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回家买票难:打工者连刷四天没买到票--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文化>>媒体联播

春运回家买票难:打工者连刷四天没买到票

林桂炎 何奔 周巍

2013年01月24日16:57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你有票,我没票 记者 周巍 摄

  广州火车站,买票众生相 (记者 林桂炎 何奔 周巍 摄)

  中山大学2011级学生小张最近在网上帮老乡订广州至河南的回乡火车票,结果开票5分钟内被抢售一空。小张下载了一款抢票浏览器插件,在订票高峰网络塞车或网速较卡时,无需手动就会一直自动刷新,直至“加塞”成功,最后小张幸运地抢到了火车票。

  火车站站内窗口售票、代售点售票、电话订票、互联网售票、外来工团体订票……购票方式越来越先进和多样,一直被看做是春运服务更人性化的体现,大学生小张就是受益者。但连日来,记者蹲点火车站、走访工地发现,对于学不会电话、网络订票的农民工,现实并没有变得更美好。

  安徽阜阳苏红

  “代购加收30元,没舍得给”

  来自安徽阜阳的苏红,夫妻俩都在广州务工,两个孩子留在老家上学。最近三年,他们夫妻俩由于订不到火车票,都是选择除夕夜或正月初一才回家,那时候的票不紧张。

  可前些天,上初中的女儿在电话里对她耍了脾气,“今年要是过年前回不了,就别回来了!”苏红决定今年早点回家,不过买票一如既往地难。“如果不是因为孩子,可能就不回了,太难买了!”14日起,她就多次到出租屋附近的车票代售点排队,却都没买到票。“大家都网上订票了,我们又不会,现在票更难买了!”

  她听老乡说,出租屋附近的一小卖部帮忙网络购票,就去询问,店主告诉她一张票要加收30元,还不保证能订到。“加上取票的5元手续费,订一张票就得多付35元,我两口子就得多给70元。”苏红觉得店主有点狠,就没舍得找他买。

  苏红看新闻说,佛山一对小夫妻帮农民工网络买票加收10元一张,结果被定性为“倒票”被抓到看守所,她感到可惜。她觉得小夫妻是在做好事,如果店主只收10元一张,她早就找店主订了。

  忙活了好几天,苏红一直没买到票,19日一早直接跑去火车东站,工作人员告诉她站内窗口目前只售25日的车票,而且从广州至阜阳的车票都已售空。“如果能买到2月5日或6日的火车票,就是站票也行,虽然需要17个小时,但我们辛苦一点没关系,回老家看看孩子去。”苏红说,实在不行,还得回去找店主通过网络订票。

  但她担心到时候可能又订不到了。

  湖南衡阳李小兰

  “刷了四天12306也买不到票”

  来自湖南衡阳的李旺夫妻俩在广州收废品多年,嫌春节回家一趟太折腾,今年不打算回去,而是让上职校放寒假的女儿李小兰南下相聚。李小兰15日刚到广州,就被老乡们拉去“帮忙”。原来,跟她父母走动的老乡和亲友,都不会上网,知道她会上网,便纷纷来找她帮忙订票。

  1月19日中午12点,广州开始发售2月7日的火车票。没吃午饭的李小兰11点多就守在网吧电脑前,为一个表叔买广州到湖南永州的票。结果,一提交订单,就弹出提醒对话框称,“目前排队人数已经超过余票张数,请您选择其他席别或车次,特此提醒。”

  李小兰连续4天中午到网吧上网买票,已成功买到了5张,“像衡阳这种大站,票挺好买的,但到永州就不太好买。”虽然李小兰不断地刷票,系统都出现了相同的提醒,直至超过一账号六次购票的权限,“明明看到还有几百张余票,虽然逐渐减少,但就是买不了。”

  12点10分,2月7日广州开往永州所有车次的软卧、硬卧、硬座、无座位车票显示均销售一空。她只得无奈放弃,回家一脸抱歉跟在家等她消息的叔叔说没买到。李旺也有点不好意思,跟表弟解释道:“你想都想不到,网上买票也得排队,不是登上去就可以的!”

  河南信阳陈建国

  “到底什么叫做‘预售期’?”

  来自河南信阳的陈建国,今年50岁了,现在珠江新城一建筑工地做工。他打算1月31日回家,他的一双儿女说让他早点回家,给他办寿。18日早向工头告假,他起早去火车站买票。

  他平时很少出工地,对广州不太熟悉。头一天晚上,一年轻工友给他写了一张乘车路线纸条:先到工地附近的珠江新城地铁站坐3号线,坐一站到体育西路换乘到广州东站即可。“坐地铁也是个麻烦事,转来转去不认得路。”陈建国手揣着纸条,一路小心翼翼地问,本来10分钟车程,他半个多小时才到了东站。

  好在站内售票厅内人不多,他随便找一个队,很快就排到了。“俺要一张1月31日去河南信阳的。”陈建国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售票员一开始没听清楚,他又重复了两遍。售票员态度不错,微笑着告诉他,“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现在只卖25日前的票。”

  “不是可以提前20天吗?怎么只卖到25日?”陈建国不解,售票员答案、表情依旧。“那怎么办?”陈建国不死心,又换了个窗口排队,还是被告知只能买到25日的票,对方还指着入口处一块大展板说“那上面已经写得清楚了”。

  陈建国跑到展板上看,才发现“电话网络订票预售期为20天”,“集中售取票点和代售点预售期均为18天”,而站内售票厅目前只卖25日前的票,25日之后预售期也只有2天。“怎么搞得这么复杂!”陈建国说,自己并不清楚什么预售期,只是前两天听电视上说可以提前20天买票,于是便想着问问,结果白跑了一趟。

  像陈建国这样因不清楚站内销售厅预售期而白跑的人不在少数。记者18、19日在广州火车站、广州东站蹲点时,发现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都不清楚站内窗口预售期,想买25日之后的票,结果白跑了一趟,失望而归,而他们多是中年农民工。

  湖南常德张女士

  “买张回家的票比登天还难?”

  “我来这里,就是想问问,这么大国家,买张回家的票,怎就比登天还难呢?”

  18日中午12点多,广州火车站售票厅内一如既往地人潮涌动,一个中年妇女突然高喊投诉,盖过了厅内各种声音,马上引来数人围观。

  妇女姓张,湖南常德人,来广州已20多年,现和丈夫在白云区一工厂打工。每年过年回家对她来说都是一番折腾,可又不得不回,家中老母亲已80多岁,正眼巴巴地等她回去。

  她想2月5、6日回家,所以16日特意向厂里请了两天假去买票。16、17日,她跑了白云区大大小小多个代售点,还没开口对方就告诉她票卖完了,“腿都跑断了,也没买到”。她丈夫从16日早上开始打电话订票,但“电话打爆了,却怎么都打不进去,系统一直忙碌”。

  18日,买不到票的她,继续向老板请假。厂里节前接了一个大单,生意繁忙,人手不够,但体谅她买票回家的心情,老板批了半天假。这一天,她又起了个大早,早晨7点就赶到离家10多公里的代售点排队,排在第一个,结果又一次被告知高铁、火车票均已售完。

  “你再查查,真的一张票都没有了吗?”她不死心,反复地问了几遍,代售点的人就有点不耐烦了,后面排队的人也催她。她悻悻地走开,却越想越憋闷,专门请假买票、奔波三日却一无所获。“这票到底是怎么放的呢?”她想问个明白,一口气冲上来,便从代售点搭车到了广州火车站。

  “我们只能告诉你如何订票,你打多几次电话或到代售点,其他的我们也帮不了。”售票厅一位女值班人员拿起喇叭,说完转过身去。张女士找到另一位男工作人员咨询,还是听到了相同的回复,对方说完也转身离去。她不死心,上前紧跟几步,但对方未再转身。

  旁边围着的人,开始七嘴八舌。张女士心里不是滋味,眼圈泛红,为了不让打转的眼泪流下来,用手去抹了抹。旁边有人给她递了一张纸巾,她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江西鹰潭陈美春

  “一样的钱,能买到坐票最好!”

  42岁的陈美春与丈夫在福建闽清白中镇一家陶瓷厂打工。夫妻俩不懂得电话订票、网络订票,多年来一直都是直接去火车站买票。

  陈美春来自江西鹰潭,自1998年开始就在现在所在的陶瓷厂打工。每年春节,她和丈夫都会回老家,但从1999年到2012年14个春节都只买到了站票。

  陈美春最常坐的那趟车,站票价69元,与座位票价一样。最近网上有人质疑,站票应该只收半价,陈美春也有过疑问,但没想过要特别较真,只是觉得“一样多的钱,能买到座位票最好!”14日,她抽空搭车去了一趟火车站,想买20日左右的票回家,结果还是只买到两张站票。

  “其实习惯了就好了,有站票总比没有好。”陈美春说,上车后把大包、小包往地上一放,席地而坐,想着9个小时后就能见到一年多未见的儿子,他们并不觉得累。

  陈美春觉得跟身边很多来自四川的工友们相比,自己算幸福的,离家不算太远,站一宿就可以到家了。“他们那些四川来的,都是五六年才回家一趟。”

(责任编辑:实习生覃巧云、许心怡)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