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媒体联播

李易峰谈《盗墓笔记》:除了我没人更合适吴邪

吴立湘

2014年12月19日07:34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李易峰 七年没磨掉我的棱角,我依然很拽

  《古剑奇谭》可以说是李易峰明星路上的分水岭,曾经默默无闻的“男二”瞬间红到没空发呆。

  初次见面的李易峰与吴亦凡相谈甚欢。

  “好男儿”出道的李易峰当年就有大批粉丝,但那段时间他并不开心。

  李易峰有多忙?或许新京报记者感受最为强烈。

  在十天内,记者先是在某互联网产品发布会上见到了身为代言人的他,之后又在电影《老炮儿》发布会上见到了首次触电大银幕的他,再之后,《智取威虎山》的点映红毯、李易峰明年的演唱会发布会、安徽卫视的《国剧盛典》中都有这位大红人的身影。而细数这些,从广告、电视、音乐到电影,七年前的清纯校草李易峰,一年间,变成了全能艺人。

  不过真正感受到李易峰有多忙,还是在本周三专访他的时候。化妆师帮他上妆、一个助理吹头发、另一个喷发胶,记者还在旁边拿着录音机,近十只手都围在他身边,怪不得连他自己都在微博抱怨:“这段时间交的女朋友,叫工作。没错我就是吐槽,还我无拘无束的少年!不服来战。”

  不过回想起七年前的李易峰可不是这样,虽有校草头衔,但在“好男儿”聚光灯落下后,便一直半紫不红,还总演些想守住女主角的男二号。更重要的是,连李易峰自己也承认,他其实并不喜欢当时唱的那种软绵情歌,“就一直在录音棚里乱唱”,也不想像个白领一样“总要去陪老板吃饭”。因此当时极为痛苦的他,会经常在半夜惊醒,想着自己“后面该找哪条路”,抑或一个人坐在28楼的房间里,“不开灯,就在窗口看着偌大的北京,从夜晚到黎明。”

  幸运的是,一直在努力的他,终于遇到了被他称为“代表作”的古装剧《古剑奇谭》。2014年,也被他笑称为“李易峰元年”。

  【自说新作】

  《盗墓笔记》

  除了我没人更合适吴邪

  我不是盗墓粉,拍《盗墓笔记》前都没看过原著,知道要演吴邪后我才看的书。跟三叔见面,他觉得我挺合适,我也觉得除了我没有别人更合适(笑)。可能拍之前有担心,但通过看小说、跟三叔聊、与导演研究人物,我更熟悉这个人了,他跟我的某些个性结合了。也许我说我最适合不代表真适合,没播出不知道观众怎么看?但我希望不要辜负三叔和两千多万盗墓粉给我的这个任务。

  《老炮儿》

  和冯导对戏我笑场了

  我记得拍摄第一天,和冯导对台词的时候,我笑场了。因为他很认真地在跟我讲台词,我看到他的表情,突然就想到他在《功夫》里出来说的第一句话,“哎呦那个谁”,然后吐了口口水,我就笑了。其实他讲台词的时候很认真、很严肃,或许在我心中他是一个很富有喜剧色彩的人。后来时间久了,尤其是化完妆,穿好戏服,融入到拍摄环境里后(剧组搭的1:1胡同),就没再笑场过。

  状态 忙碌

  曾经只有在发片时才很忙 如今在家发呆都成了奢望

  李易峰是个偶像吗?当然,无论是之前的“国民校草”,还是近期的“网络四大家族掌门人之一”(即李易峰、韩寒、王思聪、TFBOYS),他都是那个被人笑称为刷着“脸卡”通关的明星,以及被粉丝看来唱、演、口才俱佳的优质偶像。

  但,其实他又很反感自己做一个传统的优质偶像,“我不可能那么乖啦”,说完,一直瘫在沙发上的他交换了一下二郎腿的姿势,“你看,我就不会正儿八经坐着接受你的采访。”

  在微博上的他也是如此,一会儿逗比的和粉丝调侃,一会儿又会拿杨幂等好友自黑,说起有时候难免被粉丝跟踪,他也会觉得困扰,甚至会对粉丝黑脸。但最后,他又会自我消化。

  新京报:我看你微博在吐槽很忙呢。

  李易峰:确实安排了很多的工作,今天这个微博就是把我当下的状态,分享给大家,现在大家都爱吐槽,看电视剧也喜欢吐槽,看新京报(他开玩笑的)也喜欢吐槽,那我也就吐吐槽了。

  新京报:最近这段是你入行以来最忙的,还是说“古剑”播出那段时间是最忙的?

  李易峰:基本上这一年从夏天到现在都挺忙的,除了以前当歌手那会儿发专辑做宣传很忙,别的时候都没什么事。

  这一次是因为中间我也在拍电视剧《盗墓笔记》,而且还要抽时间去做活动、颁奖典礼、拍广告,还有拍电影《老炮儿》,所以我会尽量找一些空下的时间或者跟剧组请假来完成李易峰的事情。

  新京报:那什么是李易峰的事情?

  李易峰:比如参与媒体的活动,我把这个定义为李易峰的事情,拍戏主要是角色的事情。

  新京报:所以你觉得面对媒体的时候,你是真正的李易峰?

  李易峰:对。

  新京报:那有没有一些小李易峰的事情?

  李易峰:睡觉的时候就是我的了(笑)。因为其他的时间真的没有,比如我想去打打球、去旅行,或者在家里发发呆,可没那个机会。

  新京报:我记得曾经看过你采访说喜欢踢足球。

  李易峰:足球和篮球我都喜欢。最近打篮球,是在拍“盗墓”的时候,大家中间休息的时候,运动运动。

  新京报:你擅长打什么位置?

  李易峰:没有一个特别正式的,不过我打小前锋比较多,我在学校以前是打小前锋的。

  新京报:听说你喜欢招朋引伴?

  李易峰:打球的话都是我叫他们打,年轻人一块儿玩可以互相增进感情、友谊。不过我们聚会很少,拍完后又都有各自忙的事情。

  称呼 鲜肉

  永远“新鲜”才是最大目标 不怕和谁比,我就是最好的

  在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粉丝文化几乎成了一门显学。尤其是2014年,小鲜肉一门层出不穷,从年初的金秀贤,到年中的李易峰、TFBOYS,再到归国的鹿晗、吴亦凡,几乎每一个小鲜肉都会引发粉丝阶层的重新排位和粉丝群的激烈战斗。

  因此,在粉丝时代,不少影视剧也纷纷打起小鲜肉的主意,无论是频频拍广告的金秀贤,还是一回国就有大银幕作品的鹿晗、吴亦凡,都是这股趋势的受益者。其中甚者,乃爱奇艺投拍的闹出了杨洋跳槽风波的《盗墓笔记》,以及集结了两大鲜肉的《老炮儿》,而这两部作品,都与李易峰有关。不过他对此倒是看得开,“大家找我,肯定也是觉得我有人气”。至于谈到极有可能会发生的粉丝大战,李易峰不忘调侃:“为我投票、为我尖叫,不就是粉丝该做的吗?”

  新京报:你觉得小鲜肉好听还是花瓶好听?

  李易峰:都好啊。不要觉得花瓶就不能有实力了,花瓶质量好才能长久,质量不好,也只是一个一晃而过的花瓶,可能碰一下它就碎了。所以,是花瓶也好,是小鲜肉也好,首先要经得住考验和时间。

  新京报:那你认可小鲜肉这个词?

  李易峰:我觉得这是一个莫大的鼓励,当我经历了曾经的七年后,她们还能称我为小鲜肉我觉得挺开心的,我希望给人永远很新鲜的感觉。

  新京报:你自己觉得你在性格上哪一点最像《盗墓笔记》里的吴邪?

  李易峰:天真吧,而且大家都是处在同一个成长期,其实我觉得演员,有很多的性格,你要去演一个角色,就是把自己有跟这个角色类似的地方扩大化,这样慢慢地一天天熟悉起来,你就越来越像那个人物了。

  新京报:那接演管虎的《老炮儿》的原因呢?

  李易峰:首先是剧本好,然后是能演冯小刚的儿子,和他有很多对手戏,这也是我去拍这个电影的原因。

  新京报:还有别的原因吗?

  李易峰:之前导演管虎说你相信我,你拍这个戏,我一定会把你带到另外一个层面上去,让你有不一样的感受。他说拍电影和之前拍电视剧肯定会不一样,我也希望未来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去大银幕。而且里面有两个大导演呢。

  新京报:里面其实还有两个小鲜肉。

  李易峰:是啊,一个张涵予,一个冯小刚(笑)。

  新京报:哈哈,太鲜了,都掐得出水。那你和吴亦凡,在《老炮儿》里有对手戏吗?

  李易峰:目前还没有,那天发布会我俩是第一次见面。剧本上有几场。

  新京报:你会担心到时候两边的粉丝对打吗?

  李易峰:我觉得这也是这部戏的看点之一,导演把我们俩放到这个电影里,是一个很有自信的做法。

  关于会不会比较我们?我相信电影出来的时候,新京报也会写一些影评,比较是肯定会有的。至于粉丝,在她们心中自己的偶像就是最好的、最棒的、最帅的。(会有压力吗?)那倒不会,因为后面还会有更多的挑战,在我心中我自己就是最棒的、最好的。

  新京报:我也知道你平常很关心粉丝给你的留言,你有看到她们会为你生气、为你去战斗的事情吗?

  李易峰:她们有帮我去投票,我觉得这个是她们应该为我做的。她们还要做灯牌、为我尖叫,这是她们的职责。就好像,我保护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去拍很多好的作品、去拿很多的奖、给她们做一个好的引导,这是我应该为她们做的。

  新京报:这就是拽……

  李易峰:拽而有礼,拽而不狂。

  过往 七年

  感谢未曾离开的那群粉丝 学会开心让我“触底反弹”

  采访李易峰的前一天,恰好是他正式出道七周年,当天粉丝们纷纷在网上举行了浩大的庆祝活动,又做视频又刷歌曲。不过据他经纪人介绍,李易峰那天一直在工作,并没有准备任何特别的活动。

  或许,这也是因为七年来李易峰一直在坚持努力,因此,他非常不认可有些媒体对他“暴发户”的称谓——在他看来,这七年的努力从未间断,“翻红?那我之前是躺着的?我觉得可能在外人看来我有种爆红的感觉,但对我自己来说,坚持努力了七年,是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努力。”

  新京报:你觉得粉丝的哪些行为最让你感动?

  李易峰:她们确实有很多事情打动我,比如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陪着我的那帮粉丝,不管是之前低谷也好,还是现在有这么多的人认识我也好。她们很多开始还是学生,然后工作、结婚,有的已经生孩子了。七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但是这七年足够你的人生有一些变化。

  新京报:这七年你觉得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李易峰:我依然可以坚持我自己,坚持我的初心,选择我喜欢做的事情。

  新京报:是唱歌吗?我记得你七年前说最喜欢唱歌。

  李易峰:不是,通过这七年,我觉得唱歌现在对我来说,不像以前那么有压力,也不像以前是个任务。那个时候,我要知道市场是什么样的,大家喜欢什么歌,唱什么歌红,但这些歌不是我喜欢的。所以之后我要发专辑,会做自己喜欢的类型,比如我现在很喜欢带有复古腔调的DISCO。

  新京报:你的初心是什么?

  李易峰:拽而有礼。

  新京报:难道这七年没有磨掉你的“拽”吗?

  李易峰:虽然我是一个艺人,但我还是一个人,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棱角,谁也不是神,所以不用为了一些事情去放低、委屈自己。

  新京报:但也许在某个阶段放低了自己,能得到某些好处。

  李易峰:你选择要去成为一个圆滑的人,同样有一个好的发展;你选择去成为一个有棱角的人,也不一定都会碰钉子。

  新京报:那你有碰过想磨你棱角的事情吗?

  李易峰:刚进圈子的时候,很多资深工作人员都希望我能够按照他们的想法、规矩去做事,累了不能说累,要说不累。甚至采访的时候要硬挺挺地坐着。而且我要去和很多老板见面,我觉得我是做艺人又不是白领,不能花心思在这些上,我要做的是丰富自己的内心,去建立一个好的状态。

  新京报:那你当时是怎么逆反的呢?

  李易峰:我记得当时在棚里录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我不想唱就一直磨蹭,唱了一百多遍,随便乱唱,把制作人搞得头都大了,因为那些歌我都不喜欢。但那个时候作为一个歌手,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们说市场是这样的,就要唱这样的歌。而且那时年纪小,也没办法去控制太多。

  新京报:所以那个时候你很痛苦吧?

  李易峰:我都不知道每天在说什么、做什么。来自周围人的否定又多,让我像个困兽一样,对一切都无能为力。

  新京报:感觉现在你彻底活过来了。

  李易峰:这就是触底反弹吧,人总是希望有好的事情,最终可以得到改变。我还记得当时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打完后,好像有一块包袱就放下了,呼吸马上顺畅了。后来我觉得人只要开心起来,就能吸引到好的事情。

  新京报:你的演唱会快到了,会唱之前的歌吗?

  李易峰:会唱,这是大家共同的回忆,还是要去表现出来的。我不喜欢并不代表它不重要,它们是有意义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立湘

(责编:易潇、许心怡)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