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战“疫”文艺作品】回家的路有多长

2020年03月26日22:06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编者按:“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为鼓舞抗疫斗志,坚定抗疫信心,人民网联合《中国作家》杂志社联合发起“人民战‘疫’”征文,向全国作家和网友发出邀约,鼓励大家用手中的笔,记录这场防疫阻击战中值得铭记的时刻。优秀作品将在人民网文化频道“人民战‘疫’”专栏、“学习大国”微信公众号、人民网文娱部微信公号“文艺星青年”以及《中国作家》杂志社官方微信公号、纪实版正刊陆续发布。

这次的新冠病毒肺炎,作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覆盖全球,席卷了近乎每一个国家,所以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其恐怖之处。有人说过一句特别打动人的话:不是很多人的死亡让我们落泪,而是一条生命的逝去,重复了很多很多遍,很多的家庭被病魔强行分割开来,这样一想,才让人流下眼泪。

当疫情刚刚开始在国内蔓延的时候,我还在曼彻斯特附近的一个小镇安心地读书,当时的英国还算是安全,所以我决定呆在那里继续学习,不过也时刻注意着祖国的情况,毕竟我的父母与亲戚还有我的很多朋友都还在国内,我的心里是很惦记他们的,在这个时候,我的中国同学们也都觉得呆在英国是比较理智的决定,因为当时欧洲的疫情远远没有国内严重,所以大家也就各自安心继续读书,继续照常生活。

直到英国首相Boris Johnson的发言,事情发生了转变,使得我们学校几乎所有的中国留学生改变了想法,觉得此地不宜久留。Boris在当地时间3月12日的眼镜蛇紧急计划委员会会议中提出,英国政府知道确诊病例将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急剧上升(这还是建立在确诊人数远低于真实患病人数的前提下),他指出请很多家庭做好失去自己至亲的准备,所以英国的抗疫目标不再是尽量控制,而在于“拖”疫情以及将高峰期的时期尽可能的延后,以此获得更多医学研究的时间以及更多医院的床位。另外,请患者自行在家隔离,除非重症否则不要去医院,公众大型聚会和上学也没有必要停止,因为其对于疫情控制的影响是很小的等等。 我了解到中国抗疫的方法是尽早隔离尽早治疗(在这点上我必须对我国的医护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他们拯救了无数的生命!)。当时,意大利已经封城并且向中国求援,塞尔维亚也向中国求援,德国关闭了所有学校,法国也封锁了部分城市,限制了大型集会,好多国家也封锁了边境。

3月13日,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Patric告诉BBC,英国政府的长期抗疫方针是让至少60%的英国人感染上新冠肺炎,并且理想状态下最好全部是轻症,这样的话他们甚至不用拨打求助热线也不用去医院,自愈就完事儿了,进而让整个英国获得herd immunity(这个词就在前几天的生物考试上刚刚考完,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听完之后我实在是无语。

说回正题,其实自己当时就有回国之心了,更何况中国在抗击疫情这方面的效率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就在病毒即将在英国肆虐、我想要尽早离开的时候,由于英国政府还没有宣布停课,我们学校竟然建议我们外国学生最好不要离开。紧接着,还有同学因为在上课时戴口罩被老师阴阳怪气了一顿并且明令禁止不让上课的时候戴口罩,可是明明只有上课的时候唾沫星子横飞的次数最多啊!真就不怕死呗。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不是不怕死,是真心觉得戴口罩屁用没有,为此我还跟我的生物老师和经济老师争论过一番……(不过他们觉得口罩没用或许可能跟他们的戴口罩方式有关系,很多西方人戴口罩貌似是不遮鼻子的,果真是只用“口罩”来“罩口”啊。)

接下来那几天,我的好几个同学订了回国的机票,纷纷请假,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而我,也慌了神儿。幸好我们学校也与时俱进地修改了建议,希望所有外国留学生尽快回到自己的国家。于是我让父母赶紧给我改机票,尽量订到直飞北京的机票,避免在其它地方转机出现不可控的情况。那几天,他们几乎不眠不休,昼夜颠倒地刷机票,终于为我抢到了一张从伦敦直飞北京的机票。(在此感谢我的父母,这已经是我生命中他们第N次帮助我了,N>无限)

就在我出发的前一天,英国所有的学校正式停课封闭。我想买一些路上吃的东西,结果小镇上三个超市几乎被一扫而空了,啥也没买到。看来当地居民已经做好了危机来临的准备。

3月21号早上六点整,我起床,洗了个热水澡,吃了两桶泡面(因为学校的早饭八点整才开)八点整,我最后检查了一遍所有的行李,护照、BRP卡、信用卡、现金,戴上了所有防护用品,包括护目镜、手套、口罩、雨衣。为了做好上飞机十个小时不去一次厕所的准备,我特意给肚子里灌满了水,意欲在上飞机之前排空自己,然后就踏上了学校派发的校车,出发啦!

将近五个小时车程过后,我终于到了伦敦希斯罗机场,我反倒觉得没有想象中那种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感觉,可能还没有正常时候的首都国际机场人多呢。

在机场,学校的司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一直陪着我办理登机牌与托运行李。如果我的航班被临时取消,他会把我接回学校。我注意到,除了东亚人长相的人(估计全是中国人)以外,没有一个西方面孔长相的人在戴口罩,包括与我随行的学校司机,更多只是在戴着手套,防护完全没有做到位。再仔细观察周围,很多中国人竟然穿着无比专业的太空服(防护服),对此我很是佩服,因为光是带着护目镜和口罩还有手套的我就已经闷得不得了了,更别说一整身不漏风的防护服了。

当地时间晚上六点多,经过排队、安检、我终于登上了回国的航班。在十个小时的漫长飞行里,原本的飞机餐也变成了盒装的简餐,空姐们也穿上了厚重的防护服。

本打算让护具全程封闭,可我还是没抵御住食物的诱惑,打开了餐盒、摘下了口罩吃了两顿,不过好在我憋住了排泄物对于出口的冲击,没去厕所,要知道飞机上的厕所可是整架飞机最脏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我每三小时就会换一副手套和口罩,以此保证护具的功效依然是Maximum。

北京时间3月22日中午十二点整,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总算踏实了!我打开手机给爸妈报了平安,由于戴着手套,所以打字格外地艰难,经常打错字。下午一点半的时候,我下了飞机。联想到我有个落地后硬生生在飞机上坐了五个小时的朋友,我顿感庆幸,运气还算比较好,没有在飞机上坐很久。

在机场,我填了一张表格,关于我的个人详细信息,方便安排我到距离家尽量近一些的酒店。两点整的时候,我过了海关。在宇航员们的重重防线之下——从上飞机之前到下飞机一共进行了七次体温检测,两次身体状况问卷。经过了这几轮检测,我上了大巴,下午两点半到了新国展。在新国展,有着更多的宇航员分成很多个区,我也自然而然地来到了我们家住址所在的区,等待进一步分配。

排队登记完毕,下午三点半,我又一次坐上了大巴。当天下午,北京气温超过二十度,由于全身的衣物都裹得严严实实,再加上大巴上的空调不能开,以防止交叉感染,我简直是热得不行,再加上,我坐在拥挤狭窄空间里实在是太久了,导致我的情绪无比的烦躁。

大巴车穿行在稍显空旷的城市中,窗外的街道似曾相识,车上的人被沿路放在几个不同的酒店,到最后剩我一个人了。六点半左右,大巴车终于停下来,我终于到达了隔离酒店。

进入酒店,平常的那些前台人员和正常的酒店工作人员已经全部被全副武装的宇航员们所代替,十四天的食宿,一共是6940人民币的费用。前台牌子上写着四个字“欢迎回家”,太感动了!我回家啦!

确认我的个人信息后,入住手续办理完毕,晚上八点整,我终于可以进入酒店房间啦,强撑着困意,我把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的衣物全部脱下,放入一个大塑料袋,冲了澡、吃了饭、直接睡觉了。

从离开英国的学校,到进入北京酒店房间,一路奔波,历时28个小时,这也是我15年人生中第一次独自一人跨国飞行,尽管回家的路如此漫长,但与其他同学相比,我已经算是很幸运了。

3月23日早上起床,我开始了为期两周的隔离生活的第一天。在接下来的十四天,我不可以走出房间半步,否则将会重新开始计时。每天上报两次体温,一日三餐与洗漱用品会有工作人员送上来,垃圾也是由工作人员收走。辛苦了,宇航员们!

今天的我依旧处在隔离期中,还有十二天才可以见到我的父母……

最后,希望我的同学们都能够各自顺利地回到家中!希望全世界人民能够齐心协力,团结在一起,共同战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责编:韦衍行、丁涛)

推荐阅读

人民战“疫”文艺作品征集
人民网文娱部发起人民战“疫”文艺作品征集,现向广大文艺工作者发出号召,鼓励文艺工作者用文学、美术、书法、摄影、曲艺、戏曲、短视频等形式,凝聚众志成城的强大正能量,为抗击疫情贡献自己的力量。
【详细】人民战“疫”文艺作品征集 人民网文娱部发起人民战“疫”文艺作品征集,现向广大文艺工作者发出号召,鼓励文艺工作者用文学、美术、书法、摄影、曲艺、戏曲、短视频等形式,凝聚众志成城的强大正能量,为抗击疫情贡献自己的力量。 【详细】

战“疫”公益海报展示
为积极配合做好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人民网共同发起,联手多位知名设计师和十家美术学院,开展疫情防控相关主题海报设计公益活动,为战“疫”凝心聚力。
【详细】战“疫”公益海报展示 为积极配合做好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人民网共同发起,联手多位知名设计师和十家美术学院,开展疫情防控相关主题海报设计公益活动,为战“疫”凝心聚力。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