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清情深|倾听《诗经》里一曲曲爱的歌谣

2019年02月14日08:13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点击进入“文艺星青年”>>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先贤孔子曾用这句话评价《诗经》——至情流溢,直写衷曲,毫无伪托虚徐之意。

有人说,雎鸠是离爱情最近的鸟,蒹葭是离爱情最近的草。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桃花仍灼灼盛放,雎鸠亦百啭千声。《诗经》中的爱情是那样的毫无保留,朴实纯真,在经过了时光的淘洗之后,仍然缱绻美好。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诗经》中的爱情,即是“情之起,思无邪”。无论是所爱之人可望不可及,还是情侣约会的盈盈笑意,抑或是夫妻之间的琐屑细语……《诗经》用最简单的文字、最质朴的语言,描写着三千年前的人们最真挚、最明朗的爱情。

国风·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脍炙人口的《关雎》作为《诗经》的第一首诗,充分表现了古代劳动人民内心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追求。“求”字是全篇的中心,整首诗都在表现男子对女子的追求过程,即从深深爱慕到携手相伴的愿望;且君子之“好逑”不但知“音”,且知情知趣,更是知心。有评论家认为,《关雎》好像是人生与艺术合一的一个宣示,栩栩然翩翩然出现在文学史的黎明。

 国风·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清代姚际恒曾在《诗经通论》中说:“桃花色最艳,故以喻女子,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 全诗三章,每章皆以桃起兴,继以花、果、叶兼作比喻,富有层次:由花开到结果,再由果落到叶盛;所喻诗意也随着桃花的生长过程渐次变化,浑然天成,融为一体。三千年后的今天,我们再读桃夭,犹可听到那古乐喧嚣和新人之笑,那一片盛放的桃花不曾减弱當初馥郁的芳馨。

(责编:韦衍行、汤诗瑶)

推荐阅读

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

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贡献,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贡献,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