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芭蕾舞团上演两部原创舞剧《浩然铁军》《布兰诗歌》 

2019年06月14日08:26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用世界的语言讲述中国的故事 为西方经典诗歌注入东方诗意

  6月13日晚,广州芭蕾舞团大型原创民族芭蕾舞剧《浩然铁军》首次登陆广州大剧院进行公演。这部革命历史题材的作品,基本上由90后演员演绎,该剧创新的舞蹈语汇,让观众感叹“芭蕾舞和红色题材原来可以如此完美融合”。此前的6月11日、12日,由广州芭蕾舞团倾力打造的现代芭蕾舞剧《布兰诗歌》也在广州大剧院上演,芭蕾与音乐交相辉映,谱写了一曲爱与生命的赞歌。

  3天上演两部原创舞剧,广州芭蕾舞团团长邹罡表示:“《浩然铁军》在芭蕾这种源自西方的舞剧语言中体现出鲜明的民族性格和中国化的叙事特征,《布兰诗歌》则将来自于西方的诗歌和音乐用中国演员的细腻表达展现给国外观众,前者将在国内巡演,后者将在国外巡演,我们要将更多的芭蕾舞作品推向市场。”

  《浩然铁军》 芭蕾语言讲述中国红色故事

  《浩然铁军》(上图为剧照)是2019年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作品的资助项目。该剧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讲述了周文雍和陈铁军在广州红花岗畔英勇就义、谱写生命与爱情绝唱的动人故事。

  “铁军”指的是故事女主人公陈铁军,而“浩然”二字则道出了该剧蕴含的精气神。与其他同题材艺术作品不同,舞剧《浩然铁军》以陈铁军的女性视角为切入点,将西方古典芭蕾的足尖艺术与我国优秀的民族精神相融合,展现了一位富家闺秀蝶变成为革命战士的成长历程,塑造出了中国女性柔美却不失刚强的形象。

  在情节设计上,该剧突出表现了一个纤弱的年轻女人最终成为大义凛然的战士这一过程;在动作设计上,编导用芭蕾的肢体语言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芭蕾之美,并通过深入发掘人物的内心世界,对女性革命者的形象进行深刻塑造。

  用芭蕾语汇讲述红色题材,该剧编导汪洌表示:“创造自己的语汇和舞蹈,我们要用世界的语言讲述中国的故事。”《浩然铁军》打破一些芭蕾程式化的手位,在上身肢体动作上做了一些改变,但是腿部动作仍然保持了芭蕾的独特性。这样一来,这部作品大的方面还是芭蕾的气质,但又刻画了革命烈士的英雄形象。

  《浩然铁军》首演当晚,有观众表示,“用芭蕾表现红色题材一点儿也不‘违和’,男、女主角在体态、表演、情感上都已经跳出了固有的模式。”“舞台呈现和艺术手段都挺有新鲜感的,一些情感舞段非常唯美,两场战斗场面又很有时代感。”

  广东元素贯穿全剧,融合芭蕾艺术和中国意蕴

  《浩然铁军》于去年11月试演。半年来,《浩然铁军》的创作团队广泛听取各路专家学者的建议,经过了反复的商讨确定,以及多次的修改打磨。

  广州芭蕾舞团团长邹罡表示:“同样的题材有不同的做法,《浩然铁军》以古典芭蕾审美为主,结合现代、民族和芭蕾等多种舞蹈语汇,用舞台作品的艺术形式来表现陈铁军和周文雍的故事,是这个题材的一次创新,也是一次中国芭蕾舞剧的全新体现和艺术创新。”

  《浩然铁军》无论是从舞蹈元素的运用、舞美风格的设计,还是背景音乐的创作,都融入了大量的岭南文化元素。如陈家祠、骑楼等岭南建筑的舞美布景,粤绣女、洗衣女等人物形象的塑造等,它们不仅体现了广东地区的地域文化和风土人情,更是对岭南传统舞蹈的继承和弘扬。不仅如此,为了达到舞剧场景还原的真实度,《浩然铁军》的创作班子将利用多媒体灯光的渲染效果,加强意境对舞段的烘托,营造出时空与场景的完美转换,让观众跟随着演员一起回到那个年代。

  多年来,广州芭蕾舞团通过《梅兰芳》《梦红楼》和《风雪夜归人》等剧目的创作实践锻炼,成功地把芭蕾舞剧与其他舞台艺术相结合,并取得“荷花奖”“文华大奖”等多项大奖。此次,主创们把该团以往成功的经验总结运用到《浩然铁军》的创作中,以期通过舞蹈虚实结合的表现手法,发挥舞剧长于抒情的特点,对时代的主旋律进行弘扬,对人物的心理和情感进行深入发掘,从而实现中国芭蕾舞艺术的创新与发展。

  《布兰诗歌》

  充满着令人惊奇的成分和戏剧性

  6月11日、12日上演的《布兰诗歌》(上图为剧照)被观众认为“极富诗意”。《布兰诗歌》源自一部13世纪的神秘诗稿,是目前所知的保存最完整也是最具艺术价值的中世纪诗歌。20世纪德国作曲家奥尔夫读到这部诗集后创作了不朽的音乐。

  2018年5月,广州芭蕾舞团特邀美国著名编导蒋齐创作同名舞剧《布兰诗歌》。广芭所打造的舞剧《布兰诗歌》从13世纪的诗稿中抽取了故事性,从奥尔夫的音乐中获得了戏剧性,舞剧共分三个章节,25个舞段。在舞美设计方面,以“月亮”为主题,用它在时序昼夜变化中的时圆时缺表现出人生的悲欢离合,生命的瞬息万变。整部舞剧在保留芭蕾特有的艺术风格之余,融入了多种艺术元素,与现代舞、西方新近舞蹈元素相互交融,对芭蕾艺术与中世纪诗歌进行了一次有益的探索与尝试,使之不同于一般的叙述性芭蕾作品,从视觉上、听觉上都极具冲击力和现代感。

  《布兰诗歌》的舞段充满着令人惊奇的成分和戏剧性:它既有雄壮的呐喊,又有委婉的咏叹,犹如汹涌的急流撞向岩石发出澎湃的声响;音乐与舞蹈交相辉映,令人震撼的打击乐像是命运的召唤,有着强烈的叩击灵魂的效果。

  “《布兰诗歌》紧跟潮流,强调戏剧的张力与感官上的冲击,呈现出全新的感觉,看得很过瘾!”有观众如此表示。

  8月将去美国林肯艺术中心演出

  该剧编导蒋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布兰诗歌》在不断打磨后,这已经是第三版了,细节的处理上更好了,比如一些舞蹈段落的调度上更丰富,人物内心的表达更细腻。这不是古典芭蕾舞剧,偏现代一些,所以要求演员的身体更解放。”

  蒋齐坦言,这部剧对年轻人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一般的舞剧,通常是男女主角跳双人舞,其他演员在后面跳整齐就行了。这次编舞,所有演员都要跳,每个人都要有双人舞的技术,舞蹈幅度、呼吸都得跟上。”

  蒋齐表示:“这个剧拿到国际上演,也需要一定的东方色彩,虽然东方色彩不是主要的,但是外国人会看到东方的理念和意象。我们通过一些特殊的设计能让外国观众看到东方演员的美——我们的演员纤细,表演会很东方、细腻、柔软,非常诗意化。”

  《布兰诗歌》计划巡演40多场。今年8月,广州芭蕾舞团将携《布兰诗歌》进入美国林肯艺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加拿大多伦多万锦市弗拉托马克汉姆剧院等多地进行巡回演出。“在大卫·寇克剧院上演的芭蕾舞剧,都是水平最高的。”蒋齐说,“要让中国的芭蕾走向世界。不光能跳中国的芭蕾,也能跳国际性的、世界性的芭蕾,表现有深度的音乐作品。”

  广州芭蕾舞团团长邹罡认为,让东方的芭蕾舞演员来演绎和诠释西方的经典诗歌,使不同的文化精髓相融合,在一定范围内,不仅拓展了不同地域间文化的桥梁,减少了区域文化间的隔阂,更使得这部作品富有欣赏性、文化性以及推广性。舞剧《布兰诗歌》的创作正是一次顺应了时代潮流的全新挑战。(张素芹)

(责编:汤诗瑶、丁涛)

推荐阅读

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

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贡献,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贡献,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 【详细】

文艺星青年|汉语盘点2018|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