语挺立不动”时,安波看到老乡眼里闪着泪花,然而他们仍然引吭高歌“直到行刑那一天,英雄的颜色一点没有变……”这就是劫夫歌曲的战斗作用。于是安波当即致信劫夫:“昨天晚上我们听到了一次世界上最美好,最高尚,也是最动情的歌声……这首歌就是你与方冰合作的《王禾小唱》。你应该从这件事中得到安慰,得到鼓舞与力量,你应该紧握你的笔杆,不,不是笔杆,而是一挺千金难买的重机枪!我相信在新中国成立后,你在我们之中是最有资格大笑几声的!”这是多么生动的例证,一首歌曲在普通老百姓的身上产生这样大的力量,可见作品和作者与人民群众融和的深度。劫夫是人民的知音,人民也是劫夫的知音。

  深入浅出,雅俗共赏是艺术创作上很高的境界。这需要相当的功力,需要作者对生活的深刻观察,深入地开掘和典型地概括,需要选准下笔的切入点,选准形象生动的语言一语中的。劫夫的作品就有这样的境界,他的许多作品都是深刻的内容、简练的形式和生动语言的高度统一,并且风格多样。抗日战争歌曲《王禾小唱》、《歌唱二小放牛郎》、《忘不了》……解放战争时期的《国民党一团糟》、《骑兵进行曲》……新中国成立后的《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摇篮曲》、《哈瓦那的孩子》、《我们走在大路上》、《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特别是他为毛泽东诗词所谱写的《沁园春·雪》、《蝶恋花·答李淑一》、《七律·送瘟神》等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都以深入浅出雅俗共赏的美学品格和艺术魅力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并广为流传,成为艺术精品。艺术悟到高深往往删繁就简,当然这个“简”是有深刻内涵和深厚根基的。劫夫的创作为我们作出了范例。

  作为音乐教育家,前东北音专校长、沈阳音乐学院院长,劫夫不仅自己的创作走民族化的道路,主持学院的教学工作也非常重视民族音乐的教育。专门设立民族音乐课,设立民族器乐专业和民族声乐专业、系统地讲授民歌戏曲,他要求作曲系的学生必须背会50首以上的民歌和系统地学习两个剧种以上的戏曲音乐,在创作上要走深入生活、深入群众、深入民族民间的道路,这对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学生产生了深远影响,这种影响在秦咏诚、雷雨声、谷建芬、羊鸣、臧东升等许多人的身上及作品里都显而易见。我的创作电影《地道战》音乐之所以能成功,与我在学校时期系统地学习了河北梆子也是分不开的。

  1966年那个特殊的年代,在一次劫夫和我的谈话中,他说:“傅庚辰,当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作曲者比当什么都强。”这句话是有深刻含义的。人民在劫夫的心中至高无上。终其一生他始终是一位人民音乐家,他的一生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他是人民的知音,人民是他的知音。

(责任编辑:崔元苑、许心怡)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