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明、黃傳會、劉慶邦談文學創作:達到“高峰”需直面現實 用作品升華民族精神狀態

陳燦

2016年10月08日17:10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編者按: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為我國文藝創作指明了方向。在文藝工作座談會召開兩周年之際,人民網文化頻道特別邀請多位文藝名家,圍繞貫徹落實文藝工作座談會精神,談體會、說創作、講文藝名家的“心裡話”。

近日,著名作家、編劇陸天明,著名軍旅作家、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黃傳會,著名作家、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劉慶邦做客人民網文化頻道,暢談他們的創作與思考,責任與使命。

談創作與作品:給作家更多空間去直面現實

“能不能讓作家直面現實,允許作家直面現實到什麼程度,我認為是決定我們高峰能有多高的最重要問題。” 陸天明直言不諱地說。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在文藝創作方面,存在著有數量缺質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現象。在前不久的全國政協十二屆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上,也有作家認為,當下經典的缺失與創作的浮躁密不可分。針對此現象,陸天明說,應給作家編劇更多的空間去直面現實,中國的作家和編劇還有巨大潛能可以發揮,沒有這一條就不可能有高峰出現。黃傳會表示,作家要歷練,需走出書齋,投向人民生活,走進生活,緊跟時代步伐,永遠做人民的代言人。

從《蒼天在上》到《大雪無痕》,陸天明的作品總是扎根人民,將筆觸延伸到人民的生活中,使文學作品具有生活的溫度。他表示,自己對人民的感情和青春時代有關,“我是知青,底層的老百姓怎麼活,他們要什麼,恨什麼,喜歡什麼,和我的青春歲月完全融合在一起。”陸天明說,這種感情一直在心裡燃燒,左右著他的創作。

陸天明分享了自己的創作經歷,“我寫《大雪無痕》、《省委書記》,寫了一系列的東西,就是四個字‘人民支持’,這四個字給了我勇氣,給了我鼓舞。”陸天明感嘆,說到底,無論是文學、小說,還是電視劇、電影、舞蹈,哪怕是美術,都是做給老百姓看的。

報告文學是文學的輕騎兵,作為報告文學作家,黃傳會的作品同樣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他有著海軍情結,創作了波瀾壯闊的“海軍三部曲”﹔他也關懷底層人民,其作品《中國新生代農民工》榮獲了第六屆魯迅文學獎報告文學獎。黃傳會表示,自己的創作激情源於使命感和責任感。“我們海軍出了一個英雄叫張超,是海軍艦載機的飛行員,29歲,在飛行事故中犧牲了。”黃傳會說,這樣的人不寫,你寫誰?有一根鞭子鞭策著你,要把這個事情寫出來。

不同於其他兩位作家,劉慶邦對表現小人物“情有獨鐘”,其最新長篇《黑白男女》寫的也是礦難家屬的故事。劉慶邦表示,寫小人物比較符合自己的審美理想,“我對小人物的生活比較敏感,或者說我寫起來更有興趣。”他強調,現實主義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寫人,寫普通人,寫普通的民眾,而不是寫神、寫上帝。現實主義就是鼓勵我們來寫人,寫人的感情,寫人性。首先就要寫小人物,要寫普通人。“因為底層是基數最大的,小人物也是最廣大的。”

談網絡文學:網絡是載體 文學的本質不變

現如今,網絡文學發展得風生水起,人們的閱讀習慣也在發生改變。移動閱讀深度進入我們的生活,改變著我們的生活形態。傳統文學作家如何看網絡文學?三位嘉賓各抒己見,引人深思。

經常更新微博,朋友圈玩得很“溜”,陸天明經常使用手機網絡看外面的世界,然而對於網絡文學,他有著自己的觀點。陸天明表示,大量的網絡文學,說得坦率一點,它不是文學。“也許跟我們接受的教育有關,我認為它很難進入我們所認為的文學的境界裡去。”

“我自己不太同意以網絡給文學命名。”劉慶邦表示,網絡是一個媒體,是一個平台,我們不能因為以前把字刻在石頭上,寫在竹簡上,就叫石頭文學、竹簡文學。網絡是一個載體,這個載體怎麼變,文學的本質是不會變的。

“網絡讀物會影響一代人的審美趣味,我們讀傳統或者經典,主要是為了提高和保持我們的審美趣味。”劉慶邦強調,大量的網絡讀物不但不會提高青年人的審美趣味,反而會使審美趣味下降,這會影響到我們的國民素質。

黃傳會表示,讀書還是要讀經典的。文學是由很多要素組成的,語言是文學最重要的一個要素。“網絡文學是不講究語言的,不會每句話都可以給你推敲的。”他說,“但是,我們不能站在網絡對立面,需理性看待。”

談國民精神:作家要用作品升華民族的精神狀態

當今我們處在一個傳播技術日新月異,傳播信息不斷膨脹,傳播載體形式豐富的大數據時代,內容碎片化是這一時代的顯著特點。隨著工作和生活節奏加快,碎片化閱讀興起並逐步成為主流形式。在此環境下,我們該如何看待深閱讀和淺閱讀之間的關系?這種趨勢是否會影響國民精神呢?

劉慶邦表示,淺閱讀和深閱讀本質性的區別,就在於一個是不思索的閱讀,一個是思索的閱讀。他感嘆,社會變來變去,很多人說跟著變才有力量,“我覺得不變才真正顯得有力量,砥柱中流,激流很大,但是就是不動,這才更需要力量。”

“我不是網絡的反對派,淺閱讀可以增加你的信息量,這沒有問題。但是要提高人的素養,還是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傳統在滋養著我們整個民族一直健康走下來。” 黃傳會表示,他還以網絡熱傳的“葛優躺”為引表達了對閱讀與國民精神的觀點,“前一段時間有‘葛優躺’,我覺得這種懶散是挺可怕的事情。”他回憶起自己看過的一個資料,抗日戰爭爆發前,日本派了很多特務到中國來搜集情報,當時江南很多市民拉著很哀怨的二胡,特務回去報告說這個民族沒有希望了。為什麼?整個民族非常消沉、哀怨,不知道前途在哪裡,后來抗日戰爭爆發了。“一個民族淪陷,精神狀態哀怨的、憂愁的、抱怨的。我們不能說現在我們就是很懶散,但這種情緒是一種警告。”黃傳會憂心地說。

陸天明表示,一個民族不再為明天或者為自己的精神信念去做什麼事情的話,肯定持久不了。“作家在這一點上,我想也應該做一點事情,通過自己的姿態、自己的為人、自己的作品、自己的創作狀態和狀況來為改變或者升華我們民族的精神狀態,還是可以起作用的。”(陳燦)

(責編:陳燦、陳苑)

推薦閱讀

國家南海博物館首批文物捐贈入藏儀式
首批捐贈文物入藏,標志著國家南海博物館藏品征集工作邁出了扎實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個人收藏者捐贈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機構捐贈或意向捐贈1000多件藏品”【詳細】
名家詩會|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親節|世界遺產大會國家南海博物館首批文物捐贈入藏儀式 首批捐贈文物入藏,標志著國家南海博物館藏品征集工作邁出了扎實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個人收藏者捐贈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機構捐贈或意向捐贈1000多件藏品”【詳細】

名家詩會|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親節|世界遺產大會

政協委員熱議文藝繁榮

“‘中國故事’隻有用‘南腔北調’才能講得妙趣橫生。”“設網絡文學獎並不需要‘洪荒之力 ’。”“改變文藝創作浮躁現象,唯一辦法就是改革創新體制,文藝界也要供給側改革。”

【詳細】

影視|演出|藝術政協委員熱議文藝繁榮 “‘中國故事’隻有用‘南腔北調’才能講得妙趣橫生。”“設網絡文學獎並不需要‘洪荒之力 ’。”“改變文藝創作浮躁現象,唯一辦法就是改革創新體制,文藝界也要供給側改革。” 【詳細】

影視|演出|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