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本網原創

  

梁衡:萬物有緣鐵鍋槐 天工之物難復制

梁  衡

2015年05月20日08:2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一棵上百年的老槐樹長在一口鐵鍋裡,這好像絕不可能,但確實如此。

  去年11月底,我在河南商丘尋找人文古樹,看了幾棵漢柏宋槐都不理想,大家氣喘吁吁地坐下來吃午飯。當地一位朋友突然一拍腦袋說:“怎麼忘了鐵鍋槐呢!”放下筷子,我們便冒著小雨趕到七十公裡外的白雲寺,拜訪了這個鍋與槐的奇妙組合。

  白雲寺初創於唐貞觀年間,曾是與少林、白馬、相國等寺齊名的中原古寺,但現在香火不旺。我們去時淒風苦雨,寺裡隻有幾個僧人袖手看門,一個小和尚系著圍裙在伙房裡淘米,后院及兩廂都是零亂的磚瓦木料。進門后的右手處就是我們要拜訪的鐵鍋槐,現在已是這個寺的鎮寺之寶。隻見一圈石欄杆中躺著一口直徑兩米多的大鐵鍋,鍋裡挺立著一棵有三層樓高、兩抱之粗的古槐。鍋沿有三指厚,在雨水的潤澤下閃閃發光,像是一個套在樹根上的項圈。鍋已半埋土中,樹的主根早穿透鍋底,深扎地下,而側根蜿蜒屈結,滿滿當當,將鐵鍋擠滿撐破后又翻出鍋外垂鋪在地,像一大塊不規則的鐘乳石,或是一攤剛冷卻了的岩漿。我看著這滿鍋的老根,隻覺得這是一鍋正在慢慢烹煮著的時間。雖是深秋,這古槐仍枝葉繁茂,覆蓋著半畝大的地面。而整棵樹身向西邊傾斜,巍巍然如一座斜塔,有一種飽經滄桑的厚重與庄嚴。

  寺院是信眾往來的宗教場所,被視作溝通神與人的橋梁。為了給眾多僧人和香客備飯,寺裡常有超大的鐵鍋。這口兩米的大鍋還不算最大,我見過一口更大的,洗鍋時要放下一個梯子,才能將人送到鍋底。大鍋往往是一個寺院興旺的標志。這白雲寺在康熙時達到鼎盛,常住僧人千余人。史載1687年寺裡住持佛定和尚為舍粥濟貧,造鐵鍋兩口,日煮米一石二斗。十九年后一口鐵鍋經長年的火烤水煮生了裂紋,就被幾個小和尚抬著放到寺的一角。春去秋來,寺院盛而又衰,這口鍋也漸漸被人淡忘。沙塵淤滿鍋底,荒草爬上了牆角,淹沒了鐵鍋。這時一隻喜鵲銜著一粒槐籽從天上飛過。它俯下身子,看到這汪嫩綠的鮮草,就落下來歇腳,槐籽落在鐵鍋裡。想這鐵鍋離開灶台被棄牆角已經數十年,烈日嚴霜,淒風苦雨,它早已心灰意冷,奄奄待斃。忽然有一隻小手輕輕地抓撓著它冰涼的身子,一絲微弱的聲音響在耳旁若有似無地呼喚。原來是那粒槐籽經水浸土育,已經開始發芽生根。這口鐵鍋一下打了個寒噤從夢中驚醒,忙將這個幼小的生命摟在懷裡。那雪白的細根穿過厚厚的積土吮吸著鍋沿上的雨滴,像是在替它擦拭眼角的淚花,而嫩綠的樹苗已有尺許之高,正努力探出鍋外,好奇地張望著廟宇、藍天、白雲。鐵鍋記起了佛經上講的萬物輪回,因果有緣,眾生平等。啊,行住坐臥都是禪,一花一葉皆佛性。它覺得這是佛祖托它來撫養這個從天而降的小生命的,就更加摟緊這棵小樹苗。槐樹一天天長大,當它已經高過院牆,可以俯視外面的世界時,才發現這個世界上的槐樹全是長在土地裡,隻有它被小心地托著、抱著,長在一口鐵鍋裡,不覺感動得熱淚盈眶。這好比一個沒有文化,不識字,甚至還身有殘疾的母親,在貧病交加中照樣撫育著一個偉岸的英才。艱難困苦,玉汝於成。它怎麼能不痛感身世飄零而加倍珍惜,一定要活出個樣子呢?!

  鐵鍋槐無疑是大自然的杰作,就算你有一百個聰明的頭腦也想象不出這樣的作品。萬物有緣,槐樹本是一種最普通的樹種,數百年來在山地平原、房前屋后不知有槐幾多,而長在鐵鍋裡的唯此一棵﹔鐵鍋本是一種最普通的炊具,千家萬戶用來燒水煮飯的鐵鍋不知幾多,但用來栽樹而且長成大樹的也隻有這一個。再說,就算這鍋與樹前世有緣,那結合之后的數百年歲月,水火兵燹,雷劈電擊,畜啃人砍,寺院塌毀,它們又攜手逃過了多少劫難才有今天的正果?物競天擇,自然篩選,這是鐵的定律。在無盡的歲月長河中,無數個偶然機緣的組合,就出現了奇跡,就誕生了天才。雖然人類愈來愈聰明,但還是逃不出自然的手心。不見我們辦了多少音樂學院,卻常會輸給一個牧羊女或打工漢的歌喉﹔辦了多少文學院,而大作家總是長在校園外。而皇室培養接班人,從選妃子、找奶媽開始,到定太子、配師傅,結果總是多有從草莽中殺出來的開國之主。假如現在有誰出巨資請你再復制一組鐵鍋槐,恐怕打死也不敢接這個活。

  鐵鍋槐雖是天工之物,但它修行於古寺之中,早已融進人的智慧和佛的靈性。在懸崖之上,在大河之岸,樹抱石之類的奇樹不知多少,而現在這棵古槐抱著的卻是一口鐵鍋,是一鍋人間煙火。這是信念的守望,是佛與人的擁抱,是偉大的天人之合。你隻要看看那鍋裡勁結的樹根,就知道它們有多大的定力,槐樹咬定鐵鍋,將它鑿穿、撐裂、抱緊、融合﹔鐵鍋則仰著身子吃力地挺舉著大樹,不顧自己已經被壓裂,被深深地擠進了泥土。直至最后再也分不清是鍋抱槐還是槐抱鍋。這是心的力量,是佛家所謂的大願,不信世上事不成,不信有緣不結果。它們就這樣晨鐘暮鼓,相濡以沫,在古寺殘陽中不知送走了多少寂寞。山擋不住風啊,樹擋不住雲,這個世界上什麼也擋不住生命的降生。而一個生命一旦降生,就會本能地捍衛生的權利,堅強地活下去!

  臨出寺門時已暮雲四合,我又回望了一下這棵鐵鍋槐,經秋雨打濕的樹身更顯出沉穩的鐵青,斜伸著的身子像一支要射向雲空的利箭。而根部那一圈翻卷著的閃亮的鍋沿則如一把拉滿弦的弓,引而待發。我忽然覺得,佇立在面前的是一個面壁的達摩,是另一個版本的羅丹雕塑《思想者》。

  世人多愛盆景,喜其能於尺寸之間盈縮天地,吐納歲月。而古今中外,到哪裡去尋找鐵鍋槐這樣一個天地所生、人神共塑、照古爍今的盆景呢?


  《 人民日報 》( 2015年05月20日 24 版)

(責編:易瀟、許心怡)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