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人民播客|先锋网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

 

  [编者按]| 他们是文化名家,他们是历史的活典,他们是岁月的见证,他们是健康人生的范本……11月24日,人民网文化频道推出“文化寿星”报名征集活动。截止2009年1月4日,根据网友投票和专家意见,共有十位文化人物当选 :文怀沙、季羡林、杨绛、黄苗子、王世襄、华君武、丁聪、周汝昌、方成、吴冠中(排名按年龄大小排序)。入选寿星中年龄最大的为文怀沙(99岁) ,最小的为吴冠中(90岁)。您可以点击留言,为文化寿星们送出祝福。【我来送祝福】

 

 文怀沙(1910- )名奫,以字行,斋名燕堂,号燕叟。1910年生于北京,祖籍湖南。治学以研究楚辞称世,创立宝学、东方美声学,对经史百家、历代诗词歌赋、佛学、医学、红学、音乐、戏剧、金石书画等也广有涉猎。【专栏】

  在人生道路上还是要多种一点花,在你走了以后让人家闻到花香

  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是会死掉的。现在有一口气就要考虑一个问题,活着干什么。我随时问自己,活着干什么,在人生道路上,你是愿意多种一点花,在你走了以后让人家闻到花香,还是愿意沿途不讲卫生,去排泄一些脏东西,让人家踩着你的粪前进?人总会死,但是人不能不留下一点东西。

  我是一个不得安闲的老头,但是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是一个老头。我常用的一个办法就是和年轻人在一起。一滴水怎么才能不干?那就要滴到海洋里去。延缓衰老的步伐,使自己活得更年轻,唯一的办法就是拥抱青春。临死的时候,我还要吟诗,“青春作伴好还乡”,要带着青春的气味,让青春来做自己的伴侣。

  今天,我首先要关心我的同代人,生于19××年的弟弟和妹妹,希望你们有一个宽广的情怀。世界上最博大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博大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博大的是高尚的人的情怀。愁眉苦脸是一天,心情宽广也是一天。杞人忧天大可不必,不要躲避逃不开的事情。死亡是一个陈旧的游戏,但对每一个个体来讲都非常新鲜,就这么一次,有来就有去。有一次,我在外地,那天心情很不好,我怕回不去了,就给家里留了一个遗言,八个字:“好来好去,善始善终。”《文怀沙:文化的背后是良心》

 季羡林(1911- )北京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是我国著名文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他早年留学欧洲,上世纪40年代回国后,长期在北京大学任教,在语言学、文化学、历史学、佛教学、印度学和比较文学等方面卓有建树。精于语言,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阅俄、法文。 【专栏】

 

 

 

 

   “我们讲和谐,不仅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还要人内心和谐”

  “关于和谐,我目前正在写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漫谈和谐》,岁数大了,慢慢写,不着急。”季老透露。这些年来,“和谐”一直是他思考的话题。

  2006年8月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去医院看望季老,老人还同总理饶有兴趣地探讨了这一话题“有个问题我考虑很久,我们讲和谐,不仅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还要人内心和谐。中国现在正在大力倡导构建和谐社会,可以说是适逢其时。我活了将近100年了,从未看到过这么好的一个时代。”

  在季老看来,建设和谐社会,首先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内心的和谐。

  “要想达到个人和谐的境界,需要具备两个条件:良知和良能。”他耐心地解释,知是认识,能是本领,良知是基础,良能是保障,两者缺一不可。知行合一,天人合一,方能和谐。

  “良知是什么?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爱国、孝亲、尊师、重友。”季老说,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都有。一个人如能做到这一点,那就可以说他是个人和谐了,而每一个个人都和谐了,那整个社会也就和谐了。言谈中,季老也顺带提及对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关切,“不能只让外国人在孔子学院学习我们的汉字,还要让他们领会中国和谐文化的精髓。这是最主要的。”《一位文化老人的“和谐观”》

 杨绛(1911- )钱钟书夫人,本名杨季康,生于1911年,著名作家、翻译家,剧本有《称心如意》.《弄真成假》、《风絮》;小说有《倒影集》、《洗澡》;译作有《1939年以来的英国散文选》、《小癞子》、《吉尔·布拉斯》、《堂吉诃德》等。近年还出版了回忆一家三口数十年风雨生活的《我们仨》。96岁成书《走到人生边上》。【专栏】

 

 

 

  家庭这个普通到极点的词语在杨绛这里,代表着一种生活状态。有家庭的状态是稳定的,就像大家熟知的那个比喻,一个家就像一个三角形,三个成员就像三条边,有这三边围住,就是一个封闭的区域,在这个区域里,可以找到很多大千世界寻觅久之而不得的温馨和安定。可是遗憾的是,钱瑗和钱锺书先后离杨绛先生而去,这个三角形,一下子只剩了一条孤零零的边。什么都围不住了,一切都要自己承担了,起初,杨先生悲痛之情不能自已。 我注意到,在“我们俩老了”和“我们仨失散了”两部分里,杨先生的梦,都是与一个情境有关,——行路。这里总给人一种人生如行路般漫长而艰难的暗示。杨绛在《干校六记》里谈及她与钱锺书分开劳动改造,那样错舛的日子都过来了,按说这路该是走得顺了,谁知道却是走上了一条漫无尽头的“古驿道”,一条向死而生的道路。钱先生衰老了,钱瑗这个杨先生自称平生唯一杰作的女儿也先母亲而去。白发人送黑发人,岁月对于老人而言,是增了一分便少了一分……

  然而驿道上风沙满天,杨先生却依然坚强地走着。因为有爱。

  “我一个人回忆我们仨”,在全书最长的一个部分里,少见失去的悲痛,用最平实的口气回忆过去。杨先生的文字一向波澜不惊,即使是写到最艰难的日子,文革时钱瑗离开父母的串联,后来多年居于斗室的不便,钱先生严重的哮喘……那枝笔行走的姿势始终如此舒缓。而只有这样举重若轻的笔,才写得出岁月紧一脚慢一脚的步履声中,一个家庭的温情留下的深深浅浅的积淀。今天的“我们仨”只剩下了一个人,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的确。作为这仨人之中的一员,她永远都不是学者、散文家杨绛,而只是在经历过丧夫丧女的悲痛后,慢慢冷静下来,慢慢沉入温馨回忆的那个平凡女子。《带着爱,沉入回忆——读杨绛<我们仨>》

 黄苗子(1913- )生于广东省中山市,是我国著名的漫画家、美术史家、美术评论家、著名书法家、作家。受家庭影响,喜爱诗画文艺,八岁习书法,十二岁从名师邓尔雅先生学书。20世纪80年代后,黄苗子曾任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等。【专栏】

 

 

 

  黄老乐观洒脱,总笑得像个孩童,纯净、明亮、一尘不染的笑,这样的心态与笑容从未消失过,哪怕是在最为痛苦的日子里。

  1932年,在“一·二八”抗战烽火激励下,初中还没读完的黄苗子抱着一腔抗日的热情辗转来到上海,刚来时因为没饭吃,只能拉黄包车混口饭吃。跟他一起拉黄包车的还有华君武。那时,他在笑。1957年,黄苗子因“二流堂”被划为右派,1958年被发配北大荒去伐木。他就在居住的马架子前开辟了一个小花园,把挖来的野花全都培植起来,并用树根木段做了桌椅,让大家能坐在这个小花园里呼吸春天的气息。他在给妻子的信中打趣道:“扛木头我不怕,我个儿矮,重量压下来先由高个子扛着。”1967年12月,因“二流堂”又让他进了秦城监狱,这一关就是7年,和郁风关押在同一监狱却互相不知下落。在黄老看来:“近百年来,国家民族的灾难,知识分子往往首当其冲,这是历史使命。在个人来说,‘到火热的斗争中去’,正是经受千锤百炼、把自己人生境界提高的机缘。”即便是那段充满辛酸的日子,黄老的描写都带着几分调侃几分幽默,恐怕关在监狱中研究臭虫的黄老也算是第一人了。黄老的《捉虱》一文很是著名,在监狱里面研究‘臭虫’,以乐观的心态度过特殊的岁月,以豁达的胸襟包容命运的无常。

  3月初的北京已颇有春意,我们来到黄老的家中送录制好的光盘。观看过光盘之后,我们谈起天来。黄老说:“现在什么都喜欢加文化,茶文化、酒文化、走路文化、穿衣服文化,意义太深我不懂,我就喜欢喝浓茶。”保姆端紫砂茶杯来时,黄老细语轻声讲了个陆羽《茶经》中的故事,娓娓道来,让久远的故事带上了岁月的味道。室内全是书籍与茶香,真快乐。黄老说:丢掉所有的不快乐就是快乐,快乐就在我们身边,没有那么遥远。《笑对人生 黄苗子:心画根源在写心》

 王世襄(1914- )号畅安,1914年生于北京,祖籍福州,燕京大学文学学士、硕士,曾任中国营造学社助理研究员,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代表,故宫博物馆古物馆科长等,现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研究馆员。他的夫人袁荃猷,与他是燕京大学同学,弹一手好古琴,毕生从事古代音乐研究,还精于描花剪纸。

 

 

 

  有人说,王世襄治学的精神凭两股劲:傻劲和狠劲。

  这是事实,他研究美术史、建筑营造以至明式家具,都以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一钻到底,总要搞出个名堂来才善罢甘休。他做学问不单纯靠书本知识,为了观察漆器实物,他随时注意故宫的藏品,还经常去古玩铺、挂货屋,乃至冷摊僻市搜集漆器标本,越是残件越重视,因为可以看到漆器的胎骨、漆皮及色漆层次等状况。对于明式家具的研究,也需要对实物进行观察。限于财力,王世襄只好直接与收购破旧杂货家具的旧货摊打交道,往往抢在被家具铺买去之前。他还经常冒着严寒酷暑,骑着自行车奔波于北京的街头巷尾。有时又来到鲁班馆家具店或晓市的旧木料摊;打鼓收旧货人的家,也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然而,全靠自身搜集毕竟有限,每每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够而痛失良机。有一次,他在北京通州鼓楼北小巷一个老太太家看到一对杌凳。这是明朝留下来的,无束腰,直根,四足外圆内方,用材粗硕,十分简练朴实,他看了以后非常喜欢。老太太要价20元,王世襄马上掏钱,老太太见他没还价,马上改口不卖了。两天后,王世襄路过东四的挂货铺,看见打小鼓的王四坐在这对杌凳上,可那天他恰恰忘带钱包了。等他带着钱回到挂货铺,杌凳却已经被红桥的梁家买走了。于是,王世襄跑到梁家,谁知梁家兄弟就是不卖。王世襄锲而不舍,不断地加价,历时一年,跑了二三十次,最后花了400块钱,才从梁氏兄弟手里把它买下来。今天,老先生对这对杌凳格外看重,并把其图片收录到他的《明式家具珍赏》中。

  王世襄十分重视木工技法和保存在匠师口语中的名词、术语,因为这样的活材料是不可能在书本中找到的。早年他经常穿着破背心短裤,和北京鲁班馆的老师傅促膝讨教。《王世襄:北京城的大玩家》

 华君武(1915- )美术活动家,漫画家。别名华潮,祖籍江苏无锡,1915年4月24日生于浙江杭州。华君武的漫画,早年长于政治时事漫画,富有战斗性,在革命战争中发挥了很大的宣传鼓动作用。后期以讽刺画为主,辛辣地讽刺了社会上种种丑陋、落后现象。构思巧妙,入木三分,富有幽默感。

 

 

 

  “我从小就喜欢坐在大门口画门前走过的人物,卖菜的小贩、甚至是挑木桶收买小便的人……”

  如今,精神矍铄、步履矫健的华君武每天早上打打太极拳,晚上也看一会儿电视。他说,听评弹、听京戏、静养功、太极拳、逛农贸市场、到邮局给“漫友”寄信成了他业余生活的几乎全部。“小孙女画得不错,她给我带来了许多乐趣。与作者和读者书信交流对我这个老头子大有好处,使自己学到了不少好东西,也锻炼了大脑,大脑不能不用,不用就会痴呆,我现在只偶有健忘,还不痴呆。”

  已届92岁高龄的华君武仍然身形板直,精神饱满,脸色红润,疏眉朗目,鹤发童颜的长寿秘诀也许就在于,他心理豁达,乐观坦荡,幽默风趣。

  不过,如今的华君武并没有就此闭门纳福、颐养天年,创作的旺盛不减当年。华君武谦虚地表示说,自己现在离生活远了,敏锐性也差了,创作的数量和质量都在下降,创作处于枯水期,“这是人生发展规律,无法抗拒,但我现在仍在挣扎,希望下坡路上滑得慢些,因为我实在喜爱漫画。”

  华君武说,目前中国正在画漫画的约两千人,但很多人是靠自学成长的,美术训练的基础较差,而且现在美术学院训练方式也不适合培养漫画家,所以整体水平参差不齐。这两年出现的漫画,也有幽默,却少了讽刺。《华君武:我改不了“狗拿耗子”的习性》

 丁聪(1916- )漫画家,祖籍上海市金山区枫泾镇。1916年生于上海。三十年代初开始发表漫画,至今七十年。半个多世纪以来,丁聪先生在漫画之外,为鲁迅、茅盾、老舍等众多作家的文学名著创作了大量插图作品,以形象概括、线条洗练、富于神韵而享有盛誉。

 

 

 

   丁聪先生为人坦率、真诚、风趣,嘴角总带着笑意。他的外表形象和年龄怎么也对不上号——尽管丁聪先生今年已经八旬有七。他有一头乌油油的黑发,一双明锐的眼睛,其创作颇丰,不老是因为他拥有一颗年轻的心。

  丁聪是国内外知名的漫画家,为有别于他的父亲“老丁”,他一直称自己为“小丁”。他说:“还有一层意思,‘丁’在中文里有人物之意,小丁即小人物。我学历不高,仅中学毕业,从没当过领导,所以总认为自己是个普通百姓,不值一提。‘小丁’这个名字很符合我,提醒我要永远做一个普遍小老百姓。”

  丁聪老人身体健壮,问及养身之道,丁聪说:“吃肉,我不吃素,不喜欢吃蔬菜水果。腰已四尺四寸多了,至于肥肉、补品什么的,照吃不误。”大多数老人都不吃过于油腻或胆固醇高的食物,但丁聪对于肉类极为喜爱,全无禁忌。他早餐是牛奶、鸡蛋、面包,午、晚餐是米饭、肉菜,定时定量,从不挑剔食物的粗细和味道,但注意食物的营养搭配。有老朋友问丁聪:你看上去这么年轻,是不是在吃青春宝?丁聪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从不吃青春宝,我喝娃哈哈(青春宝为营养品,娃哈哈则是小孩子喝的开胃饮料)。此后,朋友们又戏称他为“娃哈哈”。

  很难想象丁聪在事业上成就卓著,而在生活上却很糊涂。有家杂志曾专程采访丁聪,当听说他从来不做体育锻炼,不吃维生素时,就很惊讶,觉得写他不善保健没有“推广价值”,只好不写了之。《漫画大师丁聪的健康诀》

 周汝昌(1918- )字禹言,号敏庵,后改字玉言。汉族,1918年3月4日生于天津咸水沽镇。我国著名红学家,是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享誉海内外的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平生耽吟咏、研诗词、笺注、赏析、理论皆所用心,并兼研红学。【专栏】

 

 

 

   在一个春雨潇潇,花未赢眸的日子里,记者来到汝老的“脂雪轩”。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汝老一直兴致勃勃地吟诗、解诗、论诗。几次劝他休息一会儿,他都只是喝几口水,便又朗声谈论起来。听力不好的人容易有一种错觉:觉得别人听起来也会很费劲。所以汝老讲话声音很大。

  他说:“一个民族,节日、生日怎么过,体现了这个地方的民俗。生日也可以看作是一种节日,是个人的节日。在这个节日中举行什么活动,可以有丰富的文化内涵。通常是好友相聚,喝寿酒,吃寿面,致寿辞。这次一些朋友本来也想这么搞,但考虑到我的身体,于是改成用诗唱和。周笃文先生来和我商量,我觉得这种形式不俗,非常赞成。”刘征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谈到:“用诗祝寿,古已有之,是一种很高雅的形式。”霍松林先生在从西安打来的电话中说:“汝老比我大两岁,我为他写诗贺寿,他又与晓川共同为我贺寿。只有盛世才会有这种闲适的心情。这应该是一段诗坛佳话。”

  汝老的另一个感慨是:“这些寿诗的造诣如此之高,足见当前能写格律诗的大有人在。格律诗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应该传承,应该继续培养这样的人才。”

  采访结束之前,汝老一再嘱咐记者:请通过你的文章转告诗友们:“谢谢大家的鼓励,自己一定继续努力,比以前做得更多、更好!”其实,广大诗友和关心汝老的人们,也希望汝老休息得更好,身体更健康!《周汝昌:一庭茂草家仍在 七宝高台意可修》

 方成(1918.10- )原名孙顺潮,广东中山人。漫画家、杂文家、幽默理论的研究专家。擅长漫画。1948年在香港参加“人间画会”,在《大公报》连载连环漫画《康伯》。1949年后历任《新民晚报》美术编辑、《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

 

 

 

   方成一直被誉为中国漫画界的常青树。方成与健在的丁聪和华君武一向并称中国漫画界的三老。方成以独有中国特色的水墨漫画,将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绘形纸上,比如钟馗、济公、鲁智深、布袋和尚等等侠义之士皆栩栩如生。方成自1986年离休至今,每天早起,天天仍如上班。早上画工,下午作文,坚持不懈。一聊到本行漫画,方老先生笑着说:现在年纪大了,有点画不动了,这会儿差不多快从画家变成写家啦。方成说着哈哈朗笑起来。方成爱笑。他讲,笑也是一种语言。

  与方成先生促膝攀谈,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我们问到方成什么是幽默时,方成先生先问我们抽烟不?然后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接着坦诚讲开了:漫画的核心是幽默。幽默是一种经过艺术加工的语言形式,给人以审美的愉悦。幽默也是一种艺术方法。方成先生在看到我们埋头做着笔录时,就会静静地等待我们把字写完,然后他再讲下去。方成慈祥,十分懂得照顾别人。照顾别人,这也是一种人品美德。

  方成的幽默,是深入了个人生活的幽默。比如生活里,人们表扬方成的身体比运动员还要棒时,方老马上会笑应:“我就是运动员呀,哪一次运动都没躲过去,哈哈。”方老的幽默总是叫人回味很多。方老的幽默让人心洒满阳光。方成认为自己改行,从事了漫画事业,跟自己当年常逛市场、常看曲艺表演有关。方成说,我这人爱看滑稽表演,还爱看滑稽幽默内容的书。我父亲买给我看的书,都是很有趣的。《西游记》、《济公传》、《徐文晋故事》、《儒林外史》这些书,都是在旧书铺买来的。古典小说《聊斋志异》不但文字很美,其中也有幽默的情节和笔法。《方成:中国漫画界常青树》

 吴冠中(1919.7- )别名荼,江苏宜兴人。擅长油画、水墨画。1942年毕业于重庆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留校任教。吴冠中曾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十余次,作品有油画《长江三峡》、《水田》,水墨画《南岳松云》等。【专栏】

 

 

 

  90岁高龄的吴冠中,2008年最重要的事除了“大嘴事件”炮轰“美协和画院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外,就是捐献:捐画、捐款。此外,他还以2007年公开拍卖作品的总成交额达3.7亿元高居“胡润当代艺术榜”榜首。

  吴冠中一直相信艺术不该留做私藏,他在今年将自己最好的作品《一九七四·长江》捐赠给故宫博物院,将《鲁迅故乡》等66件精品捐给上海美术馆,向新加坡捐赠市值高达3亿元的113幅作品,将自己的水墨代表作《长江万里图》在香港拍卖所得的1275余万港元全部捐给清华大学,设立“吴冠中艺术与科学创新奖励基金”。该基金是清华大学迄今为止以教师个人名义命名、完全由教师本人直接捐资的额度最大的一项奖励基金。

  “我的艺术是属于人民的。”,吴冠中说捐献“就像嫁女儿,是把自己的生命献出去”。“我希望大家看了我的画可以体会什么是真正的艺术。以后人家要看吴冠中,要研究吴冠中就要到各大美术馆,这是我的愿望,我要实现它。”

  吴冠中先生还说:“创新关系到民族存亡,创新是世界国力竞争的焦点,文化竞争比炮火战争更具潜力。我们以五千年文化传统为骄傲,但如果子孙没有创造,我们必将落后,甚至面临民族危机……”。《吴冠中亲笔:<池塘>非我所作》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责任编辑:黄维)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