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望中華五千年文明的絢麗日出

2019年10月17日08:32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遙望中華五千年文明的絢麗日出

  牛河梁神廟全景 資料圖片

  玉C形龍 資料圖片

  玉玦形龍 資料圖片

  玉龍鳳佩 資料圖片

  陶人形壺 資料圖片

  1986年7月25日,《光明日報》頭版刊登消息:“中華文明起源問題找到新線索,遼西發現五千年前祭壇、女神廟、積石塚群址。考古學界推斷,這一重大發現不僅把中華古史的研究從黃河流域擴展到燕山以北的西遼河流域,而且將中華文明史提前了一千多年。”33年后,隨著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不斷深入,以及黃河中上游、東南沿海、江漢平原及遼西等地考古成果頻出,尤其是良渚古城遺址成功申遺后,五千年前中華大地“滿天星斗”的文明盛景已越來越清晰。

  10月16日,匯聚遼寧、內蒙古、黑龍江、吉林、安徽、河南、山東等省區歷年重要考古成果,展現紅山文化完整脈絡和獨特內涵,揭示紅山文化在中華文明進程中重要作用的精品文物大展“又見紅山”,在遼寧省博物館展出。

  “紅山文化壇廟塚,中華文明一象征”

  走進遼博一層1030平方米的“又見紅山”展廳,246件石器、陶器、玉器將人們帶回新石器時代。其中,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藏148件,外借98件。展覽分為序廳和四個單元,次第展示紅山人生產與生活、祭祀與崇拜、以玉為葬及紅山人的玉石之路,不僅讓觀眾領略到中華五千年前的藝術高峰,而且望見中華文明黃河流域、長江流域之外的又一個源頭。

  玉玦形豬龍、玉C形龍、玉勾雲形器、玉斜口筒形器、玉人、玉鳳……這些精美的玉器很長一段時間內在西遼河流域的遼西蒙東不斷出現,甚至廣泛流傳海外。然而,由於文物過於唯美精致,很少有人敢把它和紅山文化聯系在一起,甚至考古學家都曾錯將它們視為商周乃至漢代的文物。直到1984年8月4日,考古學家發掘牛河梁第二地點一號塚4號墓,發現該墓主人頭下枕著一件馬蹄形玉器,胸部放置一對玉豬龍,這才相信,如此精美的玉器,是5000多年前紅山先人的杰作。

  紅山文化最初於20世紀初在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發現並被命名,但最重要的考古發現則是在遼寧省朝陽市建平縣與凌源縣交界處的牛河梁遺址。先后主持過東山嘴、牛河梁遺址考古發掘,現為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名譽院長的郭大順告訴記者,該遺址不僅有積石塚墓群,而且有廟宇和祭壇,特別是女神廟和以女神廟為中心維系著四周50平方公裡內外眾多塚壇的遺址群,形成了有組合、成布局的有機整體,體現出紅山文化的宗教信仰已具備完整體系﹔與建筑址相配套的是規格甚高的玉人、玉龍、玉鳳、玉龜和彩陶祭器﹔普遍出現的中心大墓體現了社會結構已出現以“一人獨尊”為主的等級分化,所以說牛河梁遺址是紅山文化最高層次的中心遺址,是中華五千年文明起源的實証。

  1987年考古學家蘇秉琦為牛河梁遺址題詞:“紅山文化壇廟塚,中華文明一象征。”

  敬天法祖、崇玉尊龍,是中華文明最鮮明的“胎記”

  或是由於氣候原因,或是由於過度的大興土木和頻繁的祭祀活動透支了財力,已進入“古國”階段的紅山與良渚一樣盛極而衰,逐步走向消亡,但不斷出土的考古遺存、綿延不絕的傳統習俗,以及流傳至今的建筑理念,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人們,這方紅土在中華文明起源過程中的源頭地位。

  ——穿龍袍,舞龍燈,賽龍舟,千百年來,中華民族一直是龍的傳人。但最早的龍起源在哪?“龍出遼河源”,郭大順告訴記者,雖然在中原和南方等地區也有早期龍形象出土,但遼河流域發現的史前時期的龍時間最早,類型最多,序列最完整。七八千年前的阜新查海遺址中心部位,發現了用石塊擺塑的長達19米的龍形堆石以及筒形陶罐上浮雕的盤龍和行龍紋。距今6000年前的趙寶溝文化,陶尊上刻畫的“四靈”紋是豬頭龍、鹿頭龍和鷹首龍組合。“紅山文化玉器是民族文化認同的開端”,山東省海洋經濟文化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魯美妍認為,史前的紅山先民,已經萌發了建立文化認同的初淺意識,玉器在此承擔了重要的精神認同和文化認同標志物的角色。紅山文化玉器中最著名的C形龍和玉豬龍就是這種認同標志的經典造型。

  ——在北京城南,離紫禁城不遠,有一座恢宏的建筑——祈年殿。在它南面,是漢白玉欄杆筑起的三層祭壇。串綴起兩座宏偉建筑的,是一條長360米、寬30米的神道,其他建筑或在這條中軸線上,或沿這條中軸線左右對稱、順序鋪排。這就是明清兩代皇帝祭天的地方——天壇。神奇的是,這種三層起壇、天圓地方、沿中軸線左右布局的建筑理念,早在5000年前就已出現。日前,記者來到北京天壇皇乾殿,見展出的多張中國歷代祭祀建筑址圖片,第一張就是牛河梁祭壇。這是500多歲的天壇對於5000年前祭壇的一次“認祖追宗”。比這種建筑理念更重要的是,5000年前的紅山人就已經形成了祭天地、拜祖宗、敬天法祖的傳統,而這恰是中華文明最鮮明的“胎記”。

  為此,蘇秉琦在20世紀80年代就提出了“直根系”概念。所謂“直根系”,就是紅山文化在中華文明發展史上不僅具有初級文明誕生的基本要素,還在中華文化發展史上起到了“承上啟下”的關鍵作用。

  中華文明起源的路徑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中國有沒有五千年文明史?

  由於受西方文明起源 “三要素”(城市的形成、文字的出現和金屬的發明)的影響,很長一段時間,學界對此見解不一,理直氣不壯。有知名學者多次談到“上下五千年,是文化﹔3700年,是文明。”

  可喜的是,隨著全國各地考古發現的逐漸增多,文明起源探討的不斷深入,目前業界基本已達成共識:一是文明起源的多元性,即承認蘇秉琦提出的“滿天星斗”說。二是文明起源的標准不限於西方的“三要素”,更重視結合中國自己的實際,如城牆和建筑基址,特別是禮儀性建筑。

  中國文明起源具有與西方不同的特點。內蒙古赤峰學院於建設教授指出,“由巫而王”“由祀而禮”可能正是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從氏族邁向文明和國家的獨特之路。這不僅是紅山文化,也是中華文明起源的路徑,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國家自然資源部國檢中心特聘專家史永對比中西方文明進程后提出,領先進入所謂文明階段的兩河流域和埃及等地,由於人類本身無窮欲望的驅使,對外發動大規模征戰、對內則鉤心斗角,因為戰亂死傷的人數成幾何級數增長,這一切都和文明的本意背道而馳。反觀地處東方的中國各文化區域,大家具備一種共同的信仰,即信奉天地、敬仰自然,最終形成了一股極具凝聚力的社會聯結,發展出一種非常有韌性的“中國精神”,這不正是中國文明能夠持續至今的最重要原因麼?這種“與世無爭”的狀態造就了中國大地“滿天星斗”“多點起源”,發展出祭祀體系和禮制社會。

  “所以,在研究中國文明起源特別是五千年文明起源時,隻要不自設禁錮,而是立足於中國文明起源的自身特點,立足於與中華傳統的繼承關系,立足於文化交匯的推動作用,就會對紅山文化在中國文化和文明起源過程中的地位和作用有更深入的理解,談中國五千年文明起源就會理直氣壯,這是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自覺和發自內心的文化自信。”郭大順說。

  據悉,本次展覽將從10月16日持續到2020年1月16日。

  (記者 劉勇)

(責編:蔣波、丁濤)

推薦閱讀

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

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