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仁山:文学应有对人的精神关照和悲悯情怀--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文化>>本网原创

  (凝眸·十年)

关仁山:文学应有对人的精神关照和悲悯情怀

关仁山

2012年10月17日17:1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说到文化繁荣,就让我们想到民族精神。有文化,精神就不会倒,精神还会在历史传承中和文学创作中充盈着新的力量。

  回顾十年来文化振兴的历史,作为一名作家有着无限的感慨和自豪。我们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确是提升了。文化是水,滋润着我们的灵魂。我们作家的成长,要有文化做营养。

  我生活在河北大地,有一种普遍的说法,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其实,何止慷慨悲歌?至今尚存的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遗址更是遍布太行山东麓。在武安磁山文化遗址发掘的人类7000年前,从事农牧业生产和打制工具留下的陶窑、鸡骨遗骸,堪称世界之最。历朝历代发生在河北的历史事件数不胜数,比如,秦始皇方士徐福以寻找长生不老药为名东探海疆,在盐山一带招募培训童男童女和百工,携带五谷良种和大量财宝,为日本列岛带去中国文明,带去我们悠久的文明史,所以说,燕赵文化是中华文明重要的一部分。

  在河北发生的历史故事中,最具代表性的有:赵氏托孤、燕筑黄金台、荆轲刺秦王、将相和、韩信背水一战、沙丘兵变等等。自古以来,就有燕赵儿女不堪列强入侵,以河北威县沙柳寨拳师赵三多创建的义和拳为主,举起“扶清灭洋”大旗,在抗战时期,地处华北腹地的河北,几乎县县、村村都有抗战的传说和故事。比如“狼牙山五壮士”、“节振国抗日故事”,“冉庄地道战”、“雁翎队的传说”等等。河北人民敢于斗争,勇于开拓,强国富民的民族精神,思想力量之重,无不显示着燕赵儿女的个性和品质。也是燕赵文化精神的典型代表。这些故事在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大多有所呈现。如今“赵氏托孤”被几家影视单位抢着拍摄。

  不仅如此,“四大传说”也是家喻户晓。在中国四大传说中,除白蛇与许仙外,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孟姜女哭长城传说在河北都有风物附炎。还比如郭守敬量日影造历法、武强年画传说、冀东皮影、沧州的武术、名酒传说、蔚县剪纸传说、吴桥杂技、磁州窑、曲阳石雕、保定酱菜、铁球等等。这些历史故事和传说,从多角度多侧面展现了河北人民勤劳勇敢和创新精神。这是文化的魅力。

  这十年来,河北人民的改革开放实践,丰富了燕赵文化,为我们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厚的源泉。燕赵大地发生的历史性的巨变产生了无数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新的燕赵人文精神已经确立,燕赵文化更加深入人心,更加丰富多彩。

  燕赵大地由于它的特殊地理位置,五千年历史风云变幻,历代王朝兴衰更迭,无不给这块神奇的土地烙上深深的印痕。燕赵文化是在历史的传承中自然形成的。具体地说,它体现在发生在燕赵大地的一系列事件之中,体现于这一地域所滋养与熏陶的众多历史人物身上。尽管我们与中国北方地域文化有许多相同之处,但是不同的地域文化还是同中有异,各自有着自己的特色。燕赵文化在阳刚的主调中,也有刚柔并济的一面。燕赵儿女有自己独特的生存环境,独特的情感方式,独特的人文精神,独特的人物命运。

  我们的文学创作,就是应该根植于这样一片沃土,就是要到生活中去发现,到民间艺术中去开掘,提炼和升华。从生活中提炼的东西才有生活质感和艺术感染力。回顾我们过去的创作,都受到了中华文化的滋养。无论是古代的,还是今天的故事,都为我们的文学创作提供了素材和营养。同时,文学又给影视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面对咄咄逼人的商业大潮,中国文化向何处去?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市场的急功近利和重利轻义,破坏着精神生态和社会风气,导致文化垃圾泛滥,进而抑制了优秀文学的创作和生存空间。无论怎样,文化是不会消亡的。文学还会继续的,我们所能做的,是如何贴近中国文化语境,如何贴近文学史,如何贴近文本,如何发现问题,如何去伪存真。冷静下来,我们就会发现文学还是以自身的规律向前发展着。因为文学还是影视的基础,文学有电视、网络无法替代的功能。白昼是有限的,黑暗是无边的,就是说肉眼看到的是有限的。人需要沉思,需要谛听,那你一定是在黑暗之中,或者在你的心灵之中,文学是介入人精神层面的东西。我们时代缺乏的就是这种听和想,阅读好的小说就能让我们在审美中去听去想。改革开放三十年尤其是近十年,我们国家变化非常大,老百姓每个人几乎都经历了内心的震荡,都在思考,他们要在阅读的时候,有一种精神上的参与、满足和心灵的再造。文学创作进入了一个多元化、个性化,创作空前活跃的时代。

  评论家张清华说,当下文学应该重视建设的首先是精神性,而不是现实感。作家面临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是对精神性的普遍忽略,无法面对巨大的精神命题。精神性是文学的高度。这一切,要由文化作为先导。我感觉文学的力度最终体现在精神气度上,这是作家无法回避的问题。精神资源有两个层面,一个是作家坚定的信念和强烈的兴趣;另一层面是创作的内在精神能力。艺术劳动应该是一种最诚实的劳动。作品在某种意义上,不完全是智慧的产物,更主要是毅力和艰苦劳动的产物。诚实不是愚钝,而是积极的心态和敏锐的艺术感觉。有时候,内心越是活跃和激烈,外表越是平静的。作家莫言说过:“一个作家一辈子只能干一件事,把自己的血肉,连同自己的灵魂,转移到自己的作品中去。”这其中也是要求作家有充沛的精神资源。

  透过事件本身深挖,寻找其精神力量和道德理想,是作家的职责。我们除了看见丑恶、腐败之外,还应该看到人类道德力量、价值秩序和人文关怀,找到新的精神增长点,追寻一种至高的精神境界,感受精神的阳光和雨露,写出我们民族或人类的大悲哀大欢喜,写出变革对人性的真正拷问。

  文学的功能在于通过对人的灵魂的审视,而达到对人的精神关照。文学应该进入揭示人的精神生活的深刻层面。有人说,我们的小说最缺乏的是直面人生的勇气,缺少悲悯情怀,缺少反思精神和批判意识,等等。其实,这一切都要有文化做支撑的。有了先进文化滋养,一切创作问题都能解决。

(责任编辑:黄维、许心怡)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