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本網原創
人民網>>文化>>正文

  

漢學家看《錢鍾書手稿集·外文筆記》:一座大型圖書館

﹝德﹞莫芝宜佳 莫律祺

2016年04月12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連接中國與世界的“萬裡長橋”(書人書事)

 

 

  《錢鍾書手稿集·外文筆記》(全48冊附1冊)近日全部面世。很多讀者都想了解這部鴻篇巨制究竟有哪些內容。錢鍾書先生在六十年間都閱讀了哪些外國作品?他有什麼閱讀偏好?這些筆記對想了解和學習錢鍾書治學方法與門徑的人有哪些幫助?商務印書館編輯集合了讀者關心的問題,請受楊絳先生委托、主持整理匯編工作的德國專家莫芝宜佳和莫律祺進行解答。在短短一周內他們就予以了回復,並在助手唐峋的幫助下譯成了流暢的中文。我們將之整理成文刊登於此,以饗讀者。

  ——編者

  

  聽到《錢鍾書手稿集·外文筆記》歷經四年全部出版的消息,我們非常高興,希望與中國朋友們一起分享這份來之不易的喜悅。這部堪稱“世界奇跡”的巨著,就像一座“萬裡長橋”,把中國與世界聯系在一起。能夠接觸到這套傾盡錢鍾書先生畢生精力的書,對我們來說是無以言表的榮幸和快樂,也使我們思想上受益無窮。

  對西方讀者來說,特別驚喜的當然是在他的筆記裡碰到“老朋友” 

  1999年我第一次見到《外文筆記》,當時楊絳先生很細心地把筆記存放在五個大紙盒子裡。她已經把筆記分成了兩組:一組是手寫的筆記本,通常都有錢先生自己寫的目錄。第二組是厚厚的檔案袋,裡面是錢先生親手用打字機打好的散頁。有些檔案袋上有扉頁還有目錄,有點兒像要出版的樣子。有時,楊先生會在扉頁或封皮上寫下相關出處或短短幾個字的評語。

  那時候,楊先生身體非常虛弱,因為她剛剛失去患病多年的丈夫和唯一的女兒。她非常擔心筆記將來得不到妥善的保存,而這是她絕對要避免的事情。這些筆記本跟錢先生如影隨形,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楊先生認為最好也是最安全的辦法就是出版這些筆記。最后她把出版《錢鍾書手稿集》的事交給了商務印書館,2012年又請我們來整理匯編《外文筆記》。楊先生一直期盼著筆記出版,如今終於如願以償。

  對我們這些西方讀者來說,特別驚喜的當然是在《錢鍾書手稿集·外文筆記》裡碰到“老朋友”——那些熟悉的經典著作,這時錢先生的喜好和我們是一致的。但實際情況經常不是這樣。通過錢先生的筆記,我們注意到許多未曾相識卻很想了解的作家和作品。讀著錢先生的筆記,我們便進入和他富有啟發性、充滿趣味的對話裡,同時也融入到興趣多樣、生活情趣濃郁的“朋友圈”中。

  錢先生的比較文學視角,不僅是中西文學比較,還包括西西文學比較

  文學作品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汲取了多方面的源泉。最重要的源泉是陪著作家一起長大的作品,被他視為榜樣,當作批評論戰的對手。錢鍾書先生與他的歐洲同行一樣,對古代文學史和現當代文學史感興趣。不同的是,他尤其對比較文學情有獨鐘,要以西方文學為“考鏡”。而且,因為錢先生中國文學和歐洲文學兩方面的知識都很淵博,所以其學識深遠,就是西方學者也很難比得上。更令人驚奇的是,錢先生的比較文學視角,不僅是中西文學比較,還包括西西文學比較。在《外文筆記》中,對不同國家歷史文學的聯想和對比有很多例子,我們隻舉一個。錢先生把康德作品的德文版和英文版進行比較,錢先生証明,英文版比德文版要客觀得多。德文版為了給康德戴上“道德模范”的光環,干脆刪掉了某些有違道德的地方。

  錢先生研究西方文學總是從開拓語言的經典作品開始。創造語言的大作家,在英國是喬叟和莎士比亞,在法國是拉伯雷和蒙田,在意大利是但丁和薄伽丘,在西班牙是塞萬提斯和洛佩·德·維加,在德國是艾克哈特大師和弗裡德裡希·封·羅高。錢先生喜歡與文學史和比較文學兩方面有關的著作,在閱讀中,他重視的是發展過程,獨特、巧妙的新現象。他探討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現實主義、現代文學等。

  錢先生興趣極廣,對作品的優劣有敏銳的嗅覺。他不僅深入研讀歐洲文學的各種經典,也經常閱讀專業學術期刊,甚至研究厚厚的字典和語法書。錢先生研究德國哲學,即使再難懂的作者,像康德、黑格爾、埃德蒙德·胡塞爾和馬丁·海德格爾也嚇不倒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從來不摘錄一知半解的東西。他非常喜愛名人傳記,但也欣賞通俗文學讀物,比如偵探小說、軼聞趣事。總之,沒有什麼是他不樂於接觸的。

  構思完整書寫整齊的摘錄,構成了一座可以隨時進入的大型圖書館

  筆記內容多種多樣,精彩紛呈,每個人都可以從中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對錢先生來說,摘錄首先是一種記憶術。這些構思完整、書寫整齊的摘錄構成一座寶庫,一座可以隨時進入的大型圖書館,但除此之外,也是幫助他記憶的手段,通過抄錄把閱讀過的文章深深印在腦子裡,自己清晰的字跡就像拍下的照片記了下來。在早期筆記本裡,摘錄、心得和議論混雜在一起。但漸漸地,把摘錄內容和自己的想法清楚地分開變成了他的獨門絕技。他掌握摘錄技巧的能力,令人望塵莫及。與蒙田的《隨筆錄》、叔本華的《附錄與補遺》、伯頓的《憂郁的解剖》相比,錢先生更向前邁了一步:原本分開的引文構成新的關聯,形成可以通順閱讀的文章。雖然是逐字逐句的引文,經過錢先生的選擇和綜述概括,成為他自己的新作品。

  《錢鍾書手稿集·外文筆記》是溝通東西文化的橋梁。商務印書館已經代表楊先生向錢先生就讀過的牛津大學贈送了全套《外文筆記》。在德國,我們發表了一些文章,讓更多的人了解和知曉這部著作。在法國、意大利、西班牙、俄羅斯、日本、美國等地,也有人在做這方面的努力。然而,總體來說,知道《外文筆記》的人還是太少。所以,我們感覺非常有必要,不僅通過中國媒體,而且通過西方媒體向全世界推廣《外文筆記》。


  《 人民日報 》( 2016年04月12日 24 版)

(責編:王鶴瑾、陳苑)

相關專題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