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本網原創

  

讀《北平硝煙》有感:新視角中的抗戰新敘事

丁曉原

2015年10月13日08: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新視角中的抗戰新敘事

  一直從事現實題材報告文學創作的孫晶岩,這一次沉潛到了北京抗戰史實的挖掘與寫作中。這有著其個人的“淵源”:她的小學曾經是日寇的集中營,中學前身是晉察冀邊區聯合中學。戰爭漸行漸遠,感受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退,牢記歷史,才能更珍惜美好的“安寧平定”。這部新作《北平硝煙》,就包含很多作家自己關於戰爭與和平的真實感受。

  《北平硝煙》以其新視角中的抗日新敘事,成為今年活躍的抗戰報告文學寫作中頗具特點的一部重要作品。相對於王樹增《抗日戰爭》敘寫全民族抗戰,《北平硝煙》寫的只是北平局部的抗戰﹔不同於何建明《南京大屠殺全紀實》對於重大事件的再報告,《北平硝煙》更注重以散點透視的方式敘寫北平抗日歷史。這些散點包括古北口戰役、老10團抗日、地下黨抗日、國際友人抗日等,它們從不同側面反映了北平抗日的歷史真實。作品既有對國民黨軍隊和日本侵略者在古北口正面戰場殊死搏戰的詳寫,更有貫穿抗日全程的共產黨及其領導的八路軍在冀東、平西、平北敵后根據地的抗日紀實,充分體現了抗日戰爭勝利是中華民族抗日統一戰線勝利的歷史觀。同時,《北平硝煙》在寫侵略者時,拒絕“抗戰神劇”游戲歷史的態度,拒絕為制造娛樂而將日軍作夸張式的“小”鬼子化的寫法。作品中的侵略者既建造“人圈”,凶狠殘忍,滅絕人性,又計謀多“鬼”,作戰凶猛。這一方面呈現了歷史的本真,另一方面展現了抗日戰爭艱苦卓絕、勝利來之不易的歷史實情,體現了歷史寫作的嚴肅態度。

  報告文學作品中是否有新的信息是評估其價值的重要標准。僅有對舊材料的整理,少有新材料的呈現,作品就少了新鮮度。孫晶岩的寫作注意把握北平抗戰的獨特性,並且從中選擇具有新意的材料加以再現。1933年1月到5月的“長城抗戰”,是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前,中國軍隊一次較大規模的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役,古北口更是“打響了北平抗戰第一槍”。我們大多隻知道平型關大捷、台兒庄大捷、百團大戰等,對古北口的抗日知之不多。孫晶岩在《北平硝煙》中以首章“長城抗戰”和第二章“一寸山河一寸血”兩章的篇幅,對古北口戰役的背景和作戰的具體情狀作了詳細敘寫,彌補了有關這一段歷史書寫的短缺和不足。另外,她不滿足於有關古北口戰役的一般史料,想方設法地從參與戰事當事人的回憶錄、相關電文、戰報和《大公報》《申報》等當時報紙的報道中,獲得更多豐富的資料,使得作品對古北口戰事的敘述更具體、豐富和真切。

  《北平硝煙》另一個重要的新敘事,是以老10團為主的平西、平北、冀東敵后根據地抗日故事的書寫。作者突出老10團,一是由北平抗戰的史實決定,二是這個團是“獨一無二的知識分子團”,有“72個大學生”參加,他們“性格特異,棱角分明”,“是一群極富理想主義的熱血青年”。團長白乙化就是他們中的代表,作品以一系列具有表現力的生動細節,寫活了這一性格鮮明、文武兼得的抗日“一條龍”英雄形象,他在抗日英模中獨具光彩。

  歷史題材的非虛構寫作,成為當下報告文學創作的一大特點,但也存在一些問題。許多作家單做紙面功夫,單純依賴現成的檔案史料進行靜態寫作,缺乏主體的參與,少有“人”的“出席”,顯得很平面,缺人氣。《北平硝煙》的作者孫晶岩喜歡行走,“我拿出田野調查的看家本事,整整3個月的時間”,在北京很多的抗日遺址穿梭尋訪。她尤其注重尋訪健在的當事人、見証人。“找到的抗戰時期的活化石都已經八九十歲,所有的採訪都要扯著嗓子大聲提問,我親眼看到了日寇留下的罪証,親耳聆聽了日軍侵華見証者的控訴”。正是以這種方式進入作品的寫作,作者就不僅是一個外在的敘事者,而且也成為敘事對象的串聯者、新內容的發現者。從某種意義上說,《北平硝煙》是一部北平抗日戰場的當代尋訪記。


  《 人民日報 》( 2015年10月13日 23 版)

(責編:王鶴瑾、許心怡)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