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汝清谈新编现代粤剧《还金记》:从艺以来最难演的戏

张素芹

2016年07月28日07:52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从艺以来最难演的戏”

  《还金记》剧照

  《还金记》剧照

  文汝清

  “纪念八一建军节·文汝清粤剧艺术专场”将于8月1日、2日晚在广东粤剧艺术中心举行,将上演由文汝清主演的新编现代粤剧《还金记》。《还金记》改编自罗宏的长篇小说《骡子和金子》,由广东粤剧院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年暨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而创作演出。该剧诠释了小人物的诚信正能量,以小见大地反映了长征的艰苦卓绝,在6月30日首演后好评如潮。32岁的文汝清是广东粤剧界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员,日前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时,他细谈了塑造“傻金”的心路历程:“这是我从艺21年来最难演的角色,这部戏把我以往所有学到的东西都打破了,然后重新规整。”

  文:广州日报记者 张素芹

  启动《还金记》:

  “傻金”角色吸引了我

  广州日报:《还金记》据说是你用获得的“广东特别支持计划文化英才”基金启动的,当初为什么相中了《骡子和金子》这个故事?

  文汝清:2014年,编剧梁郁南告诉我有一本小说叫《骡子与金子》非常好,后来我也和小说作者罗宏老师进行了详谈。这个以小见大的故事很有意义——马夫傻金坚守诚信二字,历尽艰难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把红军的三百两黄金送还。

  当然,最主要还是这个偏丑生的角色非常吸引我,我从来没演过这样的角色,所以想挑战一下。另外,这部戏是现代戏,戏曲演员演现代戏比较难,因为我们从小学的都是程式化的东西,出演这样一部现代戏对我在表演上会有帮助。

  广州日报:塑造傻金这个角色,你觉得最难在哪里?是怎么克服的?

  文汝清:挑战比较大,我的外部条件包括长相、身高与角色不太搭,还有我平时演的行当多是小生、武生、文武生,从没演马夫这种角色,傻金的一些动作表情、唱腔都是短平快的节奏,这导致我第一次在排练场上觉得无从下手。我们给人物的定位是:一根筋、很老实、认死理,这和我本身的性格也不一样,现代戏也不能从程式化的经验去琢磨人物。

  王佳纳导演给了我很多意见,她让我在表情和动作上大胆去尝试,让我将不同的行当包括武生、大武生、短打武生、丑生的表演糅合在一起来演绎这个角色。她说,好的演员都是由内而外的,内部的感情把握好了,外化出来的表演就比较准确。我也看了很多资料,包括京剧《骆驼祥子》、《华子良》中比较有个性的不一样的角色,看看艺术家是怎么把握。这样不停地试练,不停地改,终于把傻金这个人物呈现出来了。

  话剧导演虚实结合:既尊重戏曲本质,又运用现代手法

  广州日报:和王佳纳导演合作,舞台呈现是否让你的视野有所开拓?主要在哪些方面?

  文汝清:第一,王导是话剧导演,她能让我真看、真做、真感受,她对演员的要求是综合性的:既要有身段唱腔,也要演绎人物的内心世界。导演组还有老师专门抠一些细节,让我受益良多。

  另外,戏曲在舞台上写意的手法比较多,王导就用了一些写实的东西,虚实结合。比如,马在戏曲中一般是用马鞭来表现,王导却让两个演员披着马头、马身道具踩着高跷出现在舞台上,非常震撼,这也被称为“中国的战马”。在树林的一场追逐戏中,让人跑动的时候也让树一起移动,整个舞台效果就更生动。监牢救人一场戏,王导把京剧《三岔口》“摸黑”的虚拟手法运用得恰到好处。王导既尊重了戏曲的本质,又运用了现代的手法和表演节奏,真的非常好。

  广州日报:《还金记》6月30日至7月2日首演后好评如潮,能否推荐一下看点?

  文汝清:这部戏催泪的点很多,包括大黑青死的时候傻金“哭马”的唱词,还有红军大姐将孩子托孤给傻金时的生离死别,特别是最后那一场,傻金抱着孩子到了雪山,唱的那段主题曲情真意切,这场重头戏很值得看。

  广州日报:首演后应该收到很多反馈和建议, 8月1日再度演出,有做一些改进吗?

  文汝清: 首演后,接受了很多意见,修改的空间也很大。因为时间问题,暂时在剧本上没有大的修改,只是在舞台调度、演员走位上做了一些小的修改。

  一个粤剧演员的使命:我要告诉人们粤剧有多美

  广州日报:《还金记》在你的演艺生涯里,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文汝清:我是1995年开始学戏的,学艺生涯中的现代戏只有《山乡风云》、《青春做伴》、《沙家浜》,《还金记》是我从艺以来最难演的一部戏,当时差不多要公演了我还没有找到感觉,这部戏把我以往所有学到的东西都打破了,然后将我的演艺体系重新规整。碰上这么一出戏很不容易,它对我很有意义。

  广州日报:粤剧需要传承,拜丁凡为师,他教你最多的是什么?

  文汝清:我是1998年拜丁凡为师的,当时才14岁。他教我最多的是做人,学戏先学做人。师傅没有架子,也没有名角派头,他让我觉得谦虚很重要。我11岁就出来学戏,经常会收到各种意见,不服气时师傅就告诉我“100条里有一条受用的,你就很幸运了”,这样我就慢慢学会了过滤。

  广州日报:作为广东粤剧界最年轻的一级演员,对于粤剧的传承,你有什么想法和行动?

  文汝清:我很爱这个行业,我爸妈在吴川粤剧团工作,我是看着粤剧传统南派戏长大的,后来我又在科班学了6年。我有责任把所学的东西带给观众,教给学生。我现在每年的演出量有100场左右,也走进少年宫教“非遗”项目的体验课。我要告诉他们,粤剧有多美,让他们从不同渠道了解粤剧,走进剧场,这是一个粤剧人的使命。

  小贴士

  7月31日10时30分,“读好书,看好戏——长篇小说《骡子和金子》暨粤剧《还金记》主创读者见面会”将在广州天河购书中心举行,届时小说《骡子和金子》的作者罗宏和粤剧《还金记》的编剧梁郁南、导演王佳纳以及主演文汝清等将与读者、观众见面,分享他们创作过程中的苦与乐,并与读者、观众互动。

(责编:欧兴荣、陈苑)

推荐阅读

广西花山岩画、湖北神农架申遗成功
今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广西左江花山岩画申请文化遗产、湖北神农架申遗自然遗产,分别成功入选。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
广西花山岩画、湖北神农架申遗成功 今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广西左江花山岩画申请文化遗产、湖北神农架申遗自然遗产,分别成功入选。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

中央美术学院:培养有人文情怀的能工巧匠
初夏的凉风习习,从2016年五月歌会合唱比赛现场传来师生们一曲曲或悠扬或激昂的歌声,回顾着峥嵘岁月,畅想着美好未来。校园内郁郁葱葱,老校长徐悲鸿亲手栽种下的...
【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中央美术学院:培养有人文情怀的能工巧匠 初夏的凉风习习,从2016年五月歌会合唱比赛现场传来师生们一曲曲或悠扬或激昂的歌声,回顾着峥嵘岁月,畅想着美好未来。校园内郁郁葱葱,老校长徐悲鸿亲手栽种下的... 【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