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秦海璐:仙草“走了” 我对《白鹿原》问心无愧

2017年06月13日08:12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评价仙草:仙草是白嘉轩的一剂“灵药”

星青年:仙草被大家认为是《白鹿原》中最具传奇性和神秘感的女人。您是如何理解仙草的呢?

秦海璐:陈忠实先生给她起名叫“吴仙草”,其实就是“没有”的意思(世上根本不可能有吴仙草这样的女人。)

仙草是白嘉轩的一剂“灵药”,如书上所说,是来救他。人们说“仙草来了,原上就会有白鹿来”。如果白嘉轩不是神仙,是一个人的话,那他需要在他经历了欣喜、鼎盛、疯魔,甚至落寞和低谷的时候,都有一个人来陪他,而这个人就是仙草。

如何让白嘉轩意识到自己的生存状态,如何让白嘉轩秉承一个农民的本性继续在原上守护着他想要的一片净土,仙草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仙草也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有着中国传统女性的美德,也依附于她的男人、仰望着她的男人,但却不盲目地崇拜这个男人。

她和白嘉轩有一场戏是这样的,白嘉轩问仙草,“我是不是疯魔了?”仙草看着他只是笑了笑,仙草说,“你会好起来的”。她不会去否定他做的事,也不会很直接的告诉他,“你是不对的。”

对于这样一个智慧与善良并存的女性,在旧社会到底有没有?其实谁也不知道。白嘉轩第一次流泪是为了仙草,他虽然没说要舍弃仙草,但仙草死的时候,他一直说“不能呀,不能呀”,到底“不能”什么?因为他已经不能离开仙草了,离不开的是对仙草的那种依附和依赖。

这就是为什么陈忠实先生叫她“仙草”,这个人是他的一个期许,是他对旧社会女性应有的一种评价。她和田小娥不同,田小娥是另外一种女人,她们之间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是虚幻和期许的对比,是现实和残酷之间的对比。

星青年:是否会害怕这个角色演不到陈忠实先生希望的状态?

秦海璐:不,我觉得我尽力了,问心无愧。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汤诗瑶、陈苑)

推荐阅读

专访董卿:千万不要把我神化了
一身简单大方的白裙,美得清爽隽永。正如她的节目《朗读者》一般,让人内心清净,仿佛夏日里的一股清流。因为事无巨细亲力亲为,董卿的面容实在有些疲倦,但一面对镜头,马上又浮现出我们所熟悉的笑容……【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专访董卿:千万不要把我神化了 一身简单大方的白裙,美得清爽隽永。正如她的节目《朗读者》一般,让人内心清净,仿佛夏日里的一股清流。因为事无巨细亲力亲为,董卿的面容实在有些疲倦,但一面对镜头,马上又浮现出我们所熟悉的笑容……【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

曹文轩朱永新谈儿童阅读
在曹文轩的眼中,《穿堂风》是一个关于人格、关于尊严的故事,透过文学看见的是人性;朱永新认为,文学是打动人的最好形式,要发现孩子内心向善的力量……干货满满,快来阅读吧!【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曹文轩朱永新谈儿童阅读 在曹文轩的眼中,《穿堂风》是一个关于人格、关于尊严的故事,透过文学看见的是人性;朱永新认为,文学是打动人的最好形式,要发现孩子内心向善的力量……干货满满,快来阅读吧!【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