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改真人劇爆款,正在來的路上

2019年01月14日09:29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漫改真人劇爆款,正在來的路上

《快把我哥帶走》漫畫和同名網劇。

原著《狂野少女》改編成了電視劇《甜蜜暴擊》,由鹿晗和關曉彤主演。

《艷勢番之新青年》和原著《艷勢番》。

井柏然、劉亦菲主演的《南煙齋筆錄》。

當熱門網絡小說幾乎快被影視開發殆盡后,漫畫因其年輕的受眾、腦洞大開的故事情節和相比熱門網絡小說高性價比的授權金,成為影視改編的又一IP源頭。

陳柏霖、景甜主演的改編自同名漫畫的電視劇《火王》正在湖南衛視播出,同樣改編自漫畫的網劇《快把我哥帶走》在騰訊視頻播出之后反響不錯。近兩年共有14部漫改真人劇播出,新京報記者專訪多位業內人士,就目前漫改真人劇產業進行探究分析。

回看

從《三毛》到《快哥》的22年

國產漫改真人劇最早可以追溯到《三毛流浪記》,漫畫家張樂平在1935年開始畫三毛漫畫,1996年導演徐銀華拍攝了22集的兒童劇《三毛流浪記》,三年后又推出24集的續集,兩部《三毛流浪記》中飾演三毛的演員都是孟智超。

時至本世紀初,由朱德庸漫畫《澀女郎》和《雙響炮》改編的電視劇《粉紅女郎》和《雙響炮》口碑不俗,《粉紅女郎》中塑造的“結婚狂”、“男人婆”、“萬人迷”、“哈妹”四個單身女性形象深入人心,同一時間段根據香港漫畫家馬榮成編繪的武俠類漫畫《風雲》改編的《風雲》系列劇也有不錯的反響。

當時,台灣偶像劇也大多改編自漫畫作品,《流星花園》改編自日本漫畫家神尾葉子的《花樣男子》,林依晨、鄭元暢主演的《惡作劇之吻》改編自多田薰的漫畫《淘氣小親親》,周渝民和徐熙媛主演的《戰神》改編自日本同名少女漫畫。

之后國產漫改真人劇一度陷入沉寂,作品寥寥。直到2015年,根據中國3D武俠動畫連續劇《秦時明月》系列改編的古裝武俠電視劇《秦時明月》播出,由陸毅、陳妍希主演,這部劇曾被原著粉寄予厚望,但是播出后因人設改動較大,演員選角受爭議等原因,收視率和口碑皆不盡如人意。

2016年的網劇《畫江湖之不良人》被原著粉稱為“神還原”,2017年上線的網劇《鎮魂街》和《端腦》,都是具有探索意義的漫改真人劇,在圈層內有一定的影響力,但都未出圈。

騰訊視頻的網劇《快把我哥帶走》在豆瓣上斬獲7.5分,是漫改真人劇中難得的口碑與收視雙豐收的作品。據不完全統計,近三年漫改真人劇有幾十部立項,但2017-2018年隻有14部劇播出,由此可見,漫改真人劇想要與觀眾見面,仍然需要渡過許多難關。

有妖氣副總裁謝正瑛認為當下國內的漫畫產業,有諸多利好消息,“國內漫畫產業經過七八年的發展,積累了一定的優質漫畫作品,漫畫的讀者人群增長也很快,而且漫畫平台對漫畫家的稿費投入也很高。此外幾大視頻網站對國漫也非常支持,資本和平台的支持給漫畫行業注入了很多希望。”

《虎×鶴妖師錄》講述了江湖浪子虎子與高冷的貴公子祁曉軒二人不打不相識,在共同成長的道路中,從彼此嫌棄到成為“虎鶴”之交的故事。根據其改編的電視劇《虎鶴》正在籌備中,制片人王子姣對記者介紹開發《虎鶴》的原因,“我們非常看好國漫市場的發展,國漫產品逐步成為當下主力消費群體的消費品類,所以我們選擇這一領域的優質內容進行開發改編。而在眾多頭部優質國漫作品當中,《虎鶴》是一個難得的從人物出發的好故事,其中傳遞的真摯情感非常打動我們。”王子姣表示,制作團隊希望通過劇版《虎鶴》樹立一個新的文化符號,用“虎鶴”來形容朋友之間牢不可破的關系,“在這個故事裡承載著我們對人與人之間美好關系的渴望。”

困難

平衡原著粉和普通觀眾的訴求

劇版《火王》為了適應電視台的播出要求,改變了原漫畫中的部分設定,引起了原著粉的質疑,這也是很多漫改真人劇都會遇到的問題,因為漫畫長時間地連載,跟漫畫粉絲建立起了深刻的情感連接,原著粉也是漫改真人劇的重要受眾,平衡原著粉和普通觀眾的需求,是每一個漫改真人劇創作者都必須處理好的難題。

網劇《快把我哥帶走》制片人黃星坦言,“漫改真人劇如果得不到原著粉絲的認同或喜愛,是會死得很慘的。但我們也不會一味討好粉絲,既要尊重原漫畫的氣質調性,也要遵循影視劇的創作規律來改編。”

一位不願具名的制片人對記者分析,很多漫改真人劇播出效果不理想,原因在於改編時的出發點就跑偏了,制作團隊沒有從故事內核和人物本身出發去改編,而是為了這個漫畫IP的熱度以及以這個IP為名聚集的粉絲基礎。“沒有從真人劇的邏輯出發改編,很容易做出一個四不像的東西來,一味追求還原漫畫,最終呈現給觀眾的是一場大型又冗長的cosplay。其實漫畫原著粉並不想在真人劇看到一個動起來的漫畫,如果是復刻漫畫式的還原,不如去看動漫,因為真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與漫畫的人物來PK,漫畫的人物的想象空間更大。”

網劇《快把我哥帶走》改編自漫畫家幽·靈姐妹組合的網絡連載條漫作品,就原著粉與普通觀眾的平衡上,做出了一個積極的探索。

北大中文系當代文學博士候選人,二次元文化研究者王玉玊告訴記者,就她觀察而言,“2018年的漫改劇中,網劇《快把我哥帶走》做得不錯,劇中的高中生活是非常地道的國內高中生活,沒有日式社團活動校園祭,也沒有貴族高校花美男,而且劇中用的梗都特別內行,那些漫畫式的搞笑設定移植到網劇裡之后沒有產生適應不良,比如說打籃球那一場,全程致敬灌籃高手,整個情節、鏡頭語言、節奏全部都是標准日本熱血運動番,搞笑和熱血都很到位。”

眾所周知,漫畫的魅力在於豐富的想象力、夸張的表達方式和自帶中二氣質,但如果沒有處理好漫畫與劇本的關系,就會水土不服,讓觀眾覺得尷尬。《虎鶴》制片人王子姣認為:“‘中二病’是青春期少年在成長時期由於自我意識過盛而導致的叛逆和特立獨行的心理狀態,因此在劇中主人公的‘中二’並非體現在流於表面的‘夸張表演’,而是需要一切行動符合‘中二病’少年的內心訴求,比如他渴望被認可以及他不顧后果的行為等等,把握住了‘中二’的心理動因再去設計人物的行動路徑,一切就會理順了。”

網劇《快把我哥帶走》制片人黃星則說,《快把我哥帶走》中的“中二”風格是有生命力和質感的,並不是強行“中二”,“雖然有時候劇中人會顯得夸張,但他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劇中人每天經歷的事情、成長的煩惱、心中的執念和夢想,都能讓觀眾有代入感,即使這些人會做一些很奇怪的舉動,也會有心理支持的。”

為了讓劇版《快把我哥帶走》保留住原漫畫中的“中二”感,同時也不讓廣大觀眾覺得尷尬,黃星說道:“第一集的開頭我們讓男女主人公時分時秒的父母用了很喜感的表演,他們肉麻到沒羞沒臊讓天上的星星都沒眼看跳了海作為開頭,很明確地告訴觀眾,這部劇的打開方式就是不按常理出牌,讓觀眾有了心理准備,這部劇就是有強烈的漫畫風格,把奇幻元素嫁接到日常生活中。”

選角會影響整部劇的美譽度

漫改真人劇播出之后原作粉絲不接受,普通觀眾不買賬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選角不符合原漫畫人設以及演員表演不達標。

2018年湖南衛視暑期檔金鷹獨播劇場首播的電視劇《甜蜜暴擊》,改編自韓國漫畫《狂野少女》,該劇是鹿晗、關曉彤首次以情侶檔身份出演。關曉彤飾演的方宇是“格斗女王”,鹿晗飾演的明天是貧寒的“元氣學長”,截至發稿前該劇在網絡上的評分是2.7,84.1%的觀眾打出一星,是近兩年漫改真人劇中網絡評分最低的劇集。觀眾對《甜蜜暴擊》的詬病,除了劇情和粗糙的制作之外,就集中在對演員表演的不滿意。網友劉十九稱:“沒見到甜蜜,倒是這個演技每一秒都是暴擊。”此外,胳膊毫無肌肉線條的關曉彤,演繹格斗女王這一角色,也缺少說服力。

談到漫改真人劇在操作中的難度,謝正瑛談道:“漫畫跟小說不一樣,漫畫因為長期連載,人物形象已經深入粉絲的心,因此漫改真人劇時在打造人物形象上要符合用戶心目中的人。此外還有通常說的次元壁,漫畫的創作手法在影視轉化時會有破次元壁的難度。”

《快把我哥帶走》制片人黃星深知選角對一部劇成敗的重要性,他談到,劇組花了近半年的時間,面試了幾百個95后00后的演員,最終選了曾舜晞演哥哥時分,孫千演妹妹時秒。“我們選演員的第一標准就是視覺上要像,雖然說真人跟漫畫形象沒辦法比,但是氣質和某些角度一定要像,然后表演能力要過關,最后通過我們服裝造型和后期的妝發來幫助演員完成角色。”

改編人才、資金相對缺乏

有妖氣副總裁謝正瑛坦言,漫畫的變現渠道主要是線上的付費收入以及線下的漫畫影視改編,目前能夠變現的是頭部作品,“有妖氣平台上簽約的漫畫作品有幾百部左右,但售出影視版權的作品大概不足十分之一。”

影視劇從劇本、選角、拍攝到后期、宣發各個環節,都需要專業人才和充足的資金,在影視行業進入寒冬期之后,漫改真人劇項目的推動也會遇到人才、資金缺乏的難題。關於目前漫改真人劇項目推進困難的問題,謝正瑛認為跟整個行業趨勢有關,“現在整個行業都在面臨資本退潮、資金緊縮、平台去流量化的情況,之前幾年瘋狂採購IP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平台和承制公司手上囤積了大量的IP,但是開發的體量又有限,漫改真人劇很多都屬於少年向的、玄幻類型劇,投入成本很高,很多平台考慮到投入產出比就會相對謹慎”。

一位資深漫畫編輯跟記者表示,有大量的漫改真人劇項目的推進過程步履維艱,個中原因多種多樣,其中行業內自身的原因在於一些漫改真人劇的編劇不了解漫畫,也沒認真讀原著,寫出來的劇本,原著粉絲不買賬,觀眾更是無法接受連邏輯都不通順的台詞和前后無法連貫的人物行為。

破局

寫好故事、立住人物、合理填補

黃星認為,“漫改真人劇折射出的問題其實是整個國產劇創作和制作上都存在的問題。劇作被詬病的原因就在於故事沒有寫好,人物沒有立住,制作太粗糙,這個是由我們的制作水准和審美趣味決定的”。

《虎鶴》制片人王子姣認為漫改真人劇的落點應該在“真人劇”上,改編應當遵循影視劇的規律。“《虎鶴》真人劇的開發已經持續了2-3年,耗時最長的環節在於尋找定位。到底是高度還原漫畫還是多做改編,我們也曾搖擺過,最終回歸到劇作本身,改編工作要符合劇作規律,同時把握到原著漫畫故事內核與核心人物設定,在氣質上找到契合點,關注並合理保留讀者熱點討論的具體情節”。

此外,因為漫畫一般都是長時間連載並且處於未完成階段,因此編劇在改編過程中就需要擴充內容,在理解故事的基礎之上梳理情節線,完善世界觀,“因此編劇與原著作者、責編的溝通就必不可少”。王子姣如是說。

黃星分享到,《快把我哥帶走》是輕體量的漫畫,因此改編時要大量填充情節,“我們用了幾個月的時間重新梳理了劇中主要人物,把每一個人物的成長史、優點、缺陷、人物關系豐富起來。當我們有了豐滿、鮮明的人物之后,再以原漫畫的故事情節點作為種子,把握住原著的氣質和調性,創作出了30集的故事”。

作為漫畫平台方,謝正瑛對漫改真人劇改編提出的建議是,“項目策劃和制作人首先要認同漫畫作品,理解其中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漫畫在長期連載中已經與用戶建立了深刻的情感連接,因此在改編時要把漫畫本身的精華保留下來,要足夠理解用戶從這個作品中希望看見的是什麼,這是成功的前提”。

黃星則認為:“漫改真人劇不要因為改編的是漫畫就覺得有特殊,有時候破壁的力氣使得太大就跑偏了。漫改真人劇要克服漫畫本身在體量和形式上的局限。隨著國漫的崛起,未來一定會有更成熟、更有質感的漫畫出現。”

未來

大批漫改劇將陸續面世

未來也有一大批國產漫改真人劇在路上,即將播出的兩部漫改劇因為主演陣容從開機時就備受關注,一部是黃子韜、易烊千璽主演的《艷勢番之新青年》,改編自韓露的漫畫《艷勢番》,另一部是井柏然、劉亦菲主演的《南煙齋筆錄》。

去年9月17日,騰訊影業在發布會上宣布了重啟日漫《網球王子》的拍攝,並邀請李娜、姜山作為該劇的技術指導﹔徐靜蕾也在同一場發布會上宣布與騰訊影業合作開發漫改劇《一人之下》並擔任監制﹔許凱、張榕容主演的《從前有座劍靈山》即將播出﹔擅長青春校園題材的小糖人影業與厚海文化宣布聯合開發日漫《棋魂》﹔時隔三年,華策影視在2018影視藝術創新峰會上宣布重啟劇版《長歌行》,劇本將由裴雨飛和常江聯合完成。

謝正瑛對漫改真人劇的未來保持樂觀的態度,“雖然目前漫改真人劇還沒有出現一部真正意義上的爆款,但是以漫改真人劇的難度來講,能夠制作完成並順利播出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我相信,隨著漫改真人劇前作經驗的積累和漫畫IP的時間沉澱,未來的漫改真人劇一定會出現爆款作品”。

(武芝)

(責編:韋衍行、湯詩瑤)

推薦閱讀

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

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