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人民播客|先锋网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
  
  【人民日报“文化圆桌”栏目特别推出】

  
  |编者按
中华文明是人类几大古文明中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悠久的历史赋予了中华民族博大而丰富的文化遗产,极具特色的各种民族、民间文化,构成了中华民族独特而灿烂的文明景观。2001年以来,昆曲、古琴、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蒙古长调等先后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中国由此成为拥有代表作数量最多的国家。这些丰富的文化形态是中华记忆传承的载体,是日新月异的中国发展的依托,更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   

  近年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中国政府对文明传承的自觉、广大遗产保护工作者为维护脆弱的文化生态所做出的努力令全世界瞩目。
  
  然而,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增强,经济和社会的急剧变迁,因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无形、易逝、口传心授等特性,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保护和发展面临着严峻形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处于十分关键的阶段。
  
  如何让珍贵的文化样式远离衰亡?如何以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理念处理好经济繁荣与文化保护的关系?如何保护自己的文明,为人类传递一份巨大、珍贵、不可替代的财富?在此,我们特邀请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王文章、昆曲表演艺术家蔡正仁、中国民俗学会名誉理事长乌丙安、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刘玉琴畅谈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往期回顾:中国文学30年:传递与引领][中国电视30年][进入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型专题][深化文化体制改革

 

   王文章,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兼任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文化报社社长、总编辑,文化部艺术司司长。社会兼职有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评审委员会主任等。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在我国文化领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成为一大亮点。它不仅说明了我国当代对保护人类文化多样性和优秀民族文化传统的重视,也标志着我们今天对民族传统文化价值认知的根本性变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当代开始逐步得到良好的保护和传承,从根本上说,是贯彻落实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的必然要求。

  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取得了不少重要成果。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在国际范围内不断得到重视,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也开始由以往单个的项目性保护,走上全国整体性、系统性的保护阶段。它的重要意义在于,我们开始对与物质文化遗产一道,共同延续五千年中华文明的现存文化的记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进行全面的重新认识。我们审视人类自身及社会整体发展目标时,不能不认识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我们的重要意义。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全社会参与保护的意识也在不断加强,我国的保护工作正在逐步体现具有“文化自觉”的特征。

  我国近五、六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进展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重视参与国际间的合作;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法规建设和立法进程;具体实施形式多样的保护措施。保护措施主要是:开展全国普查,制定保护规划,建立国家和省、市、县四级名录保护体系,保护传承人,加强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文化生态保护区的保护。国务院还确定从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中国的“文化遗产日”。对于提高公众自觉参与保护的意识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我国政府主导,社会团体、机构和公众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机制正在形成。

  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进展,得到社会公众的认同和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但是不能不看到,保护工作面临的形势仍然是严峻的。[详细]

   蔡正仁,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1961年毕业于上海市戏曲学校第一届昆曲演员班。师承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及传字辈沈传芷,周传英等名家。擅长出演昆剧中各类小生,尤演官生戏。

   我1941年生于江苏省吴江县震泽镇藕河坊,1954年进入华东戏曲研究院的昆曲演员训练班。后来华东戏曲研究院改为上海戏曲学校,我们那批十二三岁的孩子成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昆曲传人。我12岁师从传字辈的沈传芷、俞振飞学习昆曲官生戏,如今在昆曲舞台从艺54年,见证了中国昆曲艺术的发展与繁荣。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看到昆曲艺术面临面临失传的情况很重视,立即把分散各地的传字辈老师集中到上海与杭州等地,着手抢救昆曲工作。1961年我们那批学员毕业,那时正逢上海青年京昆剧团成立。我到了京昆剧团后,团里都在抢救、记录昆曲工作。排出了《墙头马上》、《牡丹亭》等剧目。

  1956年正值中央酝酿“双百”方针时,浙江昆曲团排出了一个昆曲《十五贯》,一出《十五贯》先后在上海和北京上演,顿时,轰动北京,轰动上海出现“满城争说《十五贯》”的盛况。许多中央领导都看了戏,周恩来同志观看了演出团后,到后台看望演职人员时说:“你们浙江做了一件好事,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人民日报毛泽东也先后看了两遍,并给予高度评价,还说《十五贯》应该到处演。《十五贯》丰富的人民性和相当规模高的艺术水准突显出昆剧的魅力,改变了”昆曲必亡“的看法,人民日报为此发表社论《从”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谈起》给古老的昆曲开启了生命的春天。

  此后,全国许多剧团都开始移植演出《十五贯》,上海、北京、苏州、湖南等地都江堰市成立了昆曲团,使昆曲得到复苏。各剧团还请了一些“传”字辈艺人,招收了一批“继”字辈学员。到“文革”时期,戏曲界只八个样板戏时,昆曲再次陷于绝境。
[详细]

  
  乌丙安,中国民俗学会名誉理事长。我国著名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笔名乌克,1929年11月3日生,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蒙古族人。

 

 

 

   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博物馆、民俗博物馆和传习所、保护机构建设、经费投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立法等多方面工作的大力推进中,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保护,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性进展,引起了全社会的特别关注。

  众所周知,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对象是物,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对象首先是人,是拥有非物质文化遗产宝贵知识和精湛技艺的承载者和传递者,他们正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的代表性传承人,也只有保护好他们和他们的传承机制,才有可能把宝贵遗产从人亡歌息、人亡艺绝的濒危绝境中抢救回来。因而代表性传承人的保护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中之重。

  基于以上明确的认识,几年来我国政府积极发挥了主导作用,从以下两个方面有力地推进了保护代表性传承人的工作:

  一、文化部在开展第一批、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申报和评审的过程中,不失时机,交错地进行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和命名工作。一方面成立了专门的代表性传承人评审委员会,负责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评审工作;一方面制订了评审规则和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标准和条件,其中除了所有代表性传承人共同的标准外,还制定了十个不同专业门类具体的评定标准。经过反复的鉴别、复查、验证、确认等多个环节,最后,分别在2007年6月9日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民间文学、杂技和竞技 、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传统医药五大类别的代表性传承人226名;2008年2月15日公布了第二批国家级项目传统音乐、民间舞蹈、传统戏剧、曲艺和民俗五大类别的代表性传承人551名,共计777人。[详细]

 刘玉琴,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

   当人们为改革开放30年巨大成就欢欣鼓舞之际,许多人也为另一件事情感到兴奋:近日在西班牙举行的第32届国际戏剧协会代表大会上,中国首次当选为国际剧协执委会常委会成员国,中国剧协副主席董伟当选为常委会委员。对一般人而言,此消息微不足道,而对中国戏剧而言,甚至中国文化而言,却意义不凡。

  中国一直自称为戏剧大国。五千年文明史,千百年来流传着数百个戏剧品种;目前全国有5000多戏剧院团,30万从业者,每年演出数十万场。尤其在农村,逢到年节或农闲时,一个村里的戏台能从村头摆到村尾,几十台大戏同时开唱,丝弦锣鼓、咿呀之声不绝于耳。

  这样壮观的景象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足够引起轰动,足以让世人仰视。中国是“戏剧大国”似乎不容置疑。然而遗憾的是,中国戏剧在国内“花香满园”,在世界却动静寥寥,几十年间连国际剧协的大门尚未得入,颇不受“待见”,更不用说登台入室取得话语权。

  国际戏剧协会已成立60年。亚洲的日本、韩国、伊朗、孟加拉、菲律宾都早已成为常委会成员国,在国际剧协大门之外翘首以待的中国,其尴尬和刺激已非语言所能形容。几十年来,世界戏剧舞台一代代、一年年繁花生树,春色如许,彼此相融。中国戏剧却极少“闪亮登场”的机会。中国戏剧在世界舞台的地位与一个发展中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
[详细]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责任编辑:雷志龙)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